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
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

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

作者:番茄吐司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09:42:26

《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的主要情节是:“齐叔伯!齐叔伯!朕要拟旨!”齐璞瑜才入紫宸殿不久,那如山的奏折究竟有多少糊弄人的东西他还没看清,究竟是姚家还是冯家给他找的麻烦他还没想清楚,那磨人的小家伙便冲了进来。一开口还是一件大事。小皇帝头上都是热汗,短手短脚却激动地直蹦跶,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而那冯小太后正气喘吁吁地跟在后头。“皇、皇上,你等等,这事不能这么办!”齐璞瑜奏折批改的心烦意乱,干脆将笔放下,将小皇帝抱起来放在膝盖上,轻笑道:“皇上要拟什么旨?说给本王听听?”
展开全部

生辰

第一十三章生辰

南珠是什么?那是定情之物!岂能轻易送人?

“还真是看不出来啊,”冯九卿意有所指地瞟了一眼齐璞瑜,似嘲若讽,将心中莫名的不爽压下。

“常闻京中女儿多有青睐王爷者,哀家还当是夸大其词,而今看来,倒是确有其事了?”

齐璞瑜摇头“诶”了一声。

“太后还请慎言,本王与太妃乃是清清白白,这‘青睐’二字,还是莫要轻易宣诸于口的好啊,否则若是被人误解,本王只怕悠悠众口积毁销骨啊。”

冯九卿不屑嗤笑,“你也会怕?”

齐璞瑜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忽地压低了声音。

“本王只怕太后误会,毕竟与本王有过肌肤之亲的人,至今也只有太后一人而已。”

冯九卿愕然,下意识扫了眼周围,气结道:“你胡说什么?我让你忘了的!”

她气得直想跺脚,若不是看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只怕那惯常藏在身上的匕首就要拔出来了,一张小脸不知是羞红的还是气红的。

这些事他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当中胡说,若叫人听了去,那她这太后颜面何存?

若是姚家再横插一脚,到时候只怕会成为东华历史上第一个当了太后还被打入冷宫之人!

齐璞瑜视其怒气若无物,轻轻一笑。

“本王身为摄政王,本就地位尴尬,后宫放着美人无数,早就有人私下传谣,说本王秽乱后宫,本王都不怕,你怕什么?嗯?”

听听?这是人说得话吗!

冯九卿忍无可忍,抬脚狠狠朝他脚面跺了过去。

“口无遮拦!你给我闭嘴吧!”

齐璞瑜不料冯九卿突然耍起了女孩儿家的小脾气,猝不及防被踩中脚丫,笑声立时一僵,嘴角抽了抽,脸色发青。

冯九卿踩了人就跑,好像后面有狼在追似的,齐璞瑜看着那跟狐狸一样狡黠逃走的背影,忽地笑了出来。

小太后,果然还太年轻。

齐璞瑜摇摇头,将马匹交给侯马官,也上前寻了地方休息,未过多久,便又回了紫宸殿。

行政殿是皇帝上朝的正殿,紫宸殿则是皇室批阅奏折的地方,也算是内殿,皇帝可在此处私下召集臣子,或是与人商议重要不可外泄之事。

可惜,先皇一去,匆匆留下七岁新帝,新帝年幼,冯九卿是女儿家,这朝堂之上批改奏折的事情便大多落在了齐璞瑜身上,也怪道人说,他算掌握了半个东华。

冯九卿见人远去,这才慢慢收回视线,目光有意无意地扫着那捧着梅子汤琉璃盏的小皇帝齐尚,嘴角微微向下沉了两分。

姚若华并不蠢,她虽常年深居内宫,但却在内宫之中扶摇直上,将先皇曾经宠爱的姬妾一一踩在脚底下,不可能只有这么浅的城府。

就算姚子晋受难,但她给姚子晋的惩罚远远算不上重,甚至因为姚家的势力,她已经不得不将惩罚收敛到最无关痛痒的地步,最多不过是落了姚家的面子罢了。

只是为了面子,姚若华怎么可能铤而走险却勾引齐璞瑜?

或者,她只是在安排后路……

冯九卿目光一闪,伸手对魏嬷嬷勾了下指头,压低声音道:“让杜荣去查一查,姚家适嫁的女儿有几个。”

魏嬷嬷颔首,却听那厢小皇帝笑道:“对了母后,再过不久就是母后的生辰了,母后可想好要怎么过了?”

冯九卿愣住,连魏嬷嬷都有些傻眼,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讪讪。

她快过生辰了吗?

小皇帝抛下琉璃盏,孩子贪玩的时候说一便是一,那梅子汤再好喝此刻也没有“生辰”两个字代表的意义好玩。

“母后,这宫里好久都没有热闹过啦,母后要好好办一下生辰宴!儿臣一定要请很多很多人来给母后贺寿!”小皇帝睁大眼睛笑道。

冯九卿讪笑,“先皇丧去半年未过,这大办就不必了吧?皇上,哀家还是喜欢几个人聚一聚就好。”

再说什么“贺寿”,搞得她好像自己年龄很大似的,冯九卿脑海里都不由得闪现过文武百官捧着寿桃对她躬身行礼,高声道“恭贺太后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画面了。

不行,冯九卿打了个寒颤,绝对不行!

“皇上,百善孝为先,今年哀家的寿宴务求节俭,母后看咱娘儿俩个赏个月就差不多了……”冯九卿苦口婆心地劝道。

“啊?那怎么可以!”

小皇帝嘟着嘴,没准根本就没听懂“百善孝为先”的意思,一味地胡闹,跑开道:“朕就是要给母后大办!要好多好多人来!朕这就去拟旨!”

“啊?”冯九卿怔愣间,那小家伙就跟脚底长了轮子似的跑了,等她反应过来,脸色忽地一变。

“回来!魏嬷嬷,快把他拦下!”

魏嬷嬷等人也不想这小皇帝说一出是一出,等到人跑上去拦的时候,那小家伙竟然都已经跑到了紫宸殿了!

“齐叔伯!齐叔伯!朕要拟旨!”

齐璞瑜才入紫宸殿不久,那如山的奏折究竟有多少糊弄人的东西他还没看清,究竟是姚家还是冯家给他找的麻烦他还没想清楚,那磨人的小家伙便冲了进来。

一开口还是一件大事。

小皇帝头上都是热汗,短手短脚却激动地直蹦跶,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而那冯小太后正气喘吁吁地跟在后头。

“皇、皇上,你等等,这事不能这么办!”

齐璞瑜奏折批改的心烦意乱,干脆将笔放下,将小皇帝抱起来放在膝盖上,轻笑道:“皇上要拟什么旨?说给本王听听?”

冯九卿气都还没有喘匀,就听见齐璞瑜这句话,登时大声道:“皇上没事!”

天知道那小小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左藏右躲避过他们的,竟还在中间跟他们玩起了捉迷藏!

齐璞瑜好整以暇,“本王是在问皇上,太后娘娘是皇上吗?”

冯九卿眼底闪过一丝冷色,小皇帝却仰着脸嘻嘻直笑,两条手臂挽住齐璞瑜的脖子,小脚也不停地踢着,全然不知冯九卿正心急火燎。

“齐叔伯,今年是母后进宫第一年呢,她的生辰我们办很大很大好不好呀?”

齐璞瑜默然,缓缓将目光投注在冯九卿身上。

“生辰大办?”

冯九卿皱起眉头,端正地站在殿中,冷哼一声。

“摄政王不必如此看着哀家,哀家从未说过要大办。”

齐璞瑜默了默,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微变,看向小皇帝。

齐尚眨着眼睛,一派天真无邪。

借刀杀人

第一十四章借刀杀人

先皇方逝,太后则大办生辰,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满朝文武对冯九卿必定颇有言辞议论,冯家自然也不得看好。

而生辰大办,必定会引起姚家的注意和攻讦,若有他在背后推波助澜,冯家在朝堂中的地位和名声,只怕会一落千行。

姚家方才吃了大亏,冯家紧接着就被推上了台面,最终所有人的目光都会投向摄政王齐璞瑜。

三足鼎立之势两家吃亏,就他一人先得了内务府,再独占了小皇帝的依赖,怎么想怎么让人起疑。

齐璞瑜想起了上次小皇帝落水的事情。

若那是小皇帝自己跳的,再联想到这道旨意,怎么想,怎么让人不寒而栗。

因为,齐尚才七岁,纵然是他,七岁时也想不到这么多的东西。

齐璞瑜一时沉默,再看自己这小侄儿时,喉头忍不住发紧。

“尚儿?”

“不行!”

一张小脸忽地闯入视野,坐在腿上的小皇帝冯九卿一把抱了起来,叹息道:“皇上,你难道忘了,先皇驾崩还未多久,举国上下哀痛未去,咱们是不可以在宫里太热闹的,会被人说闲话的。”

齐璞瑜默然,看着偏头面露疑惑的小皇帝,一动不动。

小皇帝疑惑地眨眨眼睛,“哀痛?母后,尚儿没有看见有人哀痛啊,昨天华裳还说尚衣局的人要给太妃娘娘换红裳了呢。”

众人齐齐一愣,冯九卿抿了抿唇,扯出一个笑容,将人揽在怀里,目光却扫向齐璞瑜。

“内务府有接收到这样的命令?”

“内务府七司三院中,有关宫妃内院之事,皆有李全李公公主掌,本王并非内宫之人,多涉盐政、山泽采捕及贡品等务。”

齐璞瑜松了口气,他始终不相信一个七岁的孩童会有那么深的筹谋,如今看来,一切果然都是巧合。

冯九卿冷笑,“姚太妃还真是娇贵,但不知这红衣裳裁剪得如何,若是做得不错,改天哀家也裁剪一身,看看是否上得了台面,王爷以为如何?”

齐璞瑜淡定地瞧了她一眼,眼白显露过多,没有逃过冯九卿的法眼,当即换来一句嘲笑。

“怎么,王爷觉得哀家说得不对?”

“太后深明大义,自然说得句句都对,但,”齐璞瑜顿了一下,缓缓道,“时间不早,皇上也该用晚膳了。”

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冯九卿深深地看他一眼,先皇在临终前将他定为摄政王,自然不是毫无道理,这“心腹兄弟”四个字,当然也不是说着好看。

先皇猝然长逝,死因本就五花八门,京城内外连高兴的乐曲都不见得敢大张旗鼓敲起来,姚若华倒是胆大,竟敢在眼皮子底下穿红戴绿,深怕别人不知道她对先皇薄情。

不过,这都是她的事情。

冯九卿逗着小皇帝离开,心中忍不住暗喜,能够让姚若华吃亏的好戏,她自然是愿意作壁上观的,想着,冯九卿还忍不住掐了掐小皇帝的脸蛋。

“皇上,您可真是哀家的福星!”

福星小皇帝眼睛亮起来,“那母后的寿宴我们可以大办吗?”

冯九卿:“不行。”

福星小皇帝转瞬苦了脸,失落地掰着手指。

冯九卿瞧着臂弯里的七岁孩童,少女灵动的狡黠从眼眸闪过,她压低了声音,轻声道:“不过晚上母后可以带皇上去放孔明灯,就说是为先皇祈福,好不好呀?”

小皇帝慢慢瞪大眼睛,“就是树上说的可以飞在天上的孔明灯吗?我们自己做的吗?”

自己做?冯九卿同小皇帝期待的目光对在一起,默了半晌,点了点头。

自己做,应该也不是太难吧?

翌日,天明,早朝未开,膳食未用,后宫已是一片火热。

冯九卿本打算留在手里用着的李全,在天还未亮的时候被人从床上拖起来,以渎职、不敬先皇之罪按在了御花园宫道之上,乱杖打死。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冯九卿发现自己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只是有些惋惜。

“那李全本是个可用的,可惜,墙头草过于急着攀附权贵,却没想过时机二字。”

魏嬷嬷替她挽着头发,二八年华本该有的娇俏青春,都被那沉重的发饰和紫金凤冠锁进发丝里。

冯九卿目光中的懒散渐渐收敛,目光扫过梳妆台上的梳子,慵懒贵气不言自发。

这一刻的她,似乎早已脱离了十六岁的躯壳,成了深宫里摸爬滚打多年的上位者。

名副其实的上位者。

“肃宁宫那边的反应如何?”

冯九卿扶着魏嬷嬷的手往外走,遥看皇宫雕梁画栋,行政殿宏伟的金龙顶腾跃若飞。

“听说姚太妃正在宫中大发雷霆,将此事都归在了太后头上,”魏嬷嬷敛眸道,“宫外的消息,还待进一步确认。”

宫外的消息,除了姚子晋姚相国,自然再没有别人。

李全原是为了姚子晋做事,如今李全被活活打死,姚子晋消息灵通,只怕就算在府中闭门思过也能得到消息。

冯九卿缓缓勾起唇角,来到了皇帝的寝宫前,抬头看看那龙御二字,精雕细琢的金龙盘旋在房梁之上,威严而狰狞地凝视着所有站在龙御殿前的人。

“借刀杀人,杀鸡儆猴,呵,”冯九卿闭了下眼睛。

“摄政王,倒是个不吃亏的。这皇宫的人啊,没一个是简单的,哪怕是……”

她将内务府的黑锅推给他,营造出彼此合作的假象,齐璞瑜反手就利用同一个人让她也背了个黑锅,如此,她是否该夸自己一句也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母后!”小皇帝穿着明黄龙袍从殿中跑出,华裳胆战心惊地跟在身后。

“准备好了?”冯九卿笑了笑,伸手道:“走吧,皇上,哀家陪皇上上朝。”

小皇帝抬起手臂,肉乎乎的小手轻轻搭在她的手心里,甜糯的声音在殿前响起。

“母后,今天咱们上朝要说什么啊?那些大臣好烦呀,该不会又吵起来吧?朕想睡觉。”

冯九卿轻笑,凝视皇宫的金顶,平静而笃定。

“放心吧,今日的早朝,会很顺利。”

小皇帝不解地抬起头,冯九卿便低头,拉着他的手紧了紧。

“放心,母后会陪你走下去,直到你可以临朝主政的那一天。”

小皇帝也不知听没听懂,只是笑起来,眼睛笑出了弯弯的月牙。

“尚儿只要和母后永远在一起,就最好啦!”

小说《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 第13章 生辰 试读结束。

曼蔓公子点评:

刚刚看完《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