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

作者:夜语尘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3 08:32:28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夜语尘为大家带来的故事:“站住。”一名衣着嫩青衣裳的宫女出声遏止她。 夏筱默蹙着眉,轻偏螓首,努力不让脸上显示出不耐的神情。 “你是哪个宫里不懂规矩的奴才,见到主子居然不行礼。”为首的女人未开口,一旁的宫女便厉声训斥道。她虽未穿着宫女服,但这身打扮也非华贵,所以她们便料想她也并非什么贵人千金。 夏筱默垂首望着自己的打扮,他娘的,瞎了眼是不?她是哪里像奴婢了?“抱歉,我并非宫女。”言下之意便是她毋须向她们的主子行礼。
展开全部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第6章试读

  

  夏筱默懒洋洋地斜靠在椅子上,精神散漫地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人,嘴里滔滔不绝地向她授教着规节礼仪,秀丽的脸上渐渐露出不耐的神情。已经两天了,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在这个房子里吃喝拉撒睡,能看见的活人就除了此刻正悠闲坐在她对面品茶的男人,就是站在她面前的这名宫女,这根本就是变相监禁。

  “姑娘,请、请你坐好,好吗?”宫女额际覆上一层细密的汗珠,显然是教得有些力不从心。看见她对王爷的态度如此嚣张,但王爷却一点也不生气,她就知道这姑娘不是个普通女子。虽为疑惑为什么要让她学宫女的规矩,却不敢多嘴。

  夏筱默瞥了她一眼,终于大发善心地将跷起的二郎腿放下来,“美女,你累么?渴不渴?要不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吧。”一个上午嘴巴一直动个不停,她看着都累。

  “奴、奴婢不累。”做为奴婢,怎敢在主子面前喊累。只要她肯好好配合,让她早日完成任务就好。

  “可是我累了。”简直比她以前听老教授讲课还要来得无趣。

  啊?可是她、她好象什么都没做,怎么就累了?宫女有些傻眼地看着她。

  “我不学了。”她又不是天生奴婢命,干嘛要学这些鬼东西。

  宫女低垂着头,双手交叠,顿时不知所措。她怯怯地抬起头望着王爷。

  暴龙煜优雅地放下茶杯,狭长的凤眸直勾勾地盯着她,唇畔挑起一抹春风般的微笑,“可以。”

  夏筱默兴奋地终于肯将黏在椅子上的臀提起来,原本跨下的小脸霎时灿笑得像朵向日葵。

  “若你还是这副德性,只能待在这里。”他凉凉地抛出这句话,夏筱默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嘴角微微抽搐,忿恨地瞪了他一眼,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又倒回椅子上。

  “我为什么要学这些,我又不是要给你们当奴婢。”她气鼓鼓地鼓地双颊。

  “在皇宫,有许多禁忌,许多规矩。触犯任何一条,都能赐你死罪。本王可是为你好。”这女人言行举止,粗鲁且不知分寸。不好好调教调教,怎么带得出门。不过就是简单的几个规矩,却像是要她命一般。真怀疑她这一早上有听进去多少?

  “去你的,都TMD不人道。”她皱着秀眉,忍不住又出口成‘脏’。她招谁惹谁了?要落到这下场。出去要被那个暴君逮到,指不定怎么对付她。在这里,却像是活受罪。

  她刚一抱怨完,头上立马被赏了几颗爆栗,杏眼瞪着这个不知何时走到她旁边的男人。“厚,干嘛打人?”

  “在皇宫,不可说脏话。”他轻扯嘴角,似乎很喜欢看她生气的模样,气鼓鼓的样子就像只可爱的小天竺鼠,有趣极了。

  夏筱默怔怔地看着他,这动作,这话语,如此熟悉。似乎老姐也经常这么教训她。但现在,不会再有人整天在她耳边唠唠叨叨,整天敲着她的头苦口婆心地训斥她了,以前她总是很不满,但现在却是如此地怀念。在这个世界,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了吗?思及此,鼻子突然开始泛酸,眼眶亦变得红红的。

  暴龙煜看着突然变得沉默的她,一副委屈想哭的表情,不禁有些措乱。他只是轻轻敲她一下,不会那么痛吧?他情不自禁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脑袋。“本王打痛你了?”

  夏筱默蓦地回过神,吸了下鼻子,继而迅速敛去脸上那落寞无助的神情,拍掉他的手,“要你管。”以凶巴巴的口气掩饰她的窘迫,她才不喜欢别人窥视到她心底的柔弱。

  他怔愕了片刻,刚才她脸上彰显出来的脆弱,是他的错觉吗?不过看她恢复常态,随即无所谓地耸耸肩,女人,真是善变。

  “女人,本王可以容忍你这般无礼,不过若是在外人面前,可得收敛一点。否则,本王也保你不得。”

  “哼,这什么破地方,我不要学,也不要守什么规矩。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她忍无可忍地抓狂嚷道。

  那名宫女则错愕地呆呆地伫立在原地,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这、这到底还要不要教了?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宫女,开口道,“你先退下吧,切记不许将此事传说出去,否则本王绝不轻饶。”他语调仍是轻柔至极,却有着不容违抗的气势。

  “奴婢明白。”让她向天借胆,她也不敢乱说话。所谓祸从口出,做奴才的只有谨守本份,才能明哲保身。他扬手挥了一挥,宫女便恭敬地福身退出寝宫。

  “我要回家。”夏筱默此时就如同像个任性的小孩,不依不挠地叫嚣着。

  暴煜龙凝视她半晌,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一时好奇兴起,似乎留了个麻烦在身边。“你家在哪?”

  她家在哪?她还能回得去吗?她脸上顿时呈现出迷茫与困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蓦然低垂着头,喃喃低语。一缕发丝垂在额前,脆弱无助得像个迷了路的小女孩。

  这个女人真是个谜,但她的倔强和脆弱,让他动了恻隐之心,“你就先乖乖待在本王身边,本王会帮你的,嗯?”

  夏筱默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个温柔无害的男人,这个世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如此陌生。在没办法离开之前,他,也许是值得可靠的人。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第7章试读

  

  殿外,蝉声阵阵,赤日炎炎,宫殿内却清凉怡人。但屋内的人儿却没因此而静下心来,反而略显狂躁地来回踱步。这种安居于室的生活快将她憋疯了。夏筱默习惯性地耙了几下乌黑的秀发,将梳好的发髻弄得有些凌乱。来回踱了几步,依然感觉烦闷。

  那个暴龙煜说出去一下就回来,现在都已经过了好多下了,还没见人影,害她连说话的对象都没有。她若有所思地看向紧闭的两扇门,已经过了几天了,应该没什么事了吧?厚,不管啦,她一定要出去透透气不可。

  她提着裙摆,蹑手蹑脚地靠近门沿,轻轻地将门打开,先探出头察看了外面的情形。嘻嘻,没人,正中下怀。

  都说皇城好风光,宫廷到处是玉树长廊,亭台雕砌。幽碧的池水,奇花异草争相齐放,不时散发出魅人的幽香,美不胜收。烈日当空,在这皇宫内竟感觉犹如暖春一般。中午时分,这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兀自欣赏了好一阵后,便百般聊赖地倾身趴在亭栏边,唉,不知道老姐有没有发现她失踪了,她现在应该急死了吧。若是她永远都回不去了,她以后该做什么打算呢。唉!真烦!不自觉的长叹口气,一向无忧无虑的小脸覆上一层淡淡地愁态。

  “奴才。”幽静的气氛,突然被一声尖锐的叫唤声打破。

  夏筱默轻蹙眉心,不急不缓地转过身,瞥见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的几个女人。旁边应该是宫女,因为她认得她们身上穿的是宫女服。中间是一个身着粉红百蝶裙衫的美艳女子,那冷傲的架势看似盛气凌人,应该就是她们的主子了吧,但她第一眼看她,直觉告诉她,她非常不喜欢这种女人。不过这关她什么事,她跟她们又不熟。于是她只是随意瞥了她们两眼,便趋步离开。

  “站住。”一名衣着嫩青衣裳的宫女出声遏止她。

  夏筱默蹙着眉,轻偏螓首,努力不让脸上显示出不耐的神情。

  “你是哪个宫里不懂规矩的奴才,见到主子居然不行礼。”为首的女人未开口,一旁的宫女便厉声训斥道。她虽未穿着宫女服,但这身打扮也非华贵,所以她们便料想她也并非什么贵人千金。

  夏筱默垂首望着自己的打扮,他娘的,瞎了眼是不?她是哪里像奴婢了?“抱歉,我并非宫女。”言下之意便是她毋须向她们的主子行礼。

  宫女看她一身朴素的衣着,即使不是奴婢,也非金枝玉叶,而主子也并未出声阻止,就不依不饶地疾声斥道,“即使不是宫女,在皇宫内就得懂规矩。”

  夏筱默不耐的神情渐渐彰显,真佩服她们,给人当奴婢还能这么趾高气昂的,到底有什么好炫耀好得意的。教她忍不住欲开口大骂,耳边却响起暴龙煜的话。算了,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绕过她们,决定不与她们计较。

  “站住。”

  正当她抬腿之际,为首的女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你是谁?进宫做什么?”她虽未有华丽的绫罗绸缎,珠宝玉钗装饰,但那张清丽脱俗的脸蛋,显得灵气逼人。这个女人见过王上吗?,她看起来并不似一般普通女子。所以她一定要弄清楚,她不能让任何对她有威胁的女人接近王上。

  “关你什么事?”她强势的语气让她听得很不爽,所以她也没必要给她好脸色看。

  “啪。”

  一记清脆的巴掌声顿时在空气中响起,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夏筱默错愕不已,脸庞传来火辣辣的痛觉,她双手恨恨地垂在两侧。忿恨地瞪着这帮女人。

  “看什么看,对主子出言不逊就该教训。”动手打她的那名宫女理自气壮地说道,而为首的粉衣女人则一脸冷傲地斜睨着她。

  夏筱默气得咬牙切齿,从小到大,连她爸妈都舍不得打她一耳光,“你算哪根葱,敢打我?”愤怒之下,她扬起手,毫不留情地朝打她的人挥下去,力道之大,令那名宫女险些站不稳脚。她向来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定当十倍奉还。’

  众人没想到她会还手,怔忡了片刻,粉衣女人厉声喝道,“抓住那个卑贱的女人。”在皇宫内,只要是有点姿色的女人,都会被列入敌视对象。没靠山的女人,更是容易拔除。

  那些宫女二话不说,立刻上前将她按住,但却低估了她。没错,她来自二十一世纪,可不是活在古代,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挣扎之下,两名宫女根本难以压制住她。遂又上前两名,终究寡难敌众,夏筱默渐渐处于劣势。

  正当她懊恼着快要被她们制止住时,忽地只感觉身边一轻,那几名宫女倏地被弹到了一边。夏筱默纳闷极了,还未有所反应,脖子便被一只粗臂从后勾住。背脊贴在了一具温热的胸膛上。

  “抱歉,她是本王的人。”浑厚的男音自她头上响起。

  其他人再看见了来人,愣了片刻,随即纷纷下跪,“奴婢给王爷请安,王爷吉祥。”

  暴龙煜?夏筱默被圈住的脖子自他手臂微微抬起,直视着他。这家伙怎么在这?暴龙煜神色自在地瞟了她一眼,尔后眼光转自她们身上,漫不经心的盯着她们。

  “凝妃,她初来乍到,是否有冒犯之处?”

  被称作凝妃的粉衣女子随即回过神,一听此话,立刻换了副表情,温柔地笑道,“原来是王爷的婢女,念她初入皇宫,本宫就不与她计较了。”向来听闻这个二王爷不近女色,甚至传闻他是否有断袖之癖。今日见这等情势,似乎不是这么回事。不过既然这女人是他的人,那就无关她的事了。

  “既是如此,那我们先离开了。”暴煜龙拉着尚处于愤怒的夏筱默,旁若无人的离开。

  什、什么嘛?这些人是近视还是瞎了,她到底哪里像婢女了。还有还有,她们凭什么打了人还能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虽然她也打回去了,但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完本试读结束。

乙未少爷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少主夫人恃宠而骄》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