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家有傲妻太难宠
家有傲妻太难宠

家有傲妻太难宠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7 09:46:01

《家有傲妻太难宠》是一篇非常好的总裁豪门小说,为大家带来了叶曦和 傅纪年的故事:吃完饭,夏征死皮赖脸的要傅纪年送他回家。不料傅纪年却视若无睹的上车关门发动车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着他的巴博斯消失在了夏征视线。车子转弯,稳稳的停在北城大厦的门口。傅纪年慢条斯理的摸索出一根烟,点燃。然后在烟雾弥漫的车内眯眼看着门口稀稀落落出来的上班族,神色无波。这大厦,他再熟悉不过了,闭着眼他都能开到这里来,从他的别墅到这里要过几个红绿灯他都知道。只因为这里有他心心念念的人儿。
展开全部

家有傲妻太难宠:着急离婚干嘛

自从上次和叶曦和通过电话,他就再联系不上她,她的意图再明显不过,摆明了就是想逃避他。让助理搞来了她的住址和公司他也不肯就这样杀到她家里或者公司去,他想让她自己想明白。

夏征见他神色无波的看着别处,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傅纪年这个人成熟精明,做什么都有自己的手段,雷厉风行,很少有这种心不在焉的时候。

“诶诶!跟你说话呢!在想什么呢?”

听到声音,傅纪年打断思绪,微微侧头看见夏征正用手指敲着他面前的方向盘,半个身子都从车窗外探到了车内。

“喀嗒”一声响,傅纪年替他将车门打开,“这官司还有多久结束?”

夏征收回身子,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座专心的拍着身上的雪花,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指不定多久。不过,你是不是找姑娘了?那么急着离婚干嘛,以前说要离也没现在这么着急啊。”

傅纪年不否认,淡淡的嗯了一声。

“真的?”

夏征一听,惊讶的偏过头看他。只见他毫无异色的发动了车子,有些不太相信他话的真假。这人素日不近女色,谁信他去找个姑娘来乐。

傅纪年也偏头看他一眼,神色恢复了往常的淡然,问他,“吃什么?”

夏征看见他神色自然,对于他的话更加不以为然。两只长推一叠无所谓的回答,“随便。”

车子方向盘一转,往常去的悠然居去。

北城的悠然居是远近闻名的餐厅,上流社会的聚集地,来吃顿饭碰到的人皆是有权有势的人。

傅纪年喜欢悠然居倒不是因为多有名多好吃,只是悠然居厚面的小花园那里环境好又安静,对于喜静的他来说是最佳选择。

菜一上桌夏征也不客气,拿起桌面的筷子夹了一筷子送进嘴里。菜还没下肚就含糊的说起话来。

“进门时你看见没?”

傅纪年伸手,夹了面前的菜入口,送进嘴里之后抬眼看向夏征,没说话。

看见他神色,夏征知道他肯定没注意,‘啧’了一声说,“苏丽的哥哥啊!”

“你说苏琛?”说着,又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碗里,语气淡淡的。

“啧啧啧,他也够稳得住,苏家现在都这样了,他还有闲情逸致来吃饭。”

听了这话,傅纪年缓缓的笑了起来,放下筷子去拿了手边的高脚杯,轻轻的晃,红色的液体在里面荡起来。

夏征见他讳莫如深的样子,背脊一挺立,眉眼一眯,盯着他。

“事情是你搞的?为了苏丽离婚?”

“与我无关。”

夏征放松下来,心想也是。傅纪年有那空闲时间,还不如多睡一会儿。

放眼面前的各色菜品,色香味俱全。夏征一边又说,“苏明坤估计已经气死了,公司危在旦夕,女儿还在替你卖力,儿子也撒手不管,跑去做什么医生了。”

“你做律师,你爸不也是被你气死的。”

夏征一愣,苦笑一声,“我做不做律师,他都会死,我医得了心病,医不了癌。”

“为个女人值么。”傅纪年不咸不淡的回答,视线停留在手里的红酒。

夏征声音突然提高,“诶诶诶,不是说苏琛嘛,怎么说起我来了。”

傅纪年置之一笑,“人家志不在此。”

“那你说做医生跟我做律师相比,哪个更没那么容易气死人?”

“都一样,救死扶伤。”

夏征:“……”

家有傲妻太难宠:一见钟情

傅纪年视线扫过他疑惑的脸,酒杯送到嘴边抿了一口没说话。

夏征突然哈哈的笑了两声,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他做医生救人命,我做律师救的是广大被婚姻捆绑的男人。”

夏征笑完,低头吃菜的同时又聒噪起别的来。

吃完饭,夏征死皮赖脸的要傅纪年送他回家。不料傅纪年却视若无睹的上车关门发动车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着他的巴博斯消失在了夏征视线。

车子转弯,稳稳的停在北城大厦的门口。傅纪年慢条斯理的摸索出一根烟,点燃。然后在烟雾弥漫的车内眯眼看着门口稀稀落落出来的上班族,神色无波。

这大厦,他再熟悉不过了,闭着眼他都能开到这里来,从他的别墅到这里要过几个红绿灯他都知道。只因为这里有他心心念念的人儿。

回想过去那些日子,他半夜想她就开车来这门口,在车里静静的坐着盯着大厦的大门不知不觉就过去一夜的事情,他没少做。至少有一天夜里,他就看见了她。

也是现在这个季节,深夜里天空飘着小雪,他坐在车里点烟,烟雾弥漫间就看见她从大楼里跑出来,应该是在公司加班,她小心翼翼走出来的样子异常可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把自己裹得像个企鹅一样。

烟在唇上轻抿着,他发动车子跟在她身后。到了一个偏僻的巷子车子开不进去,他就下车跟在她身后。她竟然大意得丝毫没有察觉到。

继续跟在她身后,视线里出现昏黄的亮光,一个小摊贩正在热气腾腾的大锅前煮着东西。只见她小跑向前笑着跟老板说话,呵出一团白气。

原来是饿了出来觅食。

那是他第三次见她,在她不知道的时候。

说出去傅纪年对哪个女孩一见钟情,任谁也不会相信。

回忆中断,傅纪年吸完最后一口烟,抬起手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时针指向七点。

这个时候叶曦和会从大楼里出来去做兼职,在一个小小的婚纱摄影公司。

这时,跟在以前那会儿一样,他一眼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背着一个挎包扎个利索的马尾,脖子上空空的,那么冷的雪天她居然连围巾都不围。然后就见她左顾右盼的过了马路,乖乖的在车站排队等车,因为太冷而瑟瑟发抖。

傅纪年皱眉灭了烟,将车开过去停在她面前。

一辆车开过来停在自己面前,叶曦和以为是哪个富二代来接女朋友,自觉的往厚面走了几步,走到车尾继续等公交。

没料到车子又往后退,再一次停她面前。

她正纳闷,车窗缓缓下降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她瞬间呆住,躲了那么多天,居然找上门儿了。

“好久不见。”傅纪年手把着方向盘,看着她。

“傅先生?好久不见。”

“傅先生?”

“我跟温谨言已经分手,叫你叔叔也是引起误会。”叶曦和解释。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叶曦和转身打算离开,车子却又跟上了她,傅纪年低沉磁性的声音传入耳朵。

“上车,我送你。”

说着,俯身过去打开了她那一侧的副驾驶座的车门。

见此,叶曦和神色尴尬的朝他一笑,摆着手礼貌的拒绝。

“不了不了,我坐公交。不麻烦了。”

正巧,厚面缓缓驶来一辆8路公交车,却不是她等的那路公车。

叶曦和, 傅纪年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采亦小姐姐点评:

《家有傲妻太难宠》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