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
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

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

作者:纳兰夜羽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15:54:25

纳兰夜羽的书《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主要讲述了:说清楚?离开?陆历深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样,江青窈,你以为我这里真的是收容所?我还没玩够,你想往哪里跑?江青窈打完电话后便到了楼下,陆历深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她有些踌躇的走过去,“陆先生……”陆历深抬起头笑了笑,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怎么了?江小姐,有什么事情吗?”江青窈低下头,抿了抿嘴,“陆先生,真的是十分谢谢你这段时间来对我和我家人的照顾,经过今天的事情我想了想,我还是离开比较好,免得引起误会。”
展开全部

疯涌-纳兰夜羽

可能是太生气的原因,陆历深没有发现邢沂南看到江青窈时的满脸震惊。

“她就是那个女人?”尽管尽量压制着但邢沂南的声音还是有些发抖。

不过陆历深并没有发现,“去,这时候别闹,送她回去,我要留下来跟傅以念谈谈。”

“行,好好说话,别闹。”邢沂南敷衍着说了两句,然后接过江青窈,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心中一万个不解,但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洒脱的样子,这是为什么?怎么会一模一样?

“你想干什么?”江青窈一走陆历深就大声吼道,把傅以念吓得一怔。

她苦涩的笑了笑,“你不问问我怎么回来了?”

陆历深很厌烦的看了她一眼,“傅以念,我不说你还真是得劲了啊?我早就说过了,我不爱你了,你天天搞出这么多事来有意思吗?”

她身子有些晃了晃,突然软了下来,“阿深,我错了,我当时太年轻,我太不懂事,可我是真的爱你啊……”

陆历深一脸鄙夷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天生要强,从来没有见过她和谁示弱,当年为了所谓的赌约勾引自己,结果自己真的爱上了她,可是却被她抛弃,时隔多年他早就不在意了,只有她还一直陷在其中,“行了吧你,过去多少年了,我早就忘了。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动江青窈一根汗毛,别怪我不顾两家的情分!”

“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你骗我!你一定还爱着我,一定!”傅以念冲着他的背影大喊,而他却什么也没有听见似的决然离开。

陆历深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原本以为这时候江青窈应该已经睡了,他蹑手蹑脚的走到她隔壁的阳台上准备翻进去看看她,却没想到正好听见江青窈抱着一个什么东西在喃喃自语。

“唯希,你说姐姐应该怎么办呢?我好像根本做不到……”江青窈的声音因为纠结而带着满满的哭腔。陆历深饶有兴趣的抱着手臂准备听她继续说下去。

“我发现,我好像越来越恨不起来他了……唯希,怎么办?他对你这么残忍,我应该把他千刀万剐的!我本来也是这样打算的……可是……”

听到千刀万剐那句话陆历深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傻姑娘。

“唯希,姐姐做不到,再留下来我怕是就要沦陷了……我马上跟他说清楚,然后……

我……还是离开吧……”

说清楚?离开?

陆历深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样,江青窈,你以为我这里真的是收容所?我还没玩够,你想往哪里跑?

江青窈打完电话后便到了楼下,陆历深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她有些踌躇的走过去,“陆先生……”

陆历深抬起头笑了笑,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怎么了?江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江青窈低下头,抿了抿嘴,“陆先生,真的是十分谢谢你这段时间来对我和我家人的照顾,经过今天的事情我想了想,我还是离开比较好,免得引起误会。”

“误会?”陆历深慢慢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步走到她面前,“什么误会?江小姐可不可以说的清楚一点,嗯?”

江青窈只感觉浓浓的压迫感,把头埋的更低了,“陆先生……唔……”

下巴一下子被抬起来,陆历深不由分说的便吻了下来,跟上一次那个小清新的吻完全不同的是,这个吻充满了霸道和侵虐的意味,他甚至……还咬了她……不论江青窈怎么拍打着他都不放手,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放开她。

陆历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这是他第一次强迫一个女人,从十六岁开始就有各种各样的女人抢着往他床上爬,他还从来没有为哪个女人这样情不自禁过。

他有些懊恼的低下头,只见江青窈又开始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泪了,这一次,她没有假装……

他伸手抚上她红肿的嘴唇,江青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可是他接下来说的话更是让她瞬间跌入深渊。

“既然决定了为你妹妹报仇,就不应该半途而废,你说是不是,江小姐?”

江青窈惊恐的抬起头望着他,只见他一脸泰然。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她以为他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他怎么还会容忍自己留在他身边呢?

陆历深笑了笑,扶着她的脸低声细语到,“江小姐,有没有人说过,你就像一张白纸一样,所有的心思一目了然。”

“第一次你要求见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肯定不仅仅只是为了还钱而来,可是一看到你我就不想去在乎那些事情了,第二次舞会,你一项不喜欢参加这些东西,如果你拒绝顾家也不会非让你来,可是你却来了,并且当天晚上我让你去我家你并没有拒绝,到这里为止,江小姐,你觉得我还看不穿你的目的吗?”陆历深笑着望着她,江青窈脸色一片惨白。

陆历深又笑了笑,“不过,要是你真的就这么庸俗,我也不可能让你来这里。那天在我家你居然主动提到你妹妹,我当时就觉得奇怪了,后来去查了资料,才知道了一切,没想到我和你妹妹居然有这么深的渊源,你真的是为了你妹妹才故意接近我的,可是……”他又往前贴近了几分,“可是,你想做什么呢?嗯?让我爱上你,然后再狠狠伤害我?就像我对你妹妹那样?”

江青窈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往后退,“你知道?你全都知道,可是你为什么?……”

“因为我确实很喜欢你啊,”他很坦然的说了出来,“从我第一次在咖啡馆看见你我就很喜欢你了,奇怪吧,这还是头一回呢?”

江青窈逃避着他的目光,一步步后退。

“江小姐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要不然为什么要离开呢?还有,你跟我在一起这段时间,应该也没有假装吧?你明明,也是很享受的呢?”

江青窈都要退到角落里了,“不!我没有!我假装了,我一直都在假装!是你想多了!”

你以为你走的了?-纳兰夜羽

陆历深一步上前,把她摁到墙上,强迫她抬起眼看着自己,“乖,再说一次,嗯?”

江青窈从来没有觉得这样无助过,眼泪又开始不受控制簌簌的落下来,“陆先生,我错了,你让我离开吧,我做不到,我没办法给唯希报仇……”

“走?往哪走?你以为你还走得掉吗?”说完便欺身压了下去,“江小姐,这是你逼我的,我本来是想慢慢来,等到你自愿的那一天的……不怪我……”

江青窈挣扎着奈何力气根本抵不过他,没一会儿便被他吻得全身酥酥麻麻的,一晃,衣服已经全都不见了,“陆先生……陆先生……不要……不要……”

陆历深从她的脖颈处一路往下,引起一阵战栗,“乖……听话……要不然我不知道你的家明哥哥会怎么样……也不知道……你爸妈会怎么样……”

这样狠厉的话却被他用如此暧昧的语调说出来,江青窈不敢想象身上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看来以前都是她看错了,她绝望的闭上眼睛,任由着他的行为。

“唯希……唯希……是我太傻……是我太傻……”

……

“啊!姐姐!”另一边一张与江青窈有着一模一样的脸的女人从床上惊醒。

房门一下子被推开,刑沂南冲了进来,脸上满是关切“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女人脸色苍白,冲他笑了笑,“没事……你先去睡吧,不用管我。”

刑沂南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她一眼看出来了,温柔的说,“怎么了?你有事就说。”

一个月前刑沂南去韩国时无意间碰到了这个女人,那时候她满身伤痕很是虚弱,见她也说中国话,一时心起便把她带了回来,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不自觉被这个浑身充满秘密的女人深深吸引。

“今天我见到了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江唯希愣了愣,是姐姐。

“她……还好吗?”她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着。

刑沂南见她这副模样,肯定与这女人熟识了,便没有多想直接说到,“好的很呢,她现在可是陆少心尖上的人啊!”

江唯希脸色蓦然一变,原本苍白的脸更加惨白。

刑沂南却没有发现,继续说到,“你不知道,今个陆少还为她打了傅以念呢,这段日子也是为她不近女色,啧啧啧……这女人真是厉害……”

“多久?”江唯希突然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啊?什么多久?”刑沂南摸不着头脑。

“她跟了他多久,多久!”床上的女人突然大叫起来,声音凄厉,满眼怨毒。

刑沂南从没见过她这样,被吓了一跳,“唯希你怎么了?”

“啊!啊!啊!多久?我问你多久?啊啊啊!”江唯希突然不受控制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这样子把刑沂南吓坏了,赶紧把她抱到怀里试图让她冷静一下,“不久,一个月,一个月而已……”

怀里的女人平静下来,呢喃到,“一个月……一个月……呵呵,姐姐,你真是厉害啊……哈哈哈哈哈哈……”

“唯希你怎么了?啊?怎么了?”

江唯希一把推开他,钻到被窝里,“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声音闷闷的,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异。

刑沂南站了一会儿,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门关上以后,被子传来一阵阵怪异的笑声,和低低的呢喃时而温柔时而暴戾:

“姐姐,你把唯希害得好惨呢……”

“江青窈,我恨你我恨你!你去死你去死!”

“嘻嘻嘻……姐姐,你说唯希要怎么出现在你面前呢?”

“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这样又哭又笑过了多久,她终于沉沉睡去,做了无数次的那个梦又在等着她……

梦中江唯希从床上慢慢爬起来,身边的男人还在熟睡,她偷偷的借着一点光去看他的脸,真好,这一切真是难以置信,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可以这样躺在他身边,尽管是用一张不属于自己的脸。

她现在叫薇薇安,是摩洛哥当地黑帮送给陆历深的礼物,一直陪在他身边四个月,这四个月他对他很好,什么都给她买,还答应她带她回国,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她知道他不爱她,所谓的好只不过是对笼中金丝雀的怜悯。

其实她一直很想问问他,他还记不记得她?那时候她还不是这样子的,她只是他公司的一个小职员,一直偷偷暗恋着他,还有一次碰到犯病的他,把他带回了家里,只是第二天一早他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不久后她也来了国外,然后,被迫整容沦为玩物,然后,遇到了他。

回国后他很快就提出了分手,给了她很大一笔钱,她什么都没说,本来就是作为低贱的礼物被送给他的,与其摇头摆尾的祈求留下,不如潇洒一点的离开。

她拿了钱离开了,还偷偷怀了他的孩子,跑到了当地的医院住下,还认识了一个和她一样年纪的女人,也是怀了三个月,她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有一天晚上,医院突然失火了,她知道一定是陆家人干的,她们不会允许自己生下这个孩子,可是不行,她一定要生下她,因为她觉得有了孩子就有了和他的牵绊,就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那样,不能爱他,不能得到他的爱,至少还有一个延续。

她必须要做些什么,于是她开始装疯卖傻,陪同的女人也被她残忍的泼下了硫酸,毁容,几天后她偷偷逃走了,把隔壁的孕妇搬到自己床上,她知道这样不对,可是为了他,为了他的孩子,她必须这样做,果然,第二天一早就传来女人引产大出血的消息,她偷偷跑了进去把自己的物件全放到她身上,营造出是她死亡的假象,反正是小诊所,没有会发现。

可是,孩子还是没了。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消失在他生命里,于是偷偷跑去韩国,又整回了原本的样子,手术真是疼啊,两次的全脸整容让她痛不欲生,可是为了他,什么都值得。

接下来的梦境应该是她回到他身边,陆历深爱上了江唯希,可是今天的梦却全然一变,站在他身边的人是自己的脸,可是他却对着身边的人亲昵的喊着,“青窈……”

“不!”江唯希从梦中惊醒,天已亮,红肿的眼睛满是泪水,

“姐姐,你去死好吗?”

小说《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 第11章 疯涌 试读结束。

琬凝mio点评:

喜欢男女主的性格与身份的设定,看到了爱情友情以及更深刻的东西,第一次看到总裁豪门文中有物理各种专业知识的运用,太好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