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爱你,情深几许
爱你,情深几许

爱你,情深几许

作者:礼芸陌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6 10:51:35

这本书《爱你,情深几许》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砰”的一声,男人的手掌狠狠拍了一下办公桌,打断了她的话,他眼眸中尽是狠戾,“郁年死之前那段时间跟他走最近的人就是你!你还想狡辩?就算他是自杀,那也跟你脱不了关系!”“是,那段时间我确实跟他走的最近,但那是……”“够了!”男人厉声一喝,撑在办公桌上的手臂青筋都隐隐跳动,双目猩红,布满血丝,狠狠地看着夏心悦,仿佛要将她吞噬掉一般,薄凉的唇微启,“你让我感觉到像垃圾那般恶心!”
展开全部

离婚

啪的一声,夏心悦把离婚合同甩在郁尊的面前,抬起头看向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一身白衬衫最上面的两个纽扣解开,隐约露出轮廓分明的锁骨,锁骨连接脉络微微跳动的脖子间有一记口红印记,正在嘲笑她的自欺欺人。

夏心悦突得想起刚才方子星离开的话,眸子继而一冷,道:“签字吧。”

男人看了面前印着“离婚协议”四个大字的协议书,嘴角冷冷一勾,充满讥诮,“离婚?夏心悦,我说过,就算你死,也只能是郁家的鬼!”

他忽地站起身,双手撑在办公桌上,身体微微前倾,俊美的脸凑近夏心悦的面前,接着道:“你欠郁年的债还没还完,你以为我就这么容易让你走吗?”

“这一年我一直忍受着你带给我的痛苦,郁年的债我也早该还完了!”夏心悦湿润了眼眶,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还要咬牙隐忍着,不让眼眶中的泪水落下来。

郁年的死虽然她也有一点责任,但他的自杀不是她所致,但面前这个男人一直都不相信。

“还完?”郁尊忽然笑了,像是听到了天大笑话一样,“我还没玩烂你,你还没为这个郁太太的位置付出惨痛的代价,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这么轻松地离开?”

男人的话如同一道巨雷轰地砸向夏心悦整个心脏,痛到无法呼吸。

绝望……

就像掉入了漆黑的深渊中,再也找不到希望的方向……

夏心悦缓缓后退几步,继而突然大笑了起来,眼眶中的泪水终究忍不了,滑落在她瘦小的脸颊上,抬眸端详面前冷漠的男人,语气竟是莫名的冷静,“我说过,郁年的死不是我所致……”

“砰”的一声,男人的手掌狠狠拍了一下办公桌,打断了她的话,他眼眸中尽是狠戾,“郁年死之前那段时间跟他走最近的人就是你!你还想狡辩?就算他是自杀,那也跟你脱不了关系!”

“是,那段时间我确实跟他走的最近,但那是……”

“够了!”男人厉声一喝,撑在办公桌上的手臂青筋都隐隐跳动,双目猩红,布满血丝,狠狠地看着夏心悦,仿佛要将她吞噬掉一般,薄凉的唇微启,“你让我感觉到像垃圾那般恶心!”

“好,很好,恶心的话那就把字签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从此再也不会让你感觉到像垃圾那般恶心!”夏心悦把协议书递到他跟前说道。

她此刻才明白,她的爱不管多深刻,对他多么好,多么隐忍他带给她的痛苦,还是换不回他的回应,永远都不会……

因为,他们之间终究横着郁年,他最亲的亲人。

他所有的恨意,所有对她的不满都来自于这个英年早逝的少年。

但夏心悦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可恶的男人他居然接过协议书慢条斯理撕成两半,薄唇道出的话语充满了绝情。

“比起恶心,我更希望看到你痛不欲生,想死又死不了的样子!”

夏心悦仿佛听到心脏如同掉在地上的玻璃,碎成残骸,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你……就怎么恨我?好歹我们夫妻一场,我也是你妻子啊?”

“妻子?夏心悦,你明知道我娶你是什么目的,你还这样问,你不觉得你这样很低贱吗?”

“是,我就是这么低贱,就是用这么低贱的态度爱了你那么多年,可你呢?就只想要我死……”夏心悦充满氤氲的双眸尽是绝望,痛心的东西,如同巨大海浪般席卷而来,打到他冰冷的心尖上。

他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但又像流星般的速度陨落不见,他迅速扭过头,避开她的视线,冷声道:“夏心悦,这辈子,就算被我折磨至死,也不要指望我有一天会同意签这个字!”

他双手整理了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领,继而坐回办公椅,右腿叠在左腿上,双手交叉放在腹部前,如同高不可攀的天神一般,倨傲又清冷继续道:“不要再打扰我的工作,滚!”

“郁尊,我恨你!”

郁尊写字的手随着她的这句话微微一顿,等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女人已经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她那充满悲恸,绝望的背影……

这是她第一次当着他的面说恨他。

宛如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绝望和失望之后彻底死心后的那般沉静……

死寂般的沉寂……

怀孕

死寂般的沉寂……

----------

夏心悦快步离开了令她快窒息而死的地方。全身就像抽离了全部力气一般,有气无力游走在大街上,双眼空洞毫无焦距,却还看着车来车往,人潮拥挤。

一道天雷忽然从天空远处轰轰响起,震醒了失了心神的夏心悦。她眼眶突然一红,继而蹲下身,双手抱膝,小脸深深埋入双膝间,所以刚才伪装的坚强,不在乎,委屈,通通随着压抑不住越来越大的哭声渐渐分崩离析,如同一道墙,瞬间倒塌,再也堆不起原来的模样……

她想要离婚,想要彻底摆脱他,但他不同意又能怎样?

她从来不怀疑郁尊的手段,如同她硬要离开,逃走,他不管天涯海角,一定会找到她,以他的势力,她根本无所遁形……

可她好累……

真的好累……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一滴一滴雨水打在她卷缩在路上的身体上,路边的人群为了躲雨,纷纷往能避雨的地方跑。

雨越下越大,偌大的马路不一会儿便徒留一名女子一直蹲在路上一动不动,任由泪水混合着雨水直打在水泥地上。

最后,当夏心悦一身湿淋淋站在郁锦园大门前,陈妈看到后吓了一跳,赶紧打开门把她扶进房间,“郁太太,您,您怎么淋雨了?没有带伞的话怎么不打电话叫我派人去接您呢?”

夏心悦的嘴唇惨白的吓人,昏睡到第二天陈妈再去她房间想要叫她起床吃早餐的时候,才发现她额头发烫的吓人,陈妈二话不说立刻打电话给莫医生。

好热……

夏心悦模糊间感觉自己置身于大火中一般,周身都炽热的可怕,她明显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冒着细汗。

不一会,夏心悦幽幽睁开了眼帘,模糊间看到一个人坐在床边,等焦距渐渐清晰明朗,她这才看清楚坐在面前的人就是一身白衣的莫毅轩。

“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怎么了?”说话后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干涩,而且全身感觉轻飘飘的。

莫毅轩笑了笑,“你发烧了,要不是陈妈叫我,想必你现在已经烧糊涂了。”

就在这时,陈妈端着东西走进来,“郁太太,您昏迷了一天一夜差点吓死我了,这是姜汤,你起来喝点驱驱寒。”

莫毅轩接过陈妈手里的姜汤,柔声道:“陈妈,您先去忙吧,郁太太已无大碍,让我负责给她喝,您放心吧。”

不一会,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莫医生这才再次启唇说道:“郁太太,您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您现在可不是只对你的身体负责了。”

“什么意思?”

“您已经有一个月身孕了。”莫医生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

怀孕?

她居然怀孕了?

夏心悦伸出手抚摸着还是平坦的肚子,失了神……

孩子,这是她跟他的孩子?

到现在,夏心悦仿佛身陷梦中一般,为什么在她下定决心要离开他的时候,命运偏偏在这时安排一个小生命给她?

真是天意弄人啊……

既然这是无法闪躲的命运,那么她选择接受。

或许,或许会因这个孩子的到来,让他们之间的关系缓解一点呢?

这么想着,夏心悦立刻起床穿好衣服,拿起包包便往太华城走去。

郁家世代经营赌场,以娱乐这块为主赚取盈利,到郁尊这代太华城就交到他手里,因从小对赌场里的那些门道耳听目染,郁尊自从接手太华城后,太华城的股市以几倍趋势增长,太华城在郁尊经营后区区三年内便成为S市最大赌场的鳌头,无一人可以媲美。

这些都是夏心悦从外面或者报纸上看到的,实际上,自从夏心悦嫁入郁家,郁尊明令不准她踏入太华城一步,她开始想不明白,但是自从这一年,他对她的那些所作所为,她才知道,他之所以不让她踏入太华城,那是因为太华城是郁家唯一的经济脉络,他不信任她,对她还持有戒备之心。

夏心悦刚到大门口就被门口两边身穿黑衣黑裤的保镖伸手拦住了。

一名保镖眼神上下看了夏心悦一眼,冷冷道:“这位小姐,请留步,您不能进去。”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我是郁太太,难道你不认识我吗?”

保镖冷冷一笑,似是在讥笑,“小姐,如果是老大的妻子,我们这些手下的怎么没有见过您呢?”

听此夏心悦不由一阵自嘲,果然,她就猜到,他不仅从不让她踏入太华城,就连他的手下都不认识她。

说明他平常根本就没有跟别人提过她,她冠郁太太这个虚名,持续了一年。

“小姐,麻烦您自行离开。”保镖一脸公事公办的冷脸,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最后,没有办法,夏心悦只能拿出手机,翻开他们结婚照给他们看,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一名保镖这才带路把夏心悦带进太华城去找郁尊。

太华城高又大,装修又精致典雅,如果没有那些玩家,根本就看不出这里是赌场,项目居多,每个人来到这里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项目玩。

这是男人的毕生的心血,也是他一手打下的经济帝国……

经过喧嚣的人群,男子把她带到了三楼走到一房间门口才停下,男子伸手在门上有规律地敲了几下,这才缓缓把门打开,让夏心悦进去。

男人一身慵懒地坐在太妃椅上,身上挂着一个妆容艳丽的女人,两人衣服都已凌乱。

完本试读结束。

涵润小仙女点评:

《爱你,情深几许》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书了,求礼芸陌大大快点更新吧 闹书荒了啊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