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邪医世子妃
邪医世子妃

邪医世子妃

作者:红糖姜水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0 10:41:26

作者红糖姜水的小说《邪医世子妃》主要讲的是:“哎,我的要求嘛,说来也容易。”“你只要帮助我逃出去就好了,这什么鬼地方,我可待不下去。”海棠笑了笑,“早就知道姑娘会这么说。”不过,转瞬她又犯起了难,“姑娘有所不知,这一旦进了怡香院的姑娘,这辈子也出不去了。”“这么多年,倒不是也没有试过,可是却没有一个成功,被抓回来之后,就会受到惨无人道的惩罚。”她像是想起了当年所受的刑罚,一时面色颇为难看。
展开全部

东家-红糖姜水

大汉们无奈,只得慢吞吞的继续向着屋外退去。

青宁拖着老鸨,缓缓向外挪动。

这老女人也太肥了吧,感觉像是拖了一头猪一样,青宁默默地想着。

于是,青宁拖着怀中的一坨巨型肥肉,震慑全场。

青宁刚刚才迈出屋子,就接受了全场的注目礼。

由于刚刚闹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喝花酒的不喝了,抱花姑娘的不抱了。

男男女女,全都趴在缠着软烟罗的栏杆上,兴致勃勃地看着。

哟,这小娘子,模样长得不错,就是脾气差了点。

你懂什么,就是这样的,才够劲儿。等这小娘子正式挂了牌子,小爷我肯定第一个光顾。

嗯嗯,看这小模样小脸,确实不错哈,算我一个。

众人议论纷纷,看那模样,只有看戏的高兴劲儿,似乎一点也没有青宁会跑掉的担忧。

不过现下,仓促之间,青宁一时也想不了那么远了。

她扬了扬下巴,对着其中一个看起来稍显老实的大汉说着:“你,去马厩挑一匹最快的马过来。”

“去不去,再不去我当场宰了她。”

汉子面露犹豫之色,转眼看了看那首领,没得到同意,一时不敢有所动作。

“小娘子,要快马是不是,好说好说,我把我自己的坐骑借给你。

那马啊,跑得贼溜!

小娘子,你记得我的好就是。”

只见一个穿着蓝色锦衣的男子走了出来,一笑,露出一口黄牙,无端就让人恶心。

众人见状,纷纷起哄。

“陈华,别麻烦了,反正也出不去,这进了怡香院的姑娘呀,就算是变成蝴蝶,那也飞不出去。”

“哎,不就是博小娘子开心吗,小娘子,不要他的马,做我的马,我的马不仅跑得快,而且模样还好得很。”

众人吵闹间,那个叫做陈华的男子,早就已经把自己的马牵过来,拴在门口了。

“姑娘,用了我的马,可得记得你我的情分。”陈华笑嘻嘻的,笑的眼睛都不见了。

青宁心中疑惑,这,怎么感觉还什么大招似的。

青宁甩了甩头,把心中的疑惑通通压下。

她走到门口,对着大汉们说道:“把手放到头上,背对着我,退到院子里的角落中去。”

“快点。”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无奈只好照做。

青宁一顺不顺地盯着,见大汉们已经在很远的地方背对着她蹲下了,一时半会应该不能过来的。

于是便一手抓着缰绳,打算等一下扔下老鸨,赶快逃命。

嘭的一声,老鸨落地,地上陡然扑起了一层薄灰。

青宁飞快上马,编绳在马臀上重重一拍。

骏马顿时嘶鸣一声,高高地抬起了前蹄。

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跪了下去。

一道掌风劈出,青宁脖子一痛,又再次昏了过去。

他娘的,怎么每次都是这招!

闭眼前,她看见一位白衣书生从远处走来。

这小白脸,我会记住你的!

众人一片哄笑声。

“陈华,让你替美人出头,怎么着,白忙活了吧,我看你那宝马,怕是没得救咯。”

要说这结局,众人早就习惯了,这怡香院建成这么多年,什么样闹_事的没有啊。

据说当年,还曾经出现一个镖局中的女子被人下了蒙汗药掳了进来。那女子武艺高强,醒过来后,闹得那番大的动静,连房顶都掀了,然后呢,最后不还是被收拾的妥妥当当的。

众人见没什么新意,也就一哄而散,自己寻自己的乐子去了。

该喝花酒喝花酒,该睡觉睡觉。

为首的那个大汉跑了过来,姿态十足恭敬。

“公子,都是小的们无能,请公子责罚小的吧。”

章游之掀了掀眼皮,神情淡淡。

“这女子确实有几分能耐,便不要你的命了,自己下去领三十大板。”

大汉脸上浮现出一种劫后余生的表情,他心里清楚,公子如此这般,已经算是放他一马了。

他走了几步又倒了回来,面露迟疑。

“公子,这女人如何处置?”

章游之扫了一眼,“扔到柴房去,多派几个人,严加看管。”

说着,便转身要离开。

突然,他又停下了脚步,他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老鸨,面露疑惑。

老鸨的脖子处有一个极细的圆孔,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发现。

这是什么?

是一种暗器吗?

但是,章游之可以断定,这种暗器绝不是自己以往见过的任何一种。

章游之嘴角微微翘起,转头看了青宁一眼,这只小东西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有意思一些。

“看着这个女人,她醒来后,我要见她。”

说完,便翩然离去,一派道骨仙风。

大汉闻言微微有些吃惊,他看了青宁一眼,默默叹了口气。

哎,这小丫头,怕是已经招惹到那个魔头了。

他自己的主子,他自然最是清楚,这章游之虽然名字起得相当潇洒写意,但是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变态!

他把这小姑娘留下来单独问话,自然不可能是因为看上这小姑娘了。

原因只有一个,他是一个十足的暗器狂魔!

一生致力于研究各种暗器。

女人,没兴趣!

大汉不由在自己心中为青宁默默点了一排蜡。

这样想着,大汉连忙把青宁给扛了起来,扔到了柴房里,又吩咐了人严加看管。

但是怡香院的姑娘们似乎还没有从玄机公子刚刚在她们面前出现了这件事回过神来。

“哎,你看见了吗,是玄机公子哎!”

“哎哎哎,我才刚刚赶过来,怎么就不见了。”

惊叹之声此起彼伏,若是青宁还醒着,怕是要直接以为这是什么明星粉丝会现场了。

青宁就这样躺在柴房中,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一夜。

第三日,旭日东升,青宁是直接被饿醒的。

她动了动,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已经散架了,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我这几天怎么这么倒霉啊!

这里的人都是这样暗算别人的吗!

会不会得颈椎病啊!

青宁不断地抱怨着,怨念很深。

这时,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妓女海棠-红糖姜水

青宁昏昏沉沉地睁开眼,入目便是刺目的阳光,不禁有些晃神。

哎,怎么又被人给打晕了呀,真是让人头疼!

她揉揉后脑勺,郁闷地想着。

这时,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进来一个身穿胭脂色襦裙的妙龄女子,一双狐狸眼,眼角微微挑着,眼尾缀着一颗泪痣,显得妩媚非常,风流娇媚。

她看见青宁已经起了,放下了心,笑了一笑。

“昨天看见你挨了玄机公子一道掌风,还担心你是不是会出什么问题,现在看来,倒像是没什么大碍。”声音温温软软,听着便像是江南女子。

青宁听着女子声音,心中猜到她便是昨日那女子。

一个想法陡然浮上心头,这个女子昨天叫走那个公子,莫不是故意帮她吧。

女子莲步轻移,缓缓走了过来。

她从怀中拿出一个小药瓶,笑着说:“虽然看你的样子似乎是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最好还是用些活血化瘀的伤药才好。”

“玄机公子的一道掌风,可还是不要小觑的好。”

她的声音甜甜软软,像是在诱这自家妹妹吃苦药的温柔姐姐。

青宁无声接过了小药瓶,轻轻嗅了嗅。

确实是活血化瘀的伤药,看这质地细腻,怕是要不少银子才是。

“为什么要帮我?”青宁拿着小药瓶,挑了挑眉,看向女子。

“你叫做海棠是不是,昨天好像就是你在我屋前说话,你当时也是想要帮助我是不是?”

海棠面上浮现一丝惊讶,似乎没想到青宁竟然这样敏锐。

旋即,她又笑了笑,算是默认,面上一片坦荡。

“没什么,当年我也大闹过这怡香院,当时一眼看见了你,便觉得好像当年的我一般。”

“谢谢你。”青宁诚恳的道谢,抹了些膏药后,便将药瓶又在递给了海棠。

海棠浅笑着接过,青宁的眼神却在她的手腕上凝了一瞬。

这是,刀伤!

这女子应当是曾经被人挑过手筋!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恶毒!

海棠看着青宁面露犹豫之色,想了片刻之后才说:“其实,姑娘,我是有不情之请才来的。”她的言辞恳切,却又带着一分哀怨,真是让人怜惜。

可是,青宁又不是男的。

这招对她没用!

想了想,青宁还是说道:“说来听听,到底有什么事需要你几次三番来帮助我。”

“其实,那一日姑娘帮助吴大伯治病的时候,我刚好经过。”

青宁挑了挑眉,心下已经知道她到底是想要求什么了,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说吧,你想要让我救谁?”

海棠笑了笑,松了一口气,似是想起了什么温暖的事情,潋滟美眸中泛着耀眼的光芒。

“姑娘可是答应了,其实需要公子救得是一位书生。”

青宁看着她的模样,轻笑了一声,突然来了八卦的兴致。

“看你这么紧张,怕是你的心上人吧。”

海棠平白遭了这一番揶揄,面色也是红了红。

吱吱,看看这娇羞的小模样,还真是让她说中了。

太简单了,一点意思也没有。

“你可别想得这么美,我可没有答应你会救他。”

海棠登时就急了,“姑娘还是救救他吧,除了姑娘这世上没人能救得了他了。”

“只要姑娘愿意救他,海棠愿意为姑娘做任何事情。”

青宁在心中暗笑一声,来了,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哎,我的要求嘛,说来也容易。”

“你只要帮助我逃出去就好了,这什么鬼地方,我可待不下去。”

海棠笑了笑,“早就知道姑娘会这么说。”不过,转瞬她又犯起了难,“姑娘有所不知,这一旦进了怡香院的姑娘,这辈子也出不去了。”

“这么多年,倒不是也没有试过,可是却没有一个成功,被抓回来之后,就会受到惨无人道的惩罚。”

她像是想起了当年所受的刑罚,一时面色颇为难看。

“你就是当年那个差点连怡香院房顶都给掀了的镖局里的姑娘吧。”

青宁舔了舔嘴皮,淡淡的说着。

“哐叽”一声,小药瓶摔碎在地,海棠满脸震惊地看着青宁。

“这这这,你怎么知道的?”

青宁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看自己的手。

“我看你的手上长满薄茧,要么就是经常做农活的农女或者就是习武之人。”

“再则,你手腕上有刀伤加之我昨天听说有一个镖局女子当年进来这怡香院后,登时就将这怡香院给搅得天翻地覆。”

“你这手腕上的伤,怕是当年跑出去后抓回来才硬生生受的吧。”

说着,青宁从怀中拿出了一盒白色药片。

“拿去,镇痛用的,吃了之后,至少不会在疼了。”

海棠看着手中的白色药片,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药,但是这已经足够让她觉得感动。

当年她被抓回来后,这怡香院中的人哪个不是冷嘲热讽,非打即骂。

后来她又受了伤,更是过得猪狗不如,后来她靠着这张脸蛋当了花魁,这些人又都眼巴巴的来巴结她。

世道人心,不过如此。

但是今天在这里竟然还能遇见真心关心她的人,这怎能不让人感动!

她连忙跪了下来。

“只要姑娘能够救公子,就算让海棠去上刀山下油锅海棠也在所不惜。”

青宁无所谓地笑笑,一把把她拉了起来。

“哪有那么严重,你啥时候把那男的带来,我给看看。”

“至于这逃跑的计划嘛,我再想想。”

说完,又懒懒散散躺在床上,一副睡着了,不想在讲话的模样。

海棠看着,正想要再与青宁仔细说说这张公子的症状。

却被青宁给悄悄拉了拉衣袖,青宁默默摇了摇头。

海棠顿时会意,连忙闭口不再说话。默默收拾好药瓶,作势便要离开。

“我跟你说,你最好还是听话些,花姐今天让我过来说这些话,可不能白讲,你自己在心中好好掂量掂量。”

“若是乖乖听了话,倒是后讨得客人们高兴了,少不得你吃香的喝辣的。”

声音尖细泼辣,跟刚刚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小说《邪医世子妃》 第13章 东家 试读结束。

江潜超级甜点评:

作者红糖姜水的《邪医世子妃》这本书写的很不错,构思好,情节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