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一见君王误终身
一见君王误终身

一见君王误终身

作者:宁颂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2 16:07:32

最新小说《一见君王误终身》是宁颂的书,主要内容为:“贵妃娘娘,我求你放过娘娘!”彩环扑到她的脚下,泪流满面:“娘娘已经够可怜了,您大人大量放过她吧!”柯芝兰一脚将她踢开,哼笑道:“想不想知道彩云怎么死的?”见彩环惊恐瞪大双眼,她笑了下,温柔的笑,却邪恶可怖:“喀啦一声,她的小脖子就断了!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萧子衿幽幽转醒,身上的疼钻入骨髓。“不要为难她。”她费力的说:“她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不要把你我的恩怨扯到不相关的人头上。”
展开全部

一见君王误终身第11章试读

坤宁宫。

柯芝兰在内室里走来走去,口中念念有词:“不能就这么算了!那个贱人竟然想杀我!”

本来她觉得皇上对萧子衿的惩罚已经足够了,圈禁冷宫,萧子衿已经够悲惨的了。

回来后却越想越不甘心,对于一个想要杀她的人,她怎么能让她好过!

最重要的是,今天皇上去了冷宫!

九五之尊的皇上,竟然亲自到那晦气的地方,可见皇上还是没有对那个贱人忘情!

她决不能容忍!

踱步间,一条毒计划过脑海。

“兰青。”柯芝兰高声喊道。

兰青立刻从门外走进来:“娘娘叫奴婢?”

“嗯。”柯芝兰要她附耳过来,如此这般说了几句话。

御书房内。

厉青云定定的坐着,桌上是一张行军图。

一个文士模样的男子坐在他下首,他叫葛文弢。

他是以修编史书的名义被召进宫里的。

人人都知道皇上少年出英雄,文武双全,这几年下令翰林院修订一部史书。

他自己更是抽空便与翰林院院士交流沟通。

然而此刻他们交流的绝对不是史书。

“西北怎样?”厉青云低低的问道。

“回皇上,属下按照皇上的吩咐,平日里抓紧练习军事,闲时便开垦荒地,如今那里已经是一片米粮仓。”

厉青云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笑容:“如此甚好。”

“老狐狸以西北荒凉偏僻为由不肯派兵,将自己的嫡系全都派往富庶之地,恰好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立足之地。”葛文弢也轻笑了一声。

“这是今年的收成。”葛文弢从袖中取出一张纸,恭敬的递给厉青云。

厉青云抬眼望去,稻谷、粟子、蜀黍、棉花等等均产量可观,另有鱼塘收入、果园收入若干。

他满意的点头。

“东边呢?”厉青云又问道。

“东边苦寒,本是历代流放之地。”葛文弢缓缓说道:“那边的苦役,微臣已经传递了皇上的旨意。他们感念皇上的再造之恩,都愿意誓死追随。”

没有兵,他们自己收编军队。

一定要做成那件事!

“很好。爱卿辛苦了。”厉青云握住他的手,眼中满是深浓的感激之情。

“皇上说这么些话便是不把兄弟当成自己人了。”葛文弢反手紧握住厉青云的手,两人相视而笑。

厉青云将所有的纸张都放入一个火盆里,直到烧成灰烬,才将灰烬倒入一盆生长旺盛的茉莉树下。

冷宫里一片宁静。

秋风瑟瑟,落叶满地,对于一个瞎子来说,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萧子衿的心日渐冰封,一片荒芜。

“兰贵妃驾到!”

彩环看向萧子衿,一脸惶恐,她被连日来的变故吓坏了。

“娘娘,怎么办?”她抖着声音。

萧子衿默然不语。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反抗,也不过得到更残酷的报复。

如果有什么,都冲着她来吧,她只愿不再添冤魂。

“呀,姐姐可真是悠闲!”柯芝兰接连两次栽在她手中,只敢远远的站着奚落:“妹妹没做过瞎子,不过想来瞎子都是这样安静的吧?毕竟想折腾也看不见了!”

萧子衿面无表情,似是没听到她的话。

柯芝兰恶毒一笑:“来人,宣皇上口谕!”

“废后萧氏,虽圈禁于冷宫,但不思悔过,以下犯上,侮蔑贵妃,更持刀刺杀皇上,罪无可赦,念其救过朕性命,着令废去其武功,断其脚筋以免生乱!钦此!”兰青朗声说完,退回柯芝兰身后。

“皇上不会这样对娘娘的!”彩环猛地护到萧子衿身前。

“贱婢,你这是怀疑贵妃娘娘假传圣旨了?”兰青狠狠的瞪着她,狗仗人势。

“动手!”柯芝兰对于一个小小的宫女又怎会放在心上。

彩环眼见几个太监将萧子衿从床上拉下,急得又哭又喊,方寸大乱。

待要出去求救,出路却被人挡住,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的惨剧。

“唔!”萧子衿闷闷的痛哼,承受着身上落下的棍棒。

一下,一下,屋里只听见棍棒落下打在身上的声音。

萧子衿倔强的站着,任由他们施虐。

脚下一个踉跄,她一头栽倒。

“贵妃娘娘,”兰青趋前一步:“萧氏昏过去了。”

“泼醒!”柯芝兰毫不心软。

“贵妃娘娘,我求你放过娘娘!”彩环扑到她的脚下,泪流满面:“娘娘已经够可怜了,您大人大量放过她吧!”

柯芝兰一脚将她踢开,哼笑道:“想不想知道彩云怎么死的?”

见彩环惊恐瞪大双眼,她笑了下,温柔的笑,却邪恶可怖:“喀啦一声,她的小脖子就断了!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

萧子衿幽幽转醒,身上的疼钻入骨髓。

“不要为难她。”她费力的说:“她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不要把你我的恩怨扯到不相关的人头上。”

“果然有几分侠女的气概。”柯芝兰冷笑一声:“本宫成全你!”

“拿刀来!”她娇喝一声。

太监立刻递上一把锋利的匕首。

“你不是想杀本宫吗?”柯芝兰得意的笑着:“本宫今天就看看谁的刀利!”

她朝着太监使个眼色。

几个太监便上去按住了萧子衿,撩开她的裤子,露出雪白的脚腕。

“不要!”彩环惊呼一声,却是被人一手砍晕了。

“啊!”

一声惨叫,萧子衿湿透了衣襟。

她的嘴唇已经咬破,流出汩汩的血。

更多的血沿着她的脚腕涌出。

她痛得痉挛,抽搐几下,再无了声息。

一见君王误终身第12章试读

终究还是醒来,炼狱依旧在人间。

漫天的疼痛流淌在身躯里。

萧子衿想要挪动身子,却觉得万般无力,身体像是不属于自己了。

她放弃了挣扎,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地上。

“像个废物的感觉怎么样?”柯芝兰还没走,就是想等她醒来,亲眼看着她的惨状。“贵妃娘娘,皇上下了禁令,不许任何人前来,娘娘还是请回吧!”彩环红着眼眶说,实在不忍心娘娘受更多的刺激!

“大胆奴才!”柯芝兰狠狠的瞪了彩环一眼:“本宫是皇上的爱妃,下个月就要举行封后大典,这皇宫里本宫哪里去不得!”

她回身命令兰青:“给我掌嘴!教教贱蹄子这张贱嘴怎么说话!”

兰青立刻趋前,狠狠给了彩环几个大耳光,直打得彩环眼冒金星,嘴里流出鲜血,不敢再说半句话。

萧子衿却像是眼睛瞎了,耳朵也聋了,没有一丝声音。

都不重要了,此刻方知心如死灰不复温。

柯芝兰本就是来看她悲惨的样子,此刻看到了,心头畅快了,又见她毫无反应,便啐了她一口,悻悻然的走了。

“奴婢扶娘娘起来!”彩环奋力将萧子衿扶上床去。

萧子衿一身冷汗,脚上的血已止住,伤口狰狞,血肉模糊。

好狠的心,竟然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下此毒手。

彩环流着泪,取了干净的布巾,密密将伤处缠住。

只是没有上药,只怕裹了伤,也无济于事。

这就是把人往死路上逼。

听得萧子衿念念有词,彩环凑近了细听,却是唱着一首儿歌:“乖宝宝,睡觉觉,娘娘给你唱支歌,你是娘的好乖宝!”

她面上忽然露出喜色,轻轻拍打着棉被,又唱起歌来:“乖宝宝,不要哭,娘娘给你买糖糖。”

“娘娘。”彩环忍不住伏在床上痛哭。

“嘘,小声点,不要吵醒了我的小乖宝,他好不容易才睡着。”萧子衿脸上漾着母性的光辉,仿佛那被子真的是她的心肝宝贝。

“娘娘这是怎么了?”彩环抽抽噎噎,心中惶恐。

难道她受不住折磨,疯魔了?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萧子衿忽然满脸纳闷的问:“林大哥呢?他叫我在这里等他的。”

彩环含泪看着她,她惶惑的表情就像是个被人丢下的孩子。

“娘娘不要怕,奴婢会陪着您的。”彩环伸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哽咽着说。

“不要哭。”萧子衿伸手替她抹去脸上的泪水:“林大哥说女孩子一哭就不漂亮了。”

“是,奴婢不哭。”彩环强忍着悲痛,止住了眼泪。

“这里是哪里?”萧子衿忽然开始用力捶着被子:“这里有吃人的大妖怪,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去找林大哥!林大哥,林大哥!”

她放声大喊,差点又摔下床。

彩环连忙制止她:“娘娘不要激动,您先睡一觉,您的林大哥就会回来的。”

她说着善意的谎言,只求娘娘能有一点开心和期盼。

“真的吗?”萧子衿歪着头“看”她。

想到她眼睛也看不见了,彩环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又流了出来:“娘娘,奴婢不会骗您的。”

“好,我乖乖睡觉。”萧子衿躺好了,缓缓闭上眼睛。

听见她轻轻的呼吸声,彩环蹑手蹑脚的踱出门外。

她捂住嘴,站在风地里偷偷哭。

娘娘的脚伤颇为严重,听说这种伤口如果不能妥善处理,不但于伤口不利,还有可能伤及生命。

可是她一个小小的宫女,又能做些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娘娘等死。

风萧萧,寒风冷不过人心。

半夜,彩环被刺鼻的浓烟和冲天的火光惊醒。

“咳咳,”她剧烈的咳嗽,被烟熏得睁不开眼睛。

“娘娘,娘娘。”她摸索着下地,一根屋梁啪的掉下来,挡在眼前,整个屋子陷入熊熊大火中。

她费力的闪躲着,往萧子衿的床前走去。

娘娘的脚筋被挑,根本不能动。

她必须救娘娘。

“是彩环吗?”萧子衿微弱的声音被火舌吞没。

她看不见漫天的火,只感觉蒸腾的热。

逃不出去了。

“娘娘。”彩环终于到了她身前,萧子衿已被火海包围。

萧子衿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惨然说:“我已经是个废人,他们要的是我的命,彩环,你走吧。”

“不,奴婢不走,”彩环豁出去了:“要死死在一处!”

她伸手抱住萧子衿:“娘娘别怕,奴婢会陪着您的!”

“你走,快走!”萧子衿推开她,冲着她大喊:“本宫用不着你陪!”

彩环惨呼一声,光顾着扑灭萧子衿身上的火,自己身上却被烈火焚身。

“没用的。”萧子衿拉住她的手。

二人被火舌笼罩。

萧子衿死死咬着唇,受着烈火焚身之苦。她死了,便是死了,反正心已死了。

风助火势,火烧得更旺。

她想起了那片桃林。

若是能够埋在那桃树下,看着落英缤纷,今生也无憾了。

可惜,美梦敌不过烈火烧。

心里的疼凌驾了火烧的痛。

多情总被无情伤。

萧子衿的泪在火焰里蒸发,却忽然唱起歌来,那歌声如泣如诉,绵绵不绝了好久好久。

“一见君王误终身兮,但愿来生呀……不复相见兮……

小说《一见君王误终身》 第11章 毒计 试读结束。

是纳利吖点评:

最喜欢这种穿越重生书,《一见君王误终身》此书很有故事有情节,很有味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