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绝世皇妃:郎君可曾识
绝世皇妃:郎君可曾识

绝世皇妃:郎君可曾识

作者:银字笙箫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1:11:49

绝世皇妃:郎君可曾识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她,本是一国公主,父母的掌上明珠,容国的骄傲,却在战场上对敌国皇子一见钟情为了他,放下一身的骄傲,离开母国,不远千里去到他的国家,只为嫁给他原本以为终于可以如愿以偿的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可没想到对方却在新婚之夜缺席,随意派了个侍卫来打发她她怒,她想要问他为什么,却看见他将她的仇人拥入怀中,呵护如至宝可如今木已成舟,箭以离弦,她已然没了退路,只能向前……
展开全部

绝世皇妃:郎君可曾识:严厉惩罚

当时他听到沈烟受伤的消息,提前回府,面对昏迷不醒的沈烟,他对容浅羽的愤怒算是到了顶点,现在他没有直接出手教训容浅羽也是因为沈烟及时的醒来,不然他不会这么的平静……要是沈烟现在还昏迷不醒的话,萧温良不确定自己要对容浅羽做出什么事情……

此刻算是心平气和的跟容浅羽在说话。对方还一副不爱搭理的样子……

沈烟本来想要一直“昏迷不醒”的,可是萧温良担心她,给她请了御医,看着那关心的架势,要是继续昏迷不醒的话,还要再请厉害的大夫。

沈烟是不敢做得太出格,那个御医的本事,她多少还是知道的,要是她继续装下去的话,被识破的话,也是得不尝失的……

对此,沈烟是不敢的……她做事一向是小心,哪怕是让沈烟身边的厉害的人离开她身边,她也是小心翼翼的算计,害怕王爷知道她的打算。

虽然萧温良宠爱她,但是沈烟一路走来也是小心翼翼,她知道这里面的因有,哪怕是可以随心所欲,她也是不敢太明目张胆。

在萧国,她没有依仗,现在就只有萧温良……自然不会把最后的救命稻草弄丢,何况在这里,也是她之前一直期盼的,跟让她满意的话,她还可以在这里算计容浅羽……能为自己和家族报仇,没有比这样的事情刚让她开心的了。

现在沈烟幸灾乐祸,虽然她没有看到王爷对容浅羽是怎么处置的,但是想想就知道容浅羽从小养成的高傲的性子,会自讨苦吃的……

夜一不在容浅羽身边,现在她能用的人有谁呢,在王府里,不讨王爷喜欢,还被她陷害的这么惨,至于为什么沈烟没有看到结果,就知道容浅羽的结局凄惨,这是因为萧温良对她沈烟的重视。

要是容浅羽直接说就是她做的,萧温良自然是要严厉惩罚,这一点是不可能的,依着沈烟对容浅羽的了解,她那个高傲的性子,是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妥协的,这样的话,沈烟知道容浅羽就要吃苦头了,哪怕是她辩解,但是萧温良是不会听她的说词的。

沈烟在考虑要是王爷对容浅羽惩罚不严厉的话,她就干脆晕过去,继续她的“昏迷不醒”,每次只要把握好时间点就好了……不要让御医看出来,这些事情还难不倒她。

沈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只要是耐着性子等下去,还是萧温良对她太重视了,这次不只是回府提前还有带着御医,要不然这会继续昏迷下去的话,沈烟知道按着萧温良的性子,这会早就教训惩罚容浅羽了……

容浅羽爱萧温良,自然是不会让容国那些疼爱她的人知道她受的委屈,这就是沈烟有恃无恐的原因,在沈烟看来容浅羽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沈烟之前就对容浅羽心中充满恨意,之前因为她有自己的打算,百般讨好容浅羽,最后却是被她嫌弃,人往高处走,沈烟不觉得自己想往上爬有什么错,要是她那个时候达到自己的目的,自己的家族何至于最后竟然是落到那样的地步呢?

沈烟每次想起这件事,就对容浅羽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因为她不搭理她瞧不起她,她何至于最后家族落败的时候,竟然是一路乞讨来到了萧国,好在是老天爷对她不薄,竟让她遇到了萧温良,萧温良是王爷,并且对她还不错,更重要的是萧温良是容浅羽的相公,这真是一个老天爷给她的报仇的机会,她要是不利用的话才是傻子。

沈烟觉得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她和容浅羽的对峙,一直是她居上,主要是萧温良一心护着她。

……

听雪居

容浅羽被萧温良的话,气得一时之间觉得呼吸都不顺畅。

“你就认定了这件事是我做的?”容浅羽知道萧温良是来给沈烟讨说法的,可是他居然什么都不说,不问自己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是听了沈烟的一面之词,容浅羽怀疑这不是是自己认识的萧温良,自己是为了他离开自己的祖国远嫁到这里,他居然是这么的嫌弃她的。

容浅羽不想在萧温良面前示弱,她有自己的骄傲。

“不是你做的,难道是烟儿自己弄伤自己的?”萧温良嘲讽道,他就是认定了这件事就是容浅羽做的。

沈烟是什么样子的人,萧温良有自己的眼睛可以看,他很怜惜沈烟的遭遇,他好不容易找到沈烟,心里一直很感激老天爷,要是再晚点的话,他真的不确定沈烟会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想起他见到沈烟的时候,沈烟那落魄的样子,他心里只剩下心疼。

他带她来到王府,给她提供最好的生活。

可是偏偏容浅羽多方破坏,这在萧温良看来是可恶至极。

“怎么不是她自己做的呢,沈烟想要陷害我,想要从这件事中牟利,你是王爷,这些计谋你之前不是没有听说过吧,女人为了固宠什么样子的事情做不出来,有时候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牺牲的,这些算什么,毕竟最后没有付出自己的性命,只是流点血就达到自己的目的,何乐不为呢?”容浅羽和萧温良都是皇室子女,他们从小听到看到的事情,比这厉害的也有……

萧温良完全把容浅羽的话当成是狡辩,“烟儿本来就是本王喜爱的,她何必要固宠什么的。”

容浅羽听到这里心里难受,沈烟本来就是萧温良喜欢的,那她呢,她千里迢迢来到这里,难道是犯贱?

“你说这些,无非是给自己推脱,这里不是容国,王府的事情是本王说了算,虽然觉得你不适合做正妃,但是考虑到萧国和容国的关系,本王可以让你继续在王府待着,但是管家权你要交出来,从此之后,你就老老实实的,什么时候本王看着可以了,到时候再说……”萧温良觉得这样的惩罚还是太轻松了,但是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他想要沈烟身体养好的话来管理王府的事情,这样就算是他看不到的时候,沈烟也有自保的能力,起码容浅羽不能随意的伤害沈烟,这也是萧温良的目的。

“王爷这是要宠妾灭妻吗?”虽然之前容浅羽听到萧温良说是要惩罚她,但是她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惩罚,那没有管家权的王妃算是什么王妃呢?

容浅羽简直是不敢相信萧温良是这样对待自己,是因为沈烟是他喜欢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她不是容国的公主,那么萧温良是不是直接就休掉她了……

“本王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深思熟虑的,就凭你做的那些事情,还好意思质问本王?”萧温良看着冥顽不灵的容浅羽,心里憋气,他没有心情在这里跟她说这些,他只是来告诉他自己的处置结果。

要不是沈烟这会睡着了,他才不会过来找她,早就有人传达他的意思过来了。

……

秋水阁

沈烟看着王爷久不来,担心这次事情出现变故,她一直不敢小瞧容浅羽,尤其是沈烟知道王爷对容浅羽模糊的感觉,这是让她最害怕的。

沈烟晕过去,身边的婢女看着这样的情况,赶紧的去找大夫,另外有眼色的就去听雪居去找王爷,这才是最重要的。

萧温良听到沈烟又一次晕倒了,看着一脸理直气壮跟他顶撞的容浅羽,他心里一直烦躁。“本王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瞎扯,就是通知你这件事。”

说罢,萧温良就想去秋水阁看望沈烟,一边还着急问来告诉他的婢女,有没有给沈烟叫大夫?

容浅羽看着这样的萧温良,上去就扯住他的衣袖,“那沈烟是装的样子,她自己刺伤的自己,这是她栽赃陷害我,王爷居然就这样信了?”容浅羽不想萧温良去秋水阁看那个蛇蝎心肠的女子,为什么就这么巧,萧温良没有来多长时间她就晕倒,这不是巧合是什么,要是不让人怀疑才怪呢。

容浅羽告诉萧温良,沈烟是自己刺伤自己的,可是萧温良急匆匆去看沈烟,现在被容浅羽扯住袖子,他气愤得想要甩袖子,可是甩不开,萧温良想也没想直接朝向容浅羽身上打了几掌……容浅羽本来就被废了武功,一时之间哪里能够受得住这样的刺激,被直接打到在地上,萧温良看到容浅羽嘴角流血,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是想到这件事本身就是她的错,他错手伤了她,他也不想道歉。

素竹听到屋里的动静,赶紧跑进来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本来她在外边就担心公主会出什么事情……

果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她一进来就看到公主躺在地上,嘴角的的血液显示刚刚是被打伤了,素竹惊呼,“公主,您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容浅羽一脸的不敢置信,现在她身上的疼痛是其次的,心里的疼痛提醒她刚刚的遭遇,她简直不敢相信萧温良怎么对自己这样?

为了沈烟竟然还对她动手,现在她没有武功,经受不起这样的摔打,她感觉到自己浑身难受,面对素竹的问询,她不知道要怎么说……

素竹看到公主一脸的恍惚,转身看向萧温良,公主这样到底是谁打的,看着就很明显,除了他不是别人,“敢问王爷,我家公主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出手打伤公主,到底是瞧不起我家公主还是觉得我们容国是好欺负的,可以让这样没有顾忌?”素竹不是普通的奴婢,她本来就是做女官的,跟着来萧国,就是不放心容浅羽……

自从她们来到萧国,公主受到的委屈就不说了,被废了武功先不说了,就是这隔三差五的被打一顿,受这样的苛待,这在之前是素竹不敢想象的。

“做错了事情就要受到惩罚,她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明白,本王有什么好顾忌的,就是容国知道又如何,本王倒是要好好的问问,你们容国的公主就是这样子的,竟然是以强凌弱……”

萧温良被素竹要挟,心里很生气,男人是受不住这样的话的,萧温良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容国的公主又怎么样?

可不是他一心求娶来的,是容浅羽一心想要嫁过来,他心里就只有沈烟,要不是容浅羽嫁过来,沈烟何至于受这样的委屈呢?!

萧温良才不害怕素竹的说词,本来他心里就觉得容浅羽是应该被好好的教训一下的,要是不是他的王妃,他懒得管她,可是现在在王府,他就能管住她。

容浅羽看着萧温良不顾把她打伤,什么都不管,也不管她的死活……

留下这句话就急匆匆的离开了,至于去哪里,这个不用猜她也知道。

沈烟那个女人,容浅羽敢打赌,她就是故意的。

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沈烟怎么就这么厉害,就是不在现象,也能操纵这里的一切,尤其是萧温良的感强,有时候容浅羽也怀疑萧温良是不是被沈烟用什么东西给控制了或是迷惑了……

绝世皇妃:郎君可曾识:幸灾乐祸

素竹为自己的主子不值,可是这是公主的选择,她不能多说什么。

素竹看着精神恍惚的容浅羽,赶紧去找大夫给她瞧病,这公主没有武功了,谁知道这伤厉害不厉害,要是耽搁了治疗的最佳时间,她简直不敢想象,在这里是萧国,不是她们容国,尤其是夜一不在,素竹心里是有些心慌的。

看起来王爷对公主的意见很大。

容浅羽浑身好几处骨折,她没有想到这么厉害,之前心里的疼痛盖过身上的疼痛,这大夫看过之后,她才赶紧到浑身刀割一样的难受。

容浅羽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之前没有,现在经过这些,才知道原来被自己所爱的人伤害是什么感觉,这沈烟也是厉害,算是她找到了她的软肋,现在容浅羽有些心灰意冷。

素竹没想到王爷出手居然是这么的很辣,公主浑身居然多处骨折,这是有多恨公主才让她受这么厉害的伤啊。

素竹不想在这个时候提到萧温良,现在公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养伤,这个时候伤神是不利于身体恢复的。

……

秋水阁

萧温良急匆匆的赶到秋水阁,很是发了一同脾气,在他看来,他离开的时候,沈烟还好好的,怎么他一离开,沈烟这里就出问题了呢,还不是周围伺候的人照顾不周……

秋水阁的人战战兢兢的,上心都盼着沈烟赶紧好起来,要不然看王爷的样子,真的是疼爱到心坎里,要是她出现意外,还不是他们这些人要遭殃的,秋水阁的人虽然很高兴,但是心里知道以后要尽心伺候这位主子了。

这位可是比王妃的面子还大,奴婢们的消息是很灵通的,至于在听雪居发生的事情,虽然没有大面积的传播开来,但是大家有耳目灵敏的,都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于以后怎么站队的问题,这就很明显了。

趋利避害,追逐利益也是人心的另一面……

沈烟在萧温良的照料下,没有多久就醒来,她这次失血过多也是事实,一脸的苍白让萧温良更是怜惜,这个时候沈烟就是不演戏,看着也像是真的一样,何况她演技确实是很出众的。

起码萧温良是完全的相信沈烟是被容浅羽伤害的,之前容浅羽说的那些话,他是完全不相信的,在他心里,沈烟就是最好的,怎么会自己刺伤自己呢?

至于容浅羽说的固宠什么的,在他看来,这样的说法简直是太可笑了,他本来就喜欢沈烟,沈烟何必需要多此一举,在萧温良看来,这容浅羽这么说,完全是给自己伤害沈烟找借口找托词的。

至于最后伤了她,这在萧温良看来,这都是容浅羽咎由自取的,要不是她做错了事情,他何至于要伤了她。

犯了错误还不悔改,这个在萧温良看来简直是罪加一等的。

当时萧温良伤害了容浅羽,当时他心里突然的难受内疚,被萧温良直接忽略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段时间他面对容浅羽的时候,他有时候会产生思维混乱,会觉得容浅羽很可爱,很有魅力……

萧温良决定远离容浅羽……

至于沈烟,萧温良是内疚的,他们认识这么久,沈烟是什么样子的人,他是最清楚的,说实话,当时容浅羽那些话,多少也影响到了萧温良,有那么短暂的时候,萧温良是觉得沈烟是可能自己伤害自己的,但是他后来想想是不可能的。

沈烟在他眼里是最善良的,怎么会做那么阴险的事情呢。

也不知道最后那一掌到底是造成了什么伤害,想起容浅羽嘴角的血液,萧温良心里不自在,可是他说服自己,这些都是那个女人咎由自取的,要不给她一些教训的话,她自己无法无天,心里没有什么顾忌,谁知道以后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来呢?

听雪居

容浅羽受伤很厉害,浑身多处骨折受伤,让她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只要一动,浑身就很难受,她知道自己被沈烟算计,心里不怎么难受,可是萧温良那不问青红皂白的样子,直接质问她,直接给予处罚,这让容浅羽简直是要崩溃,要是其它的事情,倒是刺激不了容浅羽,她本来就是容国的嫡出公主,出身最贵,不是没有本事的窝囊废。

可是碰到自己喜欢的人,人就会变得很软弱,她知道自己暂时只能是这样了,心里还是有萧温良的地位,还是放不开他,暂时只能是接受这个结果,但是沈烟……

容浅羽不想被动挨打,这沈烟敢这样算计她,那她也给她等着吧。

秋水阁

周围的人都知道沈烟在这王府是最得宠的,那些会溜须拍马的就赶紧告诉她听雪居这里的消息,沈烟知道容浅羽受伤的消息,尤其是知道这伤是王爷打的,她想要趴在床上笑,可是身上伤口还没有恢复好,她到底是忍住了,但是心里是止不住的开心,这容浅羽从小到大过得是什么样子的生活,这个沈烟是很清楚的,这风水轮流转,这话果然是没有错处的,之前她过的那么落魄,谁知道竟然反转,还能报仇还能欺负栽赃陷害容浅羽,就没有比这更舒心的日子了……

容浅羽现在到底是什么落魄的样子,她倒是很想去看看,可是身体不允许,她心里太开心,周围伺候沈烟的,也看出她的好心情,都上赶着拍马屁……

沈烟知道自己表现的很明显,但是她想找补一下,不能让周围的人认识她这一面,哪怕是知道的多一些,她还是那个善良的沈姑娘。

就是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愿意指摘别人的沈姑娘。

这才能够在发生一些事情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她才是最委屈的那个,王妃是那个喜欢欺负人的,喜欢没事找事的。

“听雪居那位,听说是现在不大好呢。”一个婢女殷勤的伺候沈烟,边说这些话给沈烟解闷子。

“怎么就不好了?”沈烟明知故问……她对这些话题是百听不厌的,至于容浅羽的真实情况,她其实已经知道的很清楚,全身多处骨折,这王爷是有多狠心呢?

啧啧啧……

沈烟心里感慨,心里高兴的不行,偏偏脸上带出一份关切。

“到底是什么情况?那边可有请大夫用药的?”沈烟一直给萧温良很好的印象,就是周围伺候她的人,她也不想让这些人看到她的真实面目。

她本来就是柔弱没有依附的人,除了王爷就没有其他的亲人了,不像是人家是公主至尊,可以为所欲为的。

周围的人自然是向着她的,同情心使然嘛,哪怕是公主,也是容国的公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那婢女看到沈姑娘竟然还关心王妃的伤势,这简直是太好心了,她自己身上的伤还不是王妃弄出来的,现在王府上下都传遍了这件事。

“姑娘您又何必这么好心呢,那王妃是咎由自取,连王爷都这么说了,她现在起不来床,就不能欺负你了啊。”婢女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听雪居发生的事情,他们虽然不是一清二楚的,但是知道一个大概还是可以的。

那婢女继续说道:“何况王爷好像是让人看着她呢,这算是关了禁闭,王妃也是狠心,竟然会伤害您。好在王爷宠着你,要不然可就惨了……”婢女一个劲的替沈烟抱不平。

在她看来,这沈姑娘人很好,不像是王妃竟然敢草菅人命,她们虽然是不如王妃身份尊贵,可是想起沈烟出身不高,算是同病相怜,那婢女看着王妃倒霉,还挺幸灾乐祸的。

沈烟心里好笑,这件事她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流血多了一些,竟然把周围的人都给期满住了,容浅羽现在身边没有得用的人,素竹只是一个女子能有多少本事呢,那个夜一倒是厉害,可是沈烟知道这人是去给王爷出去办事去了,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就是回来不回来还是未知数呢。

这次容浅羽又受了这么厉害的伤,恐怕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

真是可怜哪!

“王妃到底是什么样子,咱们是能置喙的?”沈烟一脸的严肃,“王妃毕竟还是王妃,岂能是咱们能评论的?你以后要管住自己的嘴巴,要是出了这门,惹出什么麻烦事情,到时候我就是想要帮你,也是没有办法。”沈烟叮嘱道。

看似是提点,也是让这些伺候她的人记住她的好。

嘴巴要是没有把门的,万一哪一天惹出什么事情来,人家还以为这是她授意的,哪怕就是真的,也不行……

这时候也不是她得意的时候,这才到哪呢?

沈烟的提点,让那婢女感激涕零,她知道沈姑娘说这些是为了她好,这沈姑娘一点脾气也没有,比起王妃的趾高气扬,简直是她们眼里最好的主子。

其实现在她还不知道沈烟的真实面目,以为自己是找到了一个好主子,以后就后悔了……沈烟遭遇了那么多事情,本来就是有些喜怒无常,现在她脾气里面暴戾的那一面,只是被她很好的掩饰起来了。

这事情一切顺利,她心情好,自然是不会表现出暴戾的一面,等以后事情很不顺的时候,这些底下的人,自然会尝到苦果。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景中baby点评:

银字笙箫的文笔写作凤格,我都挺喜欢的,让人一看就喜欢。总体来说《绝世皇妃:郎君可曾识》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