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腹黑夜少放肆宠
腹黑夜少放肆宠

腹黑夜少放肆宠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16:48:01

给大家带来了《腹黑夜少放肆宠》的主要情节:穆秋叶说不出一句反驳他的话,只有无声地盯着手里的文件袋,脑子一片空白。“那就别装清高了,脱。”算了,既然无路可退,就闭着眼睛迎难而上吧。穆秋叶咬唇不去看他,手指缓缓地移上自己的内衣带子。夜绝的目光似剑,直白而不留余地。她让自己的动作缓慢到极致,还是不能逃过他赤裸的眼神。带子被解开,衣服自然滑落到了地上,一阵凉意袭来,夜绝眼底燃起浓烈的欲火,一下子扑了上去
展开全部

囚禁(2)

夜绝一把扛起了穆秋叶,上楼随手推开一扇房门,将她丢在床上。

穆秋叶只觉得恶心,拼命地想要逃离,口不择言地骂他:

“你变态,你又想干什么,你这个禽兽!”

“很喜欢骂人?”

夜绝眼神锐利地看着她,语气里的愠怒加重。

从来没有人敢用这么难听的字眼骂他。

穆秋叶脸上的憎恶和戒备让他的胸口很闷,散不出去。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了。”穆秋叶惊恐地后退。

“你搞清楚,这是我家。”

夜绝脸上的狂妄让穆秋叶更加地害怕,眼底诡谲的光好像随时能把她吞噬。

穆秋叶屏住呼吸往后退,却无济于事。

她在夜绝面前就像只绵羊,手无缚鸡之力。

夜绝享受她无力反抗而极度恐惧的脸,那么苍白,更显得她黑发如瀑,红唇欲滴。

于是一把扯掉了领带,膝盖抵在她不安分的双腿上,不由分说按住她的两只手,禁锢得她根本不能再反抗。

这样的姿势简直是种屈辱,穆秋叶挣不开束缚,紧紧地抿着唇。

诚如他之前所言,在这里,穆秋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于是想了想,目光哀怨地看向他,带着求饶的意味,“你放过我吧,我不跑出去就是了。”

“你的脸变得可真快。”夜绝逼近了她,贴着她的鼻子说。“那你求求我,说不定我就高兴了。”修长的手指一颗一颗解开了她的扣子。

穆秋叶急得发抖,却再不敢触怒他半分。

“不敢说话了吗?”

嗓音低哑,透着十足的魄力。话声落地,低下头准确无误地吻上她的唇,烫得穆秋叶浑身一震,一股电流般的刺激迅速在全身上下游走开来。

冷汗从额间滴下,穆秋叶转头偏过他的唇,急急地说:“不是说我求你就……”

“我说过你求我就放过你这句话吗?”夜绝打断了她的话,邪气一笑,声音变得很无耻。“你怎么这么天真呢?”

盯着她红白交错的脸色,夜绝眸子一紧,一手从后面蛮横地按住她的脑袋,撬开她的唇灵巧的舌头钻了进去,反复吮弄。

很甜。

不得不说,穆秋叶比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都让他有胃口。

像盘清粥小菜,比海参鱼翅来得有滋味多了。

可还不是因为她身上有股清新气质,像极了当年的小不点。

那时的小不点没有遵守他们之间的约定,没有见他最后一面就搬走了。只留他一个人,孤独地呆在孤儿院里。

她现在是不是早就不记得他了,如果记得,不可能这么久都不回来找他的。

恨意翻涌上夜绝的心头,他想要狠狠地欺负她,把这些年自己受的苦都发在她身上。

穆秋叶被他的强吻弄得有些魂不守舍,弱弱地喘息着,唇瓣微肿。

身体暴露在空气中的凉意让她清醒了一些,羞耻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来,死死地咬住双唇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夜绝看她这副烈女的样子很不爽,一口咬在她的锁骨,疯狂地啃食着。

“明明就不干净了,你在这装什么清高?给你的旧情人看吗?”

被怒气冲昏了头的夜绝说出来的话也很难听,他就是不喜欢看见穆秋叶和别的男人有染。

身体席卷而来的战栗和疼痛让穆秋叶的脸上浮起一层薄薄的汗,视线渐渐迷离,穆秋叶昏了过去。

夜绝再没有了性致,弯起狭长的眼,斜一边嘴角笑着,带了七八分邪气,足以致命的性感。

偏偏他又是这么绝情,就像他的名字一样。

“明叔,这几天把这间房锁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去!”

夜绝按下内线电话吩咐管家,鄙夷地看一眼床上的女人,就别开脸去,活像那是个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

不可否认,夜绝喜欢看穆秋叶干净的五官,不是多漂亮,但就是让人打心底里喜欢,看着舒服。

这是那些娱乐圈艳星所不能比的。

他记得穆秋叶的爸爸开一家不大不小的广告公司,养活一家人足够了。

可是为什么,这女人身上总有种落难千金的气质,倨傲不服输。

一点不像那些娇滴滴的名媛小姐,每天只用担心化妆品的牌子时装款式。反倒是还没毕业就去CK实习,而且还被人下药。

夜绝本来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但是穆秋叶一再挑战他的底线,让他不由得怀疑她接近自己的动机。

算了,就算是故意的,他夜绝也玩得起。

谁叫她长得这么像小不点。

“庭均哥哥”

睡梦中的穆秋叶呓语一声,禁皱着的眉头也松弛了不少,好像梦到了什么美好。

要死,梦里还记着别的男人。

穆秋叶,你死定了!

夜绝极力地克制住自己扑过去掐她的冲动,只是把手伸进被子狠狠地揪了穆秋叶一下。

“啊!”

穆秋叶惊醒,入眼便又是那张噩梦一般的脸。

“夜绝你无耻!”

“穆秋叶我警告你,你既然答应了做我的情妇,就别老想着其他男人。否则……”

“不然怎么样?杀了我?还是强奸?你就会这几样不是吗?”

穆秋叶冷静地反问,反正她就破罐子破摔了还怕什么?

“穆秋叶,别逼我动手!”夜绝咬牙切齿。

“呵,还要动手打女人,你真是有本事。”

穆秋叶的冷嘲热讽让夜绝更火大,他冷哼一声,从一旁的柜子里柜子里拿出一个文件袋丢给她。

穆秋叶疑惑地打开一看,里面是收购爸爸公司大量股票的数据资料,来回翻动间,一张照片落到了地上。

捡起来一看,是之前夜绝拿来威胁她的裸照。

明明应该高兴一点,穆秋叶却笑不出来,有种想哭的冲动。

那张香艳无比的照片像在嘲笑她现在的处境,她的价值,就值这些冷冰冰的文件和,那张不堪入目的照片而已。

可她并没有资格讨价还价,更没有权利掉眼泪。

是她自己答应了这样的交易,把自己廉价地卖出去。

夜绝就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双腿交叠,一手撑着下巴,好整以暇地望着哀戚的穆秋叶,眼底没有半分怜惜。

“怎么样,想不想带回去?”

穆秋叶说不出一句反驳他的话,只有无声地盯着手里的文件袋,脑子一片空白。

“那就别装清高了,脱。”

算了,既然无路可退,就闭着眼睛迎难而上吧。

穆秋叶咬唇不去看他,手指缓缓地移上自己的内衣带子。

夜绝的目光似剑,直白而不留余地。她让自己的动作缓慢到极致,还是不能逃过他赤裸的眼神。

带子被解开,衣服自然滑落到了地上,一阵凉意袭来,夜绝眼底燃起浓烈的欲火,一下子扑了上去

这个禽兽说话不算话

穆秋叶把自己泡在浴缸里两个小时,不动也不去想,这个男人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她费了很大力气,才接受自己已经做了夜绝情妇这个事实。

可是现在,她不仅连清白都守不住,连最基本的自由,都不能捍卫。

于是穆秋叶觉得不能继续这么逆来顺受,总是一昧的忍让只换来了夜绝变本加厉的折磨。

她要让夜绝对自己倒尽胃口,从不吃饭开始。

“夜少,送上去的饭菜穆小姐一整天都没有动过。”管家硬着头皮告诉夜绝。

“嗯,开门。”

穆秋叶一动不动地抱着双臂坐在床上,向着阳台的方向。

管家打开门后夜绝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

“为什么不吃饭?”

夜绝压下怒气,强迫穆秋叶看着自己的眼睛。

穆秋叶无声地扳回自己的下巴,保持回刚才的姿势,继续望着窗外的风景。

她从没注意到,这触手可及的蔚蓝色大海竟然这么遥远。

“好,你愿意这么坐着就坐着。我再来管你我就不姓夜!”

夜绝把管家手里的饭菜摔在地上,大步走出去。

管家不敢多说,只把托盘捡起来就锁门出去了。

好吧,这场战役才刚刚开始,一定要撑住。

穆秋叶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希望自己没那么快在他面前认输,她一定要活着从这座别墅里走出去。

一连三天,夜绝都没有再进房来找过她的麻烦,也不让管家再送饭。

穆秋叶有些定不住阵脚,她的胃部火烧火燎,头晕得厉害,干什么都没有力气。这个该死的夜绝,房间里怎么一点吃的都没有,有块糖也行啊。

穆秋叶还是不死心地翻着早已经搜检过几十遍的柜子抽屉,想找一点吃的来支撑体力,继续跟夜绝对抗。

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时,穆秋叶一个飞跃想要蹦回床上去躺好。

可是她高估了自己,三天未进米油的身体已经被掏空。穆秋叶重重地跌在地上,上半身趴在床边,狼狈极了。

夜绝冲过去把她提到床上,“你疯了吗?这样很好玩?”

很好,他没有发现自己翻箱倒柜找吃的。

穆秋叶冷淡地把胳膊上的手移开,看着窗外渐渐落下的夕阳,一句话也不说。

“你……”夜绝语塞,大手一挥,“明叔!”

门外候了许久的管家赶紧把准备好的食物端进来。

“你到底吃不吃?”夜绝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

“……”

小小的托盘里丝瓜虾皮蛋汤飘着诱人的香气,穆秋叶咽咽口水,不去看它。

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扑过去把它端起来一饮而尽,于是采取了最极端的方式。

她连托盘一起揎翻在地上,绿色的丝瓜和红彤彤的虾皮可怜兮兮地散落在地上。待会儿管家又要叫人打扫了。

“你逼我!”

夜绝的眼睛几乎射穿了她,好像要在她身上掏几个洞出来一样。

穆秋叶以为他烦了,再把自己关个三天,不知道那时候还有没有力气走出月亮湾。

片刻的功夫,夜绝风一样地又回到了房间里。

只是这次手里多了一个青窑白瓷小碗,他要下毒吗?

夜绝厉色地盯着穆秋叶有一丝惊讶的眼睛,将勺子里的汤送到嘴边,邪魅一笑,优雅地吞进口中。

这是,来馋她吗?

不过穆秋叶不得不承认,这招对她这个吃货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因为她身体里的每一个器官都在叫嚣着:我要吃饭!

夜绝面带微笑地走到床边,抬起穆秋叶的下颌,略一用力捏开她的嘴巴,嘴对嘴把汤送到了穆秋叶的喉咙里。

只觉得一股香甜流连在几天水米不沾的唇齿间,润泽了她早已干枯的嘴唇。

她舔舔那软糯,还想要更多。可是那感觉一下子就抽身而出,只有舌尖的红枣香气提醒着她,那不是幻觉。

“哼,好吃吗?”

穆秋叶害羞地移开眼睛,不和他幽深的视线对上。

“还不吃,是想再让我喂你吗?”

夜绝作势又要吻过来,穆秋叶吓得抢过他手里的碗,一勺一勺往嘴里送,生怕谁跟她抢一样。

还好,对这个傻丫头这招挺管用。

如果她再这么绝食下去,夜绝不知道会不会把整个夜家翻过来,逼她不要再这样作践自己的身体。

“乖。”

夜绝拍拍穆秋叶快要埋进碗里的头。

“还有没有?”

穆秋叶把勺子嘬地“滋滋”响,抬头望他。

“穆秋叶你是猪吗?”

显然当事人并没有听到这句嘲讽,随即就我行我素地在管家和做饭女佣的注目下,吃掉了一盘又一盘现炒的辣子鸡丁。

刚开始,女佣被从被窝里拽起来做饭时内心是不情愿的,不过很快她就被这位穆小姐的要求震惊了。

看了看一脸冷漠的夜绝,管家又在一边使劲地催。

于是将信将疑地走进厨房给穆秋叶炒了整整五盘辣子鸡,她想看看穆秋叶到底要干什么,借口服侍穆小姐吃饭留了下来。

第一盘,穆秋叶风卷残云的速度只让女佣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不过毕竟三天没吃饭,这也情有可原。

吃到第二盘第三盘,女佣已经站不住了,怯生生地倒了杯水送过去,“穆小姐,小心别噎住了,要添饭吗?”

我靠,她不会还要吃吧?

“不用!”

穆秋叶豪气万丈的声音里还有着尖椒的味道。

等到穆秋叶把第五个盘子里的鸡丁全都吃下肚子,管家和女佣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骇来形容了,那简直是佩服。

穆小姐,你太厉害了,饭量这么大。

然而对面的夜绝脸上却一直没什么变化,好像他早就知道穆秋叶一定会做出这种事。

要不然她也就不是穆秋叶了。

“穆小姐,还有事吗?”

女佣收掉了桌子上惨不忍睹的盘子,却转头看着夜绝。

在这个家里,还是要听夜少的。如果穆秋叶吃饱了的话她就收收眼珠子去睡了。

“你回去吧。”

夜绝无视穆秋叶眼中的不满,打发女佣下去了。

“那今天就先这样吧,谢谢你啊。”

穆秋叶一下一下捏捏自己依旧圆润的脸,望着夜绝上楼的背影,打了个响亮的饱嗝。

诶,绝食计划就这么以失败告终了,穆秋叶有些气馁。

不过只过了两分钟,她那双黑眸子马上又骨碌碌地转动起来。

夜绝没有再让人把她锁在房里,证明还有可能。

小说《腹黑夜少放肆宠》 第17章 囚禁(2) 试读结束。

邻家怡和点评:

从我目前读到第一个位面来看,能看出作者是用心去写《腹黑夜少放肆宠》这本书的,一个位面就好像一本书一样,细致,认真,而且文笔很好,不像是刚写书的小白,总之,这本书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