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星月迢迢只为君
星月迢迢只为君

星月迢迢只为君

作者:欧耶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8 13:55:00

最新小说《星月迢迢只为君》是欧耶的书,主要内容为:如今,毒药亦是解药,穿肠而过,翻江倒海、撕心裂肺后,统统归于平静。 一起死,也好。 独留孩子在这世间,她也不放心。 想到这里,岳知菀不觉得难受了,母子短暂的分别,很快就能在一起。 神色也平静下来,就连语调都低落下来,弥漫着一点死沉。 “我自己来。” 岳知菀拿过那碗药,仰头喝下,干净利落。 手一松,碗骨碌骨碌滚落到地毯上,一滴不剩。
展开全部

10-加重剂量

  像是有一盆冰水一泼而下,岳知菀从头凉到脚。

  仓惶地退后几步,没想到,自己竟还是将孩子陷于万劫不复之地!

  她揪住他的衣摆,满面恐慌。

  “求求你让我生下来,可以滴血认亲的,他真的是你的亲骨肉……”岳知菀痛哭失声,只觉得天昏地暗,“你刚才也摸过他了,他在动,他是活生生的一条命啊!你怎么忍心不要他?”

  凌昭一脸漠然不为所动,岳知彤眼中是皆是看戏。

  “求求你快想起来,想起我们之间的一切……你还记得漠城的象牙山吗?那里有满山的昙花,我们经常夜半去看它们一齐盛放……”岳知彤声嘶力竭,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止不住。

  “这些故事编得有鼻子有眼,把你送去酒馆说书怎么样?”凌昭甩开她,字字句句如刀似剑刺过去,“不,对于你这种淫荡的女人,青楼更适合你。你真是,太脏了。”

  这些刻薄的话已经伤不到岳知菀,她只想保住孩子!

  “你放我走吧,我保证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闻言,凌昭目光越发阴郁。

  他不爱岳知菀,大可以放她去和奸夫双宿双飞。

  可岳知菀想离开,凌昭却对此莫名的抵触,内心还涌起一股烦躁。

  “加重剂量,本王要亲眼看着那孽种落下来。”盛怒又有些茫然,凌昭开口越发显得轻飘,漫不经心。

  明明是平淡的语气,却让人无端发寒。

  岳知菀仿若身处冰窖,心像是被什么揪扯、撕咬、劈砍,激起剧烈的绞痛。

  此前她从不知道,这世间能有言语就能生生绞碎人心!

  “王爷,她纵使犯了天大的错,终归是臣妾唯一的妹妹,臣妾不忍心。”岳知彤柔声开口,

  “五个月也不小了,臣妾求王爷,让柳大夫开个温和的方子,以免出事。”

  “她污蔑你,你还这般妇人之仁。”凌昭冷哼,只要想到岳知菀的情真意切皆是演戏愚弄自己,心就冷硬了起来。

  “菀儿毕竟是我唯一的妹妹。”岳知彤顺势依偎在凌昭怀里。

  “区区贱婢,死不足惜……”

  岳知菀瘦弱的身子轻飘飘的落到一边,耳边充斥着那两人的柔情蜜意,哭得颤抖不止,“不要,不要……”

  一个时辰后,药熬好了,岳知菀连踢带踹,差点将药碗打翻。

  “滚开!”

  她环顾着那些想害自己的凶手,眼神中冒出一股莫名的狠厉,仿佛下一刻,她就会不顾一切扑上来撕咬,玉石俱焚。

  眼前一张张脸,严苛的、看戏的、不忍的、劝慰的,在岳知菀看来,统统都是那么可憎!

  在这世间,她可以说是孤立无援。

  “凌昭,你就这么恨我?”岳知菀嘶声高喊,声声泣血。

  凌昭迈步上前,神色淡得近乎冷酷,讥笑道:“恨?岳知菀,不要高看自己,你只配得到本王的厌恶。”

  “好,你尽管厌恶我,我都受着。只求你放过这个无辜的孩子。”岳知菀死死护住肚子,喘着气,一字一句说道:“待我生下他后,你要我死,我绝无二话!”

  最后一次祈求,只要凌昭答应,之前种种折辱,她都不计较,都可以忘怀。

  “为了这个野种,你连命都不要了?好,好样的。”凌昭一拳打在雕花床柱上,吼道:“还不动手?是要本王亲自来吗?”

  岳知菀眼里的光彩骤然熄灭,整个人都黯淡下来,笑得惨淡,“凌昭,我错看了你。”

  凌昭一怔,被岳知菀那刻骨的悲恸给镇住了,从未见过的寒凉卑微从她的眼底散发出来,心里有一角猝不及防的被刺穿、松动、塌陷。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莫名心惊的预感,仿佛再继续下去,就是将她彻底推远,转瞬天涯……

  凌昭因自己这莫名其妙的感觉而掀起几分恼怒,笑话,不过是个心机深重不择手段的贱人,自己何须在意?!

  就算是死,她也只能死在镇北王府。

  “凌昭,你会后悔的。就算你想起来了,我也不会原谅你,绝不——!”岳知菀死死看着他,双眸红得似要滴出血来,那里面盛满恨意,足以穿透他的心脏。

11-喝下你给的毒

  这碗药,这就是凌昭给她的毒。

  如今,毒药亦是解药,穿肠而过,翻江倒海、撕心裂肺后,统统归于平静。

  一起死,也好。

  独留孩子在这世间,她也不放心。

  想到这里,岳知菀不觉得难受了,母子短暂的分别,很快就能在一起。

  神色也平静下来,就连语调都低落下来,弥漫着一点死沉。

  “我自己来。”

  岳知菀拿过那碗药,仰头喝下,干净利落。

  手一松,碗骨碌骨碌滚落到地毯上,一滴不剩。

  所有人都愣住了,都没想到岳知菀这般配合。

  从大悲到平静,看起来着实诡异。

  擦拭着嘴角,岳知菀轻轻喊道:“王爷……”

  她抱着腹部,朝着凌昭躬身施礼,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一点情绪也没有,平静得仿佛他就是个陌生人。

  凌昭的心像是被什么拧了一下,剑眉微微皱起,不知是因她这声“王爷”莫名刺耳,还是那眼神……

  “有什么想要的,本王皆可满足你。”

  背在身后的双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略带慌张的移开目光,不敢也不想和她对视。

  此前无论经历怎样的兵荒马乱、弹尽粮绝,都没有此刻,让他有害怕的感觉。

  为何岳知菀乖顺了,他反而觉得更加碍眼,心底止不住的发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大,就像是……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

  “我祝王爷,此生事事顺遂,多子多福。”岳知菀柔声开口。

  曾经他们约定生很多孩子,让凌家热闹闹的。如今,她以此来祭奠离她而去的最珍贵的东西。

  “我祝王爷,不要记得岳知菀,一辈子也不要记起来。”

  因为,纵使你再记起来,你也不再是我的阿昭。

  我的阿昭,我的阿昭还在漠城,没回来呢。

  腹部开始绞痛起来,一股暖流止不住的汹涌而出,岳知菀低头看到有血水顺着腿一流而下,蔓延开来。

  拼尽全力,怎么也得不到的人,怎么也留不住的人,大约这就是命罢。

  最后,她说了四个字,“王爷,保重。”

  后会无期。

  就再也不多看凌昭一眼,艰难的转过身,将身形隐在帷帐后面。

  “不是要看着孽种落下来吗?等着吧。”倚在床头,她淡淡的说着,仿佛对即将到来的痛疼毫不在乎。

  没人看到岳知菀的脸色变得青白起来,手指紧紧攥着被褥,指节泛白,青筋凸出。

  疼痛越来越剧烈,有什么在叫嚣着要离开,无可阻止。

  十数载的爱恋,跟着悉数剥离,片甲不留。

  痛到极致,岳知菀笑了,笑声越来越大,听起来却像是啼血哀泣,令人想捂住耳朵。

  可那声音还是无孔不入的钻入耳里,钻入心底,声声回荡。

  还有岳知菀生无可恋、万念俱灰的眼神,在凌昭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加在一起,压抑得他喘不过气来。

  “照顾好她。”

  冲着颤巍巍的柳大夫丢下这句话,他匆匆朝门外走去,步伐有点凌乱,似乎急于逃离此地。

  岳知菀已经听不到任何动静了,她只觉得像是有双手在腹部拉拽、撕扯,将那个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的孩子狠狠夺走。

  身体越来越冷,眼前逐渐发黑,也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大限将至。

  岳知菀抚上剧烈痉挛的肚子,自嘲的扬起唇角。

  又有什么分别呢?

  喘着气,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目光涣散的看着虚无的某处,眼中迸射出期待之色,呢喃道:“昙儿,娘亲这就带你回漠城找爹爹……你可不要生气呀,你爹爹他定是在漠城等着我们……”

  帷帐后半晌没有动静,一个嬷嬷上前掀开察看,眼前情景令她骇然!

  “不好!血崩了!”

  这女子真能忍,竟然无声无息的流了半床的血……

  凌昭在走廊并没走远,须臾听到屋内传来的“血崩”的惊呼,倏然一惊,猛地转过头,死死盯着那扇门。

  想进去看,脚下却像是生了根,挪动不了。

  “岳知菀不能死!快救她!”一直言笑晏晏坐在一旁的岳知彤下意识的看向凌昭,面色惊慌,猛地起身尖声嘶喊着,“快去请大夫来!多请几个,快去……一定要保住我妹妹的性命!”

  若是岳知菀死了,凌昭身上的“焚情蛊”就要解开了!

  屋子里顿时乱成一团,嬷嬷们抖着手止血,丫鬟们不停进进出出,一盆盆血水被端出来。

  浓重的血腥味充斥在空气中,凌昭不是没见过血,见得太多已经麻木,如今却一阵阵的眩晕。

  “老柳头你还磨蹭什么?快过来救命!”

  柳大夫见岳知菀双目紧闭,脸色惨白如纸,胸膛一丝起伏也无,心道不好,手指颤颤伸过去,喃喃道:“没、没气了……”

完本试读结束。

茂彦小娘子点评: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星月迢迢只为君》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