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不好意思我已婚
不好意思我已婚

不好意思我已婚

作者:千寻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2 13:04:21

快看看千寻的新书《不好意思我已婚》:圣道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慕思哲看着新闻的头条,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不用自己亲自动手,自然会有人动手!林温祎还真是一颗不错的棋子,或者以后可以多利用利用。“老大,老大,我查出来了。”齐天楚跑进慕思哲的办公室内,大口大口喘着气。慕思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他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啊!“是谁?”“曹泽安!”慕思哲的眸子微眯,里面露着一丝丝的危险,曹家?
展开全部

不过只是个开始-千寻

圣道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慕思哲浑身都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齐天楚垂着头站在他的面前,他已经把向家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都抢了过来,老大为什么还这幅要吃人的表情?

难道是在怪自己把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弄丢了?老大这么黑心真的好吗?

再怎么说,励阳出了那么多的力,圣道要是吃肉不给他留点汤,他会善罢甘休吗?

这年头,当小弟越来越难了,不仅要有办事的能力,还要有一颗七窍玲珑心,能一眼看出老大在想什么。

办事的能力自己倒是不缺,但是老大到底在想什么,他真的不知道。

慕思哲继续向齐天楚施压,齐天楚终于忍不住了,哭丧着脸说:“老大,我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合你意,你给句痛快话行不?”

慕思哲坐在椅子上,右手在桌子上不断地敲着,极其有节奏感。

齐天楚看到慕思哲那几根手指头不停地敲,他有些害怕了。

每次老大想要出手的时候,就会有这个动作,为什么这一次让自己出冷汗呢?

“那天的人都处理干净了?”慕思哲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齐天楚一眼,这小子就是玩性太大。

“啥?”齐天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慕思哲说了什么,想了想才想起了林温祎的事,说:“都处理干净了,一个都没有留下!”

“那可有查出来是谁指使的?”

“啊?”齐天楚倒是没有想起来这一档,他不是急着朝向家出手么?哪有多余的闲心去管这档子事?

慕思哲看着齐天楚哭丧着脸,他就知道他肯定没有去查,停住了敲桌面的手指,说:“你要是不想在我身边呆,可以去换你哥哥来!”

“不不不,我马上去查!”齐天楚一听慕思哲说要换了自己,他怎么会愿意?

跑到美国去,这不是分明要整死自己么?

慕思哲看着齐天楚慌不择路的逃跑,眼睛里微光闪动。

他不是不知道齐天楚这几天一直在忙向家的事,只不过这家伙有去电玩城玩的空档,也能把要害林温祎的幕后凶手给揪出来。

至于向家,不过是他到S市目的的一个开始。当年害死父亲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

医院里,励阳正提着林温祎的东西,他们今天就要出院回家了。

林温祎不言不发地跟着励阳的身边,整个人看起来安静极了,励阳皱了皱眉头,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励家的客厅里,向甜甜和励天行都在,江永春坐在一旁垂着头沉默不语。

林温祎踩入门看到他们,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王嫂见状前来接过林温祎手里的东西。

“励阳,你满意了吗?”励阳刚进门,励天行就咆哮着站了起来,冲到他的面前。

“父亲,您是何出此言那?”励阳挑了挑眉,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

林温祎看了看向甜甜,她双眼都红肿着,正眨巴着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励阳。

“难道不是你逼着向家走上绝路?”

“父亲,难道您远离商场这些年忘记了商场如战场吗?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励阳轻描淡写的说着,丝毫没有一点内疚。

励天行额头上的筋暴了出来,双目猩红,双手紧紧握住。

励阳一把推开站在他身旁的林温祎,迎着励天行的目光,丝毫不见有一丝的想让。

“如果,你恨我,想要夺回甜甜,我可以让给你!”励天行痛苦地说道,现在的他在天行国际已经没有任何的地位。

原本他以为他在天行国际还能说得上话,谁知他走了的这些年,天行国际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公司都以励阳为首。

林温祎吃惊地看向励天行,这个男人爱那个女人到底爱到了什么地步?为了不让她伤心,居然可以把她拱手让人,而且对象还是自己的儿子!

她连忙转过头去看励阳,想知道励阳是怎么想的,那是他的青梅竹马,如果没有爱,怎么会去追究向家的过失?

向甜甜倒是没有什么意外,仍旧是瞪着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励阳,眼睛里都是楚楚可怜。

江永春惊慌地站了起来,怎么可以这样?

励阳的脸上慢慢地挂上了笑容,林温祎看着这笑容绝对有些刺眼,难道他能接受?如果他接受,那么自己要怎么办?

“我嫌脏!”励阳脸上的笑容放大之后就变成了嘲笑,冷冷地说了这三个字,转身揽过林温祎就要往楼上走。

林温祎听到励阳的这三个字,浑身都抖了抖,脏!

“谁允许你这么说她?”励天行伸手就是一拳,在励阳转身的时候就打向他的后背。

林温祎很敏感地一把推开励阳,因为惯性的缘故励天行的那一拳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她的脑门上,她像一个布娃娃一样往后倒在地上。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励阳惊恐地看着林温祎,腿上一软,连忙上前跪在了她的面前。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江永春和向甜甜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场面,就都站了起来,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励天行见到林温祎倒了下去,也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励阳颤抖着伸出自己的手,放在她的鼻前,感触到她微弱的气息,就连忙抱着她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回过头,没有一丝感情地看了励天行一眼,说:“她若有事,你必要付代价!”

励天行心里一凉,他知道他说的不是虚假,如果林温祎有事,恐怕他不会有好结果!

林温祎被送到了急救室里,励阳焦急地在走廊里走来走去。

“励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温可欣和林振轩急忙赶来,看到励阳就焦急的问。

励阳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他一肚子的火没有地方发,想了想就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助理接到电话后就开始行动。

一个小时后,向恒忱就在自己家的别墅里,死在女佣的身上,成群的记者都围在向家的别墅外。

向家夫人受不了打击,猝死在房内,向家的丑闻一瞬间就占满了各大小新闻的头条,不缺种种猜测。

向甜甜闻讯连忙赶往向家,但是看到别墅外成群的记者,又连忙掉头回励家。

她的手紧紧握着,励阳果然一点旧情都不讲,心狠手辣!

励天行坐在向甜甜的身边,一脸的内疚,他们都知道这是出自励阳的手笔,但是他们暂时却不能奈何他!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总有一天,她向甜甜一定会让励阳生不如死!

这笔账,以后慢慢算-千寻

圣道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慕思哲看着新闻的头条,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不用自己亲自动手,自然会有人动手!

林温祎还真是一颗不错的棋子,或者以后可以多利用利用。

“老大,老大,我查出来了。”齐天楚跑进慕思哲的办公室内,大口大口喘着气。

慕思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他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啊!

“是谁?”

“曹泽安!”

慕思哲的眸子微眯,里面露着一丝丝的危险,曹家?

正好他们还有账没有清算,早晚一起来,暂时先记着。

“老大,我这就带人去干掉他!”齐天楚转身就要走,敢在老虎的嘴巴上拔毛,却是是活的太腻味了。

“回来!”

“老大,你不要着急,我马上就去报仇!”

“我让你回来!”慕思哲恨不得拿着工具把齐天楚大脑里的零件都重组一遍!

“老大,你?”

“这笔账,先记着,以后慢慢算!”

“哦!”齐天楚挠了挠脑袋,他搞不懂老大为什么还要等,明明可以马上就报仇的。

“哦对了,那个林温祎还真是个灾星,那天我把她送到了医院,今天刚出院,又住进了医院。”齐天楚有些幸灾乐祸,慕思哲的头皮一紧,问:

“你说什么?”

“那个林温祎又住院了,现在还在抢救,不知道能不能抢救的过来,你说说看,她这边刚出事,向家那边就连续死了俩人,你说这个女人是不是灾星?咦,老大,老大?”

齐天楚兴致勃勃的说着,一回头慕思哲的人不见了。

慕思哲此刻已经在地下车库里,他听到齐天楚说林温祎不知道能不能抢救的回来,他一刻也坐不住了。

车子到了S市的贵族医院里,他直奔院长的办公室。

风远见到慕思哲慌慌张张的进来,连门都不敲,皱了皱眉头,问:“什么风把慕少您给吹来了?”

“疯子,快点带我看看林温祎现在怎么样了?”

“林温祎?”风远皱了皱眉头,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是励少奶奶吧?还真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女人,刚出院就又送来抢救了。”

“不要那么多废话,快带我去看看!”慕思哲此刻没有一点的风度,风远若有所思地看了慕思哲一眼,问:

“你不会对她感兴趣吧?”

“你废话太多!”

五分钟后,两个身穿蓝色衣服的男人从院长办公室里下来,直接到了林温祎所在的急救室里。

慕思哲进入急救室里,看着医生正拿着测量仪不断地在给她测量,也没有做手术,眼睛示意了风行。

风远把他拉到一边,说:“她现在是昏迷着,会不会颅内出血还要等十二个小时观察,如果现在就把她给推出去,励阳估计要杀人了!”

“那她到底有没有事?”慕思哲的眼睛死死地锁在林温祎的身上。

“她的情况还算乐观,没有被人一拳打死,也没有骨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风行看了看手中的病历,耐心地跟慕思哲解释道。

“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不能让她有事!”

“我尽力!不过,她现在需要静养观察,所以要在特护房间内,你可以二十四小时陪护!”风行怎么看不出慕思哲的心思来?他表现的这么明显。

急救室里的医生都在一旁休息,慕思哲在手术台边守着林温祎,她的脸已经肿的面目全非了,他的心脏一抽一抽的。

门外的走廊上,励阳焦急地走来走去,突然他一拳打在了墙上,鲜红的血液就从墙上流了下来。

“励阳,你这是干什么?赶快去包扎一下,温祎等会儿醒了看到你伤害自己,她会内疚死的。”温可欣看到励阳的样子,有些心疼了。

一个女婿半个儿,她这么多年只有林温祎一个女儿,对这个女婿自然也是疼的。

林振轩倒是冷漠地看着励阳,他了解男人,励阳的这种行为就充分的说明了一点,温祎受伤跟他有关!

励阳听温可欣这么一说,连忙朝护士站走了过去。

刚包好手的励阳电话就响了,电话的那头曹泽安呜咽着跟他说:“阿阳,永别了,我们来世再见!”

“泽安,你要干什么?你别做傻事!”

“阿阳,我最后一次说爱你!”曹泽安说完了就挂了电话,他坐在盛乐大酒店,他们经常约会的套间的阳台上,双脚朝外,手里还提着酒瓶。

励阳心里一乱,连忙撒腿就往外跑。

急救室外温可欣和林振轩焦急地看着急救室内,急救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谁是病人家属?”

“我!”

“我!”

林振轩和温可欣异口同声道,他们突然意识到励阳一去不复返了。

“病人由于伤到重要部位,需要在高级病房内看护,你们去前台办一下手续。”

那护士说完就递过来一张单子,林振轩和温可欣连忙去前台办理手续。

前台的护士见到单子,连忙电话又跟风远确认了一边,才给办理了特殊的看护病房,并告知林振轩和温可欣,让他们先回去休息,有任何的情况都会电话通知他们。

林振轩和温可欣哪里会回去?女儿生死未卜,他们怎么可能睡得着?

林温祎被转移到了特例病房,慕思哲仍旧穿着医生做手术时的衣服,面部被遮的严严实实。

“你们先到隔壁去休息,今天晚上本、我值班看护病人,有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处理并通知您二位。”慕思哲看了看林振轩和温可欣,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是林温祎的亲人,所以看着比较顺眼。

“那麻烦医生了。”林振轩拽着温可欣离开了。

慕思哲关上门,解开脸上的口罩,目光深沉地看着林温祎,满眼都是心疼。

突然,电话响了,他连忙划开电话,看了看床上的女人,还好没有吵醒她。

“什么事?”慕思哲的声音很冷,齐天楚最好祈祷有事,要不然可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老大,励阳和曹泽安去开房了。”齐天楚兴致勃勃的说着,老大让盯着励阳和曹泽安,这么多天,终于被他逮到了一回。

慕思哲浑身一冷,好一个励阳,自己的老婆生死未卜,他居然有心情去跟开房!

“拿到证据!”

“好勒!”齐天楚兴致勃勃地进了监控室,曹泽安常年包的那间房内,早已经被他给房上了针孔监控器,各个角落无死角,只要他们有动作,那可是各种角度都有拍摄。

小说《不好意思我已婚》 第17章 不过只是个开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嘉良点评:

不错的,文笔舒畅细腻,引人入胜,情节也是波三折,让人忍不住又买几篇,推荐《不好意思我已婚》。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