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后宫凝霜传
后宫凝霜传

后宫凝霜传

作者:会游泳的麦兜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3 09:38:06

《后宫凝霜传》的主要情节是:“是!”那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消失在了空旷的书房内,留下端木永裕一个人。端木永裕目光微凝,在他的书桌上,放着一张丝绣,上面一行娟秀的字就像是刻在他的心里一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眼泪,竟然不自觉地滑过端木永裕的脸颊,一滴一滴落在那张丝绣的帕子上。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正常,将丝绣如同珍宝一般放在自己胸口的位置,然后翻开一张纸,上面写着一行字,他看着这行字,目光一皱,那纸突然被他捏地粉碎。
展开全部

奇怪的皇上

然后,她在所有人注目礼之下,如同挂金钩一样,挂在了当今皇上的脖子上。

-------------------------

当今皇上端木永裕,设想过跟颜凝霜的任何一次交锋,唯独,这样的见面场景,他怎么也没有想过。

所有的人,看着这样的场景,一个看起来像是叫花子的女子,挂在皇上的脖子上,而皇上,竟然愣在了那里。

颜凝霜冷笑,看端木永裕这惊讶的表情,她就知道,自己成功算计了某人,她顿时觉得心情大好。

“皇上,臣妾重吗?”

娇媚一声,那声音娇滴滴地让人起鸡皮疙瘩,特别是她那一笑,混乱地头发搭在她灰色的脸上,说不上的怪异。

端木永裕听到这声音,脸色一沉,人也反应过来,丝毫不怜香惜玉地将颜凝霜给扔了下来。

要不是颜凝霜反应快,脚上用力,稳住身子,恐怕就只有吃个狗爬式。

给了对方一个白眼,她很快恢复了“白痴”的表现,露出娇艳欲滴的模样,还努力挤出两滴眼泪,“皇上,你怎么能如此对待臣妾呢,好歹臣妾是皇后啊!呜呜……”

边说着,她还准备一把鼻涕一把泪让端木永裕身上凑。

端木永裕脸上阴沉,一个侧身躲过了颜凝霜“饿狼”的扑过来,冷声说道:“颜皇后在朕面前有失皇后风范,特命宫中于嬷嬷教其宫规,并禁足半月!”

说完此话,端木永裕拂袖而去,留给颜凝霜一个冷漠地背影。

“起驾回宫!”

那公公尖锐如鸭子的声音回荡在宫中,扰了一宫地安静。

颜凝霜一直苦着脸装出难过的样子,整个人还故意瘫软在那凉凉地石板上,“无比哀怨”地看着端木永裕离开的方向。

“皇后娘娘,皇上已经走了,奴婢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你现在身子骨娇弱地风都能吹倒,还是奴婢扶你回屋吧!”

紫衣看着皇后娘娘那在月光下单薄的背影,似乎衬着无比地孤单落寞,她微微抿嘴,心疼地上前扶着颜凝霜说道。

“好!”

本以为颜凝霜转过头来,应该是一张哀伤的脸,可是,当她转过来,挤出一张笑脸那么“张牙舞爪”地看着自己的时候,紫衣愣是愣得回不过神来。

“啊哈,看你这表情,看来我演技不错,走吧!”

边说着话,凝霜已经很自然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转身无比潇洒地进了屋子。

独独留下那紫衣的婢女有些迷糊不解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才跟着颜凝霜进屋子。

一晚上地折腾,让颜凝霜有些疲惫,很快便睡了过去。

在这里,没有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有认识的人,她就像是一个掉入冰窟失去了温暖的小孩,这让她一晚上都紧紧地将自己抱住,沉沉地睡去。

不过,第二日,是被一声如雷声一样轰鸣地响声给惊醒了。

“地震了吗?地震了吗?”

这是颜凝霜惊醒后第一反应,她几乎是光着脚踩着那冰凉的地板就冲到了外面的大厅。

然后……

她看到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一双丹凤眼挑眉,如同骄傲地孔雀一样看着她,眼里满是不屑。

那衣服的花边,几乎都是用金色给堆砌而成,而一双红唇娇艳地如同血红大口。

不过,尽管用如此庸俗到可以扮演小丑角色的女人,却还是掩盖不住她那张精致的五官。

“噗嗤,皇上,你见姐姐,莫不成是知道皇上来了,竟然这般猴急,啧啧啧,这衣服,这双玉足……”

边说着,她还故意无比娇媚地靠近了旁边的男子的身上。

听到这女人的声音,颜凝霜就忍不住鸡皮疙瘩抖了一地,不过,现在还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她这也反应过来,刚刚那声音,恐怕是这女人弄出来的。

她弯下腰看向自己的脚丫。

后知后觉地疼痛,让她几乎地跳起来,这一跳再次直接踩到了那摔碎的茶杯上,以前朋友说她二,她还不相信,现在充分验证了这点。

她整张脸都挤成了苦瓜,一双大大的眼眸,说不上的委屈。

眼泪,顿时,竟然不受克制地掉了下来,只是下一刻,只觉得眼前风景一转,只见黄色绸缎在自己眼前一晃,她便跌进了一个温暖地怀抱。

“你干嘛!”

颜凝霜一直处于恍惚中,这会更像是一个浪花打晕了她,迷糊地问道。

端木永裕低皱眉,冷眼扫在那张蓬松散着头发着小脸,那双眸映着自己一张冰冷的脸。

他一把将人给扔到了旁边地凳子上,冷漠地开口:“早上穿着这样跑出来成何体统,真是有失母仪风范!”

颜凝霜听到这话,总算是整个人清醒了,这个人,脑袋有病吧,大清早来,就是为了骂自己几句吗?

对了,她的脸!

但愿不要被这色狼皇帝看到,她微微低头,赶紧又伸手将那本已经胡乱地头发抓的更是惨不忍睹,然后笑得那一个花痴,“皇上,臣妾知罪,只是,你也知道,长夜漫漫,臣妾一个人好不容易睡着,被这样一吓,一时惊慌失措!”

说着,还用一双楚楚动人的双眸小心地偷瞄端木永裕,看着他脸色一沉。

“皇后这么说,是怪朕没有陪你了!”

“臣妾不敢!”

端木永裕突然靠近地大脸,吓得颜凝霜拼命地摇头,颤抖地说道。

颜凝霜那胆怯中又有些小心机的样子,他眼里满是厌恶,板着脸,一双如鹰一般锐利地眼扫过颜凝霜,“谅你也不敢,别以为你是皇后,就可以在朕面前指手画脚,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

“皇上,姐姐只是一时惊慌失措失了风范,还请皇上念在新婚那晚的精神失常,原谅了姐姐!”宁芙蓉细着声音娇滴滴地开口,然后还作势靠近端木永裕,那双柔若无骨地小手不时地抚上端木永裕的胸口。

那节奏……

哎哟,颜凝霜都忍不住心中作呕,努力低着头看似在羞愧那晚的事情,实际上是努力压制自己的恶心。

“还是爱妃懂事,朕今日来,只是想提醒你,别忘了一会的回门!”

“回门?”

颜凝霜一时有些慌了,她自占据了这个身子,这才几日,都是步步难行,如今要是见到身体原主人的家人,不会被拆穿吧?

她眼珠子飞快转动着,突然,她灵机一动,赶紧跪在端木永裕面前,低着头,身子还故意抖了抖,“昨晚皇上下旨,让臣妾不得出宫门半步,臣妾不敢忤逆皇上的意思!”

听这话,再听那期期艾艾地声音,端木永裕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突然,他目光变得越发幽深,微微低头,一把挑起了颜凝霜地双眸,见他一闪而过地惊慌。

他心中了然,冷笑着说道:“颜凝霜,你是想以这种方式告诉你的家人,朕待你不好吗?”

他声音不大,却是一字一顿清晰落入颜凝霜地耳朵。

颜凝霜心中悍然,却更多的是迷茫,抬头对上端木永裕那双复杂的双眸,心中更是太过多的疑问。

“哼,朕已经派人准备好了,随即,会陪你回门,紫衣,还不赶紧扶着你家主子去好好梳妆清洗!”

厌恶地甩掉那挑起的下巴,端木永裕负手转身屹立在大厅正中央。

“是,奴婢遵旨!”紫衣刚跟着颜凝霜跑出来,一直胆怯地在旁边看着,又是害怕又是担心,这会听到皇上的话,如同大赦一般,赶紧上前扶起颜凝霜往内室走去。

只是两人才走了几步,却是听到了宁芙蓉的撒娇,“皇上,那臣妾,臣妾怎么办啊?”

颜凝霜脚上微微一顿,心中不免冷笑,看端木永裕的样子,对宁芙蓉也是一副爱非从心的样子,宁芙蓉这招也是徒劳吧。

要不然,为何几日都不见而且见死不救的端木永裕会这么早出现在自己的这里。

接下来的话,颜凝霜没听到端木永裕说什么,她只是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任凭紫衣在她的头发上折腾。

此刻,在一间书房内,一个黑衣男子跪在书桌旁的明黄衣服男子的面前,恭敬地抱拳等待明黄男子的吩咐。

“事情都准备好了吗?”明黄男子声音清冷,却充满威严。

“请皇上放心,属下一切准备就绪!”

“嗯,那就好,退下吧!”满意点头,端木永裕扫了黑衣男子一眼,摆了摆手说道。

“是!”

那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消失在了空旷的书房内,留下端木永裕一个人。

端木永裕目光微凝,在他的书桌上,放着一张丝绣,上面一行娟秀的字就像是刻在他的心里一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眼泪,竟然不自觉地滑过端木永裕的脸颊,一滴一滴落在那张丝绣的帕子上。

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正常,将丝绣如同珍宝一般放在自己胸口的位置,然后翻开一张纸,上面写着一行字,他看着这行字,目光一皱,那纸突然被他捏地粉碎。

接下来的戏,朕陪你们。

回门风波

颜凝霜莫名觉得阴风扫过自己的后背,让她忍不住拢了拢自己的衣服,自己的思绪还停留在为何端木永裕要陪着自己回门。

是因为她父亲的地位?

还是为了引起宁芙蓉的妒恨?

想到这样的可能,颜凝霜忍不住面色难看。

这就是传说的后宫争斗的开始吗?

不行,看来她要想办法离开。

这次,看来就是一个好机会,这几日,她一直不让皇上看清自己长的如何?如今,不是很好的机会吗?

想到这里,颜凝霜又一次燃起了希望,眼神变得希翼,只是那目光落在铜镜里。

“紫衣,给我再擦些粉!”

“啊?”

紫衣一时愣住了,“皇后娘娘,已经擦得够多了,再多了就不好看了!”

“叫你擦就擦,哪里那么多废话!要的就是难看!”

颜凝霜皱眉,已经没有了多大的耐性,冷了脸说道。

可能是被颜凝霜给吓到了,紫衣愣是抖了抖手,这才动手。

当一切都梳妆后,颜凝霜看着那模糊镜子里有些惨白地如同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人,却是满意一笑。

接下来,在皇上身边的太监小德子的引路下,颜凝霜坐上了回门的马车上。

不过,一路上,端木永裕甚至都并没有看自己一眼,她自己也乐的安逸。

不过,马车实在不能跟自己那个世界的交通工具相比,一路下来,她只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不知不觉头歪到一遍便睡着了。

端木永裕本来一直认真地看着书,只是没有想到,某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直接靠了过来。

那满脸的胭脂味道扑鼻而来,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一只手小心一拨,颜凝霜便直接往旁边倒去。

“哎哟!”

本来身子一倒,加上马车的颠簸,颜凝霜一下撞到了车框上。

她只是下意识地叫了一声,然后巴拉巴拉嘴巴,加上这几日高度的集中,此刻忍不住又一次沉沉地睡去。

看到某人跟猪一样的样子,端木永裕嘲讽看向颜凝霜,可是当看到她满脸微笑,双手微微撑在车框上,一脸满足的样子。

他忍不住疑惑起来。

这个千金大小姐,这样也能睡着?

难不成在家中并那么那么受宠?

还是,自己方向错了?

他一时间因为一连串的问题,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马车有一次一颠簸。

颜凝霜在睡梦中只是下意识地稳住自己的身子,一下抓住了一直胳膊,又准备沉沉地睡去。

端木永裕有些懊恼地想要将某人推开,外面却传来了小德子的声音,“皇上,丞相府已经到了!”

“朕知道了!”

端木永裕沉声开口,然后一下将摇醒颜凝霜。

是谁这么不解风情,竟然敢打断她的美梦。

颜凝霜睁开迷糊的双眸,然后恶狠狠地瞪向罪魁祸首。

端木永裕被这样的眼神,竟然给惊到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一把将某人从自己的怀里推开,还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嫌恶地说道:“皇后还真是仪态万千,还不下车!”

边说着,他已经率先撩开了帘子,在小德子地搀扶下下了马车。

颜凝霜瘪嘴,心中暗骂,自己怎么会在他面前睡着,不过,下一步,她也跟着下了马车。

其实,她想过很多种见面场景,电视里面也并不是没有见过皇后回门时的阵仗。

当看到所有的人,全部恭敬地跪拜在自己的面前时,颜凝霜还是会有一种莫名的情愫。

特别是目光落在了一个白胡子的官服穿着的老头的面前。

“颜卿家赶紧起来,今天是陪着凝霜回门的,也就是自家人,照理说,朕还该叫颜丞相一声岳父呢!”

端木永裕上前,还无比温和地笑着扶起颜丞相。

“老臣不敢!”颜丞相被皇上一句话也给惊到了,又要跪下,被端木永裕拦住。

颜凝霜对于端木永裕翻个白眼,心中暗骂虚伪,不过,也做出一脸温和笑着上前,看向颜丞相。

只是,为何在颜丞相眼里,看到的不是欣喜,却似乎多了太多的凝重。

接下来,颜丞相陪着端木永裕两人说话,而颜凝霜便在家里丫鬟的带引下,来了后院。

颜凝霜也是听紫衣说,自己的母亲早早去世,而颜丞相跟母亲两人因为相爱至深,并未再娶,唯独有的,就是几个姨娘。

她心中觉得这样少了几分麻烦,回到后院后,便让身边的丫鬟退下后,她便开始四周寻找可以帮助她离开的有利地势。

只是,紫衣却是生怕她再做出什么傻事一样,一直跟在她身边。

“紫衣,你先退下吧!”

“可是,皇后娘娘,奴婢离开,到时皇上会责怪自己的!”

颜凝霜皱眉,知道紫衣有些死心眼,眼里微光一现,她淡淡开口:“那你去给本宫拿些水果,本宫有些渴了!”

“哦,是,奴婢这就去!”

紫衣犹豫了下,还是转身快步离开。

看着紫衣离开后,颜凝霜赶紧往那边看起来杂草丛生的地方走去。

不过,她才没有走出几步,却是感觉一道劲风袭来。

她一个闪身,躲开了对方的袭击,正好跟对方面对面,“你是谁?”

对方眼底闪过惊讶,没有想到颜凝霜竟然会武功。

不过,下一刻,那人却是冷笑,“一会你就会知道了,主上要见你,跟我走吧!”

本以为,提出主上,面前的女人就会束手就擒,没有想到,颜凝霜非但没有,反而下一刻,那手化拳为掌,直接袭向自己的面纱。

好在他反应及时,一个侧脸,躲开了颜凝霜的攻击。

然后一个飞身,轻快的身子直接越到了颜凝霜的后背处。

“来人啊,有刺客!”

知道自己这几日只是养身体,对于自己具备的一些能力都没有办法好好施展,她眼里一闪,大喊起来。

黑衣男子也没有料到颜凝霜会做出这样的反应,他目光一凝,掌风开始变得冷冽了起来。

“看来主上说的没错,你很不乖,那么,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因为刚刚颜凝霜让其他的人都离开了,所以,大家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是,下一刻,反倒是多了几个身影。

跟面前的男子一样的装扮,看来是同伙。

颜凝霜皱眉,双目一凝。看来是想要离开这里是不可能了,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动静弄大,堂堂地丞相府,连侍卫守卫都没有一个吗?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涵小郎君点评:

作者会游泳的麦兜写的《后宫凝霜传》真的很好看,文艺,幽默。情节安排很紧凑,感情特细腻,忍不住往下读!点赞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