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风过无痕情刺骨
风过无痕情刺骨

风过无痕情刺骨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1 14:05:18

独家婚恋生活小说《风过无痕情刺骨》,主角林希然 陆书墨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家里的事,我完全不知道。这一年跟家里通电话,甚至视频,我爸我妈都掩饰得完美,开始我还会去猜,随着时间慢慢放下那种猜忌,按着池礼给我安排好的计划表过每一天。我去了姑姑林毅冰家,看到我,她顿时沉下脸:“你还回来干什么?国外那么好,你就留在那一辈子不好?还回来,回来看看林家被你害得多惨吗?”“我爸妈现在住在哪?”压下心头翻滚的情绪,拳头拽得紧紧的问:“我去了别墅那里,那里已经换人了。”
展开全部

风过无痕情刺骨:他是光

剩下的几个小时,我睁着眼躺在病床上,毫无睡意。

整个人像溺水于深海里,怎么都找不到浮萍。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不安,害怕,还渗和着难过。

池礼六点出现在我病房。

一条深蓝色牛仔裤搭配黑色铆钉皮衣外套,头发染成棕色,右耳位置戴着颗黑色耳钉,俊逸帅气的五官在这副狂野装扮下,显得不羁。

“不认识我了?”池礼挑了挑眉,唇角带着抹嘲讽:“都学会抹脖子了,挺有本事的啊。”

“谢谢。”我收回视线,诚意道歉。

如果,他没有冲进去捂着我脖子,把我送来医院……,此刻,大概,我就是具冰冷的尸体。

池礼啧了声。

明明比我小,我一直当邻家小弟对待,现在莫名的尴尬。

我对陆书墨的感情,还有一直来的追逐,池礼一直是个参与到其中的旁观者。

“客气什么,为了叔叔阿姨,我也做不到袖手旁观,小时候在你家吃了那么多米,总得回报点什么,是吧。”池礼说得毫不在意,人坐在沙发上,翘着个二郎腿,吊儿啷当极了。

“车子已经在楼下等,等医生查看好伤口后,立刻出发。”

我离开的事,已成定局。

飞机起飞,望着熟悉的城市在眼中慢慢变小,变远,最后彻底消失。

整驾飞机都被包了下来,只有我跟池礼。

他这样的装扮,被不少空姐盯着看……。

偏偏他不自觉,一口一个小姐姐,叫得别人笑容没断……。

我爸给我安排的地方是法国。

独立栋别墅。

连佣人都已经安排好。

回到后,我就去了房间。

池礼说留下来住两后,之后他要前往美国比赛。

问我,去不去看他赛车比赛。

我拒绝了。

给我爸妈报了平安后,我就躺在床上。

手臂上的伤口经过几天昏迷,都已经结疤。

手指忍不住扣着上面的壳时,我又急忙放下手……,我不能再让自己沉迷于‘陆书墨’这三个字。

我必须得让这三个字,从我林希然生命中剔除。

即使,鲜血淋漓。

二天后,池礼离开了法国。

江城那边,我妈每次只报平安,林氏的事,她只字不提。

我在网上搜索关于林氏消息,全是没有任何价值参考。

邮箱里,收到封邮件,出版社那边说我电话打不通,才给我发的邮箱,关于我投稿的漫画《他是光》通过审核。

他是光……,他已经不是光了,他是暗。

那是,我将我跟陆书墨之间的故事,润色后用漫画画出来,当初就觉得是件很幸福很幸福的事,每一帧每一幕在我手下描绘出来时,我都觉得满足。

因为这事,我终于找到转移我注意力的办法。

就是画画。

家里的座机电话开始打不通,我爸我妈的手机倒是能打通,但我能从他们声音里,听出他们的疲惫。

总是说几句,就匆匆结束。

我心里的不安,随着时间,越积越久。

整整一个春节都如此,很快,到了第二年春天。

手机突然刷到条热搜微博。

“爆豪门大少陆书墨即将迎来第二婚”。

是博主在医院偶遇陆书墨跟另位腹部高耸的妙龄女子进入产科……,照片模糊,我却一眼认出是唐雨桐,她带着帽子,穿着套白色长裙外面是件暗绿色大衣,肚子圆圆的,应该有六个月了吧。

陆书墨搀扶着她,举止温儒。

事隔这么久,第一次他们俩人的消息猝不及防出现。

我怔了好一会儿。

那场绑架,仿佛还发生在昨日。

脖子上伤口明明好了,却也还能感觉到疼。

整个家里,像被寒风灌入,四周瞬间变得冰冷。

我开始画画,画出来的东西一塌糊涂。

画人物,却是那相似的眼,相似的眉,连那双薄唇都是那么相似。

我感觉呼吸都变得不正常,心跳加快……,她肚子那么大了,是不是他刚从她床上回来,就上了我的床?

他的唇吻过她的唇。

那双手,同样抚摸过她。

这样的念头,如同开闸的洪水倾尽而来,将我淹得几乎溺亡。

胃里翻江倒海,我吐了。

什么都没有吐出来,却吐得昏天暗地。

我坐在洗手池旁的地上,整个人像下一秒就要死去。

“林希然,你疯了是不是?”池礼把我拽到客厅沙发上:“为了个男人,要生要活的,你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了?没了个男人,你活不下去了是吗?”

“过着跟驼鸟一样的生活,你累不累?以前那个谁都不怕,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林希然去哪了?”

我听着池礼的话,大脑里嗡嗡作响。

好半晌,我才回神。

“我没有自杀。”我解释。

池礼古怪的盯着我手腕,我这才发现,手腕上有条细浅的血痕。

这是什么时候弄到的?

我自己都没半点印象。

在这个位置,又渗出点血丝,我要说我没有割脉,怕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吧。

“把家里所有刀都收好!”池礼对着一旁的佣人说。

然后,我看到佣人从刚才我呆的洗手间里拿出打水果刀。

“……”我。

“你不想回国了?”池礼皱着眉问:“你是打算葬身于法国,在这里滋养梧桐树?”

“没有!我要回去的。”

他那双带着棕色的瞳孔一直盯着我,明显不信我的话。

“我是要回去的,刚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底气不足,甚至有点心虚的模样说。

国内,所有的事都不让我知道,我之前的手机号码被我妈拿走,我想找人打探消息都无从下手,我呆在这,护照被池礼扣下,所有的事我就像一个局外人,被排斥在外。

我得回去。

“让我看看,你想回去的决心!从明天开始,每天按这里规则生活,等我看到成就,立刻让你回国。”池礼将一分文件递了过来……

----

一年后。

重新踏入这座熟悉的城市,所见之处却又是陌生的。

高耸的大楼顶端,是闪闪发亮的四个字--陆氏集团。

这里,曾属于林氏的一家分公司。

我仰望着它,直到脖子发酸,才收回视线,这里,总有一天,我会凭自己的努力,让它恢复原来的模样。

大楼正门,突然有几辆车子整齐的停下,为首的车里下来个西装笔挺的人,他绕过车头走到后座,弯腰打开车门……,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

风过无痕情刺骨:不敢劳您大驾

黑得发亮的皮鞋先撞入我视线中,熨得笔直的黑色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他半点没变,气质卓越斐然,一出现就能吸引所有人目光,望着那张淡漠到极致的脸,我心脏还是控制不住微滞。

陆书墨。

心里,一个声音已经叫出这个名字。

我就站在马路对面,看着他。

他低头跟旁人在说话,又似感应到了什么,视线突然一转,定格于我这边,他应该没有认出我来,屹立于原地,那双黑眸所迸射出的目光,薄凉又疏远。

一年了,他还是这样。

除了唐雨桐,他对任何人都是冷冷淡淡,生人勿近。

我朝他挽起唇角,轻喃一句,陆书墨,好久不见。

我转身回到出租车里,让司机送我回贝尚城,将所有东西放下后, 就回了家。

刚到大门口,里面传出优雅的钢声……,大门外更是各式各样的豪车停满,我第一感觉,是我走错了地方,可铁门旁的门牌号608提醒着我,没有错,这是我家。

“你好,请问一下您的邀请函。”面前陌生的脸孔,跟家里任何一个佣人都对不上号,我狐疑的看着她。

邀请函是什么东西?

我回家还需要邀请函?

我妈最不喜欢在家里举办活动。

“没有邀请函吗?如果没有的话,是不能参加小少爷的半岁party。”

“小少爷?”

“你不是来参加唯安小少爷……”

听到唯安这个名字,我大脑嗡的炸了一下,看着灯火辉煌的别墅,里面热闹喧哗……,唯安,我冷冷的扯了下唇角。

这是,我曾经想过的一个名字,想着我跟陆书墨有了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叫陆唯安。

唯愿他一生平平安安。

连我的家,他都不放过,甚至还住在这,狠狠碾压我的自尊,来彰显他的能力?

陆书墨,我认识了他十多年,今时今刻,我依旧不了解他。

我所了解的,是那个迎着光将我带出黑暗中那一瞬间的他,所迷恋的,执恋的,也是那一瞬间的他。

家里的事,我完全不知道。

这一年跟家里通电话,甚至视频,我爸我妈都掩饰得完美,开始我还会去猜,随着时间慢慢放下那种猜忌,按着池礼给我安排好的计划表过每一天。

我去了姑姑林毅冰家,看到我,她顿时沉下脸:“你还回来干什么?国外那么好,你就留在那一辈子不好?还回来,回来看看林家被你害得多惨吗?”

“我爸妈现在住在哪?”压下心头翻滚的情绪,拳头拽得紧紧的问:“我去了别墅那里,那里已经换人了。”

“你才知道换人了?在你出国的第二个星期,陆书墨就把那套别墅买了,送给了那个叫唐雨桐的人,让她跟她妈住在那里,她妈可是个厉害人物,到处抹黑你,说你抢了她女儿男人,说我们林家强迫她女儿在国外不准回来,还说那场车祸是你爸指使的,说你……。”林毅冰一件一件清楚说明白,每一件事都是子虚乌有。

将所有罪扣到我林希然头上。

这笔帐,总有天我会跟她算。

但现在,我想知道的是我爸妈住在哪。

“姑姑,我爸妈现在在哪?”我打断她,重新问了遍。

林毅冰还是没有说,将这一年林氏发生的事都告诉了我,带着情绪,近乎控诉,责任,埋怨的口气。

我理解姑姑,她嫁人之后,手里还拿着林氏股份,她不用做事,每年都有几百万的红利到帐,一家子的开支都有了保障,林氏出事,断了她的经济来源。

能对我有好脸色才怪。

我等她骂也骂了,气也撒了,才又问了句。

她上下打量一番我:“希然,你这次回国,有什么打算?”

我的打算,还没有具体到哪个步骤,所以一时之间没有回答上她的问题。

她继续 说:“他把林家害得这么惨,把你害成现在这样,你就打算这样放过他?你从小就叨念他,现在数数,也有十年了吧,十年的付出,你就甘心落得这样的下场?希然,姑姑给你出个主意,去把他的心拿了,然后狠狠的抛弃,让他尝尝这种滋味,让那个女人也尝尝种滋味。”

我自嘲的笑了笑:“有这个必要吗?”

最后,尝到那种滋味的人,也许是我呢。

我姑姑看这样模样,气不打一处来:“我对你,真的,失望透了。”

懒得再跟我废话,把我爸妈现在住的地址给了我。

----

我妈打开门,看到我时,整个人明显一愣。

里面,我爸见我妈怔着,叨叨念念出来:“是谁来了,怎么……”,看到我,他剩下的话堵在喉咙里,几秒才反映过来:“希然,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仅仅是隔着一扇门,我就把里面看了个透彻。

我的心蓦地难以呼吸。

住在这种小居室,俩个老人家是怎么习惯的?

我看到了客厅那面墙格外的白,上面挂着无数次出现在我视频里的那幅画,跟以前挂在别墅里的那幅一模一样,就这样看着,都能看到它的劣质之处。

眼泪不受控制上涌,我面前视线瞬间模糊。

“哭什么啊,我跟你爸住在这里挺好的,只要你好,我们一点都不委屈,一点都不觉得难过。”我妈边拍着我的背,边安慰我。

怎么能不委屈,怎么能不难过?

她嫁我爸之前,在家里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嫁我爸后,亦是如此,什么事家里都有佣人做着,现在……我望着她面前系着的围裙,只恨自己当初的自私。

一切都因我而起。

都是因为我。

我要是没有去招惹他,我家怎么可能落败到这个份上。

“这么大个人了,哭哭滴滴,成何体统?我们还没死呢。”

听我爸这么说,我才狠狠擦了把眼泪,说对不起没用,我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夺回原本属于林家的一切。

林希然, 陆书墨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凝静呀点评:

看《风过无痕情刺骨》这本书好感动,很现实。很平常,很好看。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