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

作者:三木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11:21:49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这本书的主要内容:简宁垂眸半响,低低苦笑一声道,“我先走了。”早就知道是自己真心错付,得到现在这个结果本就是教训,她还有什么不满和委屈的,是她自己的选择,就算赵媛这样说她,她也没资格生气。而且生气又能怎么样呢?唯一疼她爱她的人,现在在楼上躺着。转身出去,站在消防通道口,却像是被抽走全身力气似的,望着台阶迈不动脚步。还是伤心了啊......“呵!”简宁轻轻闭了下眼,算了,不值得。
展开全部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第8章试读

简宁恣意惯了,从来没学过公司这些事物,虽然在简安河的耳濡目染下过了这么多年,可撑死了也不过是一知半解。

她也没脸在公司对他们指手画脚,只让方瑾泽把公司现状和规划之类的说了一遍,然后提出一个大概方向丢给高层,由他们去完善实施。方瑾泽一一应下记好,确认一遍后就直接出去准备会议了。

办公室门关上的瞬间,简宁颓废下来,深吸一口气,起身走到窗前。

其实她何尝不知,宁安集团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她不肯卖股份硬撑,也撑不住多久的,何况还有那群高利贷咄咄逼人。

但......

“就算知道是什么结果,也不能那么做啊......”简宁倚在窗棂上,窗户开着,风拂进来,将窗帘吹得飒飒作响,她轻轻开口,不知是对自己说还是对谁说,语气似感似叹。

宁安集团不仅是爸爸的心血,更是哥哥的成果。

简宁在公司行尸走肉了三个星期,才接到医生通知可以探望哥哥了,面容颓废的她这才稍微有了些生气,收拾好自己准备去医院,没想到一开门却差点撞上方瑾泽。

“简小姐要出去?”方瑾泽有些意外。

简宁微微点头,“我去医院看哥哥。”

方瑾泽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半个小时后。

简宁在医院停车场停好车,直接乘电梯去八楼,可电梯却在五楼卡住不动,她无法,只得下电梯转到另一头爬楼上去。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哒哒作响,简宁理了下上衣,眸光一转,脚下忽然顿住。

五楼是VIP住院部,而正对着她的那间病房里却躺着谢承霖的母亲赵媛。

婆婆生病了?

简宁抿了下唇,直直朝那边走去。

“......乔乔啊,你可真是手巧,”赵媛眯着眼欣慰地叹了口气,“简家那姑娘和我儿子结婚这么多年,也没见她给我捏个脚捶个背的。你说这同样是千金小姐,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伯母,您别这么说。”南乔坐在床尾,粉面含羞,微微颔首,一副羞怯的模样。

“你确实是个好孩子,不过啊......”

简宁瞬间怔住,脊背一寸寸僵硬,嘴角扯了下,勾出的笑容是如此的讽刺。

“咚咚!”简宁就带着这样的笑容敲了下病房的门,打断赵媛的话,缓步进去,声音清亮,却字字珠玑,“是啊,南小姐的手确实是巧,可同样是千金小姐,为什么谢承霖喜欢她最后却娶了我呢?”

赵媛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因为只有我脑子不好,愿意把家底捧出来给谢氏救命!”简宁眼眶微红,笑容却不变,“哪里能和南小姐比,等谢家一飞冲天了,再来按个脚揉个肩,好人做了,家底也还在。”

南乔脸色一变,可顾忌着赵媛,也只敢露出些委屈。

“婆婆您记性真不错,只记得我没给您按摩,却不记得我送您的那些珠宝药材是何等价值,您要早说喜欢媳妇给您按脚,我也犯不着每次都费劲去买那些东西了。”

简宁一口气说了很多,心里却是酸涩难当,她没想到,费心费力付出所有,竟连一句感谢也得不到。

“你若想要回那些东西,直接和我说就是了。”谢承霖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简宁瞳孔一缩,转过身去,正好撞上谢承霖阴郁的眸子。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第9章试读

谢承霖目光阴鸷地看了她许久,才径直往病床走去。

简宁垂眸半响,低低苦笑一声道,“我先走了。”

早就知道是自己真心错付,得到现在这个结果本就是教训,她还有什么不满和委屈的,是她自己的选择,就算赵媛这样说她,她也没资格生气。

而且生气又能怎么样呢?

唯一疼她爱她的人,现在在楼上躺着。

转身出去,站在消防通道口,却像是被抽走全身力气似的,望着台阶迈不动脚步。

还是伤心了啊......

“呵!”简宁轻轻闭了下眼,算了,不值得。

迈出脚,还没踏上阶梯,手腕猛地被人扯住,只一拉,她便被迫转过身。

谢承霖攥着她手腕用了很大的力气,脸色阴沉,眼角泪痣清晰可见。

“你松开!”简宁挣了两下,抬头怒目而视。

“简宁,你要记得,我们已经离婚了。”谢承霖终于开口,嗓音低沉,“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妈面前!”

简宁咬着下唇,不摇头也不点头。

谢承霖对她向来没什么耐心,他眯着眼等了一会儿没听见简宁的声音,攥着她的那只手加大了力度,近乎是怒气翻涌,“回答我。”

就因为这三个字,简宁的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她倔强地仰头看着谢承霖,偏偏就是不回答。

谢承霖终于耐心耗尽,目露嫌恶,丢开简宁的手,从怀里拿出一块帕子擦手,“你若不答应,我便拒绝再为简安河支付费用。”

他脾气一直控制地不错,可一对上简宁,他就忍不住发火。

“你......”简宁抬起手就往谢承霖脸上扇,却在半路就被截住,她气得咬牙切齿,“你答应过的!只要我签字离婚,你就......”

“我就答应无期限为简安河缴费?”谢承霖冷笑,“我怎么不记得了?”

“混蛋!”

“骂够没有?”谢承霖毫不留情地嘲笑她,“你除了做这种无用功还会什么?哦,我忘了,你还会哭,还会待在宁安集团做缩头乌龟,还会缩在一个将死之人的臂弯下等待庇护!简宁,你告诉我,没了简安河,你还能干什么?”

简宁被他骂得懵住了,怔怔地掉泪,半响才嗫嚅道,“我......没有。”

谢承霖摇摇头,放开手,也不知是不是简宁的错觉,总觉得他眼里好像......带着失望。

失望?

他对她?

简宁觉得自己气糊涂了,谢承霖对她连希望都不存在,哪里来的失望。

谢承霖不再说什么,也没提让她答应不出现在赵媛面前的事情,就这样离开。

简宁站在原地怔了一会儿,才走上楼去。

简安河并没有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她要去探望,还得穿上防护服。

这是简安河出事以来,她第一次见他。

心脏跳得很快,眼眶也有些湿,脚步迈开,下一秒却被人拉住,“您是?”

“我是病人的妹妹。”简宁解释。

“病人家属?”刚交班过来的医生一愣,“今天只允许一次探望,可是白天不是有人来过了吗?”

“什么?”

医生见她不像是在说谎,只好翻出探望记录,“白天有个人来过了,一个叫......叫谢承霖的。”

小说《奈何情深忘枉流年》 第8章 得不到感谢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涵小郎君点评:

这本书《奈何情深忘枉流年》挺不错的既幽默还搞笑文笔也不错加油努力更新,别理哪些喷子们没看多少章就到处瞎评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