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头号追妻令:宝贝儿从了吧!
头号追妻令:宝贝儿从了吧!

头号追妻令:宝贝儿从了吧!

作者:丫丫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7-31 13:07:07

最新小说《头号追妻令:宝贝儿从了吧!》是丫丫的书,主要内容为:酒足饭饱的两人,自然驾着车回了别墅。冲进房间的洗漱间好好放了一缸热水,凉小余泡了澡,疏解了浑身的疲惫后,又觉得有些口干,于是下楼倒水喝。路过客厅,却见也洗漱好的辛泽昭竟一个人坐在那儿看着PPT。湿漉漉的头发带着一丝凌乱,往日里一本正经的模样也多了几分与众不同的邪魅。硬实的胸口在敞开的浴袍的遮掩下,就好似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姑娘,配合着昏暗的灯光,更显性感。
展开全部

头号追妻令:宝贝儿从了吧!:探母(二)

凉小余依旧打着哈哈,道:“他在这家医院正巧有个朋友,说是要去打个招呼。”

凉母有些狐疑地看着凉小余,哪有探病的人转道去别处的?

唯恐凉母觉得辛泽昭探病的诚意不佳,连忙解释道:“你的主治医生正巧是辛泽昭的朋友,他就想着能先去打声招呼,你在医院里也能有所照应。”

“辛泽昭?”凉母与辛家的人不熟,从前一直都是凉父和辛家打着交道。对于凉母来说,辛家的人只有辛海和其母亲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一个是凉小余的未婚夫,一个是凉小余的未来婆婆,无论如何也该好好相处。

而辛泽昭,之前常年在国外,回国了之后也不怎么和辛海多有往来,凉母自然也不认识。

“唔……”想着待会儿辛泽昭肯定是要见凉母的,凉小余索性开了口:“妈,我前几天已经和辛泽昭领过结婚证了。”

“啊?都领结婚证了?”凉母被这消息一时惊得失了态。

刚才还说是朋友,凉母就觉得可能是女儿谈恋爱了;可现在都说已经领证了,这可是件大事。

“对方什么人啊?你认识多久了?怎么领证也没跟我说一声?”凉母有些急了,她就怕凉小余年纪轻轻再遇人不淑,耽误了好好的年华。

“妈~你别急啊!”凉小余连忙安抚道。

凉母道:“你让我怎么不急啊?你说说你,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以这么仓促呢?!”说着,似是灵光一闪,凉母一把握住了凉小余的手,视线在她肚子上打了个转儿:“你……你是不是有了?”

要不然,怎么能这么突然地就领证了呢?

凉小余哭笑不得,连忙道:“没有。”

正当凉小余想着该怎么解释的时候,辛泽昭和主治医生一起进了病房。

“妈~”辛泽昭没有半分的尴尬,脸上带着浅笑,喊得那叫一个亲密。

凉母不知怎么的,竟然也愣愣了应了下来:“哎!”

辛泽昭的突然出现,自然解了凉小余的困境,听着辛泽昭喊凉母,她的心底反倒泛起了丝丝涟漪,脸颊上也不由地飞过一抹红霞。

主治医生笑眯眯地看着凉母,道:“您临老福气可真好,女儿孝顺,又给您找了咱们榆城辛家的少爷当女婿,好日子可都在后头呢!”

凉母呐呐不知该如何,只好道:“是,是,多谢。”

等她反映过来时,不由地看着辛泽昭,道:“啊……?榆城辛家?”

凉母刚才和凉小余说话的时候,压根没把辛泽昭的名字联想到辛家上去。

天下同姓何其多,最多也就是巧合。

可主治一声提起的榆城辛家,却不得不让凉母多想了。

毕竟在榆城,能担得起榆城辛家称号的,只有那一家。

视线不禁落到了凉小余的身上,刚和辛海解除了婚约,怎么又和辛家另外一个少爷牵扯上了?难道是为了报复辛海吗?

眉间的皱纹又深了些许,自从辛海提出解除婚约开始,凉母一开始的确愤愤不平,可后来也想通了,只想着女儿日后能嫁一个对她好的人才是真的好。

如果是为了私心,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那后半辈子,可该怎么过?

主治医生似是也看出了凉母的忧愁,连忙对着辛泽昭颔首,道:“辛少慢坐,我也该去其他病房查房了。”

至于其中有什么隐情,自然不是他一个外人适合在场的。

病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凉母也不说话,拉着凉小余的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凉小余几次张嘴,却又不知道从何提起,只好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辛泽昭。

辛泽昭也不曾介绍自己,反而直戳了凉母最在意的地方:“妈,你放心,我以后会一直对小余好的。”

凉母突然泪眼盈眶,道:“好。”

或许这是辛泽昭与身俱来的本事,他总能放人放下一切的过滤。

之前让凉小余自愿嫁给他的时候,是这样;

现在安抚凉母的时候,又是这样。

正在说话间,病房里却突然涌入了好几位护士。

“不好意思打断你们的交谈,我是VIP病房的护士,特意来为您换病房的。”护士笑得温婉可人,态度上更让人无法挑剔。

凉小余一愣,道:“我没要求换到VIP啊!”

辛泽昭接了话,道:“我是刚才见主治医生的时候,特意安排的。”说着,又转而看向了凉母:“VIP病房到底清净,也适合养病。您老好好的,小余和我也能安心。”

头号追妻令:宝贝儿从了吧!:不速之客

面对如此体贴的安排,凉母本不该拒绝,可一想到VIP的费用,顿时又犹豫了:“还是不用了,我在这儿挺好的,护士小姐也都对我挺关心的。”

凉小余舒了一口,道:“你就听他的安排吧!用不着担心费用的事情。”

辛家的人,还会有担心钱的时候吗?

凉小余本不是爱占便宜的人,可为了能让母亲生活得更舒坦一些,就算她欠着辛泽昭的又如何?大不了日后慢慢还就是了。

辛泽昭也道:“妈,我可是你女婿,你难道还想跟我见外吗?”

之后换病房又是一番折腾,等凉小余和辛泽昭两人走出医院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凉小余只想快点填饱肚子,然后回家好好泡个澡,舒舒筋骨。

由着辛泽昭做主,去了一个他常去的酒店。

酒店的打听已经是富丽堂皇,宽敞的包厢里还陈列着一座博古架,其上瓷器摆件更是件件荧光溢彩,光彩夺目。

看着手指流连在瓷器上的凉小余,辛泽昭好意提醒道:“这些都是真的,你最好小心一些。”

凉小余不禁有些咋舌,真的还敢这么摆?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手已经很老实的收了起来。

想想银行账号里寥寥无几的存款,万一弄坏了,就算是卖了她也赔不起。

“这里也太奢华了,我可吃不起。”凉小余有些打退堂鼓。

虽然已经结婚,但对于金钱上,凉小余并不想太占辛泽昭的便宜。

辛泽昭轻笑了一声,道:“放心,我也是要吃饭的,不过就是请了你作陪罢了,自然由我付钱。”说着,辛泽昭又鄙夷地看了一眼凉小余,估计激怒她道:“就你浑身上下没几两肉的样子,能吃得了多少?你倒是可以看看,是你先吃撑了,还是我先被吃穷了。”

在辛家少爷看来,到这样的地方来吃饭的确算不上什么。

凉小余被如此一激,也不矫情了,大刀阔斧地坐了下来,边翻菜单,边道:“行啊!那这什么最贵,我就点什么,你可别到时候小气,嫌弃我点的太多了!”

视线在凉小余的胸部打了个转,辛泽昭嗤笑着道:“就算多吃二两肉,也长不成四两。”

如此明目张胆地挑衅,凉小余狠狠地瞪了一眼辛泽昭,更加无所顾虑地开始点菜。

酒足饭饱的两人,自然驾着车回了别墅。

冲进房间的洗漱间好好放了一缸热水,凉小余泡了澡,疏解了浑身的疲惫后,又觉得有些口干,于是下楼倒水喝。

路过客厅,却见也洗漱好的辛泽昭竟一个人坐在那儿看着PPT。

湿漉漉的头发带着一丝凌乱,往日里一本正经的模样也多了几分与众不同的邪魅。硬实的胸口在敞开的浴袍的遮掩下,就好似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姑娘,配合着昏暗的灯光,更显性感。

凉小余咽了咽口水,不经意间道:“这么晚了,还在看片啊?”

等话落后,凉小余又觉出了几分不妥来。可话都已经说出口,如何能收回?

辛泽昭抬了头,挑眉暧昧道:“有你,谁还要看片啊?!”

“***!”凉小余随口骂了一句,连忙想着爬回楼上去。

生怕被眼前这个妖精再迷了眼,说出什么胡言乱语来。

可显然辛泽昭不想如了凉小余的意,他刚被调戏了,怎么也得调戏回来吧?

抓了几乎连滚带爬想要逃跑的小女人仍进沙发里,辛泽昭道:“不如,咱们实践一下?”

说着,辛泽昭的吻已经堵上了想要开口拒绝的凉小余,腰间流连的手掌更是让她像是中了什么媚药,整个人突然柔软无力,任由着辛泽昭予取予求。

“叮咚……”

正当凉小余开始意乱情迷之时,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神智短暂恢复了的凉小余立刻推开了辛泽昭,声音略带有些沙哑地提醒道:“有人来了!”

如此重要的时间,竟然有不速之客打扰,辛泽昭的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

怒气冲冲地走到了大门口,辛泽昭正想知道是谁大晚上打搅他的好事,开门却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低头一看,门口正呆坐着一个人。

确切地说,是一个女人。

黑透了的夜,只有零星的星星挂在天边,甚至连月亮都躲了起来。

有什么样子的事情,会让一个女人半夜找上门来?而且看样子还喝了不少的酒。

凉小余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辛泽昭,难不成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所以……

辛泽昭打断了凉小余的胡思乱想,道:“这只是我一个朋友。”

而此时呆坐在门口长发披肩的女子也扶着门框,站了起来,喊道:“阿昭~”

辛泽昭扶了付韶锦一把,蹙眉抿唇道:“你怎么喝得酩酊大醉?你一个人来的?”

付韶锦好不容易找着了辛泽昭,顺着他的臂膀,整个人也倚靠在了他的身上,展颜一笑,道:“阿昭,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啊~”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昆锐小哥哥点评:

《头号追妻令:宝贝儿从了吧!》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