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嫡女策天下
重生之嫡女策天下

重生之嫡女策天下

作者:白衣流琴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3 12:43:15

《重生之嫡女策天下》这本书的主要内容:这一刻温婉柔再次负疚矛盾,负疚于手足相残给爹爹所造成的伤害。可若今天被害的人是她爹爹同样伤沉悲痛,母亲也会一病不起。然而那对蛇蝎心肠的母女只会背地里欣赏她们的伤痛以此为乐。她们断然不会生出一丝一毫负疚,因此这条路,从开始便没有回头路。“别过来,别过来,走开,走开。”被人抬在担架上的温敏敏被自己亲娘碰触那一瞬,陡然发狂一般手脚并舞狂乱抓挠。
展开全部

5-不眠之夜

“放肆,敏敏已经事先回府,寺院供奉国宝守卫严密何来歹人盗匪之说,叶统领休要听这丫头胡言乱语。”永乐公主冲身拦到叶明磊身前已无法保持沉稳冷静。

听这话温婉柔心中想笑,若真如她所言温敏敏只是回家她这番表面的平静倒也罢,可只怕她此刻内心五内俱焚,急得想一刀杀了她。

“姨娘怎倒怪婉柔胡言,若非春丽这丫头方才于大殿上哭哭啼啼胡言乱语说郡主不见了,婉柔又岂会因为担心姐姐而心急如焚,既然姐姐已经率先回府那也只是虚惊一场,姨娘做什么这样动怒不自重身份对婉柔动手。”温婉柔轻慢地看着隐忍气恼中的永乐公主,言语以致眸眼无不嘲弄。

永乐公主咬牙切齿瞪着温婉柔,温婉柔毫不在意转头看向叶明磊柔声请求道,“既然只是虚惊一场那也不必麻烦叶统领,只是这看护国宝于寺中加持诵经这是大事,还请叶统领多多加派人手,切莫真的让歹徒混了进来,盗不走国宝伤了人也是罪过。”

“请郡主放心,国宝有大内护卫守护断然不会有任何闪失,真若有不知死活的歹人混迹进来,若被本统领逮到,定然让她生不如死。”叶明磊身姿盎然挺立,眸中肃冷视线稳稳洒落,声沉周身散发阵阵寒意。

这寒意令永乐公主骇然,脸庞怒意竟然退做几丝后怕,大概意识到这回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娘,既然姐姐无恙,那女儿陪你去大殿继续诵经祈福,女儿祈求佛祖保佑爹娘长命百岁。”温婉柔扶着泪痕已干却对永乐公主已心生嫌隙的母亲。

方才那一巴掌温婉柔刻意不躲不避正是让娘亲看清她这个姐姐的真面目。

这天下什么都能分享唯独感情不能分享,两个女人共侍一夫如何不会心生嫌隙。

娘亲包容不过是因为看在永乐待她虚假真情若亲女般的假象,如今她的真面目已露出,母亲如何能不提防。

“佛祖定然有感于郡主一片炽诚孝心,庇佑于郡主公主,卑职送郡主公主去大殿。”叶明磊躬身护在温婉柔身后,也不再管温敏敏究竟去了哪里。

“呈叶统领吉言。”温婉柔浅笑盈盈扶着永宁堂而皇之从永乐那双吃人的眸底双双离去。

永乐此刻越加惶然如梦,不明到底为何惊心的谋划成了这般令人心焦如焚的模样,更不晓得敏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永乐公主的人去了那群歹徒哪里并未寻回温敏敏,反倒将穿着温敏敏衣服满身狼藉伤痕的颖儿寻回。

只是后来颖儿也再未出现在温婉柔眼前,永乐公主自然不可能让知晓一切内情的颖儿继续活在世界上,这倒让温婉柔双手少沾点血。

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当温婉柔和永宁公主回到大殿将剩余经文祷诵完毕。

一身疲累不堪温婉柔困倦不已,因有禁卫的守护温婉柔放心想和永宁下去歇息。

可最后没想到真的有盗贼打国宝舍利子的主意。

这飞天盗贼正是那井中藏匿数日的倒霉飞天大盗,他自认天上掉下温敏敏是时来运转。

不曾想才出手就被守护于国宝的大内高手生擒。

温婉柔和永宁公主还未离开诵经大殿,未寻到温敏敏的永乐公主携人怒气冲冲奔来。

见此,温婉柔面含微笑看着双眼血红咬牙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永乐公主。

永乐没想到揪心如焚等来的却是宝贝女儿的下落不明,连番算计皆空落还被人反将一军她如何能不恨。

可她此刻纵然心知肚明敏敏的下落不明跟温婉柔脱不了干系也奈何不了温婉柔。

方才是永宁自己说敏敏已安然回府,她若拿温婉柔问罪岂非自打耳光。

温婉柔亦不怕永乐,若永乐问罪,她大可将所有的事实变个版本抖出,横竖那件沾了迷药莲子羹的衣衫还在。

温霍城自来厌恶永乐,皇后是温婉柔亲外祖母。

现在永乐奈何不了温婉柔,温婉柔更要趁着圣上在位时将前生加害于她的人置于死地。

“姐姐你今日为何这般冲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敏敏出了事,你可不要瞒着为们。”永宁公主见永乐公主盛怒难掩急然起身将温婉柔护于身后。

永宁从未用如此不悦冷漠的声音质问过她的姐姐。

对此硝烟对决的正式开场温婉柔内心并未如想像中那般畅快,反倒生出不禁哀凉。

“你闭嘴。”永乐扬袖对永宁怒斥,温婉柔不悦从母亲身前盎然走出将母亲护于身后。

“对啊,姨娘,你可不要瞒着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娘更是将姐姐当做亲生女儿看待,有事大家一起担当。”此刻温婉柔的眸眼刻意流露出幸灾乐祸。

看着永乐公主恨怒的眉眼,温婉柔心中深感欣慰,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你把敏敏弄到哪儿去了。”永乐公主血红着双眸疾速伸出双手朝温婉柔的脖子掐来。

不待她那双如鬼爪般的手掐上温婉柔纤细的脖子,叶明磊留下的禁卫急速奔入大殿内拦住了疯狂的永乐公主。

温婉柔知道永乐因为寻不到温敏敏更害怕温敏敏的下场如颖儿一般,此刻心焦若焚想将温婉柔碎尸万段。

温婉柔见永乐此刻如同前生她被人押负般挣扎,冷眼嗤笑,“姨娘莫不是气糊涂了,方才姨娘自己亲口说姐姐已回了温家,此刻为何不分青红皂白竟说是我将姐姐掳走,如此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的浑话婉儿不明何以会出自姨娘之口,婉柔知晓姨娘嫉恨爹爹疼爱于婉柔,可你作为长辈岂可胡乱攀诬小辈,婉儿受点委屈不打紧,可莫要让下人觉着姨娘有失身份厚颜无耻。”

“放肆。”永乐公主怒目戟指,腮帮子紧咬恨不能将眼前的人生吞活剥。

温婉柔从未见过她如此气恼得浑身发颤的模样,见此心口痛快。

从前温婉柔一直喊永乐母亲,可此刻温婉柔却唤她姨娘。

姨娘,姨娘,这大周原本并无平妻一说,平妻就是妾,妾就是姨娘。

温婉柔知晓许多贵妇人也这般认为,不过碍于永乐公主的身份不敢点明。

往后她便要如此明目张胆将这个事实当着人前挑出,她就是个不要脸的妾。

最好她从此气出内结,被病痛折磨,一命呜呼也算是老天对她的仁慈。

“婉儿你住口,她是你母亲,作为女儿你岂可如此对母亲说话。”

永宁公主将温婉柔拉到身后转身轻声训责。

温婉柔知晓母亲见永乐公主这般模样还是心软。

大概因为温敏敏真的失踪释怀了永乐公主方才对温婉柔的伤害。

温婉柔红了眼圈,哽声反驳,“娘,您看她说的那些话,哪里有半点母亲的样子,天下间哪有不问青红皂白张口冤枉女儿的母亲,她分明嫉妒娘您得爹爹真心相待……”。

温婉柔话还未说完,叶明磊再次带着一队禁卫浩浩荡荡进入大殿。

“郡主,我们在盗贼的身上寻见成阳郡主的玉佩,那盗贼嘴硬至此都不肯说这玉佩的来历,卑职特意前来询问永乐公主,不知成阳郡主可是真的平安回到家中。”

叶明磊将那块属于温敏敏的玉佩送到依然胸膛因为气恼无法平息的永乐公主身前。

永乐公主见到玉佩眸色荒芜,身子摇摇欲坠。

“我姐姐失踪了,姨娘方才还诬陷婉柔藏匿了姐姐,看来姐姐真的被那歹人掳走,叶统领一定要对那歹人严刑拷打,让他招供出藏匿姐姐的位置,早点救姐姐逃离魔窟。”

温婉柔走到叶明磊身边急切请求,如此良机自然不会错过。

只是连她也不由得惊然,不明这玉佩何以会落到盗贼的手中,她并未料到是她亲自将温敏敏送到盗贼的手中。

惊然间温婉柔又想起自己的玉佩,她玉佩还在萧逸尘的手里。

“公主郡主莫要心急,卑职这就去派人寻找成阳郡主的下落。”说罢,叶明磊沉稳转身。

他有条不紊调配大部分人手满寺院寻找温敏敏的下落。

永乐公主这回想反对也无计可施,温敏敏的性命和清白相比,自然性命更为重要。

温婉柔见永乐公主虚浮的身子颓然瘫软,被两个嬷嬷扶着坐在。

那双腥红恨意深浓的眸眼中的凌厉被一个母亲对亲生女儿深刻担忧击败。

她半点不同情也不后悔,若她母亲如此她们母亲只会故作哀伤假意一番安慰,之后背地里偷着欢庆她们的悲惨。

这都是她的报应。

一通折腾天已将明,温婉柔困倦不已,扶着母亲安理得去歇息。

待到日上三竿起身嬷嬷告诉他温霍城赶来了。

那一刻,温婉柔内心的激动欢喜如溪中欢快奔放的水流。

还记得前生爹爹被关押在天牢中生死未卜,莫大的遗憾临死都未能父女再见上一面。

此刻却还能见到父亲。温婉柔激动奔向偏厅,内心怀着对上苍无限感激。

走到门边,温婉柔依门驻步,她发现永乐公主再次回复到从前虚伪柔弱的模样。

她坐在椅子上低头哭泣抹泪,哀伤无助。

永乐公主瞧见温婉柔到来的那一抬头眼中锋利悄然如风驰电掣的暗箭射去。

温婉柔浑身惊惧,心中的欢喜和激动被惊去大半。

温霍城并未瞧见温婉柔的到来,自然也不知晓温婉柔此刻的感慨和庆幸后的震撼。

知晓温敏敏至此不见踪迹,温霍城焦急不已,如此坐立不安来回在厅内不断踱步。

他纵横官场二十年,自来沉稳笃定,可此刻却这般阵脚大乱。

如此看在温婉柔眼中竟是一股难言的悲伤。

她的父亲这是因为他的女儿失踪了,他这个父亲在为这个女儿的安全担忧心焦。

然而这个失踪的女儿却认为这个父亲从来未将她放在心上,他从未将她当成女儿。

温婉柔不禁愤然内心又生出莫名的哀伤,温敏敏遭受的报应对于他父亲来说同样是一种伤害。

6-丢了清白

“父亲……”温婉柔情不自禁哽声唤出父亲。

温霍城抬眸眸中布满血丝,那一瞬间整个显得沧桑悲怆。

温婉柔泪如泉涌朝父亲奔去,温霍城依然疼惜如故安慰温婉柔。

“婉儿别怕,你姐姐定然安然无恙。”

温婉柔含泪点头,内心却如猫抓般难受,竟然生出许多愧疚,甚至想如果温敏敏此后能悔改她可以为了父亲而放过她。

只因为她也是父亲的女儿,可这可笑的念头只余心中弥留了一瞬便被永乐公主撕心揭底的吼声撞击得烟消云散。

这辈子,她同这对母女,不死不休。

“老爷,如今不见的是敏敏,你倒还有心思安慰这个贱丫头,你知不知道……”

永乐公主此刻欲言又止,想将一切真相道明给温霍城听却发觉这背后的丑陋万万不能被人知晓。

她想对温婉柔露出仇怒狰狞的本来面目却在温霍城面前伪装惯了。

如此时而狰狞时而柔弱的模样实在滑稽令人想笑却只能嗤之以鼻。

对于永乐公主此番惊悚的言语以及她此刻好似虚假面具彻底揭破的模样,温霍城感到震惊。

他将温婉柔护在怀中沉默不语,温婉柔能感受到父亲的怒意。

温霍城俨然动怒却不忍心在这个时候同永乐公主争执。

永宁公主不断宽慰永乐,对于母亲的宽慈仁厚温婉柔深感痛心。

“谁要你们母女惺惺作态。”永乐公主并不领情,她将永宁用力推开,疾言厉色挥泄心中仇怒。

温婉柔急然上前扶住被永乐公主推得身子踉跄步伐不稳的母亲,心中纵然激愤却只言不语。

果不其然,永乐公主推开永宁的蛮横惹得温霍城大怒,“敏敏失踪你怨得了谁,还不是都是你执意要留宿于寺庙祈福才惹下此祸。”

“父亲别再责怪姨娘,姨娘也是为姐姐担忧才心急如此。”温婉柔扶着母亲故作悲伤担忧含泪,她用一双泪雾凄迷的眸子对着永乐那双红肿凌厉似要将她生吞活剥的眸子。

前生便是事事忍让以和为贵,加之这对毒蝎心肠的母女太过狡诈善于伪装才会让她们害得她们母女下场凄惨。

此生她定然不会再对她们心软退缩半步。

前身你们所加诸在我和我在意之人身上的痛定然十倍奉还。

从昨晚到此刻正午,寺庙被人里里外外翻查个透。

正午过后,禁卫军终于在寺庙废院的枯井中寻到衣衫破烂,满身血污淤痕狼狈凄惨的温敏敏。

只是温婉柔看见温敏敏被人从枯井中救上来的时候。

温敏敏那双昔日顾盼生媚的眸眼中所流露的是令人所陌生的呆滞空洞,仿如没有生命的木偶般。

昔日雪白柔嫩的脸庞此刻满上划痕,温婉柔记得并未下此重手。

那些衣不蔽体的衣衫也并非她亲手所为。

她下身衣裙凝染的血污更令温婉柔骇然,这般狼狈不堪的模样活生生真的遭遇匪徒劫持丢了清白。

温婉柔曾想过让那些歹人犯下的罪恶真正让温敏敏受到应有的惩罚。

可当温婉柔拿起金簪划花她的脸庞那些刻骨的仇恨似乎有所消退。

温婉柔只想让她名誉受损并未想到她真会如此凄惨。

可她并不后悔也不会同情,因为前生她亦不曾对她手软更无一丝内疚。

“敏儿。”永乐公主看到凄惨狼狈的女儿痛心疾首忍不住哀嚎。

她整个人被杜嬷嬷扶着脚步依然发软,仿若无法遭受如此现世报的猝不及防。

永宁公主看到温敏敏被人从井底救上来的惨烈模样不忍直视将温婉柔紧紧抱在怀中。

她后怕那些不幸,也庆幸那些不幸未曾发生在婉柔身上。

那些发自真心伤痛的泪水自永宁公主眼中潸然而下,温婉柔扶着母亲瑟瑟发颤的身子能感受到她的惶恐和对她安危的在意。

温婉柔发誓,这辈子定然不会再让娘遭受这样的胆颤心惊和痛不欲生的悲伤。

温霍城见到凄惨不堪的温敏敏沉痛悲哀连带步伐变得蹒跚。

一瞬间温霍城佝偻的背影,那鬓角的白发如当年那般一夜渐生,一忽儿似乎苍老的十岁。

温婉柔又想起温敏敏埋怨爹爹对她不疼惜不重视,如今可见爹爹对她这个女儿根本是一视同仁,同样都流着他体内的骨血,他又岂会不心疼。

这一刻温婉柔再次负疚矛盾,负疚于手足相残给爹爹所造成的伤害。

可若今天被害的人是她爹爹同样伤沉悲痛,母亲也会一病不起。

然而那对蛇蝎心肠的母女只会背地里欣赏她们的伤痛以此为乐。

她们断然不会生出一丝一毫负疚,因此这条路,从开始便没有回头路。

“别过来,别过来,走开,走开。”被人抬在担架上的温敏敏被自己亲娘碰触那一瞬,陡然发狂一般手脚并舞狂乱抓挠。

永乐公主那一双保养得宜的双手顷刻被那双涂满蔻丹尖利的指甲抓出数道殷红的血痕。

“敏儿,我是娘,别怕,有娘在,娘再也不会让人伤到你分毫。”永乐公主顾不上手背被抓掉皮肉的痛楚心慌安抚惊措仓皇失神的温敏敏。

仿若那些皮肉之伤抵不过心头肉被人伤害的痛,她努力让自己镇定,若一只张开翅膀护佑幼崽的母鸡。

然而温婉柔也明白这层模糊遮掩住彼此的薄纸即将被彼此捅破。

永乐不会再用那张虚伪的笑脸掩饰她的毒爪,温婉柔也不会再由着这对母女靠近她们母女。

这出正式开幕的宅斗其背后牵连甚广。

只有最后皇后和淑妃宫斗的胜利,只有太子坐上皇位温婉柔才有安稳的将来。

否则,这一世,不过还是前生的重复罢了。

温婉柔将还击的狠利藏于含着泪雾的眸眼中。

一转眼,却不知道裴逸尘何时出现在温霍城的身边。

裴逸尘此刻正轻眯着一双似笑非笑若深潭般眸子盯着温婉柔。

这个将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中的女孩儿只有十四岁。

若是再过个几年,若让她碰触上权利,那天下可会大乱。

温府后院。

已是暮春三月,万物复苏,春意盎然,正如温婉柔这一世的重生一般,处处溶满新鲜的生机。

自温敏敏被寻回后被送回她的怡心院中静养,谁也不让进去惊扰。

因为她见谁都会惊叫错怕惶恐,温婉柔很怀疑她是否因此遭遇而疯癫。

她并未疯癫可府中太医进进出出,加之寺院中温敏敏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以及宁国寺抓住盗匪一事。

京城内关于温敏敏失踪的不堪传闻虽极力被永乐公主遮掩。

可风吹草动,如此事关高门闺阁女子清白受损的话题从未为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

流言蜚语只会越掩越烈。

府中的奴仆们贯会趋炎附势,前生温婉柔所受到的白眼冷遇如今丝毫不差回落于温敏敏身上。

宁国寺出现盗贼意图盗窃国宝的事叶明磊上报朝廷。

然而霍子光当日对叶明磊的陷害不但被叶明磊揭破。

那些事先准备好的迷药宵夜正好成了霍子光勾结盗匪意图合谋盗窃国宝的罪证。

霍子光被打入天牢等候处决。

温婉柔站在长廊前看着院墙角落那株满树清粉的杏花。

轻柔花瓣盈盈随风漂落,空气中淡淡花香漂浮,心情却为被这熟悉的花香感染,只觉沉重。

还记得前生她和温敏敏都会在花瓣雨中嬉闹。

温敏敏总会满脸怜爱宠溺笑着轻柔伸手拂落她头顶肩头沾黏的花瓣。

她会笑着叫姐姐,会摇着她的手臂撒娇。

那些欢快的笑声就似前生的梦穿过时空鸿蒙,飘过四海八荒,随风轻悠辗转于耳旁。

有的时候,她宁愿所有的一切不过一场考验人心的噩梦。

温敏敏还是那个宽容一心疼爱她从未曾欺骗她的真心善良长姐。

可当日那些暗夜中歹人可怖的话语将所有关于人心良善的期愿毁灭得支离破碎。

此生,宁愿她负人,也绝不让人负她。

转身含笑冷眼看着来回不断穿梭于回廊之下正为温敏敏奔波的婢女。

如同她当初被劫一般,整个府邸被一阵哀沉气息笼绕。

府邸的人如何看待温敏敏失踪的事温婉柔不关心,她只知道她真的丢了清白。

还记得前生她名誉受损整日躲在房中以泪洗面。

是温敏敏隔三差五到她房间用世间最虚伪的面容和最伪善的良言安慰她残破的心。

当时温婉柔真的很感动,如今对照她的下场看来,温婉柔不去说些违背良心的话做些虚伪的话已算是对她的仁慈。

其实市井一旦关于一个女子清白声誉受污的流言传开你想去澄清那只会越描越黑。

温婉柔当年侥幸被人从歹人手中救出依然清白如初。

可有人刻意抹黑,她自此声名狼藉,直到十八都无人过问亲事。

也正是那时君南尘的出现才会令温婉柔感激倾心相对,可谁知道一切不过又是一场诓人性命的骗局。

君南尘,君南尘,温婉柔默念着这个曾经于心中镌刻入骨的名字,此刻再念叨,不过轻飘飘的三个字。

如此刻阳光洒落光线中扬起的灰尘,微不足道。

只是那么一个仰头望着廊外疏漏阳光的恍惚,双眼阴沉骇人的永乐公主已悄无声息走到温婉柔的面前。

她察觉到如阴霾般令人窒息的沉闷之气,抬眸只见永乐公主如鬼魅般带着仇怨咬牙切齿的模样,温婉柔警惕后退冷笑。

小说《重生之嫡女策天下》 第5章 不眠之夜 试读结束。

是夏蓉吖点评:

《重生之嫡女策天下》剧情还不错,故事很细腻。就是感情线发展太慢了,女主还没认清自己的感情真替男主着急吖,会继续追下去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