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邪王的农门悍妻
邪王的农门悍妻

邪王的农门悍妻

作者:尘鸢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9 09:46:29

这本书《邪王的农门悍妻》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她穿好了衣裳后,就悄悄的起床走了出去。她出去后,阿夜也睁开眼睛,推被起身,但是他没有跟上去,而是站在窗口,观察文艺的举动。文艺在外面的墙壁上取下已经闲置多年的簸箕,将簸箕放在雪地里,用一根树枝支起来,然后拿了一条线绑在簸箕上,就在簸箕下面撒了许多她昨天从云阳楼后厨顺来的小米,做完一切后,她就拉着线走去,躲在门后面看着门外。天刚亮,就有许多小麻雀扑腾着飞到她的陷阱下面吃她洒在地上的小米。
展开全部

邪王的农门悍妻第6章试读

听了冷脸帅哥的的话,文艺下意识的抱住菜刀,并用防备的眼神看着他,幽冷的问:“先生你哪位?”

“过河拆桥?”冷脸帅哥的声音低沉性感,妥妥的低音炮一枚。

呵呵!

文艺紧了紧手,抬眼看天,“刚才多谢小哥哥帮忙,但是你也看到了,我家徒四壁,无米果腹,也没什么可报答你的,你那么帅,那么好,就不要跟我计较了吧?”

“女人,装不认识?”冷脸男冷声说。

那就是认识?

“小哥哥,你看见没,我被我后娘爆头了,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文艺双手一摊,什么锅都让后娘背。

冷脸男,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扒拉文艺的头,文艺当场就激动了。

“那个,小哥哥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随便不太好!”

呵!

冷脸男冷笑着,手指从文艺的头上,游弋到她的锁骨上,然后滑落在她肚子上,“孩子都给我怀上了,却说男女授受不亲,你的矜持来得可真晚。”

噗!

“你这个死鬼,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差点就被我后娘沉塘了!”文艺变脸的速度太快,夏荷和东子吓得差点没抱住棉被。

她的举动,让冷脸帅哥的脸更冷了!

文艺眼珠子上下左右转了一圈,心想反正现在也需要个男人给孩子当爹,既然这帅哥愿意喜当爹,那就便宜他吧!

“先去收拾屋子,天越来越晚了,我可不想被冻死!”文艺从夏荷手里抢了棉被过来,然后全都堆在冷脸帅哥的手里。

她自己则欢快的拉着夏荷和东子两人朝旧屋走去。

哼!

失忆是吧?

冷脸帅哥冷哼着,用幽幻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文艺,这女人只不过回趟家,性格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绝对有猫腻。

既然她喜欢玩,那他倒是不介意,陪她慢慢玩。

冷脸帅哥跟上去,与他们一起去了所谓的旧屋。

看到旧屋的那一瞬间,文艺很不雅的说了一句,我擦!

说是旧屋,还真是当之无愧的旧屋,这里杂草丛生,连进屋的路都没有,那低矮的土坯房,被隐藏在荒烟蔓草里面,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这地方有房子。

而且这间土坯屋子很小,就两间房子,连个厨房都没有。

“豪宅啊!”文艺汗哒哒的感叹。

冷脸男斜睨了文艺一眼,将棉被交给夏荷,便从文艺手里抢过柴刀,弯下腰一通乱砍。

“大哥,你到底会不会干活?”文艺气得撸起袖子就要自己去干。

冷脸男微微让开,淡声说:“你告诉我怎么做?”

“看见屋顶没有?”文艺问。

冷脸男睨了文艺一眼,低头抓着荒草,整整齐齐的收割起来。

“哎哟,人帅脑子还好,小哥哥你很不错哟?”文艺没心没肺的撩冷脸男,冷脸男置若罔闻,兀自低头干活。

文艺见撩他不动,便拿着菜刀跟着他一起割草。

“去那边等着。”冷脸男脸虽冷,心肠还不错。

文艺叉腰看了一会儿后,指着前方说:“小哥哥,你砍条路出来吧,我们去树林子里捡些柴火来,晚上没有柴火我们会冻死。”

“叫我阿夜!”冷脸男冷冷说完,又继续割草去了。

文艺耸耸肩,笑眯眯的说:“阿夜哥哥,你继续昂!”

阿夜磨牙!

文艺带着东西和夏荷去树林子里面捡了很多柴火,整理好后,便一起往旧屋搬运。

不得不说,阿夜这个少年,虽然惜言如金,但是动作确实很快,他们回来的时候,院子里面的荒草他已经全部收割好。

见他们回来,阿夜冷声说:“我上去,你帮我把草递上来,你们俩去把柴火搬回来。”

四人齐心协力,终于在最后一丝天光消失的时候,他们成功的把破损的屋顶修补好,并且在屋里升起了温暖的火光。

“哎呀,真好!”文艺伸出双手烤火。

呱呱呱!

不知道谁的肚子唱起空城计,接着就是叽叽呱呱的叫声,此起彼伏,涛声依旧。

“都怪我们,在县城的时候,应该把那些食物留着的。”东子很内疚的说。

文艺轻轻的拍了拍东子的肩膀,柔声说:“东子乖,是大姐忘记这一茬了,要不今晚忍着点,我明天一准给你们准备好吃的。”

“东子,跟我去树林找些吃的!”阿夜忽然站起来说。

文艺错愕的看着阿夜,又看了看外面,低声说:“这个时候的野兽是最穷凶极恶的……”

“你不能挨饿!”说罢,阿夜拿着柴刀,拉着东子就要走。

文艺这人有一个坏毛病,她十分护短。

“喂,东子那么小,大半夜的你叫他去哪里?”文艺拉住东子,意思很明显,要死你一个人去死,我弟弟不去。

呵!

阿夜被文艺这没良心的举动气笑了,他低头看着东子,“是不是男人?要不要保护你姐?”

“我是男子汉,我要保护姐姐!”东子坚定的甩开文艺的手,跟着阿夜出门去了。

邪王的农门悍妻第7章试读

两个男人走后,文艺便扎了个火把,对夏荷说:“我们去把房间整理出来,晚上我们四个得挤一挤,明天再去买些棉被回来。”

夏荷咬着下唇,思忖了很久,才开口问:“大姐,你跟姐夫是怎么认识的,他是哪里人啊,家里可有兄弟?”

“我不记得了!”文艺淡淡的看了夏荷一眼,虽然她的眸色平平,可夏荷却自惭形秽的低下头。

文艺摇摇头,没与她计较。

女孩子么,看到阿夜这样好看的男人,心里会有想法很正常。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文艺听到外面有动静,夏荷胆子小,听到声音就吓得躲在文艺背后,浑身都在颤抖。

文艺拿着菜刀走到门口,轻轻的喊了一声:“阿夜?”

“开门!”

果然是阿夜!

文艺开心的打开门,却看见阿夜提着柴刀走在前面,跟在他身后的东子手里提着一只野兔和一只野鸡,连皮都已经扒拉好。

“真好,不会饿肚子了!”文艺从东子手里接过食物,柔声问:“冷不冷?”

东子笑的一脸满足,他指着阿夜说:“姐夫真厉害,他直接带我去兔子窝和野鸡窝里面逮的兔子和野鸡。”

文艺耸耸肩,不予置评。

手边什么都没有,文艺也只能将就着烤了野兔和野鸡,让大家果腹,便早早的睡觉去了。

翌日早晨。

天还没亮,文艺就醒来了。

她穿好了衣裳后,就悄悄的起床走了出去。

她出去后,阿夜也睁开眼睛,推被起身,但是他没有跟上去,而是站在窗口,观察文艺的举动。

文艺在外面的墙壁上取下已经闲置多年的簸箕,将簸箕放在雪地里,用一根树枝支起来,然后拿了一条线绑在簸箕上,就在簸箕下面撒了许多她昨天从云阳楼后厨顺来的小米,做完一切后,她就拉着线走去,躲在门后面看着门外。

天刚亮,就有许多小麻雀扑腾着飞到她的陷阱下面吃她洒在地上的小米。

当簸箕里面挤满了麻雀之后,文艺轻轻一拉手里的线,那些贪嘴的小麻雀就全部变成了她的囊中之物。

“老子有钱了!”文艺得意忘形的跑出去,看着那些小麻雀,就好像看见一锭锭的金元宝,她色眯眯的搓着手,然后去找东西来装她的“金元宝”。

躲在暗处的阿夜,看到文艺因为得意而布满红晕的笑脸,满意的勾了勾唇,回到床上“睡觉”去了。

天大亮之后,习惯了早起的夏荷和东子起身时,文艺身边的地上已经放了一地褪毛的小麻雀。

“大姐,你怎么弄到的?”东子和夏荷惊讶得张大嘴巴。

文艺笑着说:“赶紧来帮忙,对了夏荷你去村里买些盐回来,等下我们再去县城一次,卖了这些小麻雀,就买些补给回来。”

言落,文艺从暗袋里面找了几文钱递给夏荷,夏荷接了钱就出门去了。

阿夜起来的时候,文艺和东子已经将所有的麻雀的毛都拔光了,看见阿夜起来,文艺二话不说,把装有麻雀的破盆递给他说:“跟我去处理鸟肉。”

阿夜没有拒绝,两人去到后山的水井,文艺熟练快速的开膛破肚,将收拾干净的小鸟放回盆子里面。

阿夜就这样看着她,一脸的探究。

处理好麻雀后,文艺一回到家,就赶紧拿了盐巴将麻雀腌制起来。

腌制好了之后,她又屋前屋后的找了许久,找了一些不知名的野草,揉吧揉吧放在麻雀肚子里面,从头到尾都没停歇过。

腌制麻雀的过程中,文艺又去外面找了些干枯的芭蕉叶,装了满满一盆的泥巴。

“大姐,你要玩泥巴么?”东子天真无邪的问。

文艺笑,“大姐给你们做个叫花鸟吃。

完本试读结束。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邪王的农门悍妻》的内容有点搞笑,但不失精彩。这本书还是很好看的 大家多支持。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