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从心开始
从心开始

从心开始

作者:微雨竹窗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2 12:03:19

作者微雨竹窗的小说《从心开始》主要讲的是:“谁乐意抢抢去!能被抢走的东西,说明压根就不是你的!”陈梦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晓英的这句话我赞同。”孙雪薇道,“你天天待在家里,得多留个心眼。”她们的话,让陈梦遥心里有了几丝不安,遂岔开话题道:“我们还能不能进入正题了?”冯晓英作恍然大悟状,忙道:“好,进入正题,祝贺孙大主编走马上任!”孙雪薇纠正道:“是副主编。”冯晓英糊弄道:“都差不多,差不多……”
展开全部

1-总经理获罪入狱

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号审判厅,被告席上,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中等个、略瘦,长得眉清目秀,此时,脸色铁青,下颌长出硬硬的胡茬,有几分倦态。

旁听席上,一边坐着两对老人,并一个三十不到的年轻女子,女子身边,还有两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孩。

另一边,是两个更年轻的女孩,看上去有二十二三岁,手握在一起。

主审法官起身宣判道:“被告人安子皓,原系‘皓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因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并附带民事赔偿六万元。”

听到宣判,旁听席上二十出头的女孩猛地站起,冲着被告人哭喊道:“子皓!我和我们的孩子会等你出来!”

安子皓置若罔闻,他将目光转向两对老人,最后落在那个三十不到、面容清秀的女子脸上,女子与他互相凝望着,万语千言,尽在不言中。

法警将安子皓带走,旁听的人出了法庭,安子皓的辩护律师石岩,快步走到安子皓的父母、岳父母及妻子陈梦遥身边,说道:“这个刑期也算合理,两年,很快的。”

陈梦遥道:“辛苦你了。”

石岩听了,摇了摇头,又对两对老人道:“你们都放宽心,稍后,我会去找熟识的人,拜托关照他的。”

刚才哭喊的年轻女子和她的朋友也走了出来,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休息,她的朋友王丹责怪道:“你刚才为什么那么激动?小心动了胎气。”

陈梦遥的朋友孙雪薇见怀孕的女子金琴出来,欲上前说点什么,梦遥用眼神制止了她,于是,一行人出了法院离开。

王丹送金琴回了家,对她道:“你好好休息。我还得到单位去。”

金琴眼含泪珠道:“你去吧。”

王丹见她这个样子,有点不放心道:“照顾好自己。”

金琴含泪点点头。

王丹走后,金琴想起了那个夜晚,甜蜜到令她铭心刻骨的夜晚,她像久旱的庄稼遇着了甘霖,而安子皓,也像一片焦渴的土地,他们互相需求、索取,最后,像饱吸了雨露的植物,枝舒叶展……

就是那一晚,她怀上了腹中的胎儿。

一年前

金琴和王丹大学毕业,两人都留在了滨州市,并一起租了一套房子。

王丹进了一家中外合资的制药企业,做销售,金琴则应聘到了“皓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因形象较好,便做了前台引导员。

上班第一天,她见从门口进来一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约三十多岁,前呼后拥。

只见他穿着一身浅蓝色高档西装,里面是洁白的衬衫,打着深蓝色领带,脚穿与领带颜色相同的皮鞋;留着中长头发,鬓角修剪得甚是齐整,额前覆着一绺长发,将脸型修饰得煞是好看。

金琴看得不禁呆了,待此人上楼,便向旁边的一位女员工打听道:“刚才穿蓝西装的那人是谁呀?看上去很有来头。”

女员工答道:“公司的大老板啊!当然来头不小!”

金琴惊诧道:“大老板?这么年轻!他还没结婚吧?大约是个富二代。”

女员工不屑地瞅了她一眼道:“我们安总已婚,妥妥的创一代,是自己白手起家!”

金琴听了,略有点失望道:“哦!已婚啊……”

女员工低头忙着手中的事,并没留意金琴的表情。

此时,安子皓的妻子陈梦遥,正坐在电脑前码字,却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思路。

她低头一看,见是好朋友孙雪薇打来的,遂接通“喂”了一声。

孙雪薇道:“大作家,我没有打扰你吧?”

陈梦遥笑道:“你有随时打扰我的特权,什么事,说吧。”

孙雪薇却有点支吾道:“我……刚刚升了职,晚上……要不要一起出来庆祝下?”

陈梦遥听了,兴奋道:“你升职了?当然要庆祝!快告诉我什么职位?”

孙雪薇笑道:“副主编!”

“妈呀!你太厉害了!”陈梦遥赞道。

孙雪薇道:“你也知道,老主编今年就退休了,要不是你辞职回家全职写作,这个副主编的职位,哪轮得上我呀!”

“还是你自己干得好!”陈梦遥由衷道,“前几天晓英才升了采访中心主任,今儿你又升了,你们这都是什么节奏呀!”

孙雪薇笑道:“按照这个节奏,你的书很快就能火遍大江南北了!”

陈梦遥道:“借你吉言!对了,别忘了叫上晓英。”

孙雪薇道:“怎么能忘了她呀!那我们晚上六点半‘老地方’见!”

“好!”陈梦遥说完,挂断了电话。

陈梦遥、孙雪薇、冯晓英,三人是大学同学,如今也是最好的朋友。

陈梦遥让自己静下心来,重又沉浸在小说的情节中。

安子皓工作忙,一般情况下,中午都不回家,下午四点多,陈梦遥给他打电话道:“雪薇升了副主编,晚上我们要给她庆祝一下,你怎么办?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安子皓道:“你们女同学聚会,我就不去了,正好晚上我有应酬,你放心去吧,记得早点回家。”

陈梦遥道:“嗯,那你少喝一点酒。”

安子皓应道:“好的。”

说完,二人挂断了电话。

陈梦遥起身进卫生间洗漱、化妆。

她平日里足不出户,衣柜里的漂亮衣服,也少有机会穿,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像是既犒劳自己的身体,又犒劳自己的心灵。

今日也不例外,她化了淡淡的妆,头发上系了宽宽的、与衣服颜色相近的发带,戴上了略显夸张的大耳环。

她穿了一身橘黄色的低领阔腿连衣裤,这种衣服,也只有她这种身材修长的人敢穿,稍不注意,可能就会使人显得又矮又胖。

她在长长的颈项上戴了一条不太显眼的细白金项链。

在所有的首饰中,她偏爱耳环和戒指,对项链不太重视,认为耳环和戒指可以彰显人的艺术气质,而项链,一不小心,就会暴露人的粗俗。

她天生对色彩敏感,这可能遗传自她的画家父亲陈正义,色彩不协调的衣服穿上身,她的心里会本能地不舒服,所以有人说,无论她穿什么样的衣服,都好看。

穿戴完毕,她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甚是满意,遂出门上车,朝“老地方”驶去。

2-三闺蜜舌绽莲花

“老地方”是一个中档茶馆,馆名就叫“老地方”,兼营咖啡和简餐。

刚毕业那会儿,几个人都挣不了多少钱,骨子里又有几分文人的清高,所以喜欢来这种消费不高、环境还很清雅的地方。

数年后,她们的生活水平已有了不少提高,可来“老地方”的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

陈梦遥进去时,孙雪薇和冯晓英已经在了,见到她,冯晓英马上笑道:“我们的大艺术家来了!”

陈梦遥一边坐下,一边回嘴道:“你这么说,我听到的怎么是满满的讽刺意味?”

冯晓英笑着,半真半假解释道:“不,从外表看,你已经完全是个艺术家了。”

陈梦遥看着她笑道:“你能不能认认真真夸我一次?”

“好吧。”冯晓英挺了挺脊背道,“你的这副打扮,颇具艺术气质。”

陈梦遥听了,方满意地抿嘴笑了,说道:“这还差不多!这顿我来请!”

孙雪薇忙道:“局是我攒的,怎么能让你请?”

冯晓英笑道:“她请就她请,反正钱也不是她挣的,花着不心疼。”

“谁说我不心疼!”陈梦遥马上反驳道,“我们家子皓挣钱也不容易!”

“说起你们家子皓,我就想多说几句。”冯晓英又道,“你每日将他捯饬得像港台剧中的英俊小生似的,小心被生猛的小萝莉抢走!”

“谁乐意抢抢去!能被抢走的东西,说明压根就不是你的!”陈梦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

“晓英的这句话我赞同。”孙雪薇道,“你天天待在家里,得多留个心眼。”

她们的话,让陈梦遥心里有了几丝不安,遂岔开话题道:“我们还能不能进入正题了?”

冯晓英作恍然大悟状,忙道:“好,进入正题,祝贺孙大主编走马上任!”

孙雪薇纠正道:“是副主编。”

冯晓英糊弄道:“都差不多,差不多……”

孙雪薇也并不与她较真儿。

三个人喝了点红酒,因为都要保持身材,所以只简单吃了几口,接下来,便是一边喝着红茶,一边闲聊。

陈梦遥因开着车,所以滴酒未沾,据说,红茶也不会致人神经兴奋,所以一边小口抿着,一边问冯晓英:“你跟老关怎么样了?”

“还那样吧。”冯晓英淡淡道。

老关名叫关山,是滨州市美术家协会的秘书长,冯晓英的男朋友,年长她十九岁。

“他还没跟你提结婚的事吗?”陈梦遥又问。

“提什么提!”冯晓英道,“他们那副主席这几天正闹离婚呢,妻子也比丈夫小十九岁,老关还让我这几天抽空去劝劝那位少妻呢!说我们年龄接近,比较好沟通。真是‘城门着火殃及池鱼’!”

众人听了,一时无语,良久,陈梦遥又问孙雪薇道:“你呢?还不打算交个男朋友吗?”

孙雪薇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道:“我一个人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交男朋友?”

陈梦遥苦口婆心道:“大姐,看看你的身份证,过年你就三十了。”

孙雪薇将双手一摊,作出无所谓的样子道:“三十又怎样?”

“你觉得石岩怎么样?就是子皓的那个发小。”陈梦遥道,“人家自己开了律师事务所,听说挣钱也不少。”

“算了吧。”孙雪薇道,“我跟他不来电。”

陈梦遥道:“你们两人呀,真是让我操碎了心!”

孙雪薇忙道:“不敢!您安心过您少奶奶的生活,我们两人呀,眼见只能在生活的大风大浪里随波沉浮了。”

“那好吧。”陈梦遥装模作样、摇晃着身体、眼珠乱转道,“看我这样,你们不羡慕?”

“羡慕!”孙雪薇与冯晓英异口同声道,“把单买了。”说完起身欲走。

“命苦!”陈梦遥玩笑叹道,“我除了替你们结账,还是你们的免费司机。”

陈梦遥果真结了账,三个人出了茶馆,就像每次聚会一样,梦遥又将二人依次送回了家。

她正驶在回家路上,手机铃声响,看号码是安子皓打来的,接通后,听到安子皓说:“老婆,回去了吗?听声音好像你在开车啊!”

“是的。”陈梦遥道,“正在回去的路上。”

“那不多说了,你路上小心点,我也很快回去了。”安子皓说完,挂断了电话。

陈梦遥回去后,见安子皓已经在家了,子皓见她进来,起身张开双臂,将她搂进怀里道:“我老婆打扮得这么漂亮!”接着轻轻将她推开,说道,“让老公好好看看。”

陈梦遥任由他打量着,若有所思道:“以后,在家里,我是不是也应该每天将自己这样打扮起来?”

安子皓道:“那倒不用,我老婆天生丽质,不刻意打扮反显得亲切随和,日日这样,倒让人有距离感,偶尔一次就可以了。”

陈梦遥忽然想起冯晓英的那句话,遂问:“那你身边的那些女同事,是不是每天都捯饬得像我这样?”

安子皓不以为然道:“她们再捯饬,也捯饬不出我老婆这样的气质风度。”说完又道,“好了,快去换衣服,洗洗该睡了。”

陈梦遥遂去换衣服、摘下首饰,接着又进卫生间洗漱,然后,夫妻二人回卧室关灯躺下。

一宿无话,次日清晨,陈梦遥早早起来,刷牙洗脸后,便进厨房做早餐,早餐做好后,又进衣帽间,挑出安子皓今天要穿的衣服,包括衣裤、衬衫、领带、袜子及鞋子。

做这些时,她又想起冯晓英那句话,说自己“将子皓捯饬得像港台剧中的英俊小生”,遂忍不住抿嘴笑了。

确实,她初识安子皓时,他穿衣极不讲究,随便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只要合时令就行,自从他们确定恋爱关系,梦遥便用自己的审美观,一点点影响着子皓,结婚后,她更是成了他的贴身造型师。

安子皓准时醒来,洗漱毕来到餐厅,见早餐已整整齐齐摆在桌上,遂坐下来吃饭。

陈梦遥在他对面坐下,一边喝着牛奶,一边道:“你今天穿得衣服,我都替你选好了,就放在衣帽间里。”

安子皓口里含着一片面包,“唔”了一声。

饭后,安子皓去换衣服,陈梦遥收拾饭桌,并将厨房清理干净,之后,她见子皓来到客厅,遂走上前,替他整了整领带道:“晓英说,我每日将你捯饬得像港台剧中的英俊小生,你会被生猛的小萝莉抢走,会吗?”

小说《从心开始》 第1章 总经理获罪入狱 试读结束。

是你的正业呀点评:

《从心开始》这本书情节各种好,反正连接得天衣无缝,内容新颖!作者微雨竹窗的文笔也很好,精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