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他的温柔,我的毒
他的温柔,我的毒

他的温柔,我的毒

作者:折云暖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8-16 11:19:42

《他的温柔,我的毒》小说情节波澜壮阔,折云暖主要说的是:“怎么说不出话了?还是我说到你的痛处,你无话可说,嗯?”霍靳庭视线紧紧锁定着许笙歌,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回家看到她靠在落地窗前,月光洒在她身上,衬得她皮肤白皙的近乎透明。一股莫名的恐慌窜上心头,他有种许笙歌随时都会消失的错觉。所以今晚他要的越发的凶狠,许笙歌感觉他似乎想要弄死自己。“痛吗?我就是要你记住,安然死的时候,比你更痛!”他的话传入许笙歌耳里,她浑身一震,紧紧的咬着唇,血珠浸出来,混着泪水沿着唇角滑进枕巾里。
展开全部

他的温柔,我的毒:我们离婚吧

许安然,你赢了!

你说的没错,就算你死了,我也挽不回他的心。

……

----------------------------------

三年后。

夜,很冷。

许笙歌穿着白色睡裙抱着膝盖,靠着落地窗睡着了。

睡梦中,她眉头紧锁,脸色苍白。

茶几上墨色的茶叶在杯中打着旋,袅袅的烟雾映衬的她似乎要随风而去。

“霍靳庭,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许笙歌惊醒,仰起头,唇角泛起一抹苦笑。

她又做梦了,梦到了那晚,她这一生梦魇的开始……

她的爱情,她的孩子,伴随着她的心一起死在那晚,自此她活在地狱。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闻声,许笙歌颤了颤,只见霍靳庭推门大步走进来。

一身黑色西装衬得他身姿挺拔,内里的衬衫扣到最顶端,气质冷硬而禁欲。

完全没想到霍靳庭会回来,许笙歌愣住,嘴唇蠕动小声道。

“你怎么回来了?”

“不是你让王妈给我打电话让我回来?”

“我没……”许笙歌小声解释。

霍靳庭脸色阴沉,大步走过来,“听说你没吃晚饭,既然你不饿,那我们来做些其他事!”

他的手横贯在她腰间,一阵天旋地转,她被狠狠抛在床上,脸陷入柔软的被子中。

再接着,被人压制在床上。

灼热的吻落在她颈侧,浓郁的酒味蹿入她鼻尖,温热的呼吸引得她皮肤起了一排细密的疙瘩。

“不要,霍靳庭,你放开我!你这么恨我,碰我不觉得恶心吗?”

许笙歌挣扎着,长发凌乱的铺散开,咬牙愤怒的吼道。

“呵,这么晚不睡,难道不是在等我?来,让我看看,你骚成什么模样?”

霍靳庭冷眼俯视着她,开始解西装外套的扣子,随手将外套脱下来扔一边,扯掉领带,顺手解开顶端的两颗扣子,然后是皮带……

许笙歌脸色逐渐泛白,挣脱他逃也似的朝门冲去。

却被他扼住手腕,丢回到床上。

“霍靳庭,我不是婊子,如果你想要,完全可以去找其他人!”

“欲擒故纵?许笙歌,当年你费尽心机害死安然,新婚夜给我下药,犯贱的爬上我的床,这一切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要,我就给!至于你受不受得住,与我何干?”

他就这样闯入进来,疼的要命。

他的话再度撕开许笙歌心头的伤疤,她张嘴想解释,出声却被他撞得支离破碎。

她对上霍靳庭嘲讽的双眸,只能别过头,紧紧咬着唇瓣,无声的承受着。

他平时从不碰她,只有醉酒后,他才会在神智不那么清醒的情况下碰她。

“怎么说不出话了?还是我说到你的痛处,你无话可说,嗯?”

霍靳庭视线紧紧锁定着许笙歌,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回家看到她靠在落地窗前,月光洒在她身上,衬得她皮肤白皙的近乎透明。

一股莫名的恐慌窜上心头,他有种许笙歌随时都会消失的错觉。

所以今晚他要的越发的凶狠,许笙歌感觉他似乎想要弄死自己。

“痛吗?我就是要你记住,安然死的时候,比你更痛!”

他的话传入许笙歌耳里,她浑身一震,紧紧的咬着唇,血珠浸出来,混着泪水沿着唇角滑进枕巾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霍靳庭起身。

他拿过床头的药瓶,随手丢给许笙歌。

“把药吃了,我不想弄出个孽种!”

他说完走进浴室,他身上的衣服除了裤子有些皱以外,整齐的穿戴着。

他的话又在许笙歌心上扎了一刀,她僵硬的倒出药片咽下,倒在床上抬手遮住眼睛,无声的哭泣。

三年了,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她被折磨的快要发疯了!

在床事方面,霍靳庭就是一头凶狠又不知餍足的野兽,而她,到头来却只能眼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被撕咬啃食,直至体无完肤,丝毫动弹不得。

等到浴室里水声停歇,霍靳庭披着浴袍出来,坐在她旁边,静静的盯着许笙歌的背。

“离婚吧——”

许笙歌声音幽幽响起。

霍靳庭瞳孔微缩,随后眼神又平静无波,静静地抽出一根香烟点燃。

他嘴角不着痕迹的提起了一丝笑意,雾气从凉薄的唇缝中滚了出来,猛地逼近许笙歌,极具压迫的气势让她难以喘息。

下一秒,香烟被摁断在烟灰缸里。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的温柔,我的毒:小三上门

许笙歌的下巴被紧紧的捏住,由骨头传来的痛感仿佛下一秒就要炸开。

“霍靳庭,我要和你离婚!”许笙歌强忍着疼痛,盯着他残暴的眼神,一字一顿的说道。

“离婚?”霍靳庭气极反笑,唇角嘲讽的弧度越深,手上的力道更重了一分,“休想!许笙歌,你凭什么说离婚?你这样狠毒的杀人犯,我就要把你囚禁起来,然后一点一点的折磨你,我要把你所做的一切都悉数还回来!”

“许安然的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有!为什么你不相信!”许笙歌泪流满面,紧紧抓着被子,歇斯底里的声音逐渐化作低喃。

“许笙歌,凭你所做的那一切,我为什么要信你?”

“我没有!我从来没有做过,你要我承认什么?”许笙歌疯狂的摇头,拍开他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良久,“霍靳庭……我恨你……”

最后三个字从她的牙缝中狠狠地挤了出来。

许笙歌满心荒凉,与其这么彼此折磨,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她缓缓闭上眼,泪水大颗大颗的砸在霍靳庭手背,浸入他心里,滚烫的像整颗心脏在火里炙烤。

霍靳庭收回手,狼狈的转身。

“呵,你恨我?你有什么资格恨我?许笙歌,这辈子你都别想摆脱我,你就好好待在这里,为你所作的一切赎罪!”

随着门“嘭”地一声关掉,男人的脚步声消失在门的那头。

是的,她没有理由和他离婚,当初许氏破产,被他强势收购,许家为了平息他的怒火,已经彻底将她卖给了他,这才得以换回许氏。

她曾经想过死亡结束这一生,他告诉她,如果敢死,她唯一的弟弟也会给她陪葬。

那时,她就明白,这一生,都注定是他霍靳庭的奴隶。

许笙歌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一丝不挂的打开浴室的门,像搬一具冰冷的尸体一般把自己扔进了浴缸内,温暖的水流缓缓流经全身,却又如何都流不进心里去。

曾今她爱霍靳庭像飞蛾扑火,明知会灰飞烟灭,依然义无反顾。

可现在,她的心就和这遍体鳞伤的身子一样。

好累,真的好累,这种感觉像是临近死亡的麻木,却又疼痛的无比真实。

正当许笙歌半梦半醒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整个人立刻惊醒过来,阳光已经照在她脸上,她的脸苍白的没有血色。

撑着酸软的身子起身擦干水,就这样全身赤裸的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年轻的身体,却从根部已经腐烂。

至于来人是谁,都和她没什么关系,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地待在她的笼子里。

“许笙歌在哪里?我要见她!”远远的就听见门外一个女人嚣张跋扈的声音。

许笙歌披上了浴巾,随意的用毛巾将湿发束缚了起来。

“什么人?”

许笙歌握住把手,轻轻一扭,映进视线的,是女佣的脸。

“许小姐,霍先生交代了,您今天不能走出这个房间,您请回吧。”

许笙歌咬了咬唇,正要将门关上,一抹艳色的红刺进她的眼睛,一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玉色纤手握住了门边。

映入视线的是个趾高气扬的女人,她双眼紧紧盯着她脖子上的吻痕,恼羞成怒的咒骂:“贱人!”

完本试读结束。

是你的正业呀点评:

《他的温柔,我的毒》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折云暖不要烂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