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
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

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

作者:子桐桐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5:38:03

子桐桐的书《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主要讲述了:没一会儿。晏柏寒就听到浴室内传来水声,他忍不住往那边看去——眼眸有些深邃。——艾琪离开晏家之后,依旧觉得十分不甘心。她对晏柏寒的心思谁不知道?可她只是出国几年,晏柏寒竟结婚了。想到晏家的情况……艾琪不相信晏柏寒跟归嘉和真的感情那么好。李成恩刚回到家,就接到艾琪的电话,只觉得手机有点烫手。片刻后,他还是接起电话。“成恩,是我。”艾琪的声音传来,李成恩呵呵笑着,“我知道。”
展开全部

16-情敌找上门

只是那块排骨还没放到碟子上,就被拦了下来。

“艾小姐是客人,这种小事就不劳烦艾小姐了。”归嘉和顺手给晏柏寒夹了块排骨。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艾琪被噎,笑容僵在脸上,“我只是看阿寒不喜欢吃鱼,所以才……”

她气到不行,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逼着自己笑脸相对。

“原来是这样啊。”归嘉和了然的点点头,这才继续说着,“事先不知道艾小姐会来,临时也来不及准备别的菜,粗茶淡饭还请艾小姐见谅。”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一下子体现出了归嘉和的气势,更是将艾琪给排除在外。

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先是要鸠占鹊巢,接着又要越俎代庖,也不问问她答不答应。

因为她的话,艾琪气的脸色黑的堪比锅底,另一只垂在桌子下的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头。

归嘉和才不管艾琪难不难受,她转头就开始教训晏柏寒,“老公,不可以挑食的,要营养均衡才能有好身体……”

她苦口婆心的给晏柏寒灌输不能挑食的理念。

放在以前,他们那里的人别说是鱼了,好多人连饭都吃不上,根本不存在挑食的问题。

虽然归嘉和也知道晏柏寒不爱吃鱼,但是为了他的健康着想,她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清甜的嗓音在耳边不停的说着,不知道是不是归嘉和的话真的起了作用,还是懒得听她喋喋不休的继续念经。

只见晏柏寒夹起,在众人错愕的视线下,一块鱼肉放进了嘴里。

他咀嚼两下,似乎也不是那么难接受。

“老,老大……”李成恩惊讶的说话都结巴了。

晏柏寒抬了抬眼皮,“有事?”

李成恩一阵狂摇头,看的归嘉和都担心他会不会把脑袋给甩出去。

晏柏寒眯了眯眼,看向李成恩的眼神,好像在说:你是不是有病?

李成恩缩了下脖子,赶紧埋头扒着碗里的饭。

不就是老大吃了鱼么,又不是吃毒药,好端端的干嘛自讨没趣!

不得不说,归嘉和的手艺真的挺好,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的话,还以为是身经百战的大厨呢。

就凭这一点,李成恩甚至觉得,只要是归嘉和做的,别说是鱼了,就算给他毒药,他都能毫不犹豫的吃进去。

瞧着好兄弟之间的互动,归嘉和无奈的摇摇头,伸手去夹远处的虾。

不知是否是胳膊太短,明明感觉近在咫尺,却怎么都夹不到。

奶奶的,不吃了!

她好歹也是堂堂大将军的女儿,居然被一只虾给戏弄了,还是死的透透的那种。

归嘉和憋气,脸颊上泛着淡淡的红晕。

正当她转移阵线,准备向别的菜伸出恶手时,身旁的人长臂一伸,一只虾稳稳的落在她的碗里。

“谢谢老公。”归嘉和甜甜一笑。

晏柏寒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常举动,让艾琪看到是目瞪口呆。

她猛然回头,一双充满了嫉妒的目光瞪着归嘉和。

对她的嫉妒,归嘉和毫不在意的耸耸肩,扯起一边嘴角,勾出得瑟的笑容。

看吧,到底还是她夫君,知道她够不着,就贴心的给夹菜了。

艾琪被她狠狠的刺激了,不甘示弱的看向晏柏寒,“阿寒,你能帮我夹只虾吗?有点远,我够不到。”

晏柏寒没有回应,而是默默地看了李成恩一眼。

这家伙这次倒是聪明了,直接把盘子端起来,放在了艾琪的面前,“喜欢就多吃点,嘉和的手艺可是好的没话说。”

归嘉和啊归嘉和,我可是冒着风险在夸你,你可千万得给力啊。

“是吗?”艾琪看着面前的盘子,差点没直接扣到李成恩的头上去,“没想到嘉和这么厉害,要知道做饭可是很辛苦的。”

她口是心非的夸着,实则已经被气的快吐血了。

“是奶奶和陈嫂教的好,只要我老公爱吃就行,辛苦点也没什么。”归嘉和莞尔一笑,这一副温柔妻子的做派,别提有多刺眼了。

这下艾琪的脸彻底因愤怒变的通红。

“我,我有点累了……”艾琪依依不舍的看了看晏柏寒,“关于你腿的事情,你考虑好给我答复,我先走了。”

说完,起身拿上包包,愤恨的踩着高跟鞋离开。

小样儿,就这点道行还敢出来得瑟!

没错,她就是故意的!

归嘉和心里美滋滋的,手上飞快的剥着虾壳,开心的就差哼着小曲来庆祝了。

李成恩看了看艾琪的背影,又看了看归嘉和,默默地在心里给她点了个赞。

真不愧是阿寒的女人,这一手玩的漂亮啊!

虽然归嘉和不知道李成恩的想法,不过她却知道,她之所以能首战告捷,还真是多亏了夫君的配合,不然她一个人唱独角戏,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把艾琪给气走了呢。

夫君这么给力,她也得表示表示才行,有来有往才能促进感情嘛。

晚饭后,归嘉和回到卧室,晏柏寒已经洗完了澡,正坐在床上看着书。

她微笑着拉了床边的小矮墩,伸出柔软白嫩的双手,一下一下的捏着他的双腿。

“你在做什么?”晏柏寒的注意力被归嘉和吸引。

难道她就真的不好奇艾琪是谁?

对于艾琪的突然出现,晏柏寒认为,没有哪个女人会不在意。

尤其是跟自己老公有关系的女人。

晏柏寒一直在等,等着归嘉和主动开口,可是从艾琪离开之后,她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如既往的照顾着他。

关于归嘉和的不闻不问,晏柏寒百爪挠心,但是碍于面子,又不想主动去解释。

“我听说这样按摩对长久不运动的人有好处,可以刺激神经唤,避免肌肉萎缩。”

归嘉和甜甜的笑着,感受着晏柏寒腿部的肌肉线条,每一下按得都格外的用心。

幸好以前跟爹爹习武的时候学过怎么推拿,只要是对夫君有好处的,以后可得学习才行。

晏柏寒眸色幽深,“你大可不必这样,这些事情医生会来做。”

“我知道呀。”归嘉和点头附和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就算是有医生,也挡不住她想要为夫君多做些事的心。

17-不亏是阿寒的女人

晏柏寒见她坚持,倒也没有反对。

看着那张恬静漂亮的脸颊,晏柏寒实在是不忍心隐瞒,最终还是主动提起了傍晚的事情,“艾琪是我的高中同学,她的父亲是我的主治医生,七年前就是他给我做的手术。”

归嘉和听了眼皮沉了沉。

哦吼,青梅竹马,再造之恩……

“这样啊,难怪你们感情那么好。”

归嘉和有些失落,但嘴角却始终带着微笑,“既然艾小姐是你的朋友,以后也是我的朋友,我会跟她好好相处的。”

这话说的,她自己都不相信。

那艾琪看夫君的眼神,根本就不是普通朋友该有的。

她自己也是个女人,对于艾琪流露出来的情愫,她能看感觉到。

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败她,在夫君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

晏柏寒薄唇抿了抿,“她不会在国内待太久。”

“可是她……”归嘉和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对!艾小姐临走前说的是什么意思?你的腿怎么了?”

她越想越是担心,这下也顾不上按摩了,着急的去撩他的裤脚,想要检查到底发生了什么。

归嘉和的手即将碰到晏柏寒的裤腿时,冰凉的大掌攥住她的手腕。

“夫君。”

归嘉和眨了下眼,仰头看向晏柏寒,“我看看你的腿。”

“没事。”

晏柏寒面无表情,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声音透出几分冷淡。

归嘉和满目的担心,眼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看起来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兔子一样。

晏柏寒顿觉别扭。

握着归嘉和的手松了几分。

她有所察觉,缓缓的抬眸看着面前的人,声音里带着几分不确定,“夫君?”

晏柏寒有点别扭,连声音都低了些,带着几分不自然,“看。”

话落,归嘉和对着晏柏寒粲然一笑,眸子亮晶晶的清楚倒映着晏柏寒的样子。

晏柏寒皱眉,“丑死了。”

语气略带嫌弃。

归嘉和的手一顿,刚刚收敛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夫君,你嫌弃我吗?”

怎么办?

夫君嫌弃她!

晏柏寒:“……”

这女人变脸的速度倒是极快。

偏偏不知怎的,归嘉和此刻的样子还真让他有些无措,心一下软了下来,“不是。”

归嘉和就像是没听到这样的话似的,依旧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晏柏寒皱眉。

刚刚面对艾琪的时候,这女人可没有哭哭啼啼的。

“哭起来丑。”

晏柏寒说完这话,就见归嘉和立刻擦掉脸上的泪,堆起笑容。速度之快,看的他都有点懵。

这女人,学过变脸吗?

“咳咳。”

归嘉和不自在的干咳两声,掩饰尴尬。

她的手小心的挽起晏柏寒的裤子。

只见腿上疤痕交错,看起来十分可怖。

归嘉和只看了一眼就不忍心看了。

看着归嘉和迅速的将裤子整理恢复成原样,晏柏寒的眼神冷了冷,眼帘微垂,遮住眼里的寒光。

呵。

就在他以为归嘉和是嫌弃和害怕不敢多看的时候,就看见归嘉和迅速起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晏柏寒的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

怎么?

决定不装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归嘉和怀里抱着毛毯快步的走过来,将他的腿包裹好。

然后手从裤腿里伸进去,轻轻的抚摸着晏柏寒腿上的伤。

柔然的手碰到他的腿,让晏柏寒皮肤一阵颤栗。

他努力控制住自己表面的平静,可尽管如此,心跳的速度还是有点加快。

归嘉和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她一下又一下,抚摸着他的腿,声音里全是关切,“夫君,一定很疼是不是?”她只是看一眼,都觉得疼。

归嘉和泪眼盈盈,吸了吸鼻子,大颗的眼泪砸入地毯里,卷翘的睫毛微垂,轻轻颤抖着。

微凉的指尖碰到他的肌肤,他的心都被勾了起来。

他伸出手,拉起归嘉和,嗓子有点发涩,“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

归嘉和微微撅嘴,表示不信。

晏柏寒没看她。

倏地。

他被人抱住,归嘉和身上好闻的清新香味瞬间包围了他。

晏柏寒一怔,就听她娇软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坚定又郑重,“夫君,以后有嘉嘉在,嘉嘉一定会保护好你,不会让你再受任何伤!”

胆敢想要伤害夫君的人……

她都不会放过。

动她可以,动夫君,不行!

“嗯。”

晏柏寒轻轻应了一声,唇角再次往上翘了一点。

他抬眸,看着面前的小女人,脑子里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她,是认真的吗?

看着归嘉和的眼神变得深邃了几分。

归嘉和一直用毛毯暖着晏柏寒的腿,好一会儿逐渐有了温度,她这才看着晏柏寒,轻声说:“夫君,你接着看书,我去沐浴。”

“嗯。”

得了夫君的点头,她起身往浴室走去。

没一会儿。

晏柏寒就听到浴室内传来水声,他忍不住往那边看去——

眼眸有些深邃。

——

艾琪离开晏家之后,依旧觉得十分不甘心。

她对晏柏寒的心思谁不知道?可她只是出国几年,晏柏寒竟结婚了。

想到晏家的情况……

艾琪不相信晏柏寒跟归嘉和真的感情那么好。

李成恩刚回到家,就接到艾琪的电话,只觉得手机有点烫手。

片刻后,他还是接起电话。

“成恩,是我。”艾琪的声音传来,李成恩呵呵笑着,“我知道。”

他更清楚艾琪对寒哥的心思。

可寒哥跟归嘉和如今感情发展的不错,寒哥的脾气他更是清楚,他敢擅自说什么的话,那他就死定了。

“成恩,阿寒跟归嘉和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就结婚了?是不是晏家的人逼他的?”

艾琪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李成恩头大如斗。

他就知道艾琪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唯一的问题就是,关机关的太晚了。

“成恩。”

艾琪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你就算不告诉我也没用,你要是不说我就自己去打听,总有人会知道。”

李成恩:“……”

那还不如他告诉艾琪,至少不会添油加醋。

完本试读结束。

清佳超级甜点评:

《寒少,奶凶夫人又哭了》的内容丰富,情节精彩,生动有趣,我这么没有耐心的人的看下来了。不得不说是一本好书。推荐观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