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那场雨下的约定
那场雨下的约定

那场雨下的约定

作者:三血虫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16:17:01

这本书《那场雨下的约定》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之后,长谷川转身走进去的时候跟后面的人说了一句对不起。长谷川同学刚才身上的阴沉气息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形成的,不过看着他可以跟别人正常聊天的情况下,好像只对这个杀人案有着特别的态度。我靠在后面的墙壁上,似乎刚才从长谷川同学口中说出的每个字都尤其沉重,明明做错事情的不是自己。阴郁的氛围包围在了我的身边,我蹲下身子。如果刚才直接就说所有时间线都是针对长谷川同学这个情况,说不定长谷川同学会再跟我约一个时间让后对我敞开心扉。
展开全部

17-自我救赎(5)

“等下,我还不知道你们两个人的姓名还有联系方式。”

在我和雨奈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中村警官叫住了我们,我们转过头看着他。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中村口袋的手背白皙,看来是经常戴着手套的,不过他今天却没有戴手套。

三个人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这个感觉有些的微妙。我还是第一次手机里保存着警察的联系方式,这种感觉还真的是很奇妙。

“对了,中村警官,如果死者的父母来到家里要说取走东西的时候希望你们能叫我们一声,我希望可以看到那扇被关着门的房间到底是什么,还有可以的话可以把三个嫌疑人的资料发给我们吗···”

其实我已经差不多知道了那扇门是干什么了,死者是作为版画社团的人那个专门独立出来的房间肯定是给自己作为版画工作室用的就像某个金发败犬在自己的社团也有专门的美术房间一样。(注:作品《不起眼女主培养方式》中女性角色泽村英梨梨有自己专门的美术社团教室)。

我和雨奈走出了公寓,在走出的那一瞬间站在门口的警官都纷纷走了进去,并且关上了门。

我们目前和这个公寓隔离了开来,我和雨奈走到了电梯门口等着电梯,电梯正好从一楼上来。

在到14楼的时候,电梯门打开里的那一刹那,我们看到了一个孤寂的身影和神态冷漠的人。

他穿着南滨高中的制服,蓝色的线衣开衫陪衬着白色的纯白衬衫,这身装扮明明在普通人身上如此的一般却被这个人穿出了一种峻冷气息的禁欲感。

他看到了我和雨奈站在电梯门外之后,走出来的时候点了点头,其中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仿佛感到了一种绝对零度生人勿进的杀人寒气,这就是推特上那些人说的杀人气场吗。

在他走过去的时候,我和雨奈都愣在了原地知道他打开了自己公寓的门关上了之后我和雨奈才走进去电梯。

“果然名不虚传么···”

雨奈突然在电梯发出了有些敬畏和赞叹的话。

我很理解雨奈现在的想法,刚才我也是有些的被吓到不敢动。刚刚走过去穿着蓝色线衣开衫的学弟正是南滨高中风云人物——樱庭汌悠夜。

他身上独特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分毫,但那张过分优质的外貌却在诱惑着每个人在靠近。

这种自相矛盾的集合体还真的是罪孽。

完美的人,都给我爆炸吧。(注:改自作品《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果然有问题》中的比企谷八幡的台词)。

虽然是这么想的,不过我还是不希望像樱庭汌同学这么优秀的人爆炸,毕竟这么优秀的人还是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刺激那些不优秀的人变得优秀比较好。

每个人都有生存的价值,总不能出于自己的嫉妒心就擅自抹灭他们存在的价值吧,还是不能做这么蛮横不讲理的事情。

虽然出于我这个普通高中生的妒忌心里确实很想让樱庭汌同学从这个时间消失,因为他太过于完美了,导致于他做什么事情都像是一个标杆,在他周围生活的人应该很辛苦吧,毕竟自己要随时被这个标杆给比较下去。

不懂这次一对一职业对话泽城老师会不会对我的母亲提到樱庭汌同学。

还是不要提到吧,我不希望这么完美的标杆随时随地出现在我的生活当中。

“星宿你是怎么想的···”

“我?”

雨那突然开始对话,我一下子惊愕了一下。。

“还是很在意那扇被关着的门。”

“我不是说这个,我想星宿你应该八九不离十的猜到了那个房间是干什么的。”

强行转移话题一下子就被雨奈给识破了,其实我真的很不想跟雨奈讨论樱庭汌同学,我怕我会不自觉地把雨奈和樱庭汌同学直接的进行比较。

让女孩子跟别人进行对比是最差劲的行为了。

“我是说,关于刚才住在14楼的樱庭汌悠夜···”

雨奈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名字了,这也难怪。根据刚才樱庭汌惊动三尺的气势,谁都会在自己的脑海中放大了对那个人的印象。

“恩,雨奈你想要说什么。”

“你是怎么看待那个家伙的。”

“那个家伙么,很暧昧的称呼啊···”

对我来说,能称呼为那家伙的人几乎都是很亲昵的人,因为为了不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很在意所以就要用话语来进行伪装。

这就是所谓的语言的艺术吧。

不过这些都是徒劳的,最终自欺欺人被发现之后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虽然我也很在意那个过分完美的标杆,不过还不至于称呼为那家伙,可能这就是我对于感情太过于坦率的原因了吧。

“很冷峻呢,感觉有一种不让人靠近的气场。”

“确实如此···”

雨奈低着头沉思了,看来我的回答跟她心里的想法产生了共鸣所以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了。

虽然把女生跟比人比较是一种很差劲的行为,更何况对方是个男生,不过我还是忍不住的在心里想着。

如果雨奈的变化那种高冷的气息作为比喻应该是在北冰洋漂泊的那种冰山而已,但是樱庭汌同学则是整片北极之地,让人心生敬畏是不可触及的地方。

一对比的话,雨奈就显得凤毛麟角了许多···

差劲的人就是要我这钟普通男高中生去扮演的角色,而樱庭汌同学,他应该在众人面前都是触不可及高高在上的那种人物吧。

虽然很让人感到不爽,不过对于我这种普通的高中生还是觉得服气了不少。

毕竟人家是可以代表高二参加高三化学竞赛的人。

“犯罪起来也会不会更加的完美呢···”

雨奈在我身旁细若蚊鸣地咕喃了一下,我没有太清楚听到她说了什么,这也不是我应该要操心的事情。

女生自己有秘密应该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不是有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说过一句名言么:

Asecretmakesawomanwoman(秘密使得女人更有魅力),这句话还真的蛮有道理的,如果女人没有了神秘性,男人也会失去了兴致。(注:英文台词出自漫画作品《名侦探柯南》贝尔摩德说的台词)。

说到秘密的话,这个案件当中隐藏的秘密是什么。

为什么三个人不论怎么证实最终都会怀疑到第三个嫌疑人长谷川直乐,难不成最后一个到达的他才是关键么。

但是为什么这么的凑巧就是他最后一个到场,并给前面两个人的说辞不论怎么变第三个人都不会改变嫌疑。

甚至如果添油加醋的话可能嫌疑会更加变大。

好像这些都是在故意引导一般,简直太是荒唐了。果然是前面两个人其中一个故意设计然后撒谎了时间线么···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好好的调查一下作为第三个嫌疑人的长谷川直乐。

虽然这句话对于我这个高中生来说很自大,要调查一个同年段的嫌疑人,恐怕除了像金田一(注:漫画作品《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主角人物)和工藤新一(注:漫画作品《名侦探柯南》中的主角人物)那种高智商的人有足够的能力支撑自己的自信然后正义凛然的去质问那些嫌疑人吧。

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何要去探案,明明自己身边也没有一个超级可爱的女孩子握着自己的手让后用着好奇甜腻的声线对自己的说“我很在意”然后鼓舞自己去探案。

(注:出于小说《古典部》中女主角千反田爱瑠的口头禅)。

虽然自己身边没有那种女孩子,不过自己当初还是被雨奈给说服来了,然后就深陷破案那种成就感犹如陷入沼泽地一般的无法自拔。

话说《冰菓》好像有动漫,什么时候有空的时候去看看好了。

和雨奈挥手道别之后我独自走在洒满那淡黄色光亮的小路上,步入秋天的东京还真的是有些冷,可能今年的秋老虎被杀死了吧。

···

一大早的就来到学校的我,看空无一人的教室,心中多了几许的落寞。

以后还是要在书包里装一个文库本吧,以防以后大脑抽筋的时候可以在教室独自欣赏那些斐然成章的文学作品。

不过偶尔一次也不会怎么烦恼,静静一人坐在空空如也的教室中。稍微打开一点教室的窗户,拉开那白色如细绢一般的窗帘。

清新的空气散漫在教室里,让人神清气爽。虽然今天没有阳光,不过在这种静谧的环境中独自一人思考人生也别有一番风味。

古人那种归隐山林应该也是出于这种追求安逸的心理吧,现在的我多多少少能理解一点了。

我还是第一次以班长的身份找职工要钥匙,看来以后会频繁的使用这个特权了。

我转头看向窗外,一个人从走廊外面走过,没想到除了我还会有人这么早来到学校。

不过刚才走过去的人有些的眼熟。

我走出了教室,跟着刚才的路线走了过去。这个楼层的最末端是三年C班的教室,我记得长谷川直乐,好像是三年C班的,也是就是说跟死者是同一个班级。

正好,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好好的去问一下长谷川同学···

我走了过去,站在了三年C班半开着门的外面。我现在心里对长谷川同学被针对的猜想更加的扩大了,我在里面依稀听到两个男生在进行对话。

只听得到声音,听不到实质性的内容。可能是两个人距离比较近吧。

我其中能确定的就是其中一个人是来开门的,另一个则是第三嫌疑人长谷川直乐。

我敲了敲半开的门,然后全拉开。三年C班的两名同学一起看向了我,因为如果是同本同学的话没有必要开门,所以在听到敲门声之后他们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有客人来了。

不过我应该算是不速之客吧···

我作为班长好几次的在老师门前抛头露面,所以同楼层的同学都差不多认识同班级的班长,由此推断三年C班的两个男生也不例外。

我往教室里面看去,两个男生都用着惊诧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说“大清早的怎么会有其他班的班长来这里”。

“请问,你是A班的班长吧,如此早的拜访是来做什么呢?”

首先跟我搭话的是一个看似温文尔雅的男同学,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的旁边站着一个戴着眼镜头发有些的蓬松看起来没有特别的去整理一番的样子。

“我是来找长谷川同学来说一些话。”

我说这句话的同时把眼神飘向了站着的戴眼镜的男同学,刚才在教室里看到一走而过的男同学正是这个人呢。

听闻我这样说之后,坐在位置上的少年他试探性的看向了站在旁边的长谷川,仿佛在问着他要不要去,如果不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拒绝。

这样的暗号果然还是需要一定的默契才能达成的啊。

长谷川对着那个同学点了点头,然后径直地走了过来。

长谷川走出了三年C班的教室,我对着里面仅剩的一人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我拉上了三年C班的门,然后跟着长谷川走到了这层楼的末端。

我靠着后面堵着的墙,长谷川站在了我的前面,我突然不由得担心了起来如果自己的语言惹恼长谷川,会不会因为现在尴尬的地理位置而被揍一顿。

因为面前的对方是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啊。

不过仔细想想这种担忧也是多余的,毕竟现在已经是犯罪嫌疑人了如果打了作为调查人员的我肯定会因为心虚而被抓进去拘留所。

然后那些警察就更有理由偷懒可以只需要着重调查这一个人了。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18-自我救赎(6)

长谷川直乐站在我的面前,他的表情跟之前班级里的那个男生有很大的差距。他略微显得不耐烦,并且眼神有些飘忽。他在害怕着我会问到一些他内心根本不能触及的事情吗。

可是,我这次特意来寻找他谈话就是为了这些事情的。

“我是作为中村警官的助手帮助他调查上个星期天绫小路白柳下午在家身亡案件的。”

为了增加我说话的威慑力,我搬出了中村警官并且声称是他的助手,作为负责这个案件的中村警官,面前的长谷川肯定在笔录的时候见过中村警官。

长谷川一下子变得惶恐了起来,手脚不自然,看来他也很清楚现在自己是什么处境。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该说的我都在笔录的时候说了。”

长谷川偏着头,故意不想让我看到他自己的表情。

果然是很奇怪,这个反应一点都不像是犯罪嫌疑人。

“如果你可以告诉我一些你在笔录时候没有说的话,我可以帮助你消除嫌疑。”

我夸下了海口,我当然知道我自己是不可能做出来的。不过我还是要狂妄地这么说,因为我想要搞清楚为什么面前的长谷川直乐是这么多条时间线的集合点。

这当中的矛盾到底出现在哪里,依靠别人寻求答案现在也没有时间了,所以要直接从当事人这边进行强攻。

听到我这么说的长谷川直视了我一会,我从这短短的几秒看到了他眼神中散射出一丝充满希望的光亮。

不过这束光芒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他转身过去,明明是个高中生但是略微沧桑的背影我感觉到了有种不可告人秘密般的样子。

“我只能说的是,我不是杀人凶手,我只是凑巧去绫小路家的时候看到了他的尸体。”

“可是···”

“最后重申一遍,我不是杀人凶手···”

还没说出口的话就被长谷川打断了,他径直走回了自己的班级。在拉开三年C班教室门的时候,他站在门槛处停留了一会儿。恰巧后面来的同学被他挡在了门口,他们都一脸茫然的站在了长谷川的后面。

之后,长谷川转身走进去的时候跟后面的人说了一句对不起。

长谷川同学刚才身上的阴沉气息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形成的,不过看着他可以跟别人正常聊天的情况下,好像只对这个杀人案有着特别的态度。

我靠在后面的墙壁上,似乎刚才从长谷川同学口中说出的每个字都尤其沉重,明明做错事情的不是自己。

阴郁的氛围包围在了我的身边,我蹲下身子。

如果刚才直接就说所有时间线都是针对长谷川同学这个情况,说不定长谷川同学会再跟我约一个时间让后对我敞开心扉。

但是,我并没有这么说。而是像质疑一个真正的凶手一下的口气,在质疑着一个疑点明明有很多需要解开的犯罪嫌疑人。

换是谁,都会无法接受然后逃避跟我进行谈话吧。

我什么时候成为了我最讨厌的那帮子警察了,只会动动嘴皮子用着居高临下的态度跟自己的同学那般态度讲话。

我还真的是很差劲啊···

“星宿?”

一声呼唤传入了我的耳畔,这个呼唤像一个防御墙一般把那些负面自责的情绪都抵挡在了外面,我感觉自己现在被这层力量给切身保护着。

我抬起了头,雨奈站在自己的面前。高冷淡漠的表情不复存在,而是有些的担心,她的嘴巴微张瞳孔在轻颤。

雨奈是在担心着我么,不过我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现在的我蹲在这个墙壁并不是因为遇上了调查案件的瓶颈期。

也不是因为在调查途中被那些挫折给击倒。

我是被我自己给击败了啊,被我这个差劲的性格···

“放学的时候,跟我去一趟版画社吧。”雨奈说道。

“你觉得犯罪嫌疑人还会去社团活动么,不是应该尽量的避免抛头露面。”

“虽说他们是犯罪嫌疑人,不过因为是学生警方没有公布,整个南滨高中也就你和我知道而已。”

“所以,他们有种侥幸心理,即便心里有鬼,也会故作镇静的去社团活动。”

“而且,如果突然的停止社团活动也不是会招惹同社团人的嫌疑。”

“死者也是同一个社团的,如果要知道的话是迟早的事情。”

“那不过就那些范围而已,就是社团还有三年C班。”

“我们现在就希望警方没有公布目前的消息,看死者的父母也不像是会打电话给班主任说明情况的,恐怕三年C班的班主任现在应该一头雾水”。

雨奈的说服能力还是这么的厉害啊,不知不觉中就被她说服了,我刚才是在跟谁闹别扭呢,真的是可笑。

我站了起来,从雨奈的身旁走过。

“那就听你的吧,正好我也想了解一下版画社的情况···”

明明是同一个年段而且还是同一个社团的,既然朋友说不上但是还可以说是熟人吧,也没有必要在发邮件的时候用敬语。

这样的行为搞得有些太过于刻意了,用敬语好像特别的生疏,明明是可以进出家里关系的人。

为什么四个人中的人际关系会有这么大的谜团,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反应奇怪的长谷川同学···真的是很让我在意呢。

看来我现在应该要变成那个握住别人手然后说出我很在意这句台词的那个人了···

不过我现在也找不到人可以帮助我解决这个案件···啊,我突然又想要放弃了。

明明我还不配碰到瓶颈期这种需要到达一定程度的状态。

话说我作为美术部的人,在美术这个方面目前也没有遭遇过瓶颈期···

还真的是奇怪啊,不知道我到底是有天赋还是没有天赋。

跟着雨奈来到了版画社,不过我站在版画社专用的美术教室门口迟迟都没有走进去。

雨奈看了我一下,伸出了手敲了一下门。

“请进。”

从里面冒出了一个女生的声音,雨奈拉开了门。版画社独特具有的拓印的墨味扑面而来,专用的美术教室很大,一看就不是那种普通的美术教室。

教室里中间区域序列整齐的摆放着学校标准配置的桌子,并且桌子上还垫上了纯白色的桌布。

既然是专用的教室垫上桌布搞得好像有些多此一举了。

教室的中间都摆放着桌子,一下子就可以数的清楚,只有10张桌子,明明是一个社团可是供给社团使用的东西却屈指可数。

十张桌子后面的一张还有前面的一张都是空住的,这样乍一看过去中间的地方显得格外的热闹非凡。

“你们好,不好意思打扰了。”

看来班长当习惯的我,一进来别人的领域都会先说礼貌用语。

“请问你们是?”

一个女生站了起来,她梳着利落的低马尾,纯真可爱的外貌是受男孩子欢迎的类型。我突然有种想法是四个男生爱情矛盾的情杀。

“我们是来参观版画社的,如果介意的话我们也可以先告辞。”

雨奈的语气仿佛是在威胁着一般,刚才说话的女孩子有着惊讶并且面露难色,她应该是被这个气势给吓到了吧。

“啊,我们不会介意的,想要参观的话请便。”

马尾女生走了过来,她对我笑了笑,我不是很明白她对我笑的意思在哪里。

看来是因为不擅长应付雨奈所以把应付点转移到我这里了吧,做人还真的是辛苦啊。

“我是版画社的社长樱庭悠子。”

樱庭悠子···这个名字跟樱庭汌同学有点的像,应该不能说是像了,可以说是相似了。

“你们来这边参观是想要入社吗?不过,你们好像是前辈吧?”

她在说着我们身为应该要引退的年段,却要来参观这个社团,所以肯定不是出于要加入社团的理由。

一下子退路就被封死了一个呢,又不能说是来调查案件的,还真的是为难。

“现在的社团待的有些的不舒服,虽然是要引退了不过还是可以申请一下看下别的社团环境。”

雨奈重新找出了一条通路,虽说这样讲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点,不过雨奈连我都一起说了,突然的感觉自己对不起特意申请来的美术社呢。

“这样啊,那前辈们是对版画社有兴趣是吗?”

“对,没错。我们这次来是想看看版画社的社团活动是什么样子的。”我应道

“这样啊···”

她直接转身而去没有继续说下去,看来她是想我们好好的参观一下。

我走了过去,雨奈跟着我的步伐,版画社的环境可以说是十分安静了,虽然美术部的环境也相差不到哪里去,但起码美术部还是偶尔有人会说话的。

虽然我不能下定论会不会是因为版画社来了陌生人之后所以版画社变得沉默了下来。

版画社的人还不知道绫小路同学死亡的消息么···不,应该是知道的,不过是只有在版画社的三个嫌疑人知道就是了。

我回想着中村警官发给我的嫌疑人资料。

第一嫌疑人和第二嫌疑人的名字分别是——小林清志和相模柯。

他们两个有个如出一辙的特点就是戴着平框的眼镜,这是什么组织的象征标志么?

我一下子就找到了两个人,两个人的桌子放着木板拿着版画刀聚精会神的雕刻中。

看来是对社团活动很有干劲的两个人,不过在版画社的社团教室中少了一个人。

第三嫌疑人,长谷川直乐。

我又不能说为什么长谷川直乐没有来,因为这样会引起一堆人的怀疑,而且还会造成两个嫌疑人对我和雨奈的防备。

话说,版画还真的是一个神奇的技能,把雕刻好图案的木板拿去拓印就可以变成一副美妙绝伦的墨水画一样。

两位嫌疑人的板子放在桌子上,旁边放着一本书,翻到了山水风景的专题,不过好像两个人都没有一定的技术可以支撑着这个高难度的刻板山水。

“还是直接地问,不然这样佯装成参观可能获取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雨奈靠在我耳旁低声提醒着,我也很清楚现在的情况。

“社长,你说我这个地方要怎么刻下去?”

其中一个嫌疑人相模柯拿起了自己的板子走到了社长樱庭悠子的旁边。

十个桌子分别摆成了四排,第一排只有一个桌子是空着的,好像是统治三排一般在最高阶段的位置。

而两个嫌疑人最坐在了最后排的位置上,还有一个位置也是空着的。

“这里啊,是要这样子的。”

伴随着版画社社长教导相模柯的声音,我观察了一下版画社的情况。

这样子的座位排版是根据技艺的能力来排的么,作为社长坐在了第一排的第一个位置,好像是那种古代的封建阶级统治一般的排位制度。

突然感觉到版画社的社团有种莫名的压抑气息。

“可恶啊,社长···”

一个男生对着社长说着,语气有些的冲。

“怎么了,伊藤同学。”

“白柳他今天怎么也没有来啊,我这里一直都停在这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啊。”

“啊,我也不知道,他也没有请假,等下的话看我能不能来教你。”

社长发出了无奈的安慰,不明真相的样子在知道情况的外人看来真的是很残忍。

看来,在第一排中间的那个位置,应该就是属于绫小路同学的了,看来他的技艺在版画社中位于食物链的顶端了···

完本试读结束。

乙未少爷点评:

爱而不得是凄美,失而复得是完美。得而不爱是壮美,切记珍惜眼前人。珍爱上天给予的一切。感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