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官场 > 小保安有大志向
小保安有大志向

小保安有大志向

作者:风山渐

状态:已完结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1-01-14 15:34:16

小说小保安有大志向,是由作者风山渐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周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江辅宸,如果说先前惊人的格斗能力让他们惊讶的话,那江辅宸对枪支熟练就让他们感到难以置信了。枪支,对一般老百姓而言是遥不可及的,可眼前这个家伙竟然秒秒钟就拆碎了一把手枪,似乎比电视上演的还要快一些?他是谁?本公司的保安吗?连围在旁边的几名江天地产的保安,都不敢上前吱声,开玩笑,在这个的牛人面前,他们去找虐吗?
展开全部

6-出手

江辅宸没有把银行风波当一回事,他风浪里走得太多了,对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而且监控拍不下他出手的经过,他没有任何过大的动作,打出去的也只是有人丢在提款机上面的一枚硬币。

离开市中心,江辅宸回到家楼下,就看见刘劲拿着几张纸从楼上下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不签,回头叫你人财两空!不识相!”

江辅宸迎上刘劲笑了笑:“这么巧,我出门你来我家,我回来你要走,这两天我打听过了,签字的都是被你逼的。”

看着江辅宸露出的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刘劲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小江,我、我也是身不由己……”

不等他说完,江辅宸打断道:“你知道,出去混总要有几把力气才能全须全尾回来,我这两天手正松散,想活动活动……”

刘劲已经是在躲他了,一听他这口气更是怂得没胆,嘴巴一张一张想喊,可凭他做过的事,喊来人也不会帮他。

江辅宸逼近一步:“把这件事从头到尾告诉我,从几年前搬迁讲起,如果让我知道你隐瞒或者漏说了什么,我保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拳头有多硬!”

刘劲被吓得一个激灵,本能的缩起肩膀,可惜油肚太大藏不起来,像个沙包一样凸出。

“你!光天化日你要行凶!?”

刘劲指着走到面前的江辅宸,有些紧张地质问道。

“啪!”的一声脆响,江辅宸抬手狠狠地抽了刘劲左脸一巴掌。

这一巴掌力道很大,打得刘劲身子猛地一个踉跄,脑袋直接撞在单元门板上,发出“咣”的一声。

“哎哟!我草,你敢打我!”一下子被打蒙了的刘劲,捂着脸愤怒的咆哮起来,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打自己的脸,平日里嚣张惯了的他怎能咽下这口气。

“答对了!”江辅宸冷冷地说了句,抬手朝着刘劲的右脸又是一巴掌。

啪!

这次打的比第一下重了许多,刘劲愣是被抽得眼前直冒金星,身子原地转了三个圈,脑袋不知道撞了几次,疼的要命。

“你个混蛋,敢打……”

啪!清脆的响声打断了刘劲的话。

“我草!”

啪!脆响声依就清亮。

“老子找人废了你……”

啪!又是一巴掌。

江辅宸面无表情的出手,刘劲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肿成猪头。

啪!啪!啪……

一连二十个巴掌过后,不想闹出人命的江辅宸这才停下来。

刘劲被打得晕头转向的,嘴角鲜血直流,动一下就疼得要命,努力地睁开肿胀的双眼,看了眼江辅宸,眼里不由地流露出一抹惊恐的神色。

他知道,自己不是江辅宸的对手,如果再不服软的话,恐怕今天得栽这小子手上。

“大,大哥,我…我错了,饶了我吧,这不是我的主意啊,是陈玉德硬让我来的啊……”终于抵挡不住内心恐惧的刘劲,哭喊着哀求起来。

看着眼前变成了猪头脸的刘劲,江辅宸心中的怒气终于消退了些,抬手间一把揪住刘劲的脖领将他拽到面前。

“痛痛快快的说!”

“小江,不对,是江哥。三年前……”

说市里决定拆迁老厂房这一大片地方,本来这里都是一堆乱七八糟大大小小半死不活的厂子,有氧气厂,有化肥厂,老往外飘毒烟,一拆迁的话,厂子就能得到一大笔拆迁费,这还不算,厂领导还盯上了职工宿舍楼,当时就在外面找了个施工队,草草盖起两幢楼,叫工人们以旧房换新房,说是新房,现在一看都知道怎么回事,还不如几十年老楼结实。

但三年前可看不出来,看着簇新瓦亮的,谁不喜欢?

补的款子不少,五万,但是东挪西借的,也不是拿不出来,厂里工人大部分都补了款,签了旧房换新房的合同,把老宿舍还给了厂里。

有几家实在拿不出钱换的,厂里见弄不走不多,也就没动他们。

温燕和她家对门那一户,就是其中的两家。

刘劲说着看了眼江辅宸,见他脸色没太大变化,才敢继续往下说道:“当初签合同是带着离职协议在里边的,哪知道拆迁的事情就这么没动静了,上面的补偿款没下来,厂子自己垫的新房建设费,没有资金,亏损三年下来,很难维持下去了,这才……”

弄清了搬迁的前因后果,江辅宸的脸色冷如寒冰,刘劲话里有话,一定还有没说完的。

“我知道了,协议呢?”

“在这。”刘劲急忙把紧张之下捏皱的协议递给江辅宸。

接过协议扫了眼,江辅宸冷冷地笑了笑,“还有第三方监督?哼……弄的还挺像回事的嘛!”

听着江辅宸那阴沉至极的声音,刘劲额头渗出一颗颗冷汗。

“为什么非要签?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知道知道……”刘劲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厂子亏损厉害,已经交不起养老保险了。”

“再亏能亏这点钱!?”

“我也跟你爸你妈一样,领导怎么说我怎么办。”刘劲最恨的就是江辅宸这样喜欢用拳头说话的人,虽然很怕,心里其实非常的看不起。

“你最好保证你没有说一丁点的谎话,我会到厂里去问的。”江辅宸说着,用力地攥了攥拳头,发出咔咔的响声。

刘劲吓得身子哆嗦了下:“你去问,这种事情厂子上下都知道,问谁都一样。”

江辅宸嘴角微翘露出丝冷笑,挥了挥手,道:“你请吧!慢走不送。”

没想到江辅宸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不再追问,刘劲还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还想上楼坐坐?”见刘劲还愣在那里,江辅宸笑得不冷不热。

“我走!我这就走!”连连点头,刘劲如蒙大赦,一溜烟的跑了。

江辅宸下午就去厂里转了一圈,刘劲说的有些话是真的,比如亏损,机器几乎完全停工,听说已经一年多没有订单了,一般人也许就信了刘劲和厂里几个小领导的话,但江辅宸看了越来越疑惑,亏损成这样,还这么死撑着……是为什么?这种时候逼着工人签协议,怎么看都不是偶然。

第二天一早,他就到江天地产上班去了。

领工作服换好,领头的不在,没排到岗位的也就意思意思到处看看。

江辅宸在楼外随意走动,这才是第二次来,地形还不清楚,走了一会,他敏锐的发现有人在窥视他,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会,他回到大厦一楼大厅内,然后就有人朝他这过来了。

江辅宸刻意放松身体,明明能避开,却装成普通人避让不开,跟迎面冲过来的青年撞在一起,

江辅宸纹丝不动,可对方却被震了出去,差点跌坐在地上,他手里捧着的一束红玫瑰也落到了地上。

“你这人没长眼睛啊?找死是不是?”青年一看地上的玫瑰花束,满脸愤怒的破口骂道。

看着对方怒骂的样子,江辅宸皱了皱眉头,心中一股怒气上窜,不过还是被他压了下去,上前捡起花束,递还过去:“真是对不起,不是故意的。这样吧,这花多少钱,我赔给你。”

“赔钱就想这么算了?这个花你能赔得起吗?连我都敢撞,我看你他妈的是想找死!”

季腾飞横着眉头,火冒三丈,他堂堂季家大少,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最不可饶恕的是,连送给心仪女子的玫瑰竟然散落一地。他现在恨不得把江辅宸剁成肉泥,当下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过去。

江辅宸的脸色也冷了下来,一把握住了对方扬起的手腕。自己想要息事宁人不跟对方计较,没想到对方还死咬不放了?真当他江辅宸是个白痴不知道被盯梢?

“我不是故意的。”江辅宸盯着青年,方才还懒散的眼神瞬间变得就像是一把锋利无匹的利刃一般,好像有一把无形的匕首刮在了季腾飞的脸上。

用力抽了几下手臂,可纹丝不动,感觉对方的手掌就像是铁钳一样力道无穷,季腾飞的心底猛的一凉,慌了起来。

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再看看对方一身保安的制服,纯粹是一个没背景没钱的穷丁,心中又有了底气,另一只手凶怒指着江辅宸骂道:“他妈的你还敢还手?操泥马——”

后面几个字还没说出口,江辅宸的火气终于窜了起来,二话不说,干脆利落的一个背摔,毫不吃力。

只听“砰”的一声,季腾飞就重重的摔在了大理石地面上,趴在那摔得脸都青紫了。

江辅宸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青年,脸色冰冷。对方就是故意挑事来的,忍让不会有任何用,哪怕是陷阱,也得踩了才知道什么样,这小子今天出门一定没查黄历。

这边的动静不小,顿时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而一直站在大厅外等候的四名身穿黑色西装如保镖一般的精壮汉子,在看到主子扑地后,慌忙的飞奔而来。

其他人则都是惊讶的看着江辅宸,在江天地产上班的没人不认识那挨打的青年,那可是龙腾世纪的少东,季腾飞,是梁俨雅的追求者之一,只要是工作日,每天都来送花。

竟然有人敢揍龙腾世纪的少东?这家伙不想活了吗?要知道龙腾世纪可是南邑有名的大集团啊,在本地财势雄厚比江天地产还要强大了一些。

“操泥马的,小子,你死定了!给我打死他!”季腾飞七晕八素的被保镖扶了起来,怒火攻心的吼道,有些失去了理智,玫瑰花被他自己踩在脚下,他只感觉胸骨都要碎了一样,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四个保镖纷纷向江辅宸围拢过去,就在这江天地产的大厅内上演了全武行。

看四人的身形与壮硕,还有出招的力度,明显有军体拳的影子,江辅宸心中瞬间就有了个定义,这四个人应该是退伍军人,有两把刷子。

不过也仅仅是有两把刷子而已,在一般人眼中也许是高手,可在江辅宸眼中,也就那么回事。

面对四人的合围猛攻,江辅宸不慌不忙,冷笑一声,肩膀轻轻一偏,便躲过了一拳,紧接着,他出手了。

7-收一下电费

一个欺身而进直撞壮汉怀里,肩膀轻轻一顶,没见过激的动作,身前那名壮汉就像是被什么重器砸中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江辅宸没有停顿,几乎看也不用看,一个标准迅捷的横扫,身后一名拳头快砸到他脑袋上的壮汉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也跟着被踹倒。

身体同时一偏,江辅宸伸手抓住踢来一腿,往上一提,右膝紧跟着踢出,又一名壮汉重重的摔在地上,转眼间,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四个壮汉,就还剩一人。

江辅宸如行云流水般,俯身一个侧踢,最后一人根本就没还手的余地,也被踢飞出了几米远,重重的趴在地上。

随意扫了下被自己一击就很难爬起来的四人,江辅宸摇了摇头,就这样的身手在他面前根本不具备任何威胁力,看来跟任务无关,是回南邑才招惹来的,就不知道是谁?而周围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是瞠目结舌,四个魁梧壮汉、训练有素的保镖,就这样在几秒钟内被那个青年打倒了?这太夸张了。

季腾飞也是震惊的呆立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他的保镖他最清楚,这四个人可都是侦察兵退下来的,随便拉出一个对付普通人四五个没一点问题,一向很靠谱的。

可在眼前这个保安手上一个回合都撑不住?看这个保安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没出力一样!他是什么人?这么强悍的身手?

“就这两把刷子也能出来混保镖这碗饭?这工作也太好找了。”江辅宸做保安才两千的工资,做保镖可远不止拿这么多。

他旋即看向了季腾飞,这才发现,这家伙一身的名牌,今年的春夏时装,百达翡丽手工名表,一身行头下来起码得几十万。

长得倒也斯斯文文,能称一声帅气,出门还能带四个保镖,看来是个有背景的富家子弟。

不过这些对江辅宸来说都是狗屁,现在心情极度不好的他一点帐也不买,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这个斯文败类式的贵公子:“恭喜你,成功惹我生气了,我不管你是谁家的儿子或谁家的孙子,不道歉,接下来就该你了。”

自从回到南邑本来以为会安生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没几天,但是他的脾气确实收敛了起来,换做以前,他是绝对不会跟这样的人废话的。

而他刚才出手也很有分寸,要不然以他的实力,一脚就能踢成重伤,不仅仅是站不起来。

但既然主动踩了陷阱,就好好试个清楚明白,要不然真以为自己是软柿子,想捏就捏?

“你想干什么?别过来。”季腾飞显然是被吓到了,看到江辅宸向自己走来,急忙后退几步,惊恐的说道。

而此时,躺在地上的其中一名保镖勉强爬起身来,一只手向腰间伸去。

这个动作让江辅宸的神色微微一凝,有些诧异;“看来你还不是一般的世家公子,保镖竟然能佩枪?”

话音一落,江辅宸脚下一转,几个跨步就到了这名保镖的身旁,速度飞快,没等对方抬起手枪,就直接扣住对方的手腕,“嘎吧”一声,紧接着一个巴掌盖下,对方一声闷哼再次扑到在地,昏死了过去。

而江辅宸的手上多了一把黝黑的手枪,国产59式9毫米手枪。看都不需要看,仅凭入手的手感江辅宸就认出了手枪的型号以及其中子弹的数量。

江辅宸微微瞥了眼不远处的季腾飞,有些戏谑,随后手中一连串的熟练动作,那五根修长的手指就宛如工匠的巧手,只见那把手枪便被拆成了一堆零件,一件件的散落在地面。

敢在自己面前玩枪?简直是在找死,他还记得十四岁后,就已经和枪支亲密不分。他对枪支的熟练,不夸张的说,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周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江辅宸,如果说先前惊人的格斗能力让他们惊讶的话,那江辅宸对枪支熟练就让他们感到难以置信了。

枪支,对一般老百姓而言是遥不可及的,可眼前这个家伙竟然秒秒钟就拆碎了一把手枪,似乎比电视上演的还要快一些?他是谁?本公司的保安吗?

连围在旁边的几名江天地产的保安,都不敢上前吱声,开玩笑,在这个的牛人面前,他们去找虐吗?

在江辅宸身后的一个角落,那里是总裁专用电梯,此时,电梯外站着两人,两个都是明艳动人的美女。

其中一个,正是江天地产总经理梁俨雅,她穿着一身职业套装,干练清爽。梁俨雅转过身,就像什么也没看到一样走进了电梯里,她知道季腾飞昨晚派人跟着她,也知道江辅宸已经进入了季腾飞的眼睛里,她梁俨雅稍微示好过的男子,就没有一个不是季腾飞的眼中钉肉中刺。

但她美则美矣,心底的计较说出来不免让人心冷,与嘴角若隐若现的笑容截然相反,正“诚心”地感谢季腾飞替她试了试江辅宸的身手。

至于上班时间打架?梁俨雅让王悦打了个电话,连去问问江辅宸怎么打起来的,都没人了,江辅宸哪还会主动给自己惹事,在换衣间翻报纸坐到下班,乘机跟其他保安混了个脸熟,他一下子就出名了,谁也不敢惹他,都笑脸相迎,聊得十分欢畅。

一下班,江辅宸往家里打了个电话,随便找了个小饭馆吃过饭,打了一辆出租往某个地方去。

江天地产是做的地产业,公司内部有些消息比外面灵通,比如老厂那一片年底就拆,绝对不会拖到明年去了。

所有事情清楚明白,难怪厂子要急着逼江爸江妈签字,这是怕施工队一开拆,工人们知道上当回去闹,抢先拿到协议,到时候这协议就是勒在工人们脖子上的绳子,只能任他们摆布了。

此时此刻,江辅宸心里别无他念,只想用一双铁拳,为父母出口恶气。

十五年来,他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能够回家尽孝,让父母后半辈子过得舒服安逸,如今居然有人明目张胆,设套子坑父母,身为人子,这口气岂能忍?

透过车窗看到不远处光彩流溢的锦绣花园四个大字,江辅宸眸子里闪过道道寒光。

去厂子转悠的时候,厂长的住址轻而易举就被他拿到手了。

出租车缓缓停在了小区门口,江辅宸付钱下了车向着小区大门旁边的便利店走了过去。

锦绣花园在南邑高档住宅区里位居前五,不论是居住环境还是入驻的物业公司,在南邑都是一流水准。

小区需要门禁卡才可以进入,其他地方也一直都有保安在巡逻,江辅宸远远的就看到了,所以他下车到便利店里买了一包烟,站在门口静静地等待。

时间不长,几个拎着瓜果蔬菜的老年人结伴往小区入口走了过去,江辅宸一脸平静跟了上去,没引起任何人怀疑走进了小区。

江辅宸不想给自己添麻烦,虽然他有诸多办法可以进入小区,但都不如当下的办法省力省心。

按照得到的楼栋号,江辅宸顺利的找到了厂长陈玉德所在的楼层。

小区的每一栋楼进入的时候也一样需要门禁卡,不过即便是一栋楼,住户也有上百,总会有人进出。

没过多久,果然有人从里面出来,等在那里的江辅宸再一次顺利的混进了楼里。

坐着电梯来到十九楼,江辅宸很顺利的找到了1910房间。

碰!碰!碰!

来到门前,江辅宸不轻不重的敲了几下门。

“谁呀?”敲门声刚落下,一道有些狐媚绵软的声音传了出来,听到这声音,江辅宸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冷笑。这女人的声音一听就知道不正经,估摸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物业,收一下电费。”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江辅宸出声道。方才他已经看到了贴在电梯里的的欠费住户门牌号。

果然,江辅宸的话并没有引起里面人的怀疑,‘咔嗒’一声,房间的门被打开,一张并不算漂亮,但却肉味十足的女人面庞显露了出来。

“呦,物业什么时候多了个大帅哥啊。”看到江辅宸,门内的女子顿时眼睛一亮,音调浪的出声。

“陈玉德在么?”并没有在意那女人调笑的话,江辅宸冷漠的出声。

看着江辅宸冷然的表情,李开玲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儿的地方了,眼前的男人看似瘦弱,但身上却有一股隐隐的强悍气息,又没穿制服,明显不是物业的人,而他用这样的办法到家里来,很可能不会有好事儿。

联想起陈玉德的光辉事迹,李开玲立刻就紧张了起来。

“德哥……”一脸慌张,李开玲直接就想关门把江辅宸拍在外面。

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江辅宸自然不想留个碍事儿的女人在一旁大吼大叫。

右手闪电般的伸出,江辅宸直接卡住了大门,另一手扣住李开玲的后颈,微微用力,李开玲立刻感觉一阵眩晕,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去。

在李开玲倒下时,江辅宸闻到一股润滑油的气味,隐约看到李开玲穿着的裙子褶巴巴的紧贴在屁股后面……

不用想也知道这两个人渣在做什么,江辅宸不由地感觉一阵恶心。

听到李开玲的声音戛然而止,还在屋里等着李开玲回来玩新花样陈玉德立即意识到不对劲,急忙从床垫下面摸出一把开刃的匕首,一脚踢开门冲了出去。

冲出卧室,陈玉德第一眼就看到了家里多了一名陌生的男子,一脸的生硬冰冷,全身上下透着一股浓浓的危险气息,而在那男子的脚下,李开玲已经躺在了地上,动也不会动了。

“你是谁?”陈玉德说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他一身虚浮哪会是这男子的对手?

江辅宸没有说话,他打量了眼寸头干瘦,明显体虚过度的陈玉德,一双铁拳攥得咔咔直响,身上的杀气陡然间如火山喷涌般散出。

“有话好好说,我什么时候得罪过兄弟?”陈玉德不由地打了个哆嗦,满眼愤怒警惕地盯着江辅宸,手里的匕首攥得死死的,给自己壮胆。

“呵!”低低冷笑了一声,江辅宸猛地蹿了出去,身捷如豹,右手快如闪电直锁陈玉德的喉咙。

“啊……”陈玉德何时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惊叫一声,仓促之下急忙挥刀,试图阻止江辅宸扑来。

陈玉德的反应很快,但在江辅宸眼里却如同蜗牛爬行。

在匕首刚刚抬起的时候,他如同刚筋般刚硬有力的大手已然掐住了陈玉德的脖子,一股强烈的窒息夹杂着剧痛瞬间淹没了陈玉德的理智。

江辅宸狠想直接拧断陈玉德的脖子,但理智提醒他不能闹出人命。

怒火熊熊燃烧,江辅宸掐着陈玉德的脖子狠狠地往墙上用力一砸。

砰——

陈玉德一头撞在了墙上,顿时血流满面,手掌也受了伤,提不起丝毫力道,匕首直接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

江辅宸一步跨到陈玉德面前,一只手揪住他的衣领,一只手抓住他的腰带,稍一俯身双臂用力一抬将陈玉德举了起来,随即狠狠地摔了出去。

陈玉德狠狠地摔在客厅的茶几上,水杯,酒瓶,外卖饭盒等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啊……”迟钝的陈玉德摔了个结实,忍不住惨叫一声。

小说《小保安有大志向》 第6章 出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茂彦小娘子点评:

《小保安有大志向》这书写得确实不错,情节紧凑,男女主感情过度自然。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