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华少猎妻套路深
华少猎妻套路深

华少猎妻套路深

作者:卿火火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0 10:26:05

《华少猎妻套路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卿火火,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还是那日那个女人,她十分健谈,媚笑着,一幅老好人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是丝丝入扣。“既然都是出来玩儿的,没玩儿尽兴哪儿能走?”说着她拿了色盅出来。有人识趣的拿了酒杯和烈酒过来,池君乾挡了回去:“今天我们玩点有新意的。”一听新意,公子楚也来了兴致:“如何新意?”“石头剪刀布,输的人脱一件衣服。”“幼稚。”我冷笑了一声,立刻引来池君乾的不满,他面色微怒,冷诮:“怎么?玩不起?”
展开全部

华少猎妻套路深:9.我们玩点刺激的

我还没反应过来,华旭已经扣着我的头吻了上来。

十分霸道的一个吻,充满了侵略的味道,似是势在必得的宣战。

我有些措手不及,脑海有一瞬的空白,所有的神思都被他那双兴味阑珊,又深不可测的眼眸蛊惑。

忘记了思考,甚至是忘记了反抗。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放开我。

立刻清醒,我嫌弃地抹了抹被他掠夺过的唇问:“怎么样?与别的女人有什么不同吗?”

他一双笑眼波光潋滟,宛若被水洗过的星子一般明亮:“很甜。”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我,一时间竟有些语塞。

我原本是想堵他的,却不想被他堵了回来。

而我的那句既然与别的女人没什么两样还请华少高台贵手放过我,这句话,就这么卡在喉咙,再没有出世的机会。

我有些烦闷,这人真是有点不按套路出牌。

“喔……”在场的人拍着掌起哄。

毫不客气,我一耳光甩了过去,气氛顿时沉默,降至冰点,在场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一耳光后,我这才想起我今天来的目的。

但是一切都已经发生,我也不可能回头。

有人笑我不自量力,我毫不畏惧,像是女王一般挺直着背脊:“华少,如果想泡我,请拿出你的本事来。”

我之前的确是有些退让,但是并不表示我包子,我只是不想惹事罢了。

也许没见过我这么狂这么胆大妄为的女人,有人甚至十分不屑,等着看我被华旭修理的悲惨下场。

他们甚至觉得我在欲擒故纵,耍心计博得华旭的眼球,我不耳聋,那些窃窃私语我听得分明。

但我才不在乎这些,我要离开,却被人拦住了去路。

“这样就想走?”池君乾邪气道,一双笑眼射出不怀好意的邪光。

“你想怎样?”我问。

在池君乾的示意下,他的女伴将我拉回去坐下。

还是那日那个女人,她十分健谈,媚笑着,一幅老好人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是丝丝入扣。

“既然都是出来玩儿的,没玩儿尽兴哪儿能走?”说着她拿了色盅出来。

有人识趣的拿了酒杯和烈酒过来,池君乾挡了回去:“今天我们玩点有新意的。”

一听新意,公子楚也来了兴致:“如何新意?”

“石头剪刀布,输的人脱一件衣服。”

“幼稚。”我冷笑了一声,立刻引来池君乾的不满,他面色微怒,冷诮:“怎么?玩不起?”

我道:“我是怕你玩儿不起。”

“笑话!”池君乾冷哼,对我格外蔑视。

我双手环胸冷笑:“脱衣服算什么?不如我们来玩儿命?”

他愣了一下,有些意外。

气氛有一刻的静默,那些人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挑眉:“怎么?不敢?”

他冷哼:“我不敢?”

“那就来吧。”

“胡闹。”一直冷眼旁观的华旭终于吱了声。

在他淡淡的声音下,最后我们不得不把飙车换成玩儿弹弓

弹弓不像枪,只要想,随便两根橡皮筋都可以做,也不像飙车那么危险。

华少猎妻套路深:10.你只能拖给我看

一切准备就绪,看着对面的气球,池君乾皱眉:“不就是射击吗?何必这么麻烦,只要我想,立刻就会有人把东西给我送过来。”

在市场上也有这种射击的游戏,但是用的工具是枪。

我哼了哼:“那多没意思。”

举起弹弓,我说:“既然池少这么喜欢脱衣服,那就一发子弹一件衣服。”

话音落下,我手中的皮筋一松,砰地一声,爆了一个气球。

淡淡的转眸,我等着池君乾那发子弹打出去。

似乎不屑,他哼了哼,拉着皮筋去瞄准气球,也是砰地一声,然而气球没破。

我切了一声,得意的微笑:“池少,脱吧。”

池君乾浑不在意,“不就是脱衣服嘛。”

毫不犹豫,他一件衣服已经落地:“再来!”

夏天本就穿的单薄,第二发子弹出去,衣服已经没得脱的池君乾又脱了一条裤子。

似乎是不甘心,他还要再来。

我提醒他:“若是再脱,池少就要裸奔了。”

扭头,池君乾指着公子楚:“你来脱。”

公子楚不愿意:“要脱你自己脱!”

池君乾吼道:“我们到底是不是一伙的。”

公子楚十分不给面子:“谁跟你一伙的!”

夺过池君乾手中的弹弓:“我自己来,输了我自己脱,我还不信这个邪了。”

池君乾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走开。

公子楚比池君乾好一点,第一发子弹出去,破了一个气球。

他眉飞色舞地扫了眼池君乾,对他投去鄙视的一个眼神,废物。

池君乾跳了起来:“有本事你第二发接着中!”

第二发,公子楚没那么好的运气,最后他也只剩下一条内裤的下场而告终。

我拉了拉皮筋,“谁还要来?”

肖清有些跃跃欲试,“我来。”

深深看了我一眼,他玩味道:“我竟然不知道我们公司还有这样一号人物,今儿真是长见识了。”

即便是自己的老板,我也没给面子,我毫不客气道:“即便你是我的老板,输了也一样得脱。”

他冷哼了一声,子弹迅猛的飞了出去。

然而气球没破!

肖清的脸色格外的不好看,或许是怕穿着一条内裤丢脸,最后他脱了一件衣服甩手走人了。

池君乾和公子楚别提有多窝囊:“真是丢人,爷几个今儿竟然栽在一个女人手上。”

我准备告辞,淡淡的对那些人说:“我可以走了吗?”

脚步还没动,华旭低沉磁性的声音传了来:“我还没玩儿。”

他气定神闲地走过来,拿起橡皮筋和石子儿。

橡皮筋挂在拇指和食指上,比起池君乾他们的生疏,他似乎十分熟练。

我心头沉了一下,已经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如我预感的一样,华旭是个老手。

我与他棋逢对手。

或许是迫于他身上给我的压力,我一时不察失了手。

众人的视线落在我身上,虽然很想耍赖,但我简姿不是玩不起的人。

我冷冷一笑:“不就是脱衣服吗?”

当下这个社会,内衣秀比比皆是,穿比基尼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就算我脱了外面的衣服,里面还穿着一件呢,我不怕。

我今天穿的是一件V字领的雪纺大红色短袖,没有扣子。

我正准备脱,华旭却按住了我的手。

我不解地瞧他,却见他认真而严肃的说:“赢你的人是我,只能脱给我看。”

小说《华少猎妻套路深》 第9章 9.我们玩点刺激的 试读结束。

是永军吖点评:

《华少猎妻套路深》此本书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