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神级姐姐很绝色
神级姐姐很绝色

神级姐姐很绝色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0 12:01:22

神级姐姐很绝色主角是江帝 江心远,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江二狗有五个长得像狐狸精的姐姐。大姐江心远,名下有矿杀伐果断;二姐江暗香,巾帼豪杰济世救人;三姐江暮云,广受爱戴淡泊名利;四姐江佳人,腹有诗书气自华;五姐江清欢,比江帝小上两岁,可江帝依旧只有喊姐姐的份儿,五个姐姐各个人中骄凤,却对这弟弟疼爱有加。
展开全部

神级姐姐很绝色第5章试读

江帝举起手,缓缓回身。

对付一个女人,易如反掌。

可就在他要出手之际,忽然发现眼前的,是方才望远镜观察到的龙国救援队伍成员!

不仅如此,且是他在美人图上看到过的!

不是别人,正是二姐江暗香。

“二姐。”

他没做多想就开口喊道。

只见江暗香手下更用力压了压。

枪口顶着江帝额头道:“姐你妹!”

“不,金老头儿说了,都是我姐。”

正说着,一旁忽然响起了极为轻微的脚步声。

江帝眸心一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巧卸下了江暗香手中的枪,一手捂了她的嘴,一手按下她的肩膀,两人当即埋伏了起来。

“有人。”

他用唇语轻道。

江暗香本欲同他搏斗,但也听到了那极为小心的脚步声,神色紧张一动不动。

江帝正好借机好好看看自家二姐。

不同于大姐的干练成熟,二姐眉眼清秀,身姿却飒爽。

两人都是千里挑一的美人。

脚步声越来越近。

江帝唇角却划过一道窃喜。

就怕他不来。

刹那间!

无影般起身,强肘一磕,手腕一扭,来人呜呼丧命。

江帝忙扛着死尸,担心他倒地声过响引起其他人察觉。

轻轻放下时,瞥见了江暗香崇拜的目光。

但只一瞬。

“嘻,你弟弟我没给你丢脸吧?”

“别套近乎。”

江暗香一副公事公办神色,但显然已没将江帝当做敌人。

“你是谁?”

“我是你弟啊!”

话音落下,枪口再度抵在太阳穴上。

“好好好,我是看不惯祭血庙的人,此番来,就是想杀死他们的首领,让他们再害那些小孩子。”

“你单枪匹马来对付祭血庙?”

“也不是,有个帮手,一会儿赶到,你们一队二十余人,方才埋伏进来时,我看到了,对不对?”

闻言,江暗香一惊。

完全无法相信堂堂龙国骄队行踪竟早已暴露。

“你放心,他们应该还没发现,门前的把守团灭,这仓库内的害人精——”江帝蓦地收起嬉皮笑脸神色,严肃道,“我也一个都不会留。”

正说着,一个孩童的哭声忽然响在不远处。

啪啪!

紧跟着是响亮的耳光声!

“谁再哭一声,现在就去死!”

暴虐的声音响起,江帝亦掏出了腰间的利刃!

低道:“两方一共六十余人,你们二十多个,一对三,足以,不过二姐,今天你还是看我的吧。”

说罢,一声哨响!

迅速闪身而出!

“谁!”

听到哨声,正在谈判的两方人皆举枪扫射。

可快如子弹,竟跟不上江帝躲闪的步伐!

枪林弹雨之中,江帝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

飞身跳跃中,一个个持枪的歹徒竟也陆续倒下!

只见江帝手上的短刀,血刃愈发鲜红。

见一个杀一个!

一把把精装枪支,在江帝面前,和废铁没什么两样!

震耳枪声渐渐式微。

六十余人敌手,三分钟内竟被杀到只剩一半!

“住手!”

一个阴险的声音响起。

是祭血庙的首领。

枪声戛然而止。

而他身边两大心腹,一人拎着一个孩童在手下,枪口就抵在两个小孩子的头上!

“小子,”他开口道,“你身手不错,但又有什么用呢?说吧,你是谁?”

“呸!”

江帝看着小孩子惊恐的双眼,心底恨意肆虐,默默数了数在场的一共有多少孩童。

一百个!

整整一百个!

“小子,”首领又道,“你不说你是谁也没关系,来这里不是为了要我的人头,就是为了救这些小杂种,可你如此横冲直撞,就不怕我杀光他们吗!”

威慑话音落下,当即就有小孩子哭出了声。

一个没被杀死的手下亦抬起枪对准了那孩子!

砰!

一声闷响。

他并未来得及叩动扳机,直直朝后倒去。

眉中间,有个红点。

裤衩遮住眼。

是真得有裤衩。

寒夜扔的。

江帝不忍直视。

低道:“你怎么才来!”

“这不是也没迟到吗?”

寒夜不屑环视一周,低道:“我让你杀一半,你还真只杀一半啊,就不知道能者多劳吗?你好歹是我们罗……”

“住嘴。”

“是。”

“既然来了,速战速决。”

说罢,忽然满脸堆笑,春风拂面般对所有孩子道:“叔叔跟你们玩个游戏,遮住眼,三秒钟再睁开,你们——”

声音蓦地转低。

“就自由了。”

那些孩子饱经摧残,下意识惊恐闭眼。

寒夜单手架枪,飞身一跳,抓住一截断折而出的铁杆朝敌方扫射而去。

而江帝瞳心一震,在密不透风的弹雨之中闪电般偷袭至祭血庙首领身后!

“你怕不怕?”

话说出口,祭血庙首领已在他双手之下。

而枪声也终于到了尾声。

“最后一个,”悬在半空中的寒夜手臂带了擦伤,忿忿道,“妈的,竟让老子挂彩了。”

说罢,枪头一挑,最后一个敌人缴械倒地。

祭血庙首领,面若死灰。

江帝手肘紧紧缚着他的脖颈,持刃的手抵在他的大动脉前,低道:“说,谁是杂种?”

“我……我是……”

“今日你走运,我给龙国面子,留你一条狗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说罢,手腕一撞。

那短刃直接划走七根手指!

“3+7=10,”江帝认真算道,“嗯,刚好凑一双手。”

战斗结束。

龙国骄队上前交接。

为首队长对江帝和寒夜做盘问、

不是别人,正是江暗香。

“二姐,原来你还是队长啊。”

正嬉皮笑脸,手机震动。

拿起一看,竟是江心远。

“巧了,”他欢天喜地接了电话,当即就道,“大姐,等下我和二姐一起回家吃饭。”

“二姐?”

“对啊,不信你听。”

说着,将电话递到江暗香耳畔。

江暗香一脸狐疑,却当真听到了自家大姐的声音!

她的工作全家保密,一阵含糊不清的“嗯嗯啊啊”后,放下电话对江帝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原来我这弟弟不是窝囊废。”

“二姐,你到底吃了多少金老头儿的洗脑包,认为我是个窝囊废啊!”江帝不服,准备回家找金老头儿算账!

神级姐姐很绝色第6章试读

“你回吧,”二姐温婉一笑,“我不能走,要收队押人。”

说着,江暗香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

“不过回去要好好交代了。”

“交代什么?”

“喏。”

江帝顺着江暗香的眸光看去。

只见两帮黑心人贩子非死即伤,能喘气儿的没几个。

“你用刀,”江暗香道,“明显不是我们所为,我担心你被上面发现。”

说罢,目光意味深长。

江帝笑笑看着自家二姐。

一副“大家都是黑夜中闯荡的,谁也别揭谁的底”的表情。

“二姐,别担心,有活口。”

说罢,他当真上前挨个儿踢了踢死尸。

完蛋,还真是死得透透的。

“没事,我搞得定。”

江暗香拍了拍江帝肩膀,眸光中透露着几分宠溺。

可随即又露出一丝威胁神情。

“回家后什么都别说,懂?”

“懂!”

收拾了祭血庙的人,江帝准备回亿豪酒店。

这个时间江心远应该还在。

抵达酒店门前。

门童看到是他,只差跪下迎接。

天王老子的弟弟,谁敢惹?

可江帝还没踏入大门,就被人狠狠撞了开。

“让开!都让开!”

身后两队黑衣黑墨镜保镖模样的人跋扈开路。

中间走来的是一个摇曳多姿的女人。

肤如凝脂、身姿傲人,面容高冷。

“是柳如嫣。”

两个门童窃窃私语。

柳如嫣何许人?

是这龙国当红女明星。

但除此之外,江帝对她一无所知。

“如嫣姐。”方才撞了江帝的保镖凑到柳如嫣跟前一阵低语。

旁人自是听不清。

可江帝耳聪过人,听到了只言片语。

“实在不行揍那女人一顿。”

只听柳如嫣冰冷应道:“她最爱摆架子,要让她下不了台才能戳中她的心窝子,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动手。”

“是!”

江帝皱皱眉。

对明星之间的勾心斗角并无兴趣。

少顷,见到了江心远。

果真还在旋转餐厅。

一副处乱不惊的模样等他回来。

“事情搞定了?”

江帝知道自家大姐没那么简单,当下再看,更觉神秘。

“嗯,搞定了。”

“回家吃饭,我也好久没见金老头儿了。”

江帝忙跟在江心远身后。

走到前台时,恰撞见一场纷争。

“你们酒店怎么搞的?如嫣姐的房间都能弄错?”

只见一个看起来不好惹的女人气势汹汹道。

“当初电话预定时……”

前台人员忙着解释,却被打断。

“不要提什么电话预定,现在错了就是错了,耽误了如嫣姐的时间,我劝你们趁早赔礼道歉,有点儿诚意。”

说罢,那女人昂首离开。

恰同江帝和江心远擦肩而过。

江心远半个眼神都没给,直接打了电话。

“亿豪这边有些问题,你来处理一下。”

回家路上,江帝好奇道:“大姐,方才酒店那人故意找麻烦,咱们就认栽?”

“她是柳如嫣的经纪人,一向嚣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那当真去赔礼道歉?”

“赠他们几个套房房晚和酒店SPA,小事。”

江心远不以为意。

江帝亦没再多说什么。

可刚回到家,就听金老头儿心疼道。

“要不要去看个医生?伤得重不重?”

“爸,没关系,过敏而已。”

“好好的拍个戏,怎么就过敏了呢?”

江心远同江帝赶上前,这才发现江暮云的脚踝和小腿已经肿得不像话。

说是猪脚也不为过。

江帝皱眉,当即蹲下闻了闻。

“臭小子!你干什么!”

金老头儿抬手就是一拳头。

江帝摸着脑瓜子抬头道:“这不对啊。”

“你也知道不对?就算你有什么奇怪的癖好,这可是你姐!兔子还不吃窝边草!给我站起来!”

江帝委屈,只好先站起身。

“不对,是跪下!”

金老头儿一声怒喝。

“又跪?”

江帝不肯,忙解释道:“三姐这腿脚可不是一般过敏,有漆树的味道。”

“漆树?”

江暮云一脸乖巧抬头,眸中更带了几分探寻。

“你是?”

“三姐,我是江帝。”

“江弟?方才老爸说的没死透活过来的那个弟弟?”

“对,死不了。”江帝咬牙道。

“嗯,江弟,”江暮云忍着痛痒,一脸笑眯眯,“你方才说的漆树是什么?”

“是一种可以造成人体皮肤过敏瘙痒肿痛的植物,虫子都避着,你想这功效有多大。”

“可是这几日我们拍戏在棚内,没有去室外啊。”

“那就是……”江帝沉声道,“有人在你的衣服或鞋靴之中涂了这玩意儿,三姐,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闻言,江暮云细细思索,竟恍然大悟。

“呵,原是如此。”

“怎么?”金老头儿亦惊道,“当真有人针对你?”

“现在这部戏,女二不满我番位压她,确实不喜欢我,不过耍这种手段,我也是没想到。”

“女二是谁?”

“柳如嫣。”

听到这个名字。

江心远忙上前道:“是柳如嫣欺负了你?”

“算了,”江暮云云淡风轻道,“以后不再合作就是。”

可江心远咽不下这口气。

当即拨了电话。

“搞定了吗?”

“搞定了,赠送了柳小姐一个月的套房使用权,本只想送一周,她经纪人太难缠,还有spa的全年免费VIP。”

江帝在一旁听着连连咋舌。

大手笔。

“嗯,”江心远冷道,“现在,把她赶出去。”

“啊?”

“把她赶出去,列入黑名单,房间错误是他们预定错误在先,我们所有通话都有录音,不怕他们找麻烦。”

“可是……”

“没有可是。”

“是!”

放下电话,神情冷若冰霜。

“暮云,你性子淡泊,可这娱乐圈都是人吃人的,总被人这么欺负,迟早吃大亏。”

江心远语重心长道。

“没关系,我知道大姐最疼我,更何况,现在又有了一个弟弟。”

江暮云当真不记挂于心。

可江帝手痒了。

他一向讨厌恶毒的女人。

柳如嫣先惹大姐的酒店,又暗中作梗伤害三姐。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出去打个电话。”

他一脸不正经道。

转过身,眸色深重,暗道:“我就不信黄鼠狼不偷鸡!”

江帝, 江心远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我最欣赏的是《神级姐姐很绝色》这夲书对人物的描写比较客观真实,每个人的刻画都很细腻生动,对人物形象、心理、性格的刻画都比较到位。小说结构紧凑,几乎没有冗余情节。语言也很生动流畅,读起来感觉一气呵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