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第一名媛:霍少的头号新妻
第一名媛:霍少的头号新妻

第一名媛:霍少的头号新妻

作者:玖棉

状态:连载中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2 16:33:53

独家婚恋生活小说《第一名媛:霍少的头号新妻》由玖棉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苏千汐着实很惊讶,她以为,霍景年会开口保下嘉禾。恒雅的员工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都十分高兴,见一场风波过去,各自回到岗位上工作。苏千汐把霍景年迎到会客室中,“霍总,您怎么突然来了。”他没有说话,看向她的脚,穿的是一双平底鞋,他微微点头:“你好点了?”苏千汐轻轻说道:“嗯,我好很多了。”话音未落,霍思辰来了:“苏阿姨!原来你真的在这儿啊,我和爹地去你家,你不在!”
展开全部

第一名媛:霍少的头号新妻:霍总亲自做饭

糟糕!

没等白靖轩反应过来,还在书桌后的霍景年已经如一阵风一样地从他面前掠过去。

“思辰!”

霍景年站在书房门口,喊住了那个匆匆的小小背影。

“爹地,苏阿姨受伤了吗?”霍思辰转过身,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担心,“我想去看看她。”

霍景年走过去,摸了摸儿子的头,说道:“别担心,她只是扭伤了脚,在家休息。”

“哦。”霍思辰轻轻地应了一声,“爹地陪我一起去看看她好不好?”

带着儿子大晚上的去一个女人的住处,霍景年想也不想地就拒绝。

霍思辰瘪了嘴,看起来马上要哭。

始作俑者白靖轩连忙说道:“思辰啊,医生特意嘱咐苏阿姨要好好地休息,就别去打扰了啊。”

“上次我受伤了,有爹地陪着我。苏阿姨一个人,她肯定很难受的。”

霍思辰说着,摇着霍景年的手撒娇,“爹地,我们一起去好不好?苏阿姨救了我的命啊。”

这句话说得霍景年眉心一跳。

原来儿子一直都是记得苏千汐的这点好,他叹了一口气,“一个小时的时间。”

“耶!”霍思辰小跑着下了楼,拿了霍景年的车钥匙就往门外冲。

白靖轩扶了扶眼镜:“不看不能相信,你儿子这么喜欢苏千汐啊!”

“闭嘴!”

霍景年大步下了楼,也不知道是谁挑的事儿?

白靖轩可不敢再在这是非之地久留,把霍氏父子打包送到了苏千汐的公寓,自己逃之夭夭。

苏千汐接到门岗通知的时候还有点不敢相信,当开了门,一大一小两个人站在她面前,她才敢相信。

霍思辰见到她非常高兴:“苏阿姨,你好点了吗?怎么会弄伤了呢?还疼不疼?”

一句又一句,显示着这个小人儿对她的关心。

苏千汐觉得心里很暖,开心地抱了抱他,“我好多了,谢谢思辰关心。”她又对霍景年说道,“霍总里面坐吧。”

因为苏千汐还是个伤患,霍思辰负责和她聊天,而霍景年则充当端茶倒水的角色。

真是的,除了对霍思辰,他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

然而人家聊得十分开心。

“苏阿姨,老师说脚伤了不能再劳动哦。爹地!你放苏阿姨……一周假好不好?”

一周假……霍景年当成没有听见的样子。

“没事啦,又没伤到骨头,最多半天就可以活动了。”

“噢!那我家里还有好多药膏,还有补品,这次出来太着急了没带。爹地!明天我们给苏阿姨送来好不好?”

明天他还要带着儿子,拎着大包小包来看苏千汐?

他刚想说让管家送,他的宝贝儿子又加了一句:“正好我明天不上学,可以在家陪苏阿姨养伤!”

这句话彻底堵死了霍景年的理由。

苏千汐看着沉默的霍景年,他一个父亲带着儿子总是往她这个单身女人的住处跑,很不合适。

她刚想找个话题岔开,就听见了霍景年的话:“好。”

啥?

他同意了?

霍景年的想法是,儿子虽然小,但男子汉说出的话,不能做不到。他是父亲,要维护儿子的诚信。

得到允许的霍思辰十分开心,看向空荡荡的餐桌和一尘不染的开放式厨房,疑惑地问道:“苏阿姨,你还没吃晚饭吗?”

苏千汐笑了笑:“我一般晚上不吃饭的。”

“那不行的!”霍思辰认真地说道,“爹地说,一日三餐,都不可以落下,不然会生病!”

霍景年很想翻个白眼,不知道他儿子倔强的性格随了谁?

苏千汐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然而声音中还带着笑意,“因为你是小孩子,所以必须吃晚饭。我是大人啦,不吃也没事。”

“那不行!”霍思辰的倔劲儿犯了,大眼睛亮晶晶的,“爹地会做营养餐,他做得可好吃了。”

苏千汐看向那个高大的英俊身影,霍景年一个大总裁,会给儿子做饭?

不过,霍思辰是他的儿子,他作为父亲照顾会做饭是正常的,轮不到他给自己做饭吧?

苏千汐笑道:“谢谢思辰,我真的不饿。”

霍思辰眨了眨大眼睛,很委屈:“苏阿姨……不喜欢我关心你?”

啊?

霍景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揽过儿子说道:“思辰,我们该走了,让你苏阿姨好好休息。”

“可是我们到这里才十五分钟不到,爹地说了,可以待一个小时的。”霍思辰小朋友十分诚实,“爹地,我饿啦!”

他儿子哪里是饿,分明是变相地让苏千汐吃饭。

苏千汐哪里知道霍思辰的招数,她说道:“要不,我让人送餐?”

“不必,我来做。”霍景年走进厨房,打开了冰箱,他傻了眼。

冰箱里,除了一包鸡蛋,什么都没有。

苏千汐红了脸:“我有时候早上煮鸡蛋吃,所以……”

霍景年什么都没说,拿了一个鸡蛋做鸡蛋羹。蒸碗放到锅里开始蒸的时候,他又拿了两个鸡蛋做煎蛋。

顿时,冰冷的公寓中充满了煎蛋的香味,有了一些温暖而家常的气息。

而小小的霍思辰,看着霍景年那穿着围裙忙碌的背影,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期待。

平时在会议室指点江山,在办公室处理公务的霍景年,在抽油烟机嗡嗡的声音中,正熟练地煎蛋。

这一切落在苏千汐的眼里,她忽然有些羡慕霍思辰。

也许,这就是家的味道!

不一会儿,霍景年关掉了火和抽油烟机,端着两个盘子走了过来。

他一边解开围裙一边对她俩说道:“思辰,你扶着苏千汐去洗手。”

“好!”霍思辰扶着苏千汐洗了手,又扶着苏千汐回到餐厅坐下。

苏千汐看着甜白瓷盘子中那两个煎蛋,拿起了刀叉,吃了一口。

果然很好。

而对面的霍思辰则陪着吃了一碗鸡蛋羹,霍景年在一旁看着他吃,深邃的黑眸中充满了专注。

饭后,霍思辰抱着霍景年的脖子说:“爹地,我想睡觉了。”

第一名媛:霍少的头号新妻:智斗嘉禾

苏千汐微讶,小孩子的瞌睡说来就来。

再看霍景年,他已经轻轻地拍着霍思辰的后背,低声道:“嗯,回家睡。”

不同于之前的耐心,此刻的霍景年那么温柔。

霍思辰已经趴在霍景年的肩头睡了。

他抱起孩子,起身:“我走了。”

苏千汐微微笑:“嗯,谢谢你的晚餐。”

他一双黑眸讳莫如深,什么都没说,抱着霍思辰出了门。

窗外夜灯璀璨如星河,那辆骑士十五世载着夜色离开,苏千汐轻轻地抿了抿嘴,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你说的那件事,我同意了。”

次日,苏千汐正在中医馆中做针灸,温雪一个电话就过来了:“苏总,不好了,嘉禾的人过来闹,说要找你!”

从电话中可以听见公司里闹哄哄的。

苏千汐挂了电话,让医生拔针,自己赶回了恒雅。

她在保安的保护下上了楼,只听见一阵嘈杂的骂声。

“苏千汐那娘们呢!别是躲着不敢见人了吧!”

“敢要挟到我们大哥头上,让她出来!”

“这么个点还没来,该不会在被窝里还没起来吧!”

粗鄙的话语夹杂着令人恶心的哄笑声,苏千汐听得皱了眉。

“谁要见我?”

她清冷的声音瞬间给那些哄笑声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苏千汐俏生生地站在门口,她的身后,站着一排准备就绪的保安。

昨天那个男的也来了,走到苏千汐面前说道:“把昨天那张纸交给我!”

苏千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看在合约的份上,你现在走,我不为难你。”

那男的见她翻脸不认账,气得脸红脖子粗,“哥儿几个给我上,把这地方砸了!”

苏千汐往后退了一步,几个魁梧有力的保安把那几个小混混制住。

不一会儿,警察就赶来了,问怎么回事。

苏千汐挑了挑眉,说道:“他们是故意寻衅滋事,我有视频为证,几位,请秉公执法。”

视频?

那男的气得大叫一声,嘴里叽叽哇哇的就开始骂。

其实苏千汐早就料到嘉禾的人不可能这么善罢甘休,她提前吩咐了温雪,如果有人来闹,先报警,然后录下视频为证据。

自己再赶过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引过来。而温雪看上去胆小无害,做这件事最合适。

温雪把录好的视频交给警察查看。

警察看完了温雪录下来的视频,对那骂人的混混说道:“证据很充足,麻烦你们跟我们走一趟。”

说完,给嘉禾几个地痞的带了手铐,准备带回去审讯。

这个时候,前台的小姑娘来了:“苏总,霍总来了!”

嘉禾的几个顿时双眼放光,如同看到了救星。

霍景年来,是听说了这件事,还是偶然呢?

温雪有些慌了,“苏总,怎么办?”

苏千汐微微笑,“别慌!”

就算是霍景年来开口说话,她也不打算退让。

明明是合约上协定好的内容,对方非要一拖再拖,还带着人来滋事,真是无法无天。

这件事,所有的理都在她这边,她一点都不害怕。

看着苏千汐淡定无惧的样子,温雪和其他恒雅的员工都定下了心。

的确,这件事本就是嘉禾的错,那么多悠悠之口,霍总肯定也堵不住。

霍景年带着一袭冷寒之气走了进来,“这是怎么回事?”

苏千汐把事情说了一遍。

嘉禾为首的男的就跑到霍景年面前喊道:“哎哟,我的侄婿哟,你可要救救你的三叔啊!这姓苏的娘们昨天要挟我,要我明天就给她服装,这几天嘉禾的事儿你也清楚,我哪儿弄得完啊我!”

霍景年锁死了眉头,声音更冷了:“我看在苏千湄的份上,让你们嘉禾与霍氏合作,你们就是这么做的?”

那男的没想到霍景年竟然对他的哭诉视而不见,心口窝着一口窝囊气,但怎么都无法吐出来。

因为他深深知道,霍景年他惹不起。

“我来这里,并不为这件事。”霍景年对警察说道,“不妨碍您执行公务了。”

警察点点头,毫不犹豫地带走了嘉禾的几个人。

苏千汐着实很惊讶,她以为,霍景年会开口保下嘉禾。

恒雅的员工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都十分高兴,见一场风波过去,各自回到岗位上工作。

苏千汐把霍景年迎到会客室中,“霍总,您怎么突然来了。”

他没有说话,看向她的脚,穿的是一双平底鞋,他微微点头:“你好点了?”

苏千汐轻轻说道:“嗯,我好很多了。”

话音未落,霍思辰来了:“苏阿姨!原来你真的在这儿啊,我和爹地去你家,你不在!”

原来是这样,昨晚的约定,霍思辰还记得。

她笑着捏了捏霍思辰的脸蛋:“嗯,阿姨来处理点工作。”

难为父子俩竟然能找到这儿来,怪不得刚才霍景年没回答她的话。

“思辰。”霍景年对儿子招招手,“你自己去玩,爹地有事要跟苏阿姨谈。”

霍思辰乖巧地点点头:“好。”

苏千汐听着,连忙唤来温雪:“你带着思辰玩,千万注意安全。”

温雪虽然胆小,但知道轻重,牵起霍思辰的手往外面走去。

会客室中忽然安静了下来。

霍景年端起面前苏千汐给他倒的咖啡,一双黑眸交错着深深浅浅的亮光。

苏千汐坐在他的对面,等他开口。

“嘉禾是不能再跟恒雅合作了。”霍景年淡淡地说道,“你可有什么想法?”

苏千汐没想到他问的是这个。

她看中的是合作伙伴的品质,而不是什么裙带关系。

不过,这确实是个问题,刚才的时候,她也考虑过了。只是,现在让她说什么,都很不合适。

苏千汐浅浅笑道:“不知霍总可有打算?我听您的。”

完本试读结束。

杨柳公子点评:

玖棉写得很入人心,一天看完都哭了很多次,真的还想再看一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