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总裁,妻从天降
总裁,妻从天降

总裁,妻从天降

作者:猫 爷

状态:连载中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2 09:16:56

《总裁,妻从天降》的主要情节是:王文之也笑了笑,“是啊,真巧,二十多年过去了,你一点变化都没有。”“变化……还是有的,不过这都不重要。既然巧遇了,也省的我特意去找你。王医生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该拿的,你都拿了,不该说的,就让它烂在肚子里。”王文之神色一紧,慢慢才放松下来,“我明白的。”……另一边,沈安安在家里简单收拾了点东西后就离开了。她不敢再待下去,也不想回张家,就附近随便找了个小宾馆住下,她付了定金,让宾馆的人在她退房前不要敲门打扰。
展开全部

9-你是谁

“别走,别走!告诉我,你是谁?”他无声呼喊,伸手似乎想触摸些什么,却只是徒然。

“你是谁!”

一声低呼,墨千城忽然从睡梦中惊醒!猛地吸了口气,紧接着急促地呼吸起来,就像濒死的鱼一样。

等到那种难受的窒息感消退,墨千城这才发觉身上已经出了一身冷汗,黏腻难受。

他紧皱着眉头,努力想回忆梦里的画面,却发现……除了那一个缩成一团的小身影之外,他想不起别的任何东西。

“你到底是谁?”

墨千城喃喃自语,记忆的空缺让他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一点都不踏实。

然而没有人能给他答案,所有的迷题和真相都只能由他自己回去摸索。

天边露出了一抹鱼肚白,墨千城起床,洗漱完了之后给徐秘书发了条短信。

“今天十二点以后的行程都取消。”

“好的,墨总!”

十二点十分,墨千城从公司出来,徐秘书鞍前马后地跟着。

“墨总,您这是要去哪儿?有什事是不能跟我说的?”

徐秘书内心有点焦虑,以往只要她狗腿一点,多说几句奉承的话,墨总基本上不会拒绝她的请求。

可这一次,他竟然连去哪儿都不告诉她,难道有比她还能屈能伸的人出现了?

“到底你是总裁还是我是总裁?我要不要上个厕所都跟你汇报一下呢,徐秘书?”

看着自家优秀帅气的总裁脸上挂着的冷笑,徐秘书浑身一个激灵,立马点头哈腰,讪笑道:“墨总您说的哪里的话?当然您是总裁!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就不打扰您了,您小心开车,注意安全!”

徐秘书一路倒退着走回了公司里。

墨千城上车,启动,线型流畅的银色柯尼塞格跑车如一道闪电般挤入了车流当中。

半个小时后,跑车停在了一家医院门口。墨千城下车,径直走了进去。

“记忆断层?”

医生办公室内,听了医生的诊断结果,墨千城微微诧异。

“这是脑部受过巨大创伤或者精神遇到强烈刺激所产生的后遗症,患者潜意识里对那一段记忆产生恐惧或者不愿面对等情绪,大脑随之产生反应。”

巨大创伤和精神刺激?

跟那个梦有关系吗?

从医院出来后,墨千城便回了家。他平常都住在自己别墅,偶尔也会回家住一段时间。

墨宅内。

墨千城回去的时候,父亲墨建国与母亲杨媛凤正在吃午餐。

“千城?你回家怎么不跟妈说一声?吃饭了吗?”

杨媛凤热络关切地问着。

墨千城淡淡回了句:“我吃过了。”

他避开杨媛凤慈爱的目光,看向墨建国。后者放下了手中叉子,开口道:“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

“公司能有什么事?”墨千城嘴角勾起的弧度自信张扬。

墨建国皱了皱眉,“张家近几年发展的不错,是个强劲的对手,你不要掉以轻心。”

“不过一个张家而已,我还没放在眼里。”

看着儿子高傲不可一世的样子,墨建国眉头皱的更深,下意识的想训斥他两句,可话却在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相比起来,他已经老了,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锐气和张扬,而这一切,他都在墨千城身上看到了。

半晌后,他只说了一句:“我跟你妈等着你的好消息。”

爸妈……

这两个本应该很温暖亲密的称呼,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仿佛只是对两个陌生人的称谓。时间与距离,在他们中间划开了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从他们当年把他一个人丢到美国念书,进行残酷的墨氏继承人培训开始,他对亲情就不再期盼。

思绪渐渐拉回,墨千城看着墨建国已有些花白的鬓角,神色微顿,沉吟了片刻后,问道:“我七岁那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

“怎么突然问这个?”杨媛凤脸上扯开了一抹优雅的笑,在无人注意的地方,她握叉子的手微微收紧。

“我后脑勺上不是有道疤吗?我忘了怎么来的,最近老是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去看了医生,医生说这是创伤或者刺激过后大脑产生的反应,记忆断层,是患者的一种自我保护。所以,我想知道,我失去的这一段记忆,到底是什么?”

他探究的目光在墨建国与杨媛凤之间徘徊,似乎想通过他们的面部表情看出些什么。

“当年确实发生过一些事情,不过你既然忘记了,就没必要再提起。”

墨建国面色平和地说。

杨媛凤在一旁附和,“是啊!医生也说了,是大脑的自我保护意识在起作用,既然是不好的事情,又何必追究到底呢?”

“若我偏要追究到底呢?”墨千城掀起了半边唇角,“失忆的不是你们,你们当然体会不到这种感觉。既然你们不愿意说,那我自己去查。”

墨千城说罢,转身就走。

夫妇二人对视了一眼,在杨媛凤紧张的目光中,墨建国叹了口气,说:“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告诉你也无妨。当年墨氏崛起速度过快,阻碍了一些竞争对手的发展,他们便绑架你,试图想通过这种手段瓦解墨氏集团,不过好在警方办事效率很高,把你救回来了,不过那个绑架你的人在逃跑过程中意外身亡了。”

墨建国说的很清楚,可墨千城却还是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

只是一时半会儿,他也找不出什么漏洞。

“还好警察去的及时,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杨媛凤接过墨建国的话,声音哽咽,一副慈爱担忧的样子。

墨千城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向门口。

见他又要走,杨媛凤立马道:“不在家吃晚饭吗?”

“公司还有点事没处理完。”

“那明天有空吗?回来一起吃顿饭吧。”她期待地看着他。

墨千城步伐都没顿一下,只留下一句:“再说吧。”

杨媛凤看着关上的门,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孩子……怎么越大跟我们就越生疏……”

出了墨家的墨千城却没有去公司,而是回了自己的别墅。

10-他也该失忆才对

比起跟那两个他无法亲近起来的人待在一个屋檐下,独自一人他会觉得更舒服。

墨千城离开后,墨建国吃完了饭就上楼洗澡去了,杨媛凤坐在客厅沙发上,明显心不在焉。

半晌后,她咬咬牙,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

下午三点,和安医院。

重症监护室里,杨媛凤看着躺在病床上靠着氧气瓶吊着一口气的中年男人,神色有点复杂。

她没想到,时隔多年,再一次见到他,会是这样的情形。

“你……”病床上的人睁开眼睛看到她,神色微微疑惑,随即似是认出了她,瞳孔微微放大,“是你?!”

“是我。”

杨媛凤上前了一步,坐在了病床上。

“你怎么来了?怎么找到我的?”

“我想找到你自然有我的办法。”杨媛凤笑了笑,目光瞥了眼对方脸上的氧气罩,“不过让我有点意外的是,你竟然把你自己折腾进了医院。”

“人老了……没办法。”

病床上的男人苦笑了一声。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有点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你。”

杨媛凤目光在病房里扫视了一圈。

空荡荡的房间,一股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桌子上花瓶里的花已经枯萎了,一旁的水果篮里零星摆放着几个水果。

没有家人陪伴,没有护工照料,这个男人的日子比她想象中要苦多了。

“不放心什么?”男人嘶哑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杨媛凤目光重新回到他脸上,“千城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关心当年发生的事情,他应该失忆了才对。”

她目光里透着怀疑和探究。

病床上的男人继而苦笑。

“你怀疑是我透露了什么?你看我这个样子,还能做什么?”

杨媛凤叹了口气,“你知道我处境也很艰难,没有千城,我根本撑不到今天,我只是不希望出现意外。”

“你放心,我答应过你,就一定会遵守诺言。”

“最好是这样。这么多年来,其实我一直心惊胆战的,就怕千城会问起当年的事,没想到还真的发生了。好在当年的那一套说辞墨建国信了,不然的话,让我面对千城,我可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病床上的男人似乎陷入了沉思当中,片刻后,才缓缓道:“事情已成定局,你就别太担心了,只是……安安那孩子,最近过得很辛苦,你要不要抽个时间去看看她?”

“不必了。”杨媛凤态度突然冷了下来,“我跟她见面,只会给双方带来麻烦。”

“安安,是个好孩子,你真应该去见见她的,咳咳——”

病床上的男人突然咳嗽了起来,脸色不太好。

杨媛凤看着他,心底也有些同情,“你要保重身体,节哀顺变。”

“什么?”

“我知道你小女儿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但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我不希望——”

“你说什么?!!小元,小元她怎么了?!”男人突然激动起来。

杨媛凤一怔,“你……你还不知道吗?”

看着沈峰变成了酱紫色的脸,杨媛凤瞬间明白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她以为他是受了刺激才会这样,没想到的是……他压根就不知道。

“咳!咳!”

“哔——”仪器突然发出了刺耳的声响,杨媛凤吓了一跳,立马按下紧急呼叫铃,然后急匆匆走出了病房。

她戴上墨镜,进入电梯,却发现电梯里有一个人,她抬头一看。愣了一下。

对方也看到了她,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杨媛凤索性把墨镜摘了下来,在对方惊诧的目光中笑了一下,“王医生,好久不见。”

“你是……杨女士。”对方似乎想起来了,“你来医院,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见一个老朋友而已,没想到这么巧,跟你也见面了。”

王文之也笑了笑,“是啊,真巧,二十多年过去了,你一点变化都没有。”

“变化……还是有的,不过这都不重要。既然巧遇了,也省的我特意去找你。王医生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该拿的,你都拿了,不该说的,就让它烂在肚子里。”

王文之神色一紧,慢慢才放松下来,“我明白的。”

……

另一边,沈安安在家里简单收拾了点东西后就离开了。她不敢再待下去,也不想回张家,就附近随便找了个小宾馆住下,她付了定金,让宾馆的人在她退房前不要敲门打扰。

到房间后,沈安安拿出和小元的合照,贴在心口的位置,抱着睡觉,就好像小元还在身边一样,心里有点慰藉。

这一觉,她睡的很沉,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下午。

她拿出手机一看,已经下午五点了,婆婆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她一点声音都没听见。

家,还是要回的。

沈安安定了定神,整理好东西,就去退了房。

回到张家,婆婆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压根没注意到她回来了。

“丽娜,丽娜我爱你!”

“女神,你的声音让我的耳朵怀孕了!”

“我们永远都支持女神的演唱会!”

电视里传来粉丝们尖叫呐喊的声音,沈安安不由得走近去看。

“沈安安,你还知道回来啊?昨天你干嘛去了?!”婆婆谴责的话传入耳中,沈安安神色僵了一下。

“小元死了。”她平静地阐述事实。

婆婆眼睛瞬间瞪大,“死……死了?!”

沈安安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道,“张波在家吗?我有事找他。”

这时,电视里的画面切换了,丽娜美丽精致的脸出现在了电视机里。

她甜甜地笑着,与在场的观众互动,享受着众人的崇拜和喜爱。

沈安安看着这一幕,内心有点复杂。

如果当初她没有放弃,是不是也可像丽娜一样成为歌手,实现自己的梦想?

丽娜接过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嗓音甜甜地说:“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和喜爱,非常感谢你们!”

说着,她朝粉丝们鞠躬道谢。

“除了一直支持我的粉丝外,我还想感谢一个人,要是没有他的话,不可能有现在的我。”丽娜说着,顿了一下。

小说《总裁,妻从天降》 第9章 你是谁 试读结束。

是你的淑雅呀点评:

刚刚看完《总裁,妻从天降》,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