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召唤神将
召唤神将

召唤神将

作者:煋炫

状态:已完结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1-10 12:33:50

最新小说《召唤神将》是煋炫的书,主要内容为:刘铄看向那勇不可挡的孙策和太史慈,与自己的距离不过二十来步,心中也难免惊慌起来。败退下来的张途说道:“二公子,快撤吧!”扈成在一旁也说道:“二公子你快撤吧!那太史慈与孙策的武艺太厉害了!”张途提着大刀,看着冲杀而来的孙策与太史慈,说道:“你们护送二公子快走,我来拖住他们。”扈成看着张途说道:“那就拜托你了,你自己小心!”扈成拍打了一下刘铄的战马,说道:“二公子,我们快走。”
展开全部

第七节 追兵

刘铄听到这样的提示声,心情不知是喜是忧!看来动手杀了吴景,已经和孙氏集团彻底结仇,还有那孙策的军队定会再次杀来,不知道会是谁领军呢?想想也不可能是吴景那样的无能之辈了,刘铄知道这次不能大意,决定用刚刚孙氏集团送上的点数召唤一个武将。

刘铄算了一下,如果换成同一种点数的话,有94点,应该可以召唤一个90加的牛人了,心中一时到有了一点兴奋与期待,不知道会召唤到什么人!

刘铄开始考虑要武力值的猛将呢?还是要出谋划策的谋士呢?考虑了一会,刘铄终于下了决定,对系统精灵吩咐道:“将25点仁爱值换成仇恨值。”

“兑换完毕,宿主现有94点仇恨值,是否需要召唤?”

“召唤!”

“执行宿主命令,开始抽取。”

系统不停嘀嗒响着,刘铄的心情也随着嘀嗒声紧张起来,他不停的默默祈祷,一定要来个超过94点武力值的猛将,那样自己就赚了,千万不能来89点的,那样就坑爹了。

“恭喜宿主获得王焕,身份设定为曾经刘繇身边的部将,已告老还乡,听闻刘繇被孙策打败,前来救援。”

当刘铄听到告老还乡时,心都凉了,完全不知道这王焕是谁!

系统精灵并没有停止,继续报道,“同时晁盖乱入,为在野武将;马麟乱入,为在野武将;吴用乱入,加入刘备阵营。”

“卧槽,一次乱入三个,吴用还加入刘备了,搞毛啊!这水浒中也就吴用有点智谋,这叫我怎么办!”

刘铄的心情一下又跌倒了谷底,觉得这系统精灵真够狠,真够坑爹。

此时刘铄的心情,是既郁闷而又紧张,他不知道这王焕的能力值会是什么样的!只能对系统精灵吩咐道:“把他们的能力值报上来。”

“王焕,统率87,武力93,智力70,政略58。”

“晁盖,统率83,武力85,智力***,政略39。”

“马麟,统率58,武力65,智力47,政略36。”

“吴用,统率62,武力18,智力93,政略70。”

刘铄听完系统报出能力值后,对王焕的能力略有一点小失望,也在感叹93智力的吴用跟了刘备。

可现在刘铄也没时间感叹那么多了,因为孙策的军队将会再次来犯。对着系统精灵问道:“王焕何时来投?”

“这个系统也计算不出来,召唤出世的武将拥有自己的个性,来投奔的时间可能一个小时后,可能一天后,或一月后。”

“你这什么系统,那么坑!我好不容易有了94个点来召唤,你却给我一个未知数!”刘铄被气得快抓狂了,他终于明白这个召唤系统也是靠不住的。

此刻全无睡意的刘铄,躺在榻上看着房门,那房门外的扈家,灯火通明,庄客还在不停的收拾搬运。

刘铄脑中不停的在回想这王焕到底是谁!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于是向系统精灵询问道:“系统精灵,告诉我这王焕是谁?”

“王焕,十大节度使,曾和林冲大战八十回合不分胜负。”

刘铄一听,算是明白了,原来是官军将领,能和林冲大战八十回合不分胜负,看来能力也值得肯定,不过那林冲的实力只怕和这王焕不分上下。对于70的智力,应该能短时期内应付一下了。

刘铄想着想着,不觉间睡了过去……

“咚咚咚……”一连串急促的拍门声,“二公子,二公子。”

刘铄一下惊醒过来,从喊声中分辨出是张途,急忙起身打开房门。

张途一脸焦急的说道:“二公子,我们该出发了。”

刘铄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继而对张途问道:“众人都准备好了?”

张途答道:“都已准备好了,再过半个时辰天就亮了,那扈成也去请老太公啦。”

刘铄眉间微皱,说道:“那我们走吧。”他一直在想,这王焕什么时候才会出现,那孙策的军队只怕离扈家庄也不远了。

庄外,数百庄客在扈三娘的带领下,已经整装待发;满载货物的马车,缓缓西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轱辘也在地面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车轮印。

扈太公在庄客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一身甲胄的扈成陪在一旁。扈太公一脸悲伤的看着庄院,重重叹了一声,“走吧,走吧!”登上了一辆马车。

刘铄在张途的帮助下,也单独骑了一匹马,随着扈三娘的队伍走在了最后,他可不想被扈三娘看不起。那扈成则带着一队庄客,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扈太公不愿舍弃的东西太多,队伍最终只能缓慢的行进。刘铄不知道这样何时才能到达荆州。

张途在一旁抱怨道:“这样的行军速度,还没到荆州,就被孙策的军队追上了。”

扈三娘瞪了一眼张途,“你怕那孙策,姑奶奶我可不怕。

张途冷笑一声,“你这女娃,好大的口气,别以为你能打败那个吴景,就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

刘铄本在集中精力的骑马,听到他们的对话,插口说道:“扈小姐,那孙策武勇过人,被称为小霸王,真不可轻视。”

扈三娘轻哼一声,“胆小之辈,他孙策如若敢来,你们就看我如何胜他。”

这时,队伍最后方的庄客喊道:“不好了,二小姐,后面有支队伍追过来了。”

刘铄一惊,没有想到那孙策的军队那么快就杀到了。

张途大骂道:“他奶奶的,这孙策军就杀到了。”

扈三娘大声说道:“所有人听命,列阵随我迎敌。”

所有人调头,拉开弓矢,握紧长枪、朴刀,心情紧张的望着那渐渐接近的队伍。

马蹄声不停的回响着,眼看两军相距不过百十来步,刘铄只见为首的武将,手提长枪,身后还跟着一片骑兵。心中一凉,知道是孙策的军队杀来了。

那领军的正是孙策,他勒住了战马,止住队伍,大声问道:“谁是扈三娘,让她出来搭话。”

扈三娘驱马出阵,“你是何人?”

“你就是扈三娘。”孙策立于马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扈三娘,只觉眼前女子娇美动人,且又英气十足,心里到添了几分爱慕之意。语气略显平缓的问道:“我孙策不欺负女流之辈,只要你下马受降,我自会饶你一命。”

“孙策。”刘铄惊呼,没有想到那相貌英俊的年轻将军就是小霸王孙策,更没有想到会是他亲自前来。

一旁的张途愤恨的说道:“二公子,那个卖主求荣的太史慈也在阵中。”

刘铄注意一看,孙策身边确实还有一个武将,面无表情,身后背着双戟,马鞍上挎着一把硬弓。此刻刘铄的心情无比的沉重,一个孙策就难对付了,又多了一个太史慈,这该如何是好!

扈三娘怒眉一扬,手持双刀,拍马出阵,“孙策,可别小看姑奶奶我的本事,可敢与我一战。”

“好大的口气,就让你看看我孙策的本事。”孙策嘴角一撇,提枪直上。

此刻刘铄心里无比的紧张,他知道扈三娘绝不是孙策的对手,也在着急王焕为何还不出现。他同时向系统精灵吩咐道:“给我查下孙策,太史慈的能力。”

“孙策,统率90,武力93,智力76,政略70。”

“太史慈,统率86,武力93,智力59,政略56。”

刘铄听到如此强力的数值,眉间紧锁,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扈三娘看着孙策纵马袭来,一枪刺出;扈三娘只觉孙策的这一枪,威力十足,做到了快、狠、准,一股无形的压力正迎面扑来。

扈三娘这时才知道孙策的实力不容小视,并非吴景之流可比,急忙卧倒于马背之上,日月双刀贴着枪身,直削孙策十指。

孙策没有想到这扈三娘还真有点本事,立刻变招,横枪一挑,架开了扈三娘的双刀。紧接着枪身一扫,要将那扈三娘击于马下。

扈三娘急忙举日月双刀相迎,“哐”的一声清脆鸣响,扈三娘所持的日月双刀应声脱落,她身形一震,险些落马。双臂感到一阵麻痹疼痛,虎口崩裂,胸腔内气血翻涌。此时的扈三娘已不敢小视孙策,警惕的看着他。

刘铄没有想到15点的武力差,会是那么大的差距,扈三娘险些就被孙策击落下马。

孙策一击震飞了扈三娘的双刀,轻蔑的看着扈三娘说道:“如何?现在可知孙策之名!”

扈三娘面色惊怒,一双秀目狠狠的盯着孙策,右手微颤的摸向马鞍上的红锦套索。

那扈家的百来名庄客都是心头一震,在他们的眼里扈家二小姐的武艺已十分了得,没想到这孙策会如此英勇。

孙策见扈三娘不搭话,面色一沉,说道:“这次我必不手下留情,看枪。”孙策再次驱马而上。

刘铄一看,心情无比的紧张与害怕,生怕那扈三娘有何闪失,一时间大声叫道:“太史慈,你献计诈降,不就为了斩杀孙策,此时你还不快快动手。”

第八节 苦战

刘铄突然这一叫,让所有人都惊住了。

张途一脸吃惊的问道:“那太史慈是诈降?”

刘铄没有应答,而是紧张的看着扈三娘。

孙策带领来的一百轻骑,握紧武器警惕看着太史慈,那太史慈更是一脸惊慌的看向孙策,担忧他会信了刘铄的离间之计。

扈三娘短暂的惊愕之后,并未多想,只见那孙策手上的攻势稍有迟缓,一双虎目却盯向了太史慈。

扈三娘立马抽出红锦套索一甩,套向了孙策,眼看就要套住孙策了。

可那孙策不愧为武艺高强的猛将,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面对突然出现的套索,急忙横枪一挑,将那套索缠绕在了手中的长枪之上。

扈三娘暗叫可惜,也只能奋力拉扯着红锦套索,想夺下孙策的长枪。那孙策握紧长枪,也奋力拉扯,想将扈三娘拉下马,并大喊:“子义,率领全军出击,速速擒下刘铄。”

太史慈稍一迟疑,握紧手中长枪,大喊一声:“全军出击。”

百名轻骑奔腾而出,如海潮一般,伴随着阵阵喊杀之声。

扈三娘听着那骑兵冲杀之声,知道自己力道远远不如孙策,只好弃了红锦套索往本阵撤去,同时大声喊道:“放箭!”

百余名庄客同时将箭矢射出,刘铄只见头顶之上的箭矢密密麻麻,“嗖嗖”飞过。

如此近的距离下,迎着箭矢而来的轻骑,他们手无盾牌,身无重甲,瞬间被射倒了一片;那冲在最前面落马未死的军士,也被紧随其后的战马踏成了肉泥,马嘶人嚎之声,不绝于耳。

孙策带来的一百轻骑,短短时间内就损失了近一半,骑兵的冲击速度也被减缓了;同时手持长枪、朴刀的庄客,大喊着冲杀而上。

骑兵冲入了人群,疯狂的砍杀着,在付出了五十多条性命后,那战马失去了冲击力,被众庄客团团围住,长枪乱捅而上,人血、马血翻涌而出,混杂在一起洒满了一地,瞬间空气中布满了浓重的血腥味。

孙策将缠绕在长枪之上的红锦套索甩开后,大喊一声:“擒杀刘铄、扈三娘者,赏百金,官升偏将。”

孙策驱马持枪冲入军阵,长枪所致,必有一人应声而倒。那太史慈也不甘示弱,手中的一杆长枪,如毒蛇吐信般,了结着一条条性命。所有骑兵受到了鼓舞,士气大振,砍杀的更加勇猛。

扈三娘回阵,不及细挑,随手拿了一把钢刀,回身杀向骑兵阵营,一刀刀砍过,带出一道道血雾,将扈三娘的甲胄都染得鲜红。

张途见孙策和太史慈都勇不可挡,扈三娘手下的庄客虽人多势众,但已抵挡不住孙策军的攻势了。忙对刘铄说道:“二公子,我们往后撤吧!”

刘铄看着扈三娘与奋勇拼杀的众人,一阵犹豫后,对着张途说道:“众人都还在拼杀,我决不能退。”刘铄同时也不想让扈三娘看不起,随即又说道:“张途你也上去杀敌。”

张途说道:“俺张途不是怕死,是要保护好公子你。”

刘铄眉间微皱,说道:“你快去,我能保护好自己。”

张途脸色一沉,没有多说,提着一把长柄大刀冲杀而上,一刀就砍翻了一名骑兵。

这时,队伍的后方传来一阵喊声,“二妹休慌,兄长前来祝你。兄弟们随我一起杀退敌军!”原来扈成得到了消息,急忙领着前队的百余名庄客前来救援。

扈成带领这百余名庄客加入了战斗,瞬间,战场的形式又发生了逆转,刘铄一边又占据了人数优势,孙策和太史慈两人虽勇猛,可他们所带来的骑兵并非人人都武艺超群,在众庄客的长枪围杀下,一个个倒地而亡,孙策的骑兵越来越少。

刘铄心情大定,也学着大声喊道:“擒杀孙策者,赏千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庄客们像打了鸡血一样,蜂拥而上的围杀孙策,那太史慈的压力瞬间小了。

那孙策看着围杀上来的庄客,一声咆哮,大声吼道:“就凭你们这些土鸡瓦狗之徒,也想围杀我孙策,你们是自寻死路。”孙策手中长枪使得更加凶猛,连续挑翻数人,那些庄客一时间不敢近身,只能用手中的长矛不停乱刺,外围的弓手时不时一支冷箭射出,让那勇猛的孙策到一时间难以冲出。

刘铄看着凶猛的孙策,此时已无更好办法,大声喊道:“扈三娘、扈成、张途,你们三人快围杀太史慈。”

扈三娘与扈成,还有张途一愣,随即攻向了太史慈。

四马交错,刀来枪往,三人围攻太史慈,十余合下来,那太史慈毫不落于下风,完全打成了平手,偶尔一次反击,还逼得他们三人相互救援。

张途一边挥舞大刀砍杀向太史慈,一边骂道:“太史慈你个卖主求荣,卑鄙无耻的小人,居然还敢来追杀二公子。”

听到了张途的辱骂,太史慈手上的攻势弱了几分,说道:“良禽择木而栖,那刘繇并非明主,我太史慈何来卑鄙无耻,卖主求荣!”太史慈说完,怒上心头,手中的长枪连刺数下,逼退扈三娘和扈成后,提劲狠刺张途。

张途奋力舞动大刀想架开太史慈的长枪,可却撕扯得腰部的创口再次崩裂,使得张途力道一衰,那长枪直刺向胸前。

扈三娘和扈成眼见那张途就要毙命于太史慈之手,扈三娘急忙挥刀砍向太史慈,希望能逼得太史慈自救;扈成则一刀挥向长枪,希望能帮张途挡开这一枪。

太史慈眼见就快一枪了解张途了,那扈三娘却反应迅捷的一刀砍杀了过来;太史慈知道虽能杀死张途,但自己难免受伤会陷入重围,最终快速的做出了决定,右手持枪继续刺向张途,左手取下一支手戟,挥向扈三娘的单刀。

“哐,哐。”两声金铁交鸣之声相继响起。太史慈的手戟挡开了扈三娘的单刀,而单手所持的长枪也被扈成挡开了。

刘铄看着太史慈的那一枪,惊出了一身冷汗,本以为张途会丧命于此,没想到扈三娘与扈成合力救下了他,悬起的心也放下了。

此时捡回性命的张途,惊魂未定的拍马急忙后撤,口中还不停大骂太史慈。

太史慈怒气填胸,弃了长枪,手持双戟,大喝一声,如狂怒的猛虎,凶猛的挥舞着双戟,将那扈三娘和扈成攻得险象环生,已无力招架。

刘铄看得冷汗直冒,本以为合三人之力能挡住太史慈,没想到这太史慈如此勇猛,真不愧为93武力的猛将。

此时的扈三娘毫无还手之力,脸上布满了汗珠,对太史慈显现出了惧意,已无力再战。

扈成慌乱的招架着太史慈的攻击,对着扈三娘说道:“二妹,快撤吧,这厮太过厉害,挡不住了。”

扈三娘和扈成急忙拍马后撤,那太史慈并未追袭,环顾左右,只见一百骑兵,所剩不过二十余人,那孙策也陷入重围。

太史慈大喝一声,挥舞着双戟冲入人群,左右乱砍猛刺,如虎狼一般,不停收割性命。众庄客见太史慈勇猛,纷纷退让,避其锋芒。

孙策见太史慈杀出一条血路,喊道:“子义随我冲杀,去取刘铄性命。”

孙策不停挥舞长枪,收割性命,驱马攻向刘铄;太史慈紧随其后。两人如两只猛虎,不停的挥舞着他们的利爪,在人群中冲杀。

众庄客见扈三娘和扈成都败退而下,孙策和太史慈又过于勇猛,都不敢再战,纷纷后退。

刘铄看向那勇不可挡的孙策和太史慈,与自己的距离不过二十来步,心中也难免惊慌起来。

败退下来的张途说道:“二公子,快撤吧!”

扈成在一旁也说道:“二公子你快撤吧!那太史慈与孙策的武艺太厉害了!”

张途提着大刀,看着冲杀而来的孙策与太史慈,说道:“你们护送二公子快走,我来拖住他们。”

扈成看着张途说道:“那就拜托你了,你自己小心!”

扈成拍打了一下刘铄的战马,说道:“二公子,我们快走。”

扈三娘跟在一旁,提着单刀,警惕着后方的变化。那刘铄回头看着张途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楚。

“刘铄小儿,休想逃走!”孙策一声狂吼,手上的长枪舞得更加犀利。

突然间,孙策身后的大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出现了一员白发老将,手提长枪,策马奔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喊起,“孙策小儿,休伤我主,王焕来也。”那王焕的身后还回响着一连串的奔袭之声。

孙策与太史慈回头一看,只见一老将杀来,他的身后还隐约跟随着一队兵马。

刘铄没想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焕居然出现了,还带着一队兵马,兴奋的回身大喊道:“王焕将军来了,所有人给我冲杀回去,围杀那孙策与太史慈,取其首级者,重赏。”

援军的出现,使正在败退的众庄客看到了希望,他们又回身一起冲杀向孙策与太史慈。扈三娘和扈成也提刀回马冲杀而上。

张途脸露笑容,“太好了,王老将军居然来了。”

太史慈说道:“主公,敌军又来增援,看来今日杀不了那刘铄了,我们还是快撤吧!”

孙策怒气未消,看着冲杀而来的王焕说道:“要撤,我也要先杀了这老匹夫。”

完本试读结束。

昆锐小哥哥点评:

《召唤神将》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煋炫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