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顾少的独家挚爱
顾少的独家挚爱

顾少的独家挚爱

作者:秦汤汤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5 16:54:22

作者秦汤汤给大家带来了《顾少的独家挚爱》的主要情节:动作很危险。但是她的头枕到了他的手上,一点都不疼。他双腿压在她的身侧,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脸上。白雅看进他的眼中。那里浩瀚的就像是宇宙。就这样看着他,仿佛能忘记一切痛苦和困境,以及……心理深处的伤痛。“你怎么又来了?”白雅问出口。突然觉得自己问的很多余。他们是战士,保护人质,是他们的职责。“你躺在这里,贴近沙发,不要动,我会尽一切能力保证你的安全。”顾凌擎承诺道。
展开全部

顾少的独家挚爱第4章试读

歹徒也被她吓到了,定在了原地,有瞬间的恍惚。

白雅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眼中一片荒凉,“来啊,反正我死了,你们都给我陪葬。”

那是明显的无所谓死亡,冷的,好像十二月的寒。

顾凌擎的目中深邃了几分,定定的看着她。

“老大,我想弄死她!”黄头发紧握着拳头说道。

年长的歹徒站了起来。

白雅也跟着站了起来,朝着黄头发歹徒走去。

气氛如在弦上。

一触即发。

年长的歹徒震惊她的勇气,用枪指着她,“别再过来。”

白雅嗤笑一声,很是讽刺,余光看到了在门外的顾凌擎,微微一顿。

“我要上趟洗手间可以吧?”白雅机灵的说道。

“在这上。”年长的男人谨慎道。

“你们其实跑不掉的,窗外几十支狙击枪对准着你们呢。”白雅下颔瞟向窗口。

年长的歹徒一惊,立马走到窗口,撩起一角,往外看去。

白雅趁机朝着门口跑去。

年长的歹徒意识到上当了,举起手枪,朝着白雅的腿上开去。

顾凌擎更快一步拽过她的手臂。

她撞到了他的怀里。

他拉她到身后。

歹徒看到顾凌擎又进来了,意识到危险,朝着顾凌擎开枪,

他搂住她的头,训练有素的扑倒在地上。

动作很危险。

但是她的头枕到了他的手上,一点都不疼。

他双腿压在她的身侧,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脸上。

白雅看进他的眼中。

那里浩瀚的就像是宇宙。

就这样看着他,仿佛能忘记一切痛苦和困境,以及……心理深处的伤痛。

“你怎么又来了?”白雅问出口。

突然觉得自己问的很多余。

他们是战士,保护人质,是他们的职责。

“你躺在这里,贴近沙发,不要动,我会尽一切能力保证你的安全。”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看他就像一只战斗中的猎豹,瞬间,就冲到柱子后面。

穷途末路的歹徒拿起枪便扫射来。

白雅只听到砰砰砰的枪声,在耳边,呼啸而过。

柱子上的石头和外皮脱落。

顾凌擎压根就没有回手的余地。

年长的歹徒拿着扫射枪靠近柱子。

白雅看了他一眼。

再这样下去,他们都得死。

她脱下自己的鞋子,从沙发后面丢了出去。

黄头发的歹徒赶紧朝着沙发射击。

“砰!”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黄头发中枪,摇晃了一下,倒在了地上。

年长的歹徒警觉,朝着沙发跳过去。

顾凌擎冒着危险,拉白雅到了电视柜后面。

狭小的空间里,两人挤在一起。

顾凌擎朝着外面开枪,不让歹徒靠近。

白雅抬头看向顾凌擎。

她没有想到,会是这个陌生人,尽一切在保护她。

而本该保护她的丈夫,此时此刻,在另外一个温柔乡里。

顾凌擎感觉到她的目光,低头看她。

一不小心,嘴唇相碰,好像有道电流闪过。

他背脊一紧,转过脸,和她避开一点距离。

白雅也靠到了墙壁上。

苏桀然都未曾和她如此靠近。

她死前,亲了一个帅帅的长官,不亏了。

歹徒杀红了眼,扫射电视机。

电视机碎了。

他们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之下。

顾凌擎没有片刻迟疑的,他侧过身,挡在白雅的面前,把她的头按在他的胸脯之中,用肉盾保护她的安危,彻彻底底的把她保护在他的胸怀之中。

咚!咚!咚!

她听到他心脏强有力的跳动声音,就像大鼓一般。

他身上独特的麝香味道扑入她的鼻尖,很好闻,很温馨。

从懂事起,她就没有过这种温暖和安心。

记忆深处,那一抹隐藏的痛楚强烈的袭击而来,交织着苏桀然的背叛,欺骗。

如果,人生就此结束,至少此时此刻,她有了久违的温暖感觉--也好!

白雅闭上眼睛,眼角一抹眼泪流出去,躲在这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唯一一次静静的哭泣。

千钧一发之际

“砰砰!”两声枪响!

躲藏在暗处的008和101号在顾凌擎的指导下,顺利的歼灭了敌人。

他们冲出去查看后,回到顾凌擎的身侧,敬礼道:“报告长官,歹徒已经就地正法。”

顾凌擎放开白雅。

她睁开眼睛,嘴角往上扬起,“没想到这样还活着。”

顾凌擎不明白她的语气,好像有些失望。

他感觉胸口有一丝凉意,俯视,看到一片潮湿,诧异的看向白雅。

白雅爬起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睨向他,清澈中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沉静,仿佛一潭平静的水面,清冷,却也淡定。

顾凌擎起身,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

白雅扯起向上的嘴角,“长官保护的很好,我没事,任务完成,我先回去了。”

她转过身。

“留下手机和姓名吧,回去后我会申报,颁发奖项给你。”顾凌擎一脸正色,就像在办理寻常的手续。

只是,其实这些事不用他一个长官处理。

“不用了。军民合作,应该的。”白雅看向挂在墙上的时间,两点多了!

“我明天还要上班,走了。”她没有等顾凌擎的回答,走进主卧,拿起自己的急诊箱。

顾凌擎站在门口,挺拔的身姿肃立在那里,深邃的看着她。

她经过他,不再言语,打开门走出去。

房间中很安静,仿佛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顾凌擎再次俯视一眼胸口的湿润,有种莫名的情绪。

“008 ,101,跟着她,确保她安全回家再回营。”他严肃的命令道。

“是!”008,101,快速离开。

尚中都统松了一口气,走进来,恭敬地在顾凌擎的面前站立。

“报告长官,此次任务在长官的明智领导下,完满结束,二十八名队员已经在外面整装待命,请长官下达命令!”

“回去。”顾凌擎简单的说道,走出门。

楼下,一辆路虎已经整装待发。

顾凌擎身体微倾,上了后车座。

车子经过白雅。

顾凌擎下意识的看向窗外。

白雅拎着急诊箱走在回医院的路上,瘦瘦弱弱的,又有着古道侠风的洒脱。

“尚中都统。”顾凌擎喊道。

“是。”尚中都统立马扭头,听候顾凌擎的指示!

“去查一下她的境况,我要全部。”顾凌擎面色冷酷的下命令道,眼中流淌过深谙。

顾少的独家挚爱第5章试读

位于宁区半山腰的别墅里。

幽暗的灯光,苹果香薰的房间。

粉红色的床上,床单褶皱。

苏桀然坐着,半眯的着双眸,浓黑似墨扇般的睫毛挡住黑莲般的眼眸,看不清他眼中时而闪现的萧杀。

红润的薄唇,性感的微微张开。

他就是雕刻师手中的天使,精致的外形,魅惑的性格,以及脸上永远带着的迷人的笑容。

女子正废尽心思撩拨着他最薄弱的神经,发出旖旎的魅惑之声邀请他。

“我想要。”女孩请求着。

他低头,勾起邪魅的微笑,捏着她可人的下巴,抬起来。“想要?”

“嗯。”

“今天有点累了,改天吧。” 苏桀然几乎残忍的说道,站起来,走进了浴室中。

今晚,觉得,没什么意思。

早早的,苏桀然就离开这个金窝。

出了别墅,他拿起手机,给白雅打电话过去。

一声,两声,三声……

白雅都没有接。

他邪魅的勾起嘴角,喃喃道:“会耍性子了?很好。”

他又拨去她居住在市中心公寓的电话。

一声,两声,三声。

他的耐心渐渐的在消退了。

“喂。”家里的女佣碧池迷迷糊糊的声音响起。

“夫人呢?”苏桀然冷声问道。

“是先生啊。夫人现在还没有回来。”碧池回答道。

“今天不是她值班吧?”苏桀然目色更冷。

“不是。”

碧池话音刚落,苏桀然就挂上了电话。

“白雅,学会夜不归宿了!”他加快车速,朝着医院开去。

白雅回到了医院,打开抽屉,拿出手机。

两点三十一分有一通苏桀然的电话。

她扯出一抹伤感的笑容,没有回过去,放下手机。

她在抽屉里翻出伤口贴,碘酒。

走到镜子面前,歪着脖子。

针眼大的地方已经结疤。

不细看,看不到。

为了安全起见,她给自己贴上了伤口贴。

坐回到椅子上。

她用棉签沾了一些碘酒,擦拭了手上的指甲伤痕,贴上了三个伤口贴。

弄好后,她躺在办公室的休息床上。

“咔。”门被推开。

白雅防备的坐了起来。

苏桀然看到她在,紧绷的脸上露出平日里迷人的笑容。

他双手放进了口袋里,慵懒的走到她的面前,“今天不用你值班,怎么不回家睡?”

白雅看向他脖子上的吻痕。

他刚办完事!

“你怎么来了?”她跳过他的问话,穿上鞋子,起身。

“路过!”苏桀然闲暇的说道,看到她脖子上的伤口贴。

他俊逸的脸上勾起讽刺的笑容,“白雅,什么时候学会了苦肉计?”

她定定的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样子,

在他的脸上找不出半分内疚和羞愧的神色。

仿佛劈腿的不是他,把女人搞到生孩子的不是他。

一股脑怒从心中出发,眼神也变得尖锐了起来。

“是啊,苦肉计!但这种痛比起你劈腿来……”

“嘶!”

她还没有说完,苏桀然伸手扯掉了她脖子上的伤口贴。

白雅觉得脖子那块的皮肤被拉扯的疼。

疼的发凉,直到脑际,硬生生的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她愣愣的站着,眼中几分的恍惚。

苏桀然打量她光洁的脖子,闪过反感。

“脖子上压根没伤,白雅,你心机琢磨的太深了,小丑演的再好终究还是小丑。”苏桀然讽刺的说道。

她觉得心中凉凉的,连和他说话的必要都没有了。

“你可以滚了。”白雅不客气的说道。

苏桀然的眼中掠过一道利光。

他握住她的下巴,把她推坐在床上,幽眸死死地盯着她冷淡的脸孔,讥讽的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不屑碰你吗?”

她抿着嘴巴,不说话,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心里被触动的琴弦紧绷着,拉着的疼。

就是现在这样。

她要把他的残忍嗜血印在脑子里,心才会慢慢的冷却,直到不再疼为止!

苏桀然看她不说话,更加的生气,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因为你孤傲的让人讨厌,做作的又让我倒足了胃口。”

她的睫毛闪动,盈水的眼睛蒙上一层氤氲的雾气,静静的盯着他,没有哭泣,也没有反驳。

胸口那处却一滴一滴的在流血。

“知道,为什么明知道你厌恶我,我还要嫁给你吗?”白雅反问道。

苏桀然微微一顿,拧起了眉头,打量着她的眼眸……

白雅扬起笑容,就像是那一朵千娇百媚的芙蓉。

她笑起来,颠倒众生,倾国又倾城。

苏桀然有些痴迷在她的笑容中。

“因为,我要看着你痛苦,你和你的情人一起绑架我,我没有证据,只能带着你一起毁灭。”白雅决绝的说道。

苏桀然甩开她的脸。

“等着收我律师信,我要跟你离婚,想和我一起毁灭,不要做梦了。”苏桀然没有理智的说道。

他转过身,从她的桌子上抽出纸巾,狠狠地擦着。

好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把纸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转身,快速的朝着门外走去,随手,带上了门。

砰的一声。

白雅看着那紧闭的门,坐在了床上,眼中有些潮湿。

她躺回床上,闭上眼睛,胸口的那抹伤痛却蔓延开来。

曾经,她是全心全意的爱着他的。

但,她的爱,对他来说是什么。

提出结婚的是他,背叛的也是他,离婚的又是他。

她好像一个真正的跳梁小丑,扮演着被人嘲笑鄙夷的角色。

心口疼的发紧,甚至是无法呼吸。

她蜷缩的更紧,紧搂着自己的身体,仿佛从自己身上可以吸取一点热度,不至于让她冰冷的死去。

终究没有睡着,直到天空中泛出一道白色!

基地

顾凌擎翻看着尚中都统交过来的资料,眉头拧了起来,漆黑的眼中掠过一道内疚。

他不知道,结婚后的她,过的这样凄惨。

她和她的丈夫是分居的,公婆关系很不好,母亲进了精神病院。

她的丈夫,查出来的情人就有十六个。

基本上是两个半月换一个女人的频率。

顾凌擎合上资料,对尚中都统命令道:“去跟那边的院长打声招呼,让她升为副主任。”

小说《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章 第4章 试读结束。

景中baby点评:

《顾少的独家挚爱》此本书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