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将军家的锦鲤农妻
将军家的锦鲤农妻

将军家的锦鲤农妻

作者:索拉雅托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1 14:04:35

《将军家的锦鲤农妻》主要说的事情,看看索拉雅托是怎么讲的:“是啊,现在怎么来老保长这里了,难道是老保长要给她治罪?”有围观村民认出了林絮儿,开始忍不住八卦起来。老保长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话,不着痕迹的看了眼一旁牵着小宝的林絮儿,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可林絮儿一脸淡然,老保长也只能心里存了疑惑,一会可要仔细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林老太看到大家反应,眼珠子转了转,决定先下手为强。“保长啊,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家这个不守妇道的闺女,刚死了丈夫就和这个刘大壮勾搭到一起。”
展开全部

将军家的锦鲤农妻第6章试读

这边林絮儿和小宝搭着那几个妇人的牛车,一路顺畅的回到了村里,那几个妇人还热情的邀请林絮儿去家里坐坐,林絮儿拒绝了。

卖了馒头赚到钱的喜悦,被朱大花那么一闹,也没剩多少,现在她只想好好给大宝补补身子。

刚到家,入目的就是破烂的门,空荡的屋子,手边的小宝晃着林絮儿的手:“娘亲,小宝饿了,娘亲不是说小宝正在长身体吗,我们快吃饭吧。”

林絮儿轻笑,抬手摸了摸小宝的头:“好,娘亲这就去给小宝做饭,今天我们来做几个小宝没吃过的,好不好?”

“好,娘亲快去吧,小宝乖乖的。”说着就自觉去屋子里坐等开饭了。

林絮儿忍俊不禁,这孩子,还真是自然萌、天然呆。

还没等林絮儿出门去摘野菜,一道让人厌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了。

“林絮儿你这个小贱人,刚死了丈夫就和别的男人勾搭到了一起,你眼里还有没有羞耻心了!”

“我说你怎么看不上张员外,原来是早就给自己找好下家了,你可真是好样的,你看看现在村里人都是怎么说你的,我真是倒霉的摊上你这么个不守妇道的贱女人!”

破烂的门被一把推开,恶毒的话随之而至,走进来的人正是那之前被打走的林老太了。

来者颇有一种兴师问罪的架势,脸上的得意怎么也掩不住,操着一口黄牙,由于说的太激动,导致唾沫星子都四溅开来。

屋内的小宝听到这声音就是一颤,林絮儿连忙又是一番哄。

看小宝没什么事了,这才走出屋不耐烦的看着林老太:“你这恶婆娘是没被打够吗?见点小道消息就敢往我跟前凑,就你那点龌龊心思,就差直接写在脸上了。”

林老太这次觉得自己可是占理,立刻就怼回去:“我什么龌龊心思,我可告诉你,现在村里可都知道你和刘大壮的事了。”

“就因为你把张员外给打了,我那到手的二十辆也飞了,现在你倒是找了个相好的,我跟你说,你要是不把那二十辆赔给我,今天我就不走了!”

林老太说着一屁股坐到了门口石墩上,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姿态。

林絮儿见此脸色微冽,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本来念着你一把年纪,现在看来,这是直接坏到了根上。

她嗤笑一声:“先不说我和刘大哥只是合作伙伴,单就你把我卖给张员外这事你还有理了?”

说着她走近一步,眼神锐利:“既然你要和我算账,刚巧我这里也有一笔账,不妨让我们清算清算。”

“我夫赵威行战死沙场,赔偿款十两。”

“家中布匹两批。”

“打猎农具共计五件。”

“我夫赵威行名下地契六亩。”

“陪嫁首饰五件。”

“家中存粮两袋。”

......

“你仔细看看,这上面的一件件,可都是你从我这里抢走的,现在麻烦物归原主。”

林絮儿把一张列着清单的纸甩到林老太身上,林老太看到这上面记录的一件件物品,心肝都颤了,这女人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她眼神闪躲,不敢直视林絮儿,脑子里却在想着该怎么赖账。

“我,我想起来,这些都是你孝敬我的,你肯定是把脑子撞傻了,这才不记得了。”

林老太气势一下弱下来,这么多钱,可是要她的命啊!

林絮儿嗤笑一声:“我说你找借口也找个好点的,我都把这些东西一件不落的记下来了,你却说我脑子不好?”

“当初你带人搬走这些东西的时候,街坊四邻可都是都看着的,我跪着求你给我和小宝留一条生路,你是怎么说的?”

林絮儿危险的眯起眼眸,看着她一字一句说道:“你说我们这样的贱人不配,还说我夫君战死那是活该,谁让他娶了我。”

“这就是所谓的长辈?什么样的长辈能说出这样恶毒的话?在你的眼里,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比不过你的钱!”

林絮儿一步步靠近林老太,双手紧握成拳,这是原主身体的自发反应,愤怒到不能自己,可见当初林老太对她们娘俩有多狠。

不过这也怪曾经的原主懦弱,被这落后的思想禁锢,从骨子里就不敢反抗,只能选择撞死来逃避。

林老太看着发飙的林絮儿,那股惧意又涌上心头,这也太邪门了,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随后意识到不对,硬逼着自己挺直脊背,堪堪看着林絮儿。

“能拿去卖钱那也是人家张员外看得起你,再说了我可是送你享福去了,跟着赵威行那个短命的,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我这个当娘的,给自己闺女找个好婆家有什么问题。”

林老太勉强说完这些,自己都觉得气势不足。

林絮儿也懒得和她叨叨,直接开口:“除了这单子上的,还有我和小宝的精神损失费,因为你对我们娘俩的恶行,让我们惶惶不能终日。”

“所以,精神损失费,二两。”

“我也没多要,你最好现在就去把东西整好送过来,要是等到我自己去要,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听到林絮儿带威胁的话,林老太心里一紧,这女人这么说什么意思,她难道还有什么后招?

她来这里是来要钱的,怎么反而被林絮儿逼着给钱?

早就听到动静的刘大壮也走了进来,直视着林老太道:“你这恶妇人,林妹子和小宝都这么可怜了,你还抢她们的东西,实在是欺人太甚!”

林老太看到来人,立刻冲着林絮儿说道:“你还说和他没关系,没关系他怎么会这么帮你?”

林絮儿宛如看智障一样的眼神:“你恶名在外,村里人谁不知道,人家说句公道话就成帮我了?”

“我说你也年纪一大把了,怎么一点脸不要的?”

林老太被噎住了,她知道自己名声不好,可她从来不在乎,没想到被这丫头直接这么说出来。

“你,你和他就是有奸情,你们这样就应该被浸猪笼!”

将军家的锦鲤农妻第7章试读

“你,你和他就是有奸情,你们这样就应该被浸猪笼!”

------------------------------

林老太也是被逼急了,钱看样子是拿不到了,她也不能让林絮儿好过。

林絮儿不置可否:“什么时候你都有权利随便让人浸猪笼了?”

“我从来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夫君的事,你却次次诬陷我,既然这样,你就跟我一起去找保长吧,让他老人家给我们评评理。”

说完她就要拉着林老太往外走,却被林老太急急忙忙躲开。

“你是我闺女,我管教你有什么错,你怎么有脸去找保长,是还嫌不够丢人吗!”

林絮儿嗤笑:“谁做了丢人的事谁丢人,我有什么好怕的。”

说着她走近一步,直直的望向林老太眼底深处:“还是说,你不敢了?”

“哼,我有什么不敢的,你都不嫌害臊,我会怕你?走就走,看看谁笑到最后!”

林老太被激起了战意,战胜了心底那对当官的畏惧感,自己可是有理有据的,凭什么要怕她李絮儿这个小贱人。

林絮儿不放心把小宝一个人放家里,就牵着小宝一块往前走,后面跟着林老太。

刘大壮怕林老太又伤害林絮儿母子,也紧紧跟着。

小宝在一旁拉着林絮儿的衣角,小声问道:“娘亲,我们真的要去找保长吗,他会帮我们赶走外婆吗?”

林絮儿一脸姨母笑:“当然啦,保长可是咱们这里最大的官,所有人都要听保长的。”

一旁的林老太不干了,指着小宝就骂道:“你这个小野种说要赶走谁?别忘了我是你外婆,真是什么娘教什么孩子。”

小宝吓得忙缩进林絮儿怀里,身体都一颤一颤的,可见吓得不轻。

林絮儿怒瞪着她:“你骂谁是野种,你一个连闺女孙子都能卖的毒妇,有什么资格当小宝的外婆。”

“你是给孩子做一顿饭了还是做一件衣服了,除了打骂就是抢东西,连孩子的吃的都抢,你有什么脸在这里骂孩子!”

林絮儿这一顿怒吼声音可不小,这会正是村民干完活收工的时候,很多人看到林老太她们,觉得有热闹可看,都凑了过来。

“就凭我是你爹娶的,我就是你娘,你就必须伺候我,不服气你让你爹从土里爬出来休了我啊!”

林老太看这么多人在,那可不能丢了气势,把强词夺理发挥的是淋漓尽致。

围观的村民也是一阵汗颜,这个林老太还真是敢说。

林絮儿冷笑一声:“连自己死去的丈夫都敢拿出来说事,我爹要是知道你坏成这样,怕是气得半夜直接找上你。”

林老太突然就感觉周围有点凉飕飕的,她还是很迷信的,顿时不敢吱声了,一行人默默前行,没再言语。

看到前方的大房屋,这是到了目的地了,林絮儿站在门前喊了一声:“保长您在家吗?有事请保长做主。”

没过一会开门声传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半旧衣麻衣的白发老人,看着六十来岁,但还很有精神的样子。

“这不是赵家的寡妇吗,这是出什么事了,闹这么大动静?”

老保长粗略打量了一眼,这来的人还真不少。

“今天我和王菊有两件事要清算,事关我的名声和家里财产问题,而保长您又是最公正的,这才想请您做个公证人。”

说完林絮儿含笑看着老保长,老保长听完这话心里也舒畅,这丫头倒是会说话。

直接一个高帽给你盖上,偏偏还带的很舒服,让人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你看这不是林絮儿吗,都说她和隔壁刘大壮有一腿,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是啊,现在怎么来老保长这里了,难道是老保长要给她治罪?”

有围观村民认出了林絮儿,开始忍不住八卦起来。

老保长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话,不着痕迹的看了眼一旁牵着小宝的林絮儿,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

可林絮儿一脸淡然,老保长也只能心里存了疑惑,一会可要仔细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林老太看到大家反应,眼珠子转了转,决定先下手为强。

“保长啊,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家这个不守妇道的闺女,刚死了丈夫就和这个刘大壮勾搭到一起。”

“我对不起死去的老头子啊,养出这样一个小贱人,老林家的脸都被她给丢光了。”

说着她抬起袖子擦拭不存在的眼泪,嚎哭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本就是干完农活回家的时候,这嚎声直接吸引了一大堆村民围观。

林絮儿心中冷笑,来的越多越好。

老保长看向林絮儿,问道:“她说的是真的?”

语言中带了一丝质疑,尽管这个林絮儿看起来乖巧聪明,可毕竟村民都听到了风声。

所谓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越是看起来道貌岸然的人,往往做的事越是让人发指。

接触到老保长冷凝的眼神,林絮儿坦然一笑:“我和刘大哥是邻居,我夫君战死的消息刚传来,家里的钱粮就都被这王菊抢走了。”

“看到刘大哥馒头卖不出去,而我刚好有办法让馒头大卖,这样既解决了刘大哥的难题,我和小宝也有了一份收入。”

“至于王菊所说的勾结,纯粹是在污蔑,请保长一定要给我们娘俩做主啊。”

态度恭敬有礼,不谄媚不刻意,周围人也多了一分信服,更何况这林老太平时是什么人,也都是有所耳闻的。

就在此时,一道花花绿绿的身影飞奔过来:“你胡说,我明明看到你和刘大壮今早在镇上有说有笑,说没勾搭在一起谁信!”

林絮儿抬眼望去,呵,原来是朱大花:“我和刘大哥一起卖馒头,还不是因为王菊把家里搜刮干净了,这才和刘大哥合作卖馒头。”

她眼神变得冷冽:“要不是为了养活孩子,哪个女人愿意去外面抛头露面?”

朱大花被这眼神看得心里一慌。

林老太附和着朱大花:“我看这个刘大壮一直护着这个小贱人,说没有一腿谁信啊!”

林絮儿直视她们:“一口一个小贱人,别忘了你好歹也是我娘,是小宝的外婆,刘大哥护着我还不是因为见多了你欺负我们娘俩。”

林老太不以为然道:“拉倒吧,你不就是看上他会做馒头,至少饿不死,所以想着和人家好。”

“要说饿不死那员外更好,我为什么不听你的把自己卖给张员外?”林絮儿嗤笑道。

老保长听得心里一惊,这林老太竟然要把赵寡妇给卖了,还真是头一回听到。

“朱大花,你到底有没有亲眼看到她们在做什么苟且的事?”

老保长低沉的声音传来,饱含威严,把朱大花吓了一跳,支支吾吾说不出个完整话。

“我,我没看到......”,朱大花低下头,声音也低得几不可闻。

“没有亲眼看到就在村里到处嚷嚷,坏了人家名声,你才多大怎么心思就这么恶毒!”

老保长愤怒的声音传来,朱大花身体都颤了颤。

忍不住辩解道:“我就是看林絮儿和刘大壮一起说说笑笑,才这么说的,我又不是故意坏她们名声的。”

“呵,不是故意的都能让乡亲们都觉得我是个坏女人,你要是故意的是不是就得整死我们了?”林絮儿讽刺的呛出声。

朱大花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向老保长:“保长,我知道错了,本来我就长得不好看,要是再坏了名声,谁还敢娶我啊!”

“哼,这时候你倒是知道名声重要了,给我们泼脏水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可怜我们?”

林絮儿的嗤笑声传来,朱大花忙看向她,上前就扯着她的袖子:“我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说你坏话了。”

一旁的林老太看得蒙了,这,这朱大花说的煞有其事的,怎么这么一会就缴械投降了。

林絮儿没搭理朱大花,看向林老太,嘲讽道:“现在还要把我们浸猪笼吗?”

林老太有些尴尬,可还是倔强说道:“这谣言是朱大花传的,关我什么事,我听到谣言去找自己闺女问清楚有什么错!”

“你在我家一口一个小贱人,说我看不上张员外就是因为勾搭上了刘大哥,还让我给你二十两银子,不给就要把我们浸猪笼,你就是这么问的?”

林絮儿冷冷的看着她,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林老太自觉理亏,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面,当时她喊得声音还挺大,估计好多人都听到了,现在也不好否认。

于是沉默的装鹌鹑。

林絮儿可不管这些,直接向老保长道:“我好好的带着自己儿子过日子,王菊和朱大花一个要把我卖给张员外换钱,一个说我和刘大哥勾搭在一起不守妇道。”

“今天还请保长做主还我一个公道”说完眸光定定的看着老保长。

老保长威严道:“既然是你们两人的错,就赶紧给林絮儿道歉,以后再让我听到你们造谣可就不轻饶了。”

朱大花倒是痛快道了歉,又不会少块肉,可林老太就显得委屈巴巴的,可看到老保长那眼神,算了还是忍忍吧。

林絮儿看向众人道:“谣言的事就就先这样,要是再让我听到你们背后说我坏话,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接下来,有关王菊从我这里抢走的东西,还请保长做主让她归还。”

小说《将军家的锦鲤农妻》 第6章 和林老太清算旧账 试读结束。

骊雪少女点评:

作者索拉雅托写的很不错,情节设定很完美,重要的是《将军家的锦鲤农妻》这本书贴近实际,有让人捧腹的扯,却拉进生活和虚幻的距离,就是“不扯”,内容健康,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