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农女致富经
农女致富经

农女致富经

作者:Miss、Z_19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8 16:54:25

在《农女致富经》里面是一波三折,Miss、Z_19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秦老汉和林氏都听到了呼声,匆匆赶过来一看却见张氏躺在大山坏里,脸色刷白,额头两边全是冷汗。“当家的,这是咋的?可是被日头晒着了。”林氏放下手头的活计去摸张氏的额头,又拿了水倒在自己手上去拍张氏的脸,却见张氏怎么也没醒过来。“瞎嚷嚷什么,估计是中暑了,没用的东西才做多少活计就要死要活的,大山你扶你媳妇去那树荫处待一会就好了。”秦老汉看了一眼自家二儿媳妇,黑成着脸道:“大山你快些个,今儿个天黑前一定要将这些苞米都收拾了。”
展开全部

农女致富经:第3章

“贱丫头,你疯了不成,你这是要做什么!”王氏一听吓的跑出了厨房,一手扶着门板,一手扶着肚子,吓的直哆嗦。

-------------------

哼!秦五丫冷哼一声,也不在理会王氏发癫,将背篓背上,又拎起事先就打好的一小桶水,出了院子往田里头走去。

老秦家的玉米苞子下的比其他家的早,所以现在田头除了秦家的几口人,也不见有其他人,反倒替自己省了心。

从穿越后,秦五丫就很少出门,别人都以为她是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怕出来被七大姑八大姨的说的没脸才在家里躲着,其实只有秦五丫自己知道,其实她只是怕穿帮,只能先躲躲,等将这里的人和事都弄清楚了才敢出门。

寻了处树荫,秦五丫将盖在背篓最上面的的油布纸摊开来铺好,随后将碗筷、菜和饼子都拿了出来。

六亩地,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秦家的几个男人都还在地理忙活,倒是二嫂张氏一抬头看到了五丫便笑着大声招呼到:“五丫送饭来了,大家先去树荫下休息下,吃了饭再收也不迟。”

“这感情好,总算是来饭了!”秦大山一听自家媳妇说,心下一乐。

自己老爹想着能尽快将苞子收了,好将地在翻一翻种上新的,今儿个天还没亮就将众人都唤了起来,早饭也没吃上一口,一直忙到现在都没见休息过。

还好五丫头来的及时,要不真要真有的受了,想着秦大山不由朝着秦五丫咧嘴一笑。

刚要招呼着往树荫走,便听到秦老汉冷冷的哼了一声,吓的秦大山抬出去的步子又退了回来。不解的看向自己老爹,却见秦老汉看了一眼在树荫边忙活的秦五丫,脸色难看的很,口里也不客气:

“干活不见积极,吃饭到是都惦记着,才收了多少就要休息?先将这两排苞米收了再休息。”

秦老汉这话一出口,让原本打算休息的众人一愣,其实几个人已累的腰酸背痛,饿的前胸贴后背。特别是张氏,虽然嘴上不敢说什么,可心里早就骂咧咧了。

挨千刀的老秦家,见天儿个折腾人!

想着张氏一手收着苞米一手捂着肚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从昨儿个晚上开始自己的肚子就老冒酸水,看啥都想吐,弄的晚饭也没吃几口。

今儿个早上早饭也没吃就出来干活,六月里日头本来就大,晒的人眼晕,本就身体不利索,又饿到现在,张氏几次干活的时候都觉得腿都发软想一头栽倒下去。

树荫处里离地也不远,虽然听不清具体说了什么,但众人的反映和秦老汉的脸色尽数都落在了秦五丫的脸上,大致也就猜到了些什么。

从秦五丫醒来以后,秦老汉就一直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只要有她出现的地方脸就黑的和锅底一样。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五丫死过一次的原因,秦老汉到没有过多的打骂,只是自顾自的摆脸色。

秦五丫当然也自觉的很,见到秦老汉在的地方就绕道走,两人弄的和仇人一样,知道以为他是自己亲爹,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欠了他几百两银子似的。

倒是王氏见到秦五丫活过来,虽然一开始被吓的不轻,等知道不是诈尸后,反倒高兴的很,王氏高兴的理由很简单,又省了三两棺材钱,能将这丫头再卖出去也好,卖不出去还多个劳力。

看着众人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秦五丫冷笑一声也不理会,自顾自的将东西摆放好,往自己坏里揣了两张玉米饼子背上空篓便往西山去。

爱吃不吃,不吃拉到,老娘可没闲工夫陪你们作秀。

秦五丫每日的活计除了做饭,浆洗衣衫外,就是隔天上一趟西山割一篓子猪草回来,伴着番薯叶子剁碎了煮熟给猪吃。

这个年代的猪草和秦五丫前世知道的那个猪草不是一个意思,秦五丫前世知道的猪草是一种叫折耳根的鱼腥草,可以做药材能降火。

而这个年代的猪草是一种类似芦苇叶子又不算十分相似的东西,天气一热满西山都是这种东西,好收的很。

李家村往东走上两步就是西山,西山小的很,山上也没什么野兽精怪的,就是山鸡野兔的也难寻的很,偶尔冒出一只也被村民抓去打牙祭了。

所以西山很安全,平时,村里的小孩结伴进山玩耍也不会有大人管,都放心的很。

嘴上咬着玉米饼子,秦五丫三步并作两步,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半山腰上。

其实山的入口处就长着郁郁葱葱的大片猪草,不过五丫却并没有看上一眼,反倒背着空背篓越走越里面,虽说是打着来割猪草的名义,不过五丫真正要找的却另有他物。

半月前,秦五丫见打了一背篓的猪草还有些空余时间。又不想这么早回那个闹腾的家,便打着想给自己找点解馋的吃食的目的一路往山腹里走去。

说来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给馋的要命的秦五丫找到一个好东西,那便是旱葡萄。

这东西秦五丫前世爱吃的很,或许很多人没听过旱葡萄,不过它还有一个洋气的名字叫黑加仑,这个应该大家都非常熟悉,这玩意新鲜上市后可贵的很,十块钱就几颗。

不过现在在这西山上却是没人吃的玩样,满满当当一大丛,每年都是自己烂掉也没人惦记着。

一来这东西长的深,不往里面走看不见,二来幺,这玩样成熟后紫黑紫黑的实在吓人。

据村里老人的说法,李家村就曾经有一个孩子跑到山里吃了一种黑乎乎的小果子,结果当场就被毒死了。

这事当时闹的挺大,后来家里的大人都会告诫家中小孩,嘴馋到山里摘果子吃可以,但一来只能在山外围,二来不许吃黑的果子。

虽然西山不大,也安全,但到底是山,村民们也怕自家孩子在山上玩野了跑山腹去,等天黑了迷了路回不来。置于黑果子那就不用说,直接要命的事情。

秦五丫不知道吃死人的黑果子到底是什么,不过肯定不会是旱葡萄,当然村民们既然都这么说,那就干脆让他们误会到底好了,没人抢,反倒便宜了自己。

半月前看到的时候,果子还没长多少,且生的很,秦五丫便惦记着算了算时间,估摸着到了六月中旬就差不多熟透了。

“果然都熟透了呢。”

看着枝头上悬挂着的一颗颗黑的发紫的旱葡萄,秦五丫的心情就大好,将背篓往地上一放,轻轻一跃,手里头就多了两颗果子,用衣袖擦了擦,秦五丫也顾上脏不脏的问题就往嘴里扔。

顿时一股香浓的酸甜在舌尖上化了开来,秦五丫心满意足的吧唧着嘴巴:“竟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香甜可口的。”

原想着野生的味道应该不如前世水果店买来的改良版,却没想到竟然比自己一起吃过的都要好吃许多,看来是环境没有被污染的效果。

想着怀中还有一张没吃的玉米饼子,刚好将旱葡萄拿来做馅裹着吃,五丫伸手又摘了好几颗随便的擦了一擦,将手中的饼子对折,把几颗旱葡萄往里面一放,张嘴就是一大口的,味道不错,玉米饼的厚实加上新鲜果酱的香浓清甜。

虽然要自己吐皮吐核麻烦了些,不过也别有一番滋味,怎么说也算简易版蓝莓酱果子饼。

玩闹似的,不过三两下,秦五丫就将平时最难以下咽的玉米饼子给吞进了肚子了,像是不甘心,又连着吃了几十粒旱葡萄,才不情不愿的重新背起背篓下山去。

虽然不能将这些摘回去吃,不过这一顿吃的也算是舒爽可口。

顾五丫穿越前,刚刚大学毕业,虽然饭做的不怎样,也就方便面煮的顺畅些,但做完一个自身吃货家宅女,秦小五的但零食却做的很溜,腌制话梅,做果酱,做酸奶刨冰小糖果什么的都十分拿手,平日里弄个好看的包装都能以假乱真冒充超市货了。

因为前世爱吃黑加仑的关系,秦小五没少拿新鲜的黑加仑做果酱,或者蜜饯,虽然成本是直接超市里买现成的十倍不止,不过一来自己做的开心,而来放心不是,谁知道那些十几块就能买一罐子的东西到底是用什么做出来的。

所以在秦五丫第一次看到旱葡萄时,脑子就冒出了用它来做果酱拿去镇上卖钱的想法,不过一想到老秦家那一家人的嘴脸,秦五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管这个能不能赚钱,秦五丫都只能暂时将它烂在肚子里,等以后在做打算。当然即便是拿回家吃的想法也一丁点没有。

除了自己的老娘林氏外,自己对老秦家这一帮子人没一个有好感,找到好吃的就算是自己吃不掉,烂掉,秦五丫也不想带回去一颗给那群人糟蹋。

有好东西要大家分享的觉悟秦五丫在穿来这个世界的第二天就断绝了,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

虽然秦五丫前世从来没干过农活,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独生女,不过哪怕你是公主,穿来三个月后也会便的十分习惯,

就比如五丫现在割猪草的手法就十分熟练,半点不会比别人慢,不过小半个时辰就装了满满一背篓,压的实实沉沉的才下山回家。

农女致富经:第4章

回到秦家天色还早,秦老汉几个自然还没回来,秦五丫放下背篓,就看到王氏偷偷摸摸的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什么,一看到秦五丫回来,愣了一下。

便慌忙将手放到背后,见秦五丫完全没搭理,便狠狠的瞪了一眼,骂骂咧咧的拖着肚子就小跑进了自家屋子里。

“哼!见天的琢磨着怎么偷鸡蛋吃,当人家没看见似的。”秦五丫冷笑一声,也不理会王氏,开始忙活起自己手中的活计来。

将今天割来的猪草弄出一半来放到阴凉处,而另一半则和烂菜叶子混一起,泡到木盆子里清洗干净。

最后垛的粉碎,一溜的往锅里倒,在煮上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就能拿去喂猪了。老秦家一共就两头猪,所以吃的并不多,这两头猪现在已经养的半大了,一头过年时要自个儿宰了吃,一头则买去镇里换银子。

将猪草煮上,五丫收拾妥当又背上空背篓出了门,这是去田里将那帮人吃剩下的碗筷收起来。

“大山...大山...我难受...我”秦五丫刚走到田头,就看见二嫂一手抓着一株玉米杆子,一手想往身边的大山抓起,可却什么都没抓着就晕倒在地。

“桂芳?桂芳你怎么了!”秦大山刚听到自己媳妇的喊声,正奇怪一回头去见自己媳妇已经昏倒在地不醒人事了。顿时慌了神大声呼叫起来。

秦老汉和林氏都听到了呼声,匆匆赶过来一看却见张氏躺在大山坏里,脸色刷白,额头两边全是冷汗。

“当家的,这是咋的?可是被日头晒着了。”林氏放下手头的活计去摸张氏的额头,又拿了水倒在自己手上去拍张氏的脸,却见张氏怎么也没醒过来。

“瞎嚷嚷什么,估计是中暑了,没用的东西才做多少活计就要死要活的,大山你扶你媳妇去那树荫处待一会就好了。”

秦老汉看了一眼自家二儿媳妇,黑成着脸道:“大山你快些个,今儿个天黑前一定要将这些苞米都收拾了。”

“是,爹。”大山的脸上挂着担心,却也不敢反驳自己老爹的话,只能抱着张氏往树荫处走,刚好看到来收拾碗筷的五丫,不由的脸色一松道:

“五丫啊,你嫂子不知道怎地就晕倒了,你就给照看下,碗筷等些时候再拿回去。”

“知道了,我会照看的。”秦五丫看了一眼脸色刷白的张氏应声道。

虽然对自己二哥和二嫂的印象不算好,不过也不算太坏,比起秦老汉的无情和大哥大嫂的无耻,二哥和张氏最多算是坐山观虎斗,两边不插手。

特别是张氏,虽然没有帮过秦五丫,在秦五丫被逼死的时候也不过是冷漠的看热闹,不过就看在她和王氏不对盘,时不时出口讽刺王氏的份上。秦五丫决定帮上一把也无可厚非,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张氏要是一病不起,王氏不得嚣张的翻天了。

五丫挪了挪身子吃力将张氏扶到树荫下靠着,又将手中的碗筷都收拾起来进背篓,学着林氏的手法,将壶里的水倒了点在手里,轻轻的拍打张氏的双颊和后颈。

记得前世的时候自己中暑,外婆都会掐自己的虎口,后颈,然后再给自己刮痧。五丫想着就将去拿林氏的手,却不想摸到的是一双冰冷的手。

不对,怎么会是冰凉的,中暑的人不是应该出现发热、乏力、皮肤灼热这些症状吗?在看张氏的脸色也是青白的吓人,一点都不像是被晒晕的样子,不会是生病了吧。

秦五丫正疑惑间,昏迷的张氏却迷迷糊糊的真开了眼睛,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另外一只手一把抓住秦五丫的衣袖,咬着牙齿吃力的开口:“疼...我的...肚子...五丫...我.”

张氏带着方言的口齿很不清楚,五丫听不清楚她到底要说什么,不过看着她越发痛苦的脸,五丫也开始慌了,急着对秦老汉林氏他们大喊:

“娘,大哥、二哥!二嫂疼的不行,快!快找大夫。”

秦五丫虽然瘦的可怜,不过嗓门却不小,这一嗓子喊过,不禁把秦老汉几个给惊到了,就连靠着老秦家地近的李三家和李栓子家的婆娘都赶了出来帮忙。

乡下就是这样,哪怕平时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的不可开交,但一旦谁家有事,也都会出来帮一把。仇归仇,帮归帮。

明眼人都能一看看出张氏的情况不太好,得马上找大夫。可李家村只有一个暂住的姓王的赤脚大夫,上个月王大夫的女儿出嫁去荆州,王大夫便跟着迎亲的队伍一起去了荆州。

之后李家村和附近几个村里就再也没了大夫,这下可急坏了秦家众人,慌了神的林氏都急的不知道怎么办。好在来帮忙的栓子家婆娘却是个有主意:

“大山,你家媳妇情况不对,可拖不得了,你赶紧去村头问铁三家借头牛车,带你媳妇去镇里的医馆瞧瞧。”

“栓子家的说的对,大山你赶紧带你媳妇去镇子里看看,这一贯钱的交子你现拿着,娘身上就这么多,要是不够你叫人来传话,我给你们送去。”

仿佛抓到了主心骨,林氏顺着栓子媳妇的话,着急的催促,又从怀里搜出一张交子塞给了秦大山。

“爹,娘,我这就是村头借牛车。你们给照看着桂芳。”

秦大山接过林氏的给钱也顾不上秦老汉铁青的脸色,就往村头赶去,好在这里离村头也不远,没过一会儿,秦大山就拉着牛车赶回来了,众人手忙脚乱的将张氏抱上牛车,就往镇里赶。

远远的见牛车走远了,来帮忙的村民们才散去,可秦老汉黑的如同锅底一般的脸色去怎么也散不去。

秦老汉的脸色不好看却不是因为担心张氏出事,而是在心疼那一贯大钱的交子。

站在田头的秦老汉,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婆娘,吓的林氏慌忙将头底下去,半天不敢说话。

秦老汉可半点没觉得二儿媳妇张氏有什么毛病,只觉得家儿子和婆娘是在小题大做,觉得二儿媳妇张氏动不动就生病根本就是想偷懒不干活,可李三家和李栓子家婆娘都在场,挨着面子,秦老汉也只能出了银子。

虽然十分不满,可秦老汉也怕被传出老秦家不给自己儿媳妇看病虐待媳妇的坏名声,更怕万一张氏的娘家借着这个由头来找自己家麻烦讹银子。

那难怪秦老汉会心疼,这个年头银钱换算,一两银子换做两贯,一贯钱又换做一千个大钱,也就是一千文。

现在的铜钱铸造技术还不算顶好,所以铜钱做的又大又厚实,若真将一千文一贯呆在身上,着实很重,所以官家又制作了一种新的货币流通叫官交子的凭换物件,是一种纸币,用来代替一贯钱的使用,与市面上钱庄发行的大面值银票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秦大山这一拿就是一贯钱,能不把秦老汉气的胸闷吗?

就是把这两日收上的六亩地的苞米全都卖了也最多不过只能换来四贯钱,可张氏这一病就先去了一贯钱还不知道能不能看好,谁都知道镇里的医馆一贯黑着呢,没个几钱银子都不出来。

感情一家子前前后后忙活了三个月都是白做了。想着这些秦老汉就气的越发过不去这个坎,不由的又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边上的秦五丫。

都是这个贱丫头、死丫头、赔钱货,什么好都不带来,净给自己添堵。让她嫁个人就敢当着全村的人寻死寻活,她两姐姐不都是这么嫁人的,现在不都过的好好的,怎么到轮到她事情就这么多。

今天的情况,本来就一点点小事,让大山将张氏拖回家去休息两天就好了,可偏生这个死丫头没事大喊大叫的瞎嚷嚷个什么,白的让人看了笑话。

晚饭前,村里在镇子里王家做零工的小三子来老秦家传了消息,说是秦大山,让他给带的话,他与张氏今晚就不回来了。

原来这张氏是有了身孕,因为身子虚弱加上连日劳累给动了胎气,现在胎位不稳,医馆里的大夫给扎了针,开了安胎的药,这孩子能不能保下来,得过上一夜才知道。

大山与张氏只能在医馆住了下来,一是怕家里两老担心,二是怕手头的钱不够,这才让同村的小三子来自家带话。

这个消息一下子在老秦家炸开了锅,林氏又欢喜又担心,喜的是家的也有了,担心的是,张氏刚刚的情况实在吓人,怕这胎保不住。

就连秦老汉原本铁青冷漠的脸色也缓和了些,带着一丝欣喜和担忧。秦五丫看着冷笑,自家的女儿儿媳是死是活你不管,这下知道张氏肚子里有可能是自家孙子了,倒是知道担心了。

秦五丫完全可以断定,如果张氏这胎保住了也就罢了,如果张氏这胎没保住,秦老汉心疼孙子和银钱之余一定会把责任都推到她和张氏身上。

半点不会想到是自己让儿媳妇每天天没亮不吃饭就干活,是自己看见儿媳妇身子不舒服还不让看大夫。

乡下多见重男轻女的爹娘,但绝情冷漠自私做到秦老汉这个地步的也算极品了。

小说《农女致富经》 第3章 第3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盼之酱大魔王点评: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农女致富经》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