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谁许婚长情难忘
谁许婚长情难忘

谁许婚长情难忘

作者:雨晴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14:11:36

《谁许婚长情难忘》小说情节波澜壮阔,雨晴主要说的是:一个利用,另一个心知肚明却依旧勇往直前。彼此之间的心思,谁也没有计较,没有谁更下贱,没有谁更卑鄙。他们之间,只不过是一比不亏不欠的——交易!哪怕不用明明白白的说出口,也可依照剧本一集集的演下去,这是一种默契!邵骏豪恼烦聂雨凝的青涩,“云聂雨凝,这就是三十万一晚该有的素质?主动都不会?”聂雨凝却并不恼烦,伸手勾着男人的脖子,娇娇道,“柿长大人眼光毒,说我有价无市,不是没寻着买主操练,生意难做嘛。”
展开全部

谁许婚长情难忘第13章试读

郑妈妈“呸”了一声,“给点股份?啊?说得这么轻巧,别以为你妈我没读过书就不懂,股份这种东西是随便给的吗?给了你年年都得给她分红,我是你亲妈,你怎么不对我这么好啊?啊?”

顾岭理直气壮,“现在聂雨凝本来就需要钱,分钱正好可以帮帮她的忙,没什么不妥。”

“云家的忙是你帮就能帮的?半年前那次被工商税务消防劳动局找上门的事你忘了,我都跟你说那肯定是云聂雨凝带来的霉运,你还争!到时候你稀饭都没得喝,我看你拿什么东西来充本事!”

“妈,你忘了我怎么起来的吗?我连高一都没读完你就供不起了,连找个八百块的工作人都嫌我没文凭。若不是聂雨凝当时借钱给我,我们现在还是只能靠低保过着,还有钱买房买车?妈,做人不能忘本,不能忘恩负义的!”

顾岭的肺腑之言并没有感动郑妈妈,她的话反而尖刻起来,还故意往外间看了看,声音一点也不弱,“忘本?忘什么本?那钱不是已经还给她了吗?又不是坑了她的钱。再说了,这影楼开起来,是光有钱就行的吗?你妈我天天起早贪黑的帮你省钱,开始的时候谁给搞的卫生,谁在给你的员工煮饭?都是她一个人的功劳吗?人家借钱给你,是可怜你,以前一百万对她来说算什么?施舍乞丐而已。人家以前施舍你,你现在本事了,要调过头去施舍她了?人家还不一定领你情呢。”

“哐当~”外面有物品落地的声音。

“妈,别说了!”顾岭脸色大变,快步走出里间,发现外面已经空无一人,转身看着母亲毫不客气的吼道,“你说得太过份了!为什么人家好心的帮助说到你嘴里就是那么不堪?你觉得现在过得好了,都是你自己的本事,我告诉你,三穷三富不到老,聂雨凝也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你总有求人的那天,就像以前一样!”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郑妈妈气得脸青一阵白一阵,抡起巴掌就要去打顾岭……

聂雨凝脚步虚浮的跑出“精灵摄影”,心里已是无法形容的难受,像是炎炎夏日,周遭全是人,围住她,她想透口气都不可以,呼吸进体内的气息,全是那些人身上的汗臭味,她想捂住七窍,与世隔绝。

她就是传说中的鬼见愁吧?

郑妈妈每次见着她都是笑开了花,她原本以为到底还有人待她是不同的。

可曾经出于真心的援手,却被郑妈妈说成是打发乞丐,连如今自己也变成了乞丐。

人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她如此现实了,还是看不明白?自私是根源,维护自身的利益是本能?

“难过又不哭?”

头顶是密茂的梧桐叶,耳边男孩的声音是夏日的山泉,叮叮咚咚的滴进耳朵,鼻腔里有他淡淡的甘草香混着油彩的味道。

她居然走到了这里——梧桐成荫的艺术街。卖字画,替人画像的人最多。

聂雨凝转身看着男孩,笑了起来,“还没有遇到让我可以难过得非哭不可的事情。”

叶缝间漏下来的阳光从大男孩的头顶洒下来,他站在画板前,体型修长,皮肤白晳,五官清雅,棉质的短袖白衬衣,浅色薄面牛仔裤,漂亮得文质彬彬,身上沾着细碎的颜料,可是你却觉得他分外干净。

是什么样的家庭才可以教育出有这样一双眼睛的男孩,清明纯澈,好象不沾尘世,不懂污秽。让人好生嫉妒。

男孩弯腰在水桶里洗手,带着一份与穷画家不相称的矜贵,语速不紧不慢,“好久没看你过来了。”

聂雨凝踮着脚,看了看男孩画板上的作品,“嗯,最近忙,你的画儿卖出去了吗?”

男孩转身收拾画板,“总是遇不到像你这么大方又不懂欣赏的主顾。”

聂雨凝呵呵的笑,“艺术家可真不会做生意,夸两句客户您真有眼光,你难受啊?”

男孩把画板挂在自行车上,“可是你的确不懂欣赏,我画的画,你根本看不懂。”

聂雨凝故意哼了一声道,“可我有钱买不就行了,我不懂可以装懂,可以让别人以为我懂,就行了啊!”

“像我这样的艺术家,遇到你这种铜臭味的主顾,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聂雨凝见男孩在收摊,便帮他把水桶里的水倒掉,装进工具袋里,挂在车头上,“别头疼了,我最近也没那个闲钱来让你头疼。你画没卖出去就算了,本来想敲诈你一杯茶喝。看来没戏了。”

男孩蹬掉自行车的后架,扶着车头,“走吧,昨天遇到一个跟你一样不懂欣赏的暴发户,够喝一个月的茶了。”

聂雨凝耸了耸鼻子,“那你还得交房租。”

“等你有钱了,我再卖一张给你,不就有钱交了吗?”

聂雨凝喜欢看着男孩的眼睛,里面清清冽冽的,真好,明明说着如此市侩的事情,他却可以带着仙人之姿来谈论。

聂雨凝坐在男孩的自行车后面,风把她的长发吹得飞了起来,像她此时的心情,她笑着问他,“喂,你有过无路可走的困境吗?”

阳光晒在男孩身上,他眉眼都溢着温柔的光晕,可他的话,笃定而自信,“没有,因为车到山前必有路,若是没有路,也可以走出一条路,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有脚的地方,就有路。”

聂雨凝心下忍不住一颤,她静静的闭上眼睛,男孩的话,就这样软软的,又强劲的灌进她的血液里。

聂雨凝从艺术街喝完解忧茶回家,心情好了很多。

扑粉,化妆,选了件小吊带,再配上了一条半身长裙,就不会显得那么野,长发放下来,耳鬓各拈出一股,向后合住,拧扎成小髻。

镜子中的自己,倒显得淑女了。

不知道这样打扮,算不算合适?

路,总是走得出来的,怎么会无路可走?

自己的脚或是他人的脚,有什么关系?只要那条路可以通往山顶,是自己走的,还是别人替自己走的,又有什么关系?

聂雨凝刚刚换着衣服,就有人拍门,叫门的人,正是顾岭。

迎着眼睛红肿,脸上还有指痕的顾岭进了屋,聂雨凝吸了口气,拉着顾岭在简易沙发上坐下,伸手摸了摸,皱眉,“怎么了?”

顾岭有些难为情,僵笑了下,“来找你的路上跑得太快,被树枝弹到了。真是的,走路有些不太长眼睛。”

聂雨凝鼻子发酸,“郑妈妈打你了吧?”

顾岭知道盖不住,怨气也极深,“懒得理她,一个疯婆子,她反正没少打我,总说我是个赔钱货,还好这几年能赚钱了,对我才稍好点。”说着从包里拿了份协议书,递给聂雨凝,“这是股份转让的合同,我从网上下了份最简单的,咱们也不是什么大的集团公司,用不着那么繁琐。你签了就是,明天咱们就去工商局办理变更。”

聂雨凝将协议推到顾岭的手里。“凌凌,不用了。”

顾岭生怕聂雨凝会想不开,所以急急的打好合同拿过来,“聂雨凝,你会不会因为我妈妈的话生我的气,我真的没有那种想法。”

聂雨凝亲昵的捏了捏顾岭的脸,“我怎么可能生你的气?走到我今天这步身边还在的朋友,我一辈子都会珍惜,你妈妈是你妈妈,你是你!我只是已经有了好的办法而已。”

顾岭将信将疑,“什么办法?”

“凌凌,我要找个靠山。小杰惹人喜欢,宋艳是铁了心的想要抚养权,你的股份只能帮我一时,她总有别的办法来弄人。但如果我有一个靠山,一个连宋艳都忌惮的靠山,我和小杰才能过得安生。”

顾岭瞪大双眼,“你是说,你要去傍大款?”

聂雨凝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大款?对于我来说,大款没有用。”

“那是什么?”

聂雨凝想了想,还是犹豫了,“现在还不一定成,不过不管成不成,我都得试上一试。我现在不告诉你,是为你好,你也别问我太多。”经历了上次照片的事,她是万万不敢再把顾岭拉进来,谁知道什么结果?

……

下午五点半的绝代佳人,原本不会有客人,可是“昭君”的包间里,骰子在骰盅里撞得激烈又暴躁。

庄亦辰一抬脸,骰盅在桌面上“哐当”的一声,扣起几粒骰子,“嘭”的一声,朝对面站着的两个男人砸去。

这二人正是开车撞聂雨凝的刀疤鼻和络腮胡。

“饭桶!”

一声暴喝,薄唇一抿,嗤了一声,“我说过不准把那块地儿给弄脏了,你们竟敢自作主张开车去撞人!谁借的胆给你们?”

庄亦辰的精练的短发像是已经竖了起来,站起来,黑色的衬衣显得他更是气势凌人,被砸得额头出血的男人,愣是没敢吭出一声,二人本来是凶恶的长相,此时倒显得卑微怯懦了。

庄亦辰恼的是联系邵骏豪,对方怎么也不接他的电话,他们之间自有默契,所以他才让手下的人不准在邵骏豪的地段动手,结果这两人却沉不住气。

没想到一个云聂雨凝倒触了邵骏豪的虎须了。

刀疤鼻一看这气氛紧张,硬是壮着胆子道,“老板,得罪的人那里,我们去道个歉?!”

庄亦辰瞪了刀疤鼻一眼,“道歉?你们也配?再敢自作主张,废了你们!都滚出去!”

二人得令赶紧逃出包间。

庄亦辰怎么也没想到,他和邵骏豪,居然会为了云聂雨凝生了嫌隙,这丫头片子倒有点本事。

谁许婚长情难忘第14章试读

夜色在时间消磨中也从明到暗。

过了零点。

邵骏豪回到家的时候,他的门口绻着一团东西。

是个小东西。

披头散发的抱着膝盖靠着门框睡在那里,旁边放着一个保温桶。

蹲下裑子,偏着脑袋去看,但她的脸埋着,看不见,晚上应酬了酒局,脑子也有些不太清醒,顿时玩心大起。

“鬼来了!”故意捏成害怕的嗓子,对着聂雨凝的耳朵喊了一声,在他的印象里,小女孩都是怕鬼的。

结果没有等来女孩吓得花容失色的惊慌失措,而是飞来的一巴掌和梦呓似的不耐吼声传来,“滚!鬼叫鬼叫的,让不让人睡觉!”

吼完继续做她的春秋大梦!

“云聂雨凝!”还好他一手挡住了,要不然就会被她一巴掌拍成毁容不可。

聂雨凝一听着这声音怎么就这么不对?立马抬起脸来,睡意全无!她发誓,绝不是有意的。此时只能装无辜。

她站起来的时候,拍了拍的长裙,站在那里,是大家闺秀的矜持和端庄,嫣粉的唇,白晳修长的脖子,秀美的下巴,小吊带的领口绽放着诱人的风情,贴身的弹性面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少-女曲线。

邵骏豪不太高兴差点被打中的事,“来做什么?晚上没去上班?”

“下周再去上班了,反正我也是临时工,今天炖了点汤,特地来感谢恩公的。”聂雨凝看邵骏豪面色迟疑,便补充道,“放心,没有投毒。”

邵骏豪哭笑不得,是不是现在姑娘家都爱看穿越,一天到晚的恩公恩公的,她叫着不别扭吗?他听着别扭死了。

开了门,聂雨凝跟了进去,在邵骏豪身后换了鞋,然后把保温桶放在饭桌上。

邵骏豪在沙发上坐下,拿遥控器,“滴”的一声开了空调,便扯下领带,将衬衣袖子挽高。

聂雨凝驾轻就熟的去给邵骏豪倒了杯水,倒好递给他的时候,一弯腰,长发便恰到好处的从身后倾泄下来,令人放松的依兰夹着淡淡的茉莉香气肆无忌惮的涌进邵骏豪的鼻腔里,发如蚕丝扫在他的手背上,挠得人心痒。

而吊带的领口并不过份低,即便弯腰,也不可能让坐在视野百分百OK的男人面前觊觎到真正的内容。

邵骏豪喉结难耐的滚动一下,接过水杯。

聂雨凝就此在邵骏豪脚边跪坐下来,男人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连嘴角也是随意的弧度,反倒猜不着他的心思。

所幸她也没想过猜他的心思,从自己随身带着的肩包里面掏出钱包,取出一张金色的银行卡,捉住他的手,他顿了一顿,她并不放手,握着金卡的手也一并放在他的大手里,然后另一手紧紧扣住,让他们的手交叠而握,分不清到底是谁包裹了谁。

她姿态卑微,低低乞求,“我弟弟的事,帮帮我,求你了。”

邵骏豪的手便这样堪堪的被聂雨凝握着,倒是从来不知道她有这么低眉顺眼的一面,空着的手挑起她的下巴,让她与他对视,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今天这样子打扮,还真像是柔情似水,拇指来来回回的抚拭着手中的下巴,似笑非笑道:“想贿赂我?”

“不……不是。”聂雨凝支吾着否认,抬头望着男人一张俊颜,依旧水眸含屈,低低如诉,“宋艳要跟我抢小杰的抚养权,这卡里的钱是我卖房子的,全部家当了,没了爸爸,我不能再没有弟弟……”

男人没有回答帮或不帮,而是低低问,“不是?”有力的臂一把拉起地上跪坐着的女人,让其跌坐在自己腿上,手伸进她的吊带里。

这女人故作羸弱的姿态倒真是惹人怜得紧。

在邵骏豪的眼里,聂雨凝所有的低声下气那都是做戏,他认识她这么久,已经习惯了,这个社会生活的人,有几个不是做戏?

他每天应付很多人,也同样做足很多戏。

她要来跟他做戏,他就跟她搭。

天知道他有多乐意看她每次演不下去时那种窘迫,真是生活中一剂大大的调料,色香味俱全。

明明只是想逗弄而已,却发现手下的软嫩滑润让他有了想要毁灭她的冲。动!真是一种变。态的想法!

美好的东西,捏在手里,若是捏碎,那将是怎样的一种景象?

云聂雨凝,这次可怪不了我,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假戏真戏,都是戏,陪你演,你也要演得起。

“穿成这样来,是想性。贿赂?”他的声音在越来越缓的语速中,即便揶揄也开始暗哑,“昨天的帐,怎么算?”

聂雨凝眨上雾蒙蒙的眼睛,像是有些水盈盈的泪珠就锁在眼框里,可怜兮兮的望着此时眸含绿光的男人,怯怯道,“以后……再也不敢了。”

女人话落便低眉垂首,将头埋进男人的怀里,嘴角却慢慢勾起。

看似过快,却是聂雨凝蓄谋而来的亲。热正在她的预料中一步步的发生,依兰和茉莉精油,都有催。情的效果,可邵骏豪的自制力惊人,今天他喝了些酒,她算是运气好吗?

那张她睡过的床,当两个人重新跌落在云丝软被之上的时候,又是另外一番心境,**翻滚,算计涌起。

聂雨凝知道,她再也回不了头,她不需要回头,那块牌坊早就没有了。

一个愿给,一个愿收。

一个利用,另一个心知肚明却依旧勇往直前。

彼此之间的心思,谁也没有计较,没有谁更下贱,没有谁更卑鄙。

他们之间,只不过是一比不亏不欠的——交易!

哪怕不用明明白白的说出口,也可依照剧本一集集的演下去,这是一种默契!

邵骏豪恼烦聂雨凝的青涩,“云聂雨凝,这就是三十万一晚该有的素质?主动都不会?”

聂雨凝却并不恼烦,伸手勾着男人的脖子,娇娇道,“柿长大人眼光毒,说我有价无市,不是没寻着买主操练,生意难做嘛。”

邵骏豪听完,轻轻笑了笑,不耐和急躁隐隐退去了些。

裸.肤相贴,是不同质感皮肤的尖锐相撞,“哧哧”的像是火药刮在火石上,下一秒便会“噗”的一声,火花四射。

邵骏豪的耐心温柔让聂雨凝万分意外,上次的她咬破唇了,他也没有怜惜半分,她只能感觉到他的愤怒,残忍,凶戾。

所以,此时他轻轻吻,缓缓抚让她感到受宠若惊。

原来这个男人在是可以这样温柔认真的。

***

邵骏豪起床很早,并没有拉开窗帘,聂雨凝拉着被子遮住胸口,坐了起来,看着正对着镜子系领带的邵骏豪,小声道:“邵柿长,我弟弟的事情……”

邵骏豪本来还一派神散,听着聂雨凝开口,侧脸睨她,眉峰微微一紧,很不高兴的“哼”了一声,也没交代什么,便走了。

聂雨凝嘴巴呶了呶,这男人还真是,昨天都不是这死样子,她是哪里惹他了,看他喜欢她卑谦一点的样子,她从昨天到现在可一直都是低声下气的啊,哪句话不温柔?哪个眼神不娇弱?

是谁昨天晚上还一个劲的抱着她不知餍足的要了又要?亏她还想着他居然也有温柔的一面?

原来那温柔的一面一下床就扔干净了!

臭男人!拽个什么劲。

市政aa府办公楼

邵骏豪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便褪下西装递给秘书柳辰,大步朝着办公桌走去。

办公室装修颜色虽沉但线条明快简洁,倒显得年轻有活力了。这是邵骏豪喜欢的调子。

刚一坐下来,便头也不抬的看着堆在面前的一堆档案,顺手拉开肘下的抽屉,取出一支黑色的流金钢笔,抽开笔盖,握在手里,更显指节分明修长。

“晚上替我约一下法院林院长。”邵骏豪淡淡吩附。

柳辰将邵骏豪的衣服挂好,折回来,“好,我马上去办。”

柳辰这刚刚退出邵骏豪的办公室,迎面撞上了省委书记的小女儿曾婷婷。

曾婷婷是一头黑色齐肩长发,身姿婀娜,脸蛋漂亮,一身紫色连衣裙打扮中规中矩的,看着既漂亮又贤慧,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夸,曾书记那小女儿,真正的名门闺秀。

但柳辰次次看到她都没办法欣赏,这女人太不省油,老板不好得罪的人,全都交给他来伺候。

“曾小姐,来了。”柳辰温热程度拿捏到刚刚好的位置和曾婷婷打了招呼。

曾婷婷仪态从容,“你好刘秘书,你老板呢?”这个官场对上级有一个不成文的称呼,便是老板,若是后面还有更大的台,那么那个台子便是大老板。

“老板在忙呢。”

“那麻烦你去跟他说,晚上我想约他吃饭。”曾婷婷不知道碰了邵骏豪多少次钉子,她又摸不准他的性子,又不想失了面子。

柳辰笑了笑,“曾小姐又不是不知道,老板这人一忙起来,谁都不能打扰。曾小姐想刘某丢饭碗也得先给刘某找个有粥喝的地方啊。”

曾婷婷笑了起来,“那你去给我爸当秘书。”

柳辰无奈道,“曾小姐给的这碗粥,太烫,刘某下不了口啊,强喝下去,怕是嘴烂喉穿啊。”

办公室的门打开,邵骏豪站在那里,长身玉立,轻笑道,“那敢情好啊,柳辰若是能直接跳去省委书记那里做秘书,这也是我们市政aa府的荣耀啊,我可得给曾书记打个电话,问问他是不是叫曾小姐过来带信的。”

曾婷婷也不计较邵骏豪跟她故意生疏,手指轻轻在耳边梳了梳头发,大方的走到邵骏豪身边,声色愛昧道,“你真没劲,跟我吃顿饭而已,怕我吃了你不成?”

小说《谁许婚长情难忘》 第13章 来,喝茶 试读结束。

凡霜mio点评:

《谁许婚长情难忘》的内容很精彩,好评,结尾写的也挺好,基本上都交代了,意犹未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