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契约婚姻:夫人请执行
契约婚姻:夫人请执行

契约婚姻:夫人请执行

作者:蝶影轻舞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23 16:37:58

小说契约婚姻:夫人请执行,是由作者蝶影轻舞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展辰恺迟到,让原本等在包厢里的两个中年男人极度不满。黄维嘴上叼着一支烟,见到展辰恺只是随意看了一眼,淡淡说道:“阿辰,你维叔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起不来行礼了,你不会介意吧!”展辰恺的保镖欲上前去,展辰恺犀利的眼神阻止了他。展辰恺在上方坐下,严厉的扫视了一圈,等着下面的人先开口。外界都知道,展鹏集团经营项目广泛,旗下的上市公司就多达十数家,业务遍布世界各地。但是鲜为人知的是,展鹏集团的创始人,展辰恺的曾祖父,是靠黑道事业起家的。传到展辰恺这一辈,白云社团依然存在。
展开全部

冤家路障-蝶影轻舞

跨进展鹏集团的接待大厅,一股霸者之风迎面而来。金碧辉煌的装修,格调高雅的气氛,以及笑容可掬却不卑不亢的接待人员。

柳蔓晴心虚的四处张望,确认没有展辰恺,立刻低下头混进了同事堆里。在展鹏集团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他们正欲踏进电梯,从门口又进来六个身穿职业装的人。

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男人,剑眉星目,器宇轩昂,面无表情。六个人目不斜视搭乘了另外的电梯。

“好有气势,知名跨国集团果然不同!”柳蔓晴轻声说。

杨光,柳蔓晴的上司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他们是展辰恺的辩护律师!”

柳蔓晴有些发愣,要不要这么夸张呢?她看了看自己的团队,虽然也是六个人,可是在气势上愣是矮了人家一大截。难怪杨胖子不高兴。

柳蔓晴私底下一直叫杨光为杨胖子,她吐吐舌头乖乖进了电梯。

在会议室坐下,柳蔓晴第一次见到了他们的当事人,桑植瑞。

桑植瑞频频向门口张望,显得坐立不安。离约定的时间过了一个半小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

四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扫视了一圈,便两人一排站在了门边。五分钟后,又鱼贯而入八个装束一样的男人,分别站在了会议圆桌的各个角落。

柳蔓晴顿时觉得很有压迫感,仿佛一举一动都在被人监视,可是又说不出一句话。她看向杨胖子,显然他也有同感。

做了那么多铺垫,主角终于进场了。

展辰恺在四个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进来,走到上方坐下,摘下墨镜望向桑植瑞。

柳蔓晴默默的向后挪了挪身体,不动声色的用文件遮住了半张脸,在心里默默臭骂展辰恺。要不要那么夸张,一个人出行居然带十六个保镖。只是开个会而已!

“展总!”桑植瑞起身去给展辰恺递烟,被展辰恺的保镖拦了下来。

展辰恺看了看手腕的表,酷酷的说道:“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你有话赶紧说。”

“展总,我们的官司……”桑植瑞愁眉苦脸,欲言又止。

“你是原告我是被告,既然我收到了传票,我自然要做一些事情的。”展辰恺十指交叉,淡定的说道,“官司我已经交给我的律师处理,你找我又有什么事呢?”

“我们能不能庭外和解?”桑植瑞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展总,你也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情况,我……”

“我没空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有话跟我律师说吧!”展辰恺说完便站了起来,扬长而去!

等了一个多小时,开回的内容居然只是展辰恺的几句话。柳蔓晴极度不平衡。她恨不得冲上去使劲摇晃桑植瑞。怎么说也是个老总,怎么那么没有出息呢?

直到散会,对方律师一句话都没说过。

柳蔓晴郁闷的无精打采,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忽然肚子疼了起来。“李茉,你帮我拿着资料,我去趟洗手间。”

杨胖子很不满意的瞪了柳蔓晴一眼。

柳蔓晴顾不了那么多,直奔走廊。

咦?地方要不要这么大呀!柳蔓晴转了老半天都没找到洗手间,她天生方向感极差,走来走去好像回到原点了。她后退着走,努力回忆着刚才来时的路。在转弯处撞上了坚实的胸膛,站立不稳之下崴了脚。

“疼!”柳蔓晴疼的就要掉下泪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还是跟人家道个歉吧,她强忍着疼痛,噙着眼泪抬起头,不由得惊呆了。

展辰恺居高临下的望着柳蔓晴,嘴角扬起了一抹深意的微笑。

从他进入会议室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用文件遮住半边脸的她。展辰恺过目不忘,他没料到这个冒失莽撞的女人,居然也是一个律师。桑植瑞请这样的人打官司,难怪会选择庭外和解。

在这一瞬间,柳蔓晴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做贼心虚。今天展辰恺出场的方式她看到了,即使没有真材实料,起码也是声势夺人。听说他是一个记仇的小人。在人家的地盘上,不惹事,不闹事,唯一的方法是忍!

柳蔓晴一言不发,忍着剧痛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展辰恺忽然涌起了恶作剧的念头。他迅速抓住柳蔓晴的手腕,狠狠的将她拉进了怀里,又以极快的速度将她压在墙上。

所有的一切发生的太快,柳蔓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展辰恺已经吻上了她的唇。

柳蔓晴的脑子一片空白。“呜……”当她意识到要反抗的同时,她的呻吟声给了展辰恺可趁之机。

展辰恺的舌尖窜入柳蔓晴口中,不停地挑逗她。柳蔓晴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推开展辰恺,不知不觉,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柳蔓晴在展辰恺的猛烈攻势下就快要窒息时,展辰恺终于放开了她。

展辰恺勾起柳蔓晴的下巴,邪魅的微笑。“原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接吻技术是差了一点儿,勉强还能接受。只不过……你穿上衣服我差点儿不认得你了。”

忍无可忍啦!

“啪”的一声,柳蔓晴狠狠一掌掴在展辰恺的脸上。

“辰少!”

柳蔓晴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在不远处居然还站着四个保镖。她无地自容。

展辰恺做了一个手势,冲上来的四个男人很识趣的退回了原来的地方。他摸摸自己火辣辣的脸,心底居然涌起了莫名的喜悦。

柳蔓晴忽然后悔刚才的举动,如果这个时候展辰恺想要收拾她,简直是小菜一碟,或许还不够塞牙缝的。在酒店的时候还有云飘飘护着她,现在真是四面楚歌孤身一人!糟糕!展辰恺怎么还在笑呀?不是被打傻了吧!

展辰恺向后退了两步,认真的打量着柳蔓晴。她并不是让人一见倾心的美人儿,只能算是清秀而已。五官唯一的亮点,是柳叶眉下那双似星辰般璀璨的眼眸。穿上职业套装,依然没有掩盖住她的好身材。

“你叫什么?”展辰恺问道。

玻璃窗后的安静-蝶影轻舞

“你叫什么?”展辰恺问道。

------------------------------

展辰恺肆无忌惮的打量让柳蔓晴有一种被人凌辱的感觉。额?事实上她确实是被凌辱了。很明显此刻展辰恺有着浓厚的优越感。柳蔓晴就是不愿意满足他的虚荣心。她倔强的把头偏到一遍,重重的哼了一声不说话。

“不说?”展辰恺饶有兴趣的倚靠在墙上问道,“你不说,可能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柳蔓晴眨眨眼睛开始动摇。她恨极了自己懦弱,被欺负了不敢吭声,居然还要向眼前的鸟人屈服!

“你的名字很难听吧!”展辰恺说道。

“你不会以为用这种激将法就能让我说出名字吧?”柳蔓晴嗤之以鼻,“幼稚!”

展辰恺阴霾的心情一扫而空,他觉得今天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赚了多少钱,而是第一次有女人不把他放在眼里。他意味深长的对着柳蔓晴笑了笑,转身离去。

柳蔓晴几乎要虚脱。不知道是过度害怕还是脚踝上传来的疼痛,让她的后背几乎被汗水浸湿。现在她已经没心情找洗手间,肚子好像也不疼了。她四处张望,只求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柳蔓晴下班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甩掉高跟鞋,然后把自己重重的扔在柔软的床上。想起今天被展辰恺强吻,她的心就一阵抽搐。她讨厌仗势欺人,她讨厌恃强凌弱,却依旧无可奈何。

如今的社会,不是什么都需要钱吗?

有了钱,就有了地位;有了钱,就有了权力;有了钱,就有了优质的生活品质;甚至爱情,都可以用钱去买。

柳蔓晴打开床头的抽屉,拿出一张相片默默流泪。

总是以为往事如风,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慢慢遗忘。但是那些留在心里的伤痛,却是永远抹不去的痕迹。在许多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她总会被排山倒海的回忆淹没。以为已经流尽的泪水,依旧能够浸湿枕巾。

一段伤痕累累的感情,一场风花雪月的青春,撕心裂肺之后,遗留下来的只剩下自尊。紧抱着那一点点残留的尊严,安慰自己,有过曾经,已经足够!

柳蔓晴将照片护在怀里,环抱着自己无声哭泣。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去,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她听见窗外的鸟儿在叫,她看到阳台上的花儿已开,她起身走到镜子前微笑。

云飘飘说过,没有了爱情呵护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学会好好爱自己。

清早的闹钟没有响,柳蔓晴想起今天是星期六。她看到脚踝上已经不再红肿,就明白没有问题。她似乎忘记了昨天晚上的痛哭流涕,满面笑容的拿起手机给云飘飘打电话。

云飘飘要到晚上才能休息,于是有一整天的时间,柳蔓晴需要自己打发。她穿好衣服出门,看到小区的草坪上,有老人在打太极拳。

已经深秋了,早上的风夹杂着一丝丝的凉意,柳蔓晴下意识的紧了紧风衣,对每一个迎面而来的人笑容相迎。

在落叶纷飞的秋天,午后的阳光总是格外的温暖。柳蔓晴喜欢一个人泡在书吧里,翻阅着与工作无关的书籍,一杯咖啡一本书,一坐就是一整天。她总是习惯坐在靠窗的位置,让暖洋洋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身上。

冷漠的社会已经冰冻了她的心,她唯一还能选择的,是静静的封锁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

任何一个周末对展辰恺来说都是普通的日子,他唯一的空闲时间,只是上班路上堵车的时候。

“辰少,前面堵得很厉害,我们要不要绕道?”保镖问道。

“不用,让那些老家伙等着吧!”展辰恺疲倦的捏了捏鼻梁,他觉得他这辈子最大的福利,应该是一天能够睡足八小时。他望向车窗外的熙熙攘攘,很轻的叹息一声。

展辰恺的目光漫不经心四处张望,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透过咖啡馆的玻璃窗,展辰恺见到一个女人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柔顺的长发垂落在胸前。她正专心致志的看着一本书,她的恬静与淡雅,让展辰恺突然涌起了莫名的躁动情绪。这个敢跟他顶嘴的女人,却又冒失莽撞的女人,原来也有优雅的另一面。

汽车缓缓启动,直到柳蔓晴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展辰恺依然意犹未尽,嘴角不禁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展辰恺到了金钻会所,会所经理急忙迎了上来,恭敬的说道:“辰少,各位老板已经在包厢等您了。”

展辰恺不理会会所经理,带着保镖径直进了电梯,直接进了包厢。

展辰恺迟到,让原本等在包厢里的两个中年男人极度不满。

黄维嘴上叼着一支烟,见到展辰恺只是随意看了一眼,淡淡说道:“阿辰,你维叔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起不来行礼了,你不会介意吧!”

展辰恺的保镖欲上前去,展辰恺犀利的眼神阻止了他。

展辰恺在上方坐下,严厉的扫视了一圈,等着下面的人先开口。

外界都知道,展鹏集团经营项目广泛,旗下的上市公司就多达十数家,业务遍布世界各地。但是鲜为人知的是,展鹏集团的创始人,展辰恺的曾祖父,是靠黑道事业起家的。传到展辰恺这一辈,白云社团依然存在。

曾经所谓的功臣之后,蠢蠢欲动,开始在社团中建立自己的势力,企图从展鹏集团分裂出去。展辰恺一点儿都不在乎社团赚的那点儿钱,对他来说没有社团的负累是一件好事。可是,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屹立不倒,白云山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社会各个阶层。

想要全身而退,也并非容易的事。

自从展辰恺接手白云社,与他父亲同辈的人更加猖狂,完全不把他这个少主放在眼里。展辰恺厌烦了这种生活。

“阿辰,今天的例会有事你就说,没事咱就散了吧。”黄维掐灭烟蒂,伸了个懒腰说道。

“先等等。”展辰恺向保镖使了一个颜色,他的保镖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个信封,放在了桌上。

完本试读结束。

小安志吖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契约婚姻:夫人请执行》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