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其它 > 我被总裁闪婚后他们都酸了
我被总裁闪婚后他们都酸了

我被总裁闪婚后他们都酸了

作者:柳叶千歌

状态:连载中分类:其它

时间:2021-01-08 16:59:27

《我被总裁闪婚后他们都酸了》是一篇非常好的其它小说,柳叶千歌为大家带来的故事:路母连珠炮的问题震的路言行耳膜疼,将电话拿开老远,听到没声音了才放回耳边。“我在医院,出了点意外所以还没有去检查。”“出意外?出什么意外?小鸢没事吧?”“没事,她好着呢。”路母不相信,急道:“你让小鸢接电话。”路言行无奈,又走了回去,将电话递给秦鸢。“我妈。”秦鸢赶紧接起来,“喂,妈,是我,小鸢。”对面,婆婆焦急道:“小鸢啊,你出什么意外了?没事吧?”
展开全部

表演开始-柳叶千歌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小鸢听着该多难过啊。”老爷子老爷子用力瞪了他一眼。

“就是的,言行,你怎么这么说你妻子。”

路言行因为听到妻子这两个字脸色有些难看,没有接话。

饭桌上的氛围有些尴尬。

秦鸢起身盛了一碗海鲜粥给爷爷递过去,“爷爷,爸,你们消消气,言行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就是想让你们多疼疼我。”

“呵。”老爷子明显不信。

路言行抬头,眉梢轻佻,“老头,你呵什么?”

“呵你蠢,呵你有福气,娶到小鸢这么听话懂事的媳妇儿你还不知足,你告诉我你还想要娶什么样子的?要娶天仙吗?”

“就是。”路妈像个墙头草,附和道。

路言行冷道:“我要娶谁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咳咳咳咳咳咳。”

眼看着话题就要刹不住车,路父一阵咳嗽,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秦鸢坐在一旁,有些窘迫,也有些受宠若惊,她实在不明白路家人怎么会这么喜欢她。

那种喜欢,发自肺腑,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她竟然有点喜欢这里,喜欢这个家的氛围了。

这时候,路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起身跑去了客厅,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将一张名片递给了路言行。

他皱眉,“什么东西?”

“康复医院妇产科的刘主任,我已经和她约好了,待会儿吃完饭你就带小鸢去做个产检。”

“我公司还有事,没空。”

啪!

话还没说完,三个长辈默契十足的都重放下筷子,杀气腾腾的眼神瞪着路言行。

路言行还是不愿意妥协,当初他们就是这么逼着他点头答应这场婚事的,当时小智情况反反复复,病危通知已经下了好几次,他没有办法,可现在,没有什么能让他妥协。

他将矛头转移到了秦鸢那里,问道:“你需要我陪你去吗?”

秦鸢立刻摇头,“不需要。”

“妈,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可以了,言行昨晚有跟我说,今天上午公司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他不能缺席。”

“对。”路言行认同的点头。

路母眼珠子精明的滴流转,“这样啊,那好办,我把预约改到下午。”

“下午他可能也没时间,我一个人去真的没问题的。”

“你呀。”路母恨铁不成钢,靠近她压低声音道:“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呢?这种事当然要男人陪着,否则他们没有参与感,懂不懂?”

不再给秦鸢反驳的机会,路母直接起身,“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我把预约改到下午。臭小子,你必须陪小鸢去产检,否则看我怎么折腾你!”

秦鸢没想到,因为路母的督促,路言行真的带她去了医院。

她还以为他是向父母妥协陪自己产检,正尴尬着呢,结果到了医院他冷冷的说:“产检在二楼,会有专人带你去做,结束后打电话知会我一声就好。”

他拔腿就走,清冷的背影很快便走入医院大厅蜂拥的人群中。

秦鸢想问句你要去哪都没来得及问出口,人已经不见了。

她释然一笑,怎么也没想到一转身,遇到了程佳怡。

她惊愕道:“程佳怡,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等程佳怡说话,秦鸢皱紧眉头怒道:“你跟踪我!?”

程佳怡扭着水蛇腰上前,妖娆的视线打量她,“我若不跟踪你,不帮你把言行约到医院,你以为他会陪你过来吗?”

她将所有人,包括路言行对她的感情都当做棋子的样子,真的很讨厌。

秦鸢恶心自己被她这样的女人操控!

怒道:“我越来越看不懂你的行为了,你做这么多,到底想干什么?”

程佳怡笑道:“我想让路言行爱上你啊,还不够明显吗?”

“……”

这时候,程佳怡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俩人的谈话。

她甜甜的接起,“喂,言行,什么事。”

对面,传来路言行清冷的声音,“不是说身体不舒服?到哪里了?”

“在医院大厅,你过来接我,我走不动了。”

“好。”

挂了电话,程佳怡的笑意更浓烈,“秦鸢,你准备好了吗?”

“什么?”

“表演要开始喽。”

在余光看到远处走来的路言行时,程佳怡一改刚才的态度,气势冲冲冲上去,甩给就给了秦鸢一个耳光。

声音脆响,让人猝不及防。

周围路过的看病的和陪看病的都纷纷停下脚步围观。

路言行也看到了,眸色微沉,加快了往这边走的脚步。

老远,就听到程佳怡失控大叫道:“秦鸢,你这个贱人,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吗你要跟我抢男人,你居然还敢怀上他的孩子!我杀了你!”

她狠狠揪住秦鸢的头发,凑到她耳边说:“不准还手,不准乱说话,否则受罪的是你妈。”

秦鸢高高抬起的手握成拳,不甘又愤怒的放下。

“佳怡!”

路言行冲过来,试图拉住程佳怡,可不舍得用力,被她一把推开。

程佳怡当着他的面,又狠狠甩手秦鸢一巴掌。

秦鸢被打的摔到一边,嘴角鼻孔都往外流血,头发散乱,狼狈不堪。

路言行冲上去扛起程佳怡便走了。

秦鸢一个人被留在原地,周围围满了围观的人,对她指指点点,眼神异样。

她浑身都在抖。

小时候,被同学围着讥笑,说她是没有爸的野种那些场面一幕幕出现在眼前。

她面露痛苦,也觉得丢人,立刻将头发全部顺到前面,挡住了自己伤痕累累的脸。

挣扎着刚要起身,一只大手出现在她面前。

她顺着长臂抬头,温暖的阳光下,路言行眉心紧皱出现在她面前,他身姿挺拔,周身都被镀上了一层暖洋洋的光,神情悲悯, 恍若救世的佛。  

可秦鸢清楚地知道,他不是。

她没有理会路言行,独自站起身。

路言行尴尬的收回手,掏出怀中手帕递给她,“嘴角有血,擦擦吧。”

她接过,胡乱的擦拭了下疼的麻木的半张脸,冷道:“管好你的女人,别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么上不了台面的事。”

我丢不起这个人-柳叶千歌

路言行也没想到程佳怡会这么没分寸,可到底是心爱的人,爱的滤镜还是很厚重的,“她也是受害者,你们又是最好的朋友,看到我和你一起出现在医院里,情绪失控也能理解,我替她向你道歉。”

想到程佳怡在自己耳边说的话,在看看路言行此刻的嘴脸,秦鸢真是无力吐槽。

她冰冷的说:“情绪失控是真,可她究竟是不是受害者就不得而知了。路言行,我实在不能理解,以你看女人的这个眼光,是怎么把路家的企业经营壮大起来的。”

路言行脸色微沉,原本和谐的视线变得格外锐利,“在我的认知里,你并不是一个得到点好脸色就得意忘形的女人。”

“我也没想到堂堂路氏集团的CEO会如此听信一个女人的一面之词。”

话落,秦鸢越过他准备离开,可肩膀交错的时候,他用力擒住了秦鸢的手,质问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很用力,大手似铁钳,捏着她瘦弱的手腕,似乎要把她的骨头捏碎。

疼痛感袭遍全身,秦鸢没有挣扎,冷冷的看着他,“怎么?路总后悔了?想要为你心爱的女人打抱不平,继续当着广大群众的面打我一顿吗?”

这个女人的嘴巴真的是……

路言行用力甩开她,“今天的行程提前结束,你滚回家里去。”

他刚要走,裤袋里的手机响了。

是路母打过来的。

他压住躁动的情绪,平静的接起,“喂,妈。”

对面,传来路母甜甜的声音,“小言呀,和小鸢去检查的怎么样?我的乖孙孙好不好呀?”

“还没有检查。”

对面明显一怔,“还没检查?这都几点了?你是不是又把小鸢一个人扔医院里去了?你跟本没陪她去是不是!”

路母连珠炮的问题震的路言行耳膜疼,将电话拿开老远,听到没声音了才放回耳边。“我在医院,出了点意外所以还没有去检查。”

“出意外?出什么意外?小鸢没事吧?”

“没事,她好着呢。”

路母不相信,急道:“你让小鸢接电话。”

路言行无奈,又走了回去,将电话递给秦鸢。“我妈。”

秦鸢赶紧接起来,“喂,妈,是我,小鸢。”

对面,婆婆焦急道:“小鸢啊,你出什么意外了?没事吧?”

“没事的妈,就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磕了一下,擦点药就没事了。你别担心,也别着急,我们马上就去妇产科做检查。”

听到她这么说,路言行眸色渐变,看着她的眼神多了一抹意外和温情。

她竟没有将佳怡来闹的事情说出去。

电话那边,路母显然不太相信,“要是出什么事情了你就告诉我,妈会给你做主的,你别替小言瞒着,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啊,听到没有?”

“我知道了,我不会亏待自己的。妈,我们待会儿还有许多检查,时间要不够了,回家再说吧,先挂了。”  

话落,不等路母接话,她直接挂了电话,并把手机塞回路言行手里。

“我去楼上检查,你去忙你的吧。”

“为什么不和我妈说?”身后,想起路言行询问的声音。

秦鸢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声音清冷道:“说什么?说我当着你的面被别人给揍了吗?我丢不起这个人。”

她又转过身,“如果你和我是一样的心情,就请你看住你的女人,不要再让她来找我麻烦。”

对付那个不对人显现的程佳怡,已经让她焦头烂额了。

路言行轻声道:“这件事,我要跟你说谢谢。”

“不必,我只是不想让你爸妈担心,更不想和程佳怡有过多牵扯,不是为了你,所以你谢不着。”

她的毒舌,让路言行恨的牙根痒痒,可最后还是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去做检查,阔步跟了上去。

挺拔的身姿护在她的身侧,郎才女貌,不明所以的人看过去,会真的以为他们就是夫妻。

可实际上,他们是两个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人。

秦鸢纳闷的看着他,“你不是有事要去处理?怎么跟上来了。”

“我是为了我妈,也是为了你肚子里我的孩子,和你没关系,你不要多嘴。”

秦鸢:“……”

孕检的流程很简单,抽了血,做了B超就算完成。

报告单出来,医院告知大人孩子都很健康,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好好养胎。

回家的路上,秦鸢买了墨镜,帽子,口罩捂的严严实实的,不想让路母看到脸上的伤。

看到她全副武装的样子,路言行哭笑不得,“你这个样子,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秦鸢坐进副驾驶,无语道:“那请问路先生你还有什么好办法能让你爸妈和你爷爷看不到我脸上的伤吗?”

路言行手指敲着方向盘,“我妈是个侦探,你这样是瞒不过去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反正我不想让他们担心,请你保持立场,不要多嘴。”

他无奈的摇头。

摇转方向盘掉头,车子驶入来往流动的车流。

到家的时候,路母已经等在门口很久了,刚才电话说到一半就挂掉了,她实在是担心小鸢受了委屈。

看到儿子的车回来,小鸢从车里走下来,她这才放心,看来儿子还是好儿子,没有将她的儿媳妇儿和小金孙单独丢去医院。

可这儿媳妇儿怎么包裹的像个埃及人?

她纳闷的走过去,“小鸢,你这是怎么了?”

“妈。”秦鸢和婆婆说话的声音都是软绵绵的,“这不是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怕你看到担心,包裹了一下。”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粗心啊?摔的很严重吗?快让妈看看。”

她将报告单递过去,眼睛笑成了月牙:“没事,您的小金孙坚强着呢。”

“我说的是你的脸,把墨镜和口罩摘下来让我看看。”

“真的没事呀。”

“摘下来!”

秦鸢眼神看向路言行,状似求救,路言行关上车门走过来,还没等开口说话,路母冷道:“你闭嘴,我和小鸢说话你不要插嘴。”

路言行:“……”

随后看向秦鸢,“我就说你买这些多此一举。”

秦鸢无语,这个男人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让人闻风色变,怎么在家里人和程佳怡面前温顺的像一只猫,不管怎么被怼都不带发脾气的。

她无奈的摘掉了身上的武装。

小说《我被总裁闪婚后他们都酸了》 第5章 表演开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岚霏呀点评:

《我被总裁闪婚后他们都酸了》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柳叶千歌不要烂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