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潇湘月色泪如雨
潇湘月色泪如雨

潇湘月色泪如雨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12:08:08

《潇湘月色泪如雨》是一篇非常好的总裁豪门小说,为大家带来了纪南湘 明宴辰的故事:然后就有了现在这一幕。纪南湘扬起唇角,似笑非笑的盯着她,“趁着我现在不想跟你动手,你最好乖乖告诉我,昨晚指使你的人是谁?”苏婉扶着墙壁站起来,一把怒意彰显在脸上,“你什么意思?”纪南湘见她到了现在还在装傻,忽然抬起手,一巴掌狠狠挥过去。苏婉躲避不及,又被她硬生生扇了一巴掌。纪南湘嘴角抿紧抹轻嘲,“你要是觉得我打轻了,那就继续装。”苏婉气得浑身发抖,“你敢打我?”
展开全部

一夜五十万

疼。

整个身体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纪南湘睁开眼,目光触及之处是陌生的天花板。

昨晚那些荒唐又疯狂的画面涌上脑海。

她脸色陡的一变,身体也跟着僵硬起来。

侧头一看,一张俊美的脸清清楚楚的映进了她的眼帘。

他闭着眼睛还没有苏醒,修长的手臂搂在她腰间,古铜色的肌肤赤.裸着暴露在空气中,胸膛处更是布满了被指甲抓出来的血痕。

纪南湘看清楚是谁后,脸色顿时苍白到几近透明。

她身上也没穿衣服,两具身体紧紧挨在一起,这一幕却像是一颗炸弹一样,在她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

纪南湘顾不上别的,紧张的连双手都有些颤抖,以至于推开他的时候没有把握好力道,硬生生的把还在熟睡的男人给弄醒了。

“纪南湘。”

冷的不带半点温度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

她有些头皮发麻,但心里也清楚的知道,这种情况容不得自己退缩。

纪南湘尽力藏匿起自己因为震惊和慌乱而产生的紧张情绪,她缓了缓,十秒后方才稳住情绪。

嘴角不自然的勾起笑容,“明少,我昨晚可能是喝醉了。”

明宴辰眼里毫无波动,“你想说什么?”

她顿了顿,然后才又继续道:“至于发生了什么,我也有点记不清了。”

纪南湘说完扯过被子,牢牢裹住自己的身体,生怕被他看到点什么。

“你不记得最好。”明宴辰盯着她的目光阴冷如冰,声音更是遍布寒意,“你只要知道,我跟你姐姐马上要订婚就行了。”

她姐姐?

纪南湘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个称呼,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

她差点忘了,他马上就要跟纪曼凝订婚了。

纪南湘眼底划过一丝嘲弄,忍不住笑了出来,“明少是想要让我保密,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明宴辰神色渐冷,“你想要什么补偿?”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穿好。

他性格一贯清冷,如果不是必要,从来不屑跟人多说一个字。

尤其是跟纪南湘。

他连个标点符号都不想跟她讲。

纪南湘眼里漫过矜凉的笑意,她垂下眼眸,过了几秒后才又抬起来。

脸上的笑意未散,她开口道:“五十万。三十万算是我的清白,二十万算是我的封口费,这不过分吧?”

明宴辰目光由上往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嘴里说出的话却是恶劣之极,“纪南湘,你还真是便宜。”

闻言,纪南湘神色僵了一下,心里好像在那一瞬间划过了一丝淡淡的痛楚。

但她却隐藏的极好,并未表现出分毫。

纪南湘望着他俊脸的目光没有收回,也没有躲避,“明少大可放心,我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对你死缠烂打的傻子了,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对你还心存妄想。”

她已经在尽力做出保证,却还是不知道哪句话触及到了明宴辰的底线。

他眼中的温度越来越低,最后连一点点的温和都不存在了。

“纪南湘,十年不见,你倒是长本事了啊。”

明宴辰突然伸手钳住她的下巴,两根修长手指捏住她的脸颊,“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男人,出个五十万就能上你?”

男人俊脸上的表情凶狠,仿佛只要她点个头,他就会立马掐死她。

纪南湘望见他眼中的愤怒及讥讽有些不解,这位爷,哪来这么大的火气?

她回望着他的冷脸,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坚.硬的胸膛,“你一不是我爸二不是我男人,你管我多少钱?”

明宴辰冷静的打量着她。

她变了——这是他对她产生的第一个印象。

她变得圆滑、世故、善于伪装,笑眯眯的一口一个明少。

男人收回冰冷的目光后,迅速把自己的衣服穿好。

他单手扣上铂金袖扣,一身黑色的正装将整个人衬托的器宇轩昂,完全看不出来昨晚是个禽.兽。

明宴辰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卡,手一抬,那张卡就擦着她的脸颊掉到了床上。

“这里面有三百万,”他的目光落到她身上,“拿到后,你就给我永远闭嘴!”

纪南湘撇了撇嘴,“我只要五十万。”

“纪南湘,你知道有句话叫做当了婊.子就不要立牌坊吗?”

颀长的身子俯下去,明宴辰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薄唇游移到她的耳边,充满磁性的声音随之响起:“听着,我不管你为什么突然回来,也不管你昨晚的事是不是凑巧,你只需要给我记住一件事……”

“纪南湘,你要是敢在我和你姐姐之间耍手段,我立马弄死你!”

亲爹坑女儿

几分钟后。

偌大的套房里就只剩下了纪南湘一个人。

空气里还有尚未消散的暧昧气息,她闭起眼睛,任由指甲刺进自己的掌心,疼痛感明显。

她十年前许愿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明宴辰的女人,如今真的实现了。

命运对她可真他.妈.的好。

洗漱完,她穿上衣服,打了辆出租车离开。

车窗落下去的时候,外面的冷风一下灌了进来,她面色始终温润柔和,唯独那一双眼睛里却是浸满了寒光。

昨天她刚从英国回来,苏婉就第一时间打来了电话,热情的约她晚上去酒吧喝酒,说是要为她接风洗尘。

还叫了很多同学,她也不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了。

一晚上下来,一帮人都没怎么喝,倒是给她灌了不少酒。

纪南湘虽然喝醉了,但并没有喝断片,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在她说要回家的时候,那些人故意将她送到了酒店……

正想着,司机师傅回过头来,“小姑娘,到了。”

纪南湘付了钱,声音甜甜的说了句,“谢谢师傅。”

车子停靠的地点是一栋写字楼下。

她抬手看了看腕表,时间刚好是中午。

纪南湘拿出手机找到苏婉的号拨了过去,“婉婉,吃饭没有?我现在在你公司楼下,你没吃的话我们一起吃吧。”

苏婉听到邀约一怔,心里有些迟疑。

但纪南湘的语气听起来实在太正常,好像不知道是她搞的鬼,她不答应的话,未免显得心虚。

她想了一下,应道,“还没吃,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下去。”

……

“砰——”

重物落地的声音骤然响起。

“纪南湘,你干什么?”苏婉摔在地上,她怒目相斥,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女人。

刚才她下楼后,纪南湘亲密的挽住了她的手,笑眯眯的说要带她去一家朋友介绍的特色小餐馆。

看她一脸的诚恳,苏婉没多想就跟着了。

纪南湘带着她左拐右拐的走到一条小巷子里,然后突然松开她的手,从后面扣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然后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纪南湘扬起唇角,似笑非笑的盯着她,“趁着我现在不想跟你动手,你最好乖乖告诉我,昨晚指使你的人是谁?”

苏婉扶着墙壁站起来,一把怒意彰显在脸上,“你什么意思?”

纪南湘见她到了现在还在装傻,忽然抬起手,一巴掌狠狠挥过去。

苏婉躲避不及,又被她硬生生扇了一巴掌。

纪南湘嘴角抿紧抹轻嘲,“你要是觉得我打轻了,那就继续装。”

苏婉气得浑身发抖,“你敢打我?”

她冲上去,作势要拼命。

纪南湘眼皮抬都没抬一下,在她的手落到自己身上之前,迅速钳制住她,然后狠狠一扭。

“啊——”苏婉再次被摔到地上,小脸因为疼痛而变得有些扭曲。

纪南湘蹲下身,敛起嘴角的笑意,“我拿你当朋友,你却设计我陷害我,苏婉,你当我是软柿子好捏是不是?”

苏婉还是嘴硬,“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嗯?”纪南湘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然后抬高,“昨晚你故意把我灌醉然后送去酒店,谁指使的你?”

“……”

“苏婉。”她凑到她耳际,“我劝你实话实说,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扒.光了,扔到大街上。”

“纪南湘,你敢!”苏婉气急败坏,“你空口无凭的污蔑我,就不怕我告你诽谤吗?”

“哈哈!”纪南湘忍不住笑出声,捏着她下巴的手又用力了些,“不管我在纪家有多么不受待见,但我还是纪家的二小姐,我想弄死你,比弄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苏婉看着她,心里有些发颤。

这个女人明明是在笑着,但身上却透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

当年纪南湘就不是什么善茬,仗着有她哥哥庇护着,肆意妄为无法无天。

如今,她哥哥出了事,她非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越渐嚣张跋扈。

苏婉张了张嘴,正欲再说话,却又听到纪南湘道:“想好再开口,你知道的,我一向耐心不好,不喜欢听别人说废话。”

苏婉被她这强大的气场震慑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声音颤抖的开口:“我说,我说,是你爸指使的我。”

纪南湘, 明宴辰完本试读结束。

清佳超级甜点评:

总体来说《潇湘月色泪如雨》还是可以的,情节构思都还不错!鼓励,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