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情深意浓:顾少,久别重逢
情深意浓:顾少,久别重逢

情深意浓:顾少,久别重逢

作者:苦瓜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4-08 16:54:57

情深意浓:顾少,久别重逢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为了达成心愿,她步步紧逼,却依旧逃不出深藏心底的情感漩涡。“前夫,我们早就离婚了!请自重!”“离婚?我同意了吗?”“顾钊,你还要不要脸!”“脸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你就可以了!”
展开全部

让他们心甘情愿地闭嘴-苦瓜

说话的人是顾钊。

罗伊林微微放松的表情呆滞在脸上,罗母同时也僵硬了身子,转头看着来人,只能尴尬地浅笑。

“顾钊你来了啊。”罗母前言不搭后语地打招呼,“你先坐,我去让佣人给你端杯茶来。”

顾钊侧目看着罗母,脸上带着浅笑:“伯母没必要那么麻烦,我来这一趟本就是为了找伯父商量点事情,这会已经谈妥自然是要回公司了。”

他的话很得体,罗母不好用任何言论阻拦,。倒是罗伊林很快就调整了自己脸部的神色,换上得体却也不失小女儿家情态的神色。

“钊哥哥。”罗伊林出声叫道,“伊林知道这次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但是你一定不要生气好不好……”

她顿了顿自己的声音,随即又带上几抹哽咽:“钊哥哥,你要知道伊林最在乎你了……我那么做其实也是迫不得已的。”

罗伊林的话总是一套又一套,每次都有一种心的说辞,听着让人心里格外的舒坦。

顾钊从头到尾却没有丁点诸如这样的感受,他看着罗伊林向自己伸来的手,不自觉回避一步:“我先回公司了,最近的事情比较多。”

他的脸上一直都挂着笑,让人完全没办法琢磨出他心底的感受,罗伊林同样是从头到脚地发虚,她不情愿地往后退开几步。

这场闹剧结束之后,罗伊林又被送回医院,这回她足足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才出来,原来身上的那些稀碎的病根子已经好透了。

*

陆氏总经理办公室。

已经是深夜,但总经理办公室的橙色的灯光还是没有熄灭,透过玻璃磨砂门,隐约能够看见秦筱的影子。

秦筱还在工作,为了各类的合作案。

在深夜工作已经逐渐成为她的习惯。她在监狱里呆了四年,而商圈也在马不停蹄地发展了四年。

一些老旧的思想和企划案都正在革新之中,她已经隐退那么久,现在要一下子跟上也只能靠着闲着无事的半夜。

“和boton最近的那个合作案……”秦筱喃喃出声,她翻看着手中的文件,用圆珠笔在上面反复做标注,生怕自己漏掉半个字。

一夜的时光就如此耗尽。直到早上四点多,天微微亮时,秦筱才停下自己手中一直不停歇的笔,趴在桌子上小酣一会。

一连几天高强度的工作下来,秦筱几乎没有回过家,直到周末假日的来临,她才能有稍微喘息的机会,但这也只是限于几秒钟的喘息。

她现在必须不停地去完善公司交给自己的企划案,让众人都眼前一亮,不然这关于他的负面新闻是没有办法消减的。

*

恰逢节假,陆域琛这次竟是放弃了一众簇拥他的莺肥燕瘦,屁颠屁颠地跑进秦筱家中。

秦筱从猫眼中看见陆域琛一开始还挺纳闷,甚至于还有些怀疑真假,但等到一打开这扇门,她也就只有目瞪口呆的份。

“什么风把你这尊大佛吹来了?”秦筱穿着一身简约的居家服站在门口,清一色的米黄,除了几个寻常的衣扣之外就没用其他多余的装饰。

陆域琛单手撑在门上,他看着秦筱一脸惊讶的样子,笑着说道:“女人,我来你家坐坐还不乐意了是吧?”

秦筱摊手,没有理会他的贫嘴,转身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递给他:“我家没什么人来,只有女士小码拖鞋。”

陆域琛不自觉地皱眉,但什么都没有说,他极为乖巧地跟着秦筱走进屋子,坐在单人沙发上。

在他的正对面是一张小的方形的茶几,上面堆满了各种复印文件,以及一台开着笔记本电脑电脑。

秦筱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杂乱,忍不住抓抓脑袋:“最近几天都有点忙,没功夫去收拾,你稍微担待着点。”

陆域琛沉默不语,主动起身拍拍她的肩膀,轻声道:“没事,不过你最近在公司里还能待得下去吗,他们确实有些过分。”

“你说那群嚼舌根的?”秦筱忽然笑了,“我早就过了他们那急躁的年纪,再说被他们讲讲也不会少下一块肉来。”

秦筱一向看得很开,对于那群职员的事情在起初她确乎有些在意,但到现在却也觉得这算不上大事。

嘴巴长在他们身上,发表这么样的言论都与她没有半点关系,再者她现在所要做的,只是努力提升自己的价值,用真本事让她们乖乖闭嘴。

只是这些想法她暂时都没有让陆域琛知道的心思,于是便随意地说了句:“我倒是觉得没什么,至少这样子的生活比在监狱里快活多了。”

她不经意间的一句话让陆域琛的心有些揪起,他看着秦筱欢笑的面孔,那些安慰的话都哽住了,包括举在半空中的手,也逐渐落下。

“你自己觉得不错就行。”陆域琛强笑着,“但是也不需要总带着一副冷冰冰的盔甲,看上去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该放松的时候同样不需要太紧张。”

秦筱听着陆域琛有些牵强的宽慰的话,嘴角微微扯出一抹弧度:“这些我都自由分寸,只不过我秦筱向来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失手两次的习惯。”

说着,她的笑容逐渐被收敛起来。

四年前她失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这次又怎么能再次重蹈以前的覆辙呢?

顾氏。

顾钊挂断电话,原本柔和的面色一下子变得清冷,他脸上的风光霁月很快被寒霜所代替。

这通电话是罗父打来的,就是为了让他多多督促着点罗伊林,他那个不争气的女儿。

顾钊本来就有这个意思,罗伊林现在估计是闲出屁来,三天两头地就往他的办公室里跑,一口一个钊哥哥听得他心都不怎么舒坦,再加上之前的那件事,就更是让人厌恶了。

秘书站在他的身侧,并没有注意到顾钊脸上的变化。但这眼尖的秘书透过磨砂玻璃门,已经看见罗伊林翩然的身影。

“顾总,是罗小姐。”秘书转头对顾钊说道。

顾钊抬眼看向磨砂玻璃门,嘴角扯出一抹笑:“把最近几个难搞的企划案的文件拿过来。”

秘书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也乖乖地照办。

罗伊林通畅无阻地走进来,她一眼就看见坐在办公桌前的顾钊,有些忍不住地激动:“钊哥哥。”她轻缓。

顾钊没心思同她说这些儿女情长,指了指秘书手中的一摞文件:“这些全都交给你处理,其中还有一个招标会的企划和实施,要重点注意。”

罗伊林开始憋嘴,刚想装装可怜却被打断。

“记得按时完成,另外你忙了以后就没有闲工夫想其他了,要是不够忙再找我。”顾钊冷冷的说道。

罗伊林惨遭滑铁卢-苦瓜

刚刚挤出来的几滴眼泪又被罗伊林憋回去,她嗫嚅地说了一明白就抱着文件走远。

顾钊坐在皮质的办公椅上,他看着罗伊林丧气离去的背影,心中不仅仅是畅快,甚至于是有些大仇得报后的惊喜。

这情绪来得太过于突然,他稍稍摇头就不再理会。

罗伊林抱着一摞文件走在会办公室的路上,柔弱得根朵娇花似的惹人疼惜。

她忍不住咬紧自己的下唇,脸色在不觉之间又白上几分,和办公室周围的那堵墙已经是不分伯仲。

顾钊这次安排的文件出了那个招标会外,都是一些繁琐复杂,却又没有多大用处的。

这样子的文件确实是合适于让罗伊林安安心心地磨磨身上的锐气,也不至于三天两头地去惹事生非。

只是面对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数据,罗伊林一个头连个大她发狠了想让自己看进这些冗杂的专业词汇,但一个多小时过去,她竟是连半页纸都没有翻动。

一连几日下来,她都是这样子的状态,与此同时招标会也逐日临近。

这次扶招标会开设在龙庭酒店的三十楼大厅,距离招标正式开始的一个半小时前,大厅里就已经聚满了商业大鳄。

作为行业的翘楚,陆氏和顾氏的同台出现无疑是这个招标会的最为精彩的地方,但这也同样预示着,其他的公司基本上是没有机会了。

但这也不妨碍那些想要拉拢两个大鳄的老总出面巴结。

招标会很快开场。

一开始出面的都是一些小公司,来这个招标会也就是为了碰碰运气,刷刷存在感。

上去做分析的人的准备显然都没有特别充分,多少都有一些遗漏的地方。

面对这样子的敌手,秦筱看了几个也就失去了斗志,她转头开始翻看起自己准备的招标会的文件,在台下试着将语音语调再次练习。

很快,就轮到顾氏。

不出秦筱所料,这次出场的是罗伊林。她穿着一身职业的裙装,脸上维持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但眼神却是飘忽不定的。

秦筱看着有些好奇,她身边的陆域琛却一脸笃定地开口:“看来这次招标会我们是赢定了,这顾氏迟早要倒。”

他的声音不轻不响,引起周围一众参与招标的人的侧目。原来那些人的心里估计还有些纳闷,但在看见陆域琛这张特别有辨识度的脸后,却什么话都不曾说出。

陆氏却是有这个资本,和顾氏当面叫板的资本。

面对四面八方心目光,秦筱不由得出言提醒:“这锋芒暂且先收敛着点,枪法出头鸟不是没有道理。”

陆域琛却是一脸神秘:“你安安心心看着就好。”

台上,罗伊林磕磕绊绊地开口:“我是顾氏的代表人罗伊林,今天的招标会我们公司的目标是……”

一开始的一串词还是挺流畅,但越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就越来越轻起来,甚至于是频频看向手中的那张演讲稿。

她并不用心的缘故,这演讲稿写得也只有一般般的水平,一些赘述的词语太多,需要确切表达的地方却给一笔带过,总之一通听完所有人都是云里雾里。

“想不到这顾氏代表人居然只有这样子的水平,我听她前面一段还以为是个了不得的。”一个代表人感慨。

“诶,这陆总的眼光果真是毒辣,就这样子看上几眼就能看出这代表人的水平,我看顾氏的实力是越来越不行了。”

“也是,那么重要的招标会派出的那个人不是公司里的精英人物,看来顾氏这新一辈人的实力也就这样子了。”

各种质疑的话层出不穷,罗伊林听着,整个人的心都是煎熬的,像是在被火热辣辣地烧灼。

秦筱很快就上去,进行她的一番演讲。

秦筱用的时间总共没有超过十分钟,但是所有需要注意的点她都一一踩到,并且加进去自己独到的见解。

这样子的演讲几乎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台下的众人的视线全都焦距在她的身上,连罗伊林和顾钊都不曾例外。

等秦筱表述完走下台后,这场招标会的结果已经是很明白。

罗伊林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秦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并用嘴型毫不客气地说:“你别太得意了。”

秦筱停住脚步,当仁不让:“我就算得意也有自己的资本,但罗小姐你就不太一样了。”

罗伊林被她的话噎地喘不过气,只能用眼睛等着她,虽然这起不到半点的杀伤力。

听见秦筱的声音,顾钊才从恍惚间回神,他转头看一眼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极为自信的秦筱,回想起她在台上出色的表现,神色有些复杂,已经是哭笑不得。

招标会以陆氏的胜出圆满画下句号。

罗伊林在招标会结束之后就匆匆忙忙地离场,踩着自己的一双恨天高活生生的就跟丢了魂一样。

秦筱则是一个人在位子上整理文件,她刚刚想要起步离开时,一群跟着同来的有潜力的新人全都围了上来。

这群人大概有五六个的样子,其中的多数面孔秦筱都很熟悉,甚至于是熟记于心,因为以前嘲笑自己最凶的,也是那么几个。

“秦总经理,你这次的表现真棒,看看那个顾氏的代表人,现在估计连鼻子都给气歪了。”

“就是,之前行内还总说我们陆氏的势头没有顾氏的猛,现在看来估计是狠狠打脸了。”

秦筱面上含笑地应和他们奉承的话,稍微谦虚几句后便找到一个机会开溜,直接走上离场的专门通道。

通道里只有寥寥无几个人,一些有心的老总都还在大厅里和其他公司的老总联络关系,看看能否达成合作。

秦筱走在通道中很是舒心,她放慢自己的脚步,脸色带着微微的酡红。

可不是冤家不聚头,好巧不巧的顾钊正好迎面走来。他穿着一身标准的定制西装,恰好堵在秦筱的身前。

这个通道很狭窄,秦筱就算是侧身过去也会碰到顾钊的身体,下意识的她也停住自己的步子:“麻烦顾总让让。”

她的语气冷冰冰。

顾钊却没有感受到她的冷淡,只是自顾自地说:“你今天的表现很出彩。”

秦筱没有理会他,此刻陆域琛却也像是早有预谋地走来。

”我陆某看上的人自然不差,顾总你说是吧?”陆域琛走了过来搂住了她笑着说道。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永军吖点评:

《情深意浓:顾少,久别重逢》的故事情节清晰,很感人,看得人心情起伏跌宕,人物心里描写的很棒,后半部分几乎是哭着看完的,我喜欢这本书,希望苦瓜继续努力,我挺你!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