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医妃倾城:摄政王每天求上位
医妃倾城:摄政王每天求上位

医妃倾城:摄政王每天求上位

作者:白衣染霜华

状态:连载中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3 08:43:54

《医妃倾城:摄政王每天求上位》的主要情节是:堵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沉甸甸地落回去了,一瞬间他竟有些红了眼圈。“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太好了!你这丫头,跑哪儿去了,叫人担心!”他自然是不相信自家小妹爱慕表兄、与人私通这种鬼话,但他怕小妹单纯,着了别人的道!幸亏这丫头没事,否则他真是万死难安!“我听说今日有熟人也要来冰湖,所以早早过来,前去拜访。我还特意交代了香嗅,让她先来画舫这边告知你一声,免得你担心。没想到,她竟然趁我不在,与黄姨娘编排出这样的故事,在背后抹黑我!”
展开全部

7-污蔑私通

有夏云杏这番话,如果夏云疏不去掀开床帘,便是心虚。那无论这床上躺的到底是不是夏沉烟,在外人看来,都是夏沉烟无疑。

今日宴会又是夏云杏提议,由二房一手操办,夏云疏早就觉得不对劲,但又没查出什么来,这会儿整件事都透出诡异。

如果二房设计好了一切,那这床上躺的,很有可能真是夏沉烟。

而他,明知有这个可能,还得亲手掀开床帘,让众人看个清楚。

不掀,从此关于小妹的流言不断,掀开,小妹可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看到……

夏云杏,好恶毒的心!

“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夏云疏一把抓住夏云杏的衣襟,“你们想害我小妹,是不是?都是你们的诡计!”

夏云杏没有反抗,只是美目含泪,柔柔弱弱地说道:“大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害三妹呢?她与我就如亲姐妹一般!我……我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先冷静一点,我一定会保护三妹的!”

刘氏赶紧让家丁去把夏云疏从自己女儿身边拉开。

黄姨娘阴阳怪气地骂道:“大少爷,你这话就说得有失偏颇了!你妹妹与人私相授受,作出这等不知羞耻之事,被人撞破,与我们二房有什么关系?大家也都知道,长房素来是没什么规矩的,就算做出什么荒唐事来,也不稀奇!”

围观群众也啧道:“自己的妹妹管不好,做了脏事还要怪到别人头上,这长房的家风如此,真是不敢恭维!”

这时香嗅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哽咽着说:“大少爷,您别怪大小姐了!都是奴婢的错!奴婢、奴婢没想到会闹成这样!”

“你这是何意?”夏云疏到现在还不疑香嗅,只是不明白她究竟在说什么。

香嗅埋着头,支支吾吾地解释说:“大少爷,其实……其实小姐她一直倾心于黄家的表哥黄明,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小姐她知道您怕是不会同意,便让奴婢替她瞒着。今日,她把黄少爷也约到了画舫来,方才她并非在屋内休息,而是与黄少爷在一起……”

“香嗅,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胡话?”夏云疏惊骇地睁大眼,“小妹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个黄明?他们连面都没见过几次!而且,那黄明家中已有妻室!”

没有妻子的应允,丈夫是不得纳妾的,丈夫若是在外面找女人,那便是私/通!

从小养大的妹妹,夏云疏最了解,小妹绝不会自甘堕/落,去勾/搭有妇之夫。

“大少爷,奴婢不是说胡话!您以为小姐没有跟黄公子见过几面,那是因为您不知道他们私下约会的事!今日小姐也是为了来跟黄公子私会,才会提前跑来画舫。之前他们也没做什么逾矩的事,奴婢也就替他们瞒着,可实在没想到,他们这次竟然……”

香嗅没说完的话,都在那一地的狼藉里了。

“什么?你的意思是,这屋内的是沉烟和我那侄儿黄明?”黄姨娘惊呼出声。

夏云疏不是傻子,听到这里,已经全然明白过来,这是要栽污他小妹与已婚表哥私/通啊!

香嗅这丫头,怕是跟他们长房也不是一条心了。

可笑他竟然未曾察觉!

方才他要去看小妹,便被香嗅挡在门外,他只当是小妹真的在休息!

若是他早些堤防,或许,小妹不会出事!

是他的错!他害了小妹!

夏云疏只觉胸口一阵绞痛,几乎呕血,整个人摇摇晃晃的站立不稳。

“方才奴婢也是吓坏了,没忍住大叫跑出来,没想到会引来这么多人……都怪奴婢!大少爷您责罚奴婢吧!”香嗅伏在地上,哭哭啼啼地说道。

黄姨娘忽然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其实,先前小明确实与我说过,他与沉烟两情相悦,想让我跟老太君说说情,将沉烟嫁与他做妾。可我想着,那沉烟毕竟是长房嫡系,娇滴滴的大小姐,老太君平日又最疼她,怎么可能让她给人做妾呢?便让小明死了这条心!没想到他们……唉!早知今日,我当初便该允了,或许事情也不至于闹到这么难堪的地步!”

这便是坐实了夏沉烟与黄明早有私情。

“这个夏沉烟,没灵根,又长得丑,居然还干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实在太不要脸了!”

众人指摘。

“不是……”夏云疏捂住胸口,喉咙里一片腥甜之气。

就在这时,人群后传来一道脆生生的女声:“我与黄明表哥两情相悦,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自己倒是不知道呢!”

8-到底谁在说谎

众人循声回过头,便瞧见夏沉烟从最后面款款走上前来。

“小妹?”夏云疏一个箭步冲到夏沉烟身边,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但已经拉着夏沉烟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遍。

是他小妹没错!

堵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沉甸甸地落回去了,一瞬间他竟有些红了眼圈。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太好了!你这丫头,跑哪儿去了,叫人担心!”

他自然是不相信自家小妹爱慕表兄、与人私通这种鬼话,但他怕小妹单纯,着了别人的道!

幸亏这丫头没事,否则他真是万死难安!

“我听说今日有熟人也要来冰湖,所以早早过来,前去拜访。我还特意交代了香嗅,让她先来画舫这边告知你一声,免得你担心。没想到,她竟然趁我不在,与黄姨娘编排出这样的故事,在背后抹黑我!”

夏沉烟扶着兄长,冷冰冰地向香嗅投去视线。

她其实早就在后面蹲着看戏了,却故意放任他们把事情闹大。

就是要闹到无法关起门来收场才好!

只有这样,等二房发现不对劲时,也来不及遮掩了!

方才她走出来时,瞧见二房众人的脸色可谓精彩纷呈呢!

夏云杏自以为没人瞧见,还暗中狠狠地瞪了眼香嗅,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你、你怎么……”香嗅一脸见了鬼似的表情,只觉夏沉烟那两道目光,宛若毒蛇吐着信子,让人心中发紧。

这怎么可能呢?

她明明亲手送的茶水,确认了这丑女被迷晕,又放了黄明进来,之后确有云雨之声,且再无人出入,那夏沉烟怎么会不在屋内呢?

这画舫和房间都只有一扇门,除非是跳窗……

可窗外便是冰湖,湖水冷得刺骨,别说夏沉烟这个毫无灵力的废物,便是自己这样有个两阶灵力的低级修士,入水多呆一会儿就会被冻伤,绝不可能游一圈回来,还毫发无伤!

这丑女究竟是怎么从她的眼皮子底下跑掉的?

夏云疏指着香嗅斥骂道:“你这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竟与人串通,污蔑我小妹!现在事情败露,还不从实招来,你与黄姨娘究竟是如何串通,陷害我小妹!”

黄姨娘和香嗅一唱一和,口口声声说夏沉烟与黄明有私情,这件事她是脱不了干系的。

至于她们背后还有没有其他人,还得另说。

“我、我说的都是事实!小明他确实这么跟我说过!香嗅那丫头又说出沉烟和我侄子私会之事,我自然当此事为真!我哪知道沉烟根本不在屋内?而且,我也没说她一定就在床上啊!我可没有跟谁串通!”黄姨娘急忙撇清自己。

“奴婢、奴婢没有污蔑小姐!奴婢说的都、都是真的!”香嗅满脸虚汗,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她全家人的性命,可都握在二房手里,说错一句,不止是自己要死,还要连累全家陪葬!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撒谎?小妹她分明刚从外面回来,你却说她一直在屋内,还与人私会,这不是污蔑是什么!”夏云疏厉声喝道。

“我与她在湖边就分开了,在这之前,我从未踏上过画舫半步,更没有见过黄明表兄,何谈私会?香嗅,乱说话,污蔑主子,可是要被乱棍打死的!”夏沉烟说话慢条斯理,但每一个字都像淬了毒,往人心尖尖上扎。

香嗅抖如筛糠,慌忙反驳道:“小姐你明明是跟奴婢一起上了画舫的!你早早过来,不就是为了见黄家表哥吗?还让奴婢给您精心装扮了一番呢!”

可众人一看夏沉烟,面色暗沉,满脸麻疹痘印,哪有丝毫装扮过的样子?

香嗅的证词,似乎有些站不住脚。

她赶紧又哭哭啼啼地补充道:“我想起来了!之前大少爷来寻奴婢问过一次话,把奴婢从房门前引开了。小姐应该是趁那个时候偷偷离开的吧?奴婢并非有意要害小姐,方才也是一时情急……若是早知道小姐已经提早离开,奴婢断不会说出您与黄公子的事!奴婢知错了,小姐不要打杀奴婢!”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解释。

定是这丑女运气好,提前醒了,黄明那个废物却没发现,刚好那时候夏云疏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便让她偷偷溜了。

“你既然一口咬定我在这屋内与人私会,那我问你,我大哥来找你问话时,大概是什么时辰?”夏沉烟并不着急,有条不紊地问话。

“差不多半个时辰前!”夏云疏怕香嗅再说谎,赶紧说道。

“是。”香嗅没有反驳。

当时夏云疏上楼有好多人看见了,这件事做不得假。

反正她自认这个局肯定能咬死夏沉烟,这俩兄妹现在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罢了!

没想到夏沉烟闻言却是莞尔一笑,仍是用不紧不慢的语气说道:“半个时辰前,我分明在另一艘画舫上,你却说我在这屋内与人私会,根本就是在说谎!”

小说《医妃倾城:摄政王每天求上位》 第7章 污蔑私通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威威mio点评:

《医妃倾城:摄政王每天求上位》这本书真的不错,真的很感人,情节起伏不定,牵动着我的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