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这爱是真似假
这爱是真似假

这爱是真似假

作者:落木种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6:59:12

这本书《这爱是真似假》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脚步没有停,她径直走过去,咣当一声,火盆翻了过去,翻飞的火花在她裙边飞扬,滚烫的铁盆瞬间就将她的脚踝烫红了一大片。“少夫人!”外面的女佣们瞪大了眼睛,刚想要冲进来帮她,没想到她猛地一个用力踹开了脚边的火盆,转身去,目光森冷地盯着外面所有人。“谁都不许进来!”明明她的目光没有一丝焦距,外面的人还是僵住了脚步,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停在了原地。
展开全部

永远的隔阂

巨大的重物坠地声,苏络浑身都僵住,满目的血红色,最后的视线都被站在上面的商煜攫住。

“有人跳楼了啊!”

“叫救护车啊!”

恍惚间周围转过无数的人,她却没有办法动弹,耳边是嗡嗡嗡的一片杂音,被慢化的脚步声一步步踏过。

她听到楚南风的声音,似乎还夹杂着另一个人焦急的呼喊声。

眼前,彻底一片黑暗,头痛欲裂。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过了一辈子也就那么长。

苏络站在黑暗中,将之前走过的二十年都看了个遍,这才清晰的发现,自己过去到底是有多蠢。

恍惚中,有人握住了她的手,很冰凉的感觉,她下意识地想要抽回,对方却握地更加紧。

他说,苏络,你不想杀了商煜吗?醒过来,否则你永远都没有机会。

他说,苏络,不是我,我没有杀你父亲。

他说,络络,醒过来吧,给你机会折磨我。

苏络费力地想要睁开眼睛,却不是为了看清那人的脸,而是想要把手从他手中抽出来。

商煜看着她睁开眼睛,侧过脸的时候,目光淡漠地看着他,没有一丝焦距。

他怔了一下,心下一慌,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声音颤抖,“络络,你醒了吗?”

苏络默了一下,没有说话,察觉到周围的光线竟然暗地完全看不见,她立刻就明白了。

她看不见了……

“苏络!说话!”

商煜慌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守了她四天,猛地一下站起来差点没摔倒,大吼着让医生过来的时候,他自己都没发现心底的恐惧竟然如此强大。

医生们鱼贯而入,床上的苏络却面无表情,由着他们做着各种检查,她总是冷淡静默,就像是一具没有生气的尸体。

“商总,夫人的脑中本来就有瘀血,此番遭受巨大的打击,只怕是要……失明了。”

商煜浑身僵住,放在身侧的手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剧烈颤抖,用力一把拉住主治医生的衣领,目光阴鸷,恶狠狠地威胁,“治好她!无论如何都要治好她,否则我要你们全都给她的眼睛陪葬!”

“这……商总……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心病还得心药医,就算我们医术再高超,也救不了一个一心求死的人。”

“少夫人明显就是有不想看到的人,所以选择性地……”

医生话没说话,对上商煜要杀人的血红眼神,立刻住了嘴,趁着商煜失神的间隙,赶紧拉着人离开了房间。

“让他们出去吧。”

毫无起伏的声音,就像是机器报出来的机械语句,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商煜放在身侧的手略微颤抖,沉默了一会儿,无力地挥手让一群医生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苏络略微侧过头,大致地循着他的气息,死死地抓住身下的被单才能心平气和地开口。

“爸爸的葬礼,你是怎么安排的?”

商煜想过她无数种反应,唯独不曾想过,她会这么平淡地问自己,一时间,喉间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肆意蔓延,让他发不出声音。

“警局检查过你父亲的尸体之后,已经让人移到了殡仪馆……”

“检查?”苏络嗤笑一声,长舒一口气,“顶不住压力跳楼,有什么可调查的。”

商煜权倾南厅市,想要抹去一个人的真实死因,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苏络,我可以告诉你,你父亲的死跟我没有关系,我们的谈话进行到一半……”

“我想去陪爸爸一会儿。”

没有等他把话说完,苏络已经转过脸,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呼吸平稳,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商煜被她这安静的样子气得窝火,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深吸了几口气,却还是在转身的那一刻,用力地砸了一下身侧的门框。

“我等会儿会送你去。”

“不用了,让司机送就可以,商总日理万机,我不敢耽误你的时间。”

“苏络!”

商煜低吼一声,很想上去把床上的人摇醒,然而刚刚踏出一步,心底却有一点奇怪的情绪在暗暗地滋生。那种感觉,他曾经在母亲跳楼那一晚感受过,是夹杂着恐惧的绝望。

他害怕,害怕看到苏络那双无神的眼睛。

彼此之间无话可说,他不想伤到她,只能转身去叫来用人替她换衣服,站在窗边看着载着她的车开出院子。

外面是漫天的大雪,车子一路开到殡仪馆,鼻息之间都是值钱的枯朽味道。

苏络被搀扶到最前面,她站在门口,闻到了那股浓烈的焚烧纸钱的味道,浑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间僵住。

“都下去吧。”

女佣们面面相觑,顿了一下,“夫人,少爷让我们……”

“滚!!”

她骤然爆发,几个女佣都吓了一跳,哪里还敢站在原地,赶紧退到外面去盯着她的情况。

“爸爸……”

轻轻呢喃一声,她缓缓地走上前去,一步一步,直到靠近温度最高的那一片。

她知道,那是焚烧纸钱的火盆所在。

脚步没有停,她径直走过去,咣当一声,火盆翻了过去,翻飞的火花在她裙边飞扬,滚烫的铁盆瞬间就将她的脚踝烫红了一大片。

“少夫人!”

外面的女佣们瞪大了眼睛,刚想要冲进来帮她,没想到她猛地一个用力踹开了脚边的火盆,转身去,目光森冷地盯着外面所有人。

“谁都不许进来!”

明明她的目光没有一丝焦距,外面的人还是僵住了脚步,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停在了原地。

苏络仿佛不知道疼,脚踝处被烫的一片模糊,她却顺着原来的方向,一步步地摸到了那巨大的黑木棺材。

冰凉的感觉,从指尖一点点地蔓延到心脏,她仰起头,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尽数逼回去,嘴唇咬出了血才让自己没有哭出来。

脸颊贴上棺材,她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方向笑地森冷诡异,细微的声音从唇缝中溢出来。

“爸爸,你等着,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怀孕

伸出手,想要再去摸了摸爸爸的脸,然而探到一般却住了手,手指硬生生是僵在了半空中。

坠楼的人,会是什么样子,她不敢去感受,那会是她一生的噩梦。

“来人……”

听到她叫人,外面的人女佣们如临大赦,赶紧就上前去扶住了她。

“少夫人,您想要做什么?”

苏络深吸一口气,指甲死死地扣住棺材边沿,直到咔嗒一声,指尖传来尖锐的刺痛感。

“您的手……”

“没事。”她收回手,目光冷漠,声音冷静地可怕,“火化吧,不用等了。”

“可是少爷说……”

“那是我的爸爸!”

她一句话呛的几个女佣没话说,只好赶紧去叫来殡仪馆的主管,那主管面上答应,转身就去打了电话。

苏络心里清楚,暗暗地冷笑一声,死死攥住的手却越发用力。

半个小时之后,一切都安排就绪,苏络却在这个时候要求离开。

“您不等着火化结束吗?”

“不用。”

一把扯开女佣的手,顺着原来的方向往外走,逃也似的想要离开现场,不想听到那些起灵的声音。

耳边是一片嗡嗡嗡的声音,她听不清楚,眼前更是一片黑暗,全然是横冲直撞。

“苏络!”

一声惊呼,她脚下被门槛绊了一下,整个人都向前进倾去。

然而疼痛没有到来,反而是熟悉的男士香水的味道,她差点就要在稳住身形之后扇他的耳光。

是商煜。

“走。”

她挤出一个字,浑身恨地颤抖,并不想让这个人出现在父亲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衬衫,说出的是,“阿煜,带我走。”

商煜被那两个字怔了一下,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他以为她是不能接受父亲离开的事,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迅速地离开灵堂。

久违的怀抱,两人皆是一怔,苏络一动不动,是因为胸口疼得她抽搐,杀父仇人就在眼前,她却没办动手。

而商煜,脑子里却在想一个问题,他想要报复的人已经不在人世,苏络……他要如何对待。

上了车他也没有放开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她抱进怀中,然而低头的瞬间,却猛地发现,自己外套上沾染上的大片鲜血。

目光骤然下移,他倒吸一口凉气,看到苏络死死地抓住他的衬衫,口中的鲜血正连线珠一样地往下落。

“苏络!”

他大吼一声,慌了动作,只记得对着司机大吼,“去医院!快!”

怀中的人开始抽搐,口中的鲜血越吐越多,那刺目的鲜红让商煜眼前一片模糊,嘴唇都在颤抖。

“苏络,睁开眼睛,看着我……看着我!”

苏络听到声音,挣扎着睁开眼睛,意识已经开始不清明,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口中大口大口地吐血。

车速开到最快,车一停下,商煜立刻就抱着苏络往医院里冲。

医院的人早就已经收到消息,医疗队在外面待命,商煜却坚持着将人抱到了手术室门口。

苏络被推进手术室,商煜下意识地想要跟进去,然而手掌心中的手却在躺下的那一刻,用力地将他的手甩开。

“商总,请您在外面等候。”

手术室的红灯亮起,商煜一个人独自站在外面,一瞬间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恨意和坚持,身体一个不稳,重重地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二十分钟之后,一个小护士从里面急匆匆地赶出来,商煜猛地清醒,上前一把将人抓住。

“发生什么了?!!”

他血红着眼睛,瞳孔中的血丝就像是濒临疯狂的野兽,吓得小护士差点没哭出来。

“病人是急火攻心,牵动了腹中的孩子,我现在是去妇产科找主任医师来做联合手术。”

轰地一声,当头一击,男人僵在了原地,双手颤抖着垂下,无力地看向手术室的方向。

她,怀孕了……

是他们的孩子,他们之间的联系又多了一条新生命。可他却高兴不起来,他太了解苏络了,他们中间横梗了两条人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到当初了。

浩浩荡荡一大波人赶进手术室,他在恍惚中连续签手术协议,平生第一次感到这样撕心裂肺的懊悔。

苏络被推出来的时候是好几个小时之后,他一直都守在床前,然而在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没有了开口的勇气。

“这里是哪儿……”

苏络先哑着嗓子开口,双目无焦距,满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

“您醒了?不用紧张,孩子没有事,您也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小护士走进来,本来是想在他们面前刷个存在感,没想到一开口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冷了下来。

苏络皱眉,猛地侧过脸,循着刚才的声音方向,一字一顿,“你说什么?”

小护士愣住,看了一眼冷着脸的商煜,紧张地退后一步,又不敢不回答苏络,迟疑地开口:“我说,您和孩子都没事……”

“你说我怀孕了?”

苏络眼神一晃,瞳孔中闪过一丝恐惧,在听到小护士那一个“是”字的时候,一颗心都沉了下去,仿佛被人从头到脚浇下来一盆冷水。

静默之间,小护士已经溜出了房间,苏络与商煜相对无言,心思各异。

“你要怎么处理这个孩子?”仍旧是苏络先开口,声音平静无波,仿佛说的是一件天气好坏的小事。

商煜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情绪复杂,沉声道:“还能怎样?生下来。”

扑哧一声,苏络笑出来,讽刺的意味毫不掩饰,空气中最后的一点伪善因子都被扎地无影无踪。

“商煜,你是疯了吗?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将来你是希望他站在我这边替外公报仇杀了爸爸,还是站在你那边杀了我这个妈妈!”

“我没有杀你父亲!”

完本试读结束。

山蝶mm丶点评:

很不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文章内容丰富清晰,看了好几遍,看着很轻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