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法医娘子不好惹
法医娘子不好惹

法医娘子不好惹

作者:顾小舟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0:04:17

《法医娘子不好惹》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顾小舟为大家带来的故事:苏梓清抱着胳膊,冷眼望着两人的低头模样,心里越发失望。不知过了多久,大太太揉了揉眉心:“苏家现在的情况不用我多说,你们要真把我嫂子,就听我一句劝,别把矛头对着苏家的人,苏家经不起动荡了。”前有苏家倒台,后有苏庆海被诬陷杀人,大太太为难,却偏偏无能为力。可在苏梓清的事上,她必须强硬起来。“给梓清道歉。”苏庆城不满:“我们是长辈。”苏梓清挑眉:“您这样不分是非的长辈我可不敢要。”
展开全部

法医娘子不好惹:做的很好

屋里因萧灼一句话陷入静默,苏梓清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她才不信萧灼是为了她退婚的事来的。

不过按当下的情景,她干脆就借势用一下。

眼睛微转,苏梓清啪啪拍了萧灼肩膀两下:“萧将军啊,苏家的家事一直都挺热闹的来着,今天来了就见识下吧。”

在别人没看到的地方,苏梓清冲着萧灼眨了两下眼睛。

顺着说。

萧灼眼底微起笑意,忽而往前一靠。

猝不及防的,苏梓清被两人突然拉近的距离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往后缩,可紧跟着她的腰上就多了一股禁锢的力道,萧灼的脸更近了。

苏梓清:“……”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想在萧灼脸上来一巴掌。

突如其来的想法把苏梓清的不自在都弄没了,直到大太太重重咳了几声,她才反应过来。

“萧将军注意言行。”

推开萧灼的手,苏梓清从男人脚背上踩过,笑的欢快的重重碾了两下。

该死的,见面就抱她,她允许了吗?

萧灼微微垂眼,面不改色地说:“在下与梓清较为熟稔,失礼之处还请大太太见谅。”

大太太僵硬地扯了下嘴角:“萧,萧将军客气了。”

男女授受不亲,这个萧灼是在坏她家姑娘的名声!况且,她怎么不知自家姑娘和萧灼熟悉?

苏庆城和苏庆辉对望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惊疑,这个死丫头怎么会和萧灼那么亲?

百般的惊疑猜测中,唯有苏梓清还是平静模样,当然,这得略去她对萧灼的怒视。

“那个,萧将军,我们去厅堂坐坐如何?”

后院不是议事之处,大太太想去前院。

萧灼自是无可无不可,一转头目光直指苏梓清:“梓清,走吧。”

苏梓清侧身瞪他:“大太太先请。”

诡异的氛围中,大太太硬着头皮走在前面,至于苏庆城和苏庆辉?

不好意思,他们都“不记得”了!

到了厅堂,大太太被萧灼请去了上首,他自己则直接坐在苏梓清下首,望着对面的苏家兄弟,幽幽地开口——

“在下觉着这里挺好。”

一句轻飘飘的话,无人敢质疑分毫。

余光瞥着萧灼,苏梓清心里呕得慌,他到底想干嘛?

同样的疑问苏庆城和苏庆辉也有,不过苏庆城更慌张,前脚退婚后脚萧灼就来,不用说都是为苏梓清撑腰来的。

想到刚刚说过的话,苏庆城忍不住一下又一下地打量苏梓清,她要说上一句,萧灼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几次被打量的苏梓清:“……”

她很不耐烦,可同时又觉得可悲。

明明是一家人,同心合力不行,冷嘲热讽、落井下石倒是厉害,就算萧灼是将军,是刑部的掌权人,苏庆城这反应也实在似乎……

大太太也察觉到了问题,可当着萧灼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装作若无其事的与萧灼交谈。

这个时候,苏梓清反倒成了最无事的一个,冷眼旁观着几人的交谈。

约摸半个时辰后,萧灼起身:“在下还有些要务处理,今日就到这儿了吧,告辞。”

大太太连忙起身要送,被萧灼摆手拒绝。

彼时苏梓清已经无聊的在数手指,不经意地抬头和萧灼对上。

“……”

好吧,她明白意思了。

“大太太,我去送就行了。”

苏梓清的出声让大太太愣了下,想想忽而恍然:“是我想差了,那你就代我送送吧。”

苏梓清抿嘴一笑,应了好后,扯住萧灼的衣袖就往外走。

她扯的不客气,大太太看的心惊胆战,提醒的话憋在嘴里,那可是萧灼啊!

出了苏家,苏梓清倏地转身:“萧将军,解释一下?”

慢条斯理地顺了顺被扯的衣袖,萧灼问:“解释什么?”

呵,还问她解释什么?

苏梓清双臂环胸:“装傻?别告诉你今天硬闯苏家就是和大太太闲聊的。”

目的不明,动机不明,居然还和她靠那么近。

苏梓清打量一遍萧灼,一身常服衣饰整齐,面上神情悠然平静。

唔,不是匆忙来的。

她打量的过于明显,萧灼忽而展开双臂,在苏梓清面前转了一圈:“可看出了什么?”

苏梓清挑眉:“看出某人早有预谋。”

“哦?”萧灼眼里多了笑意,拉近与苏梓清的距离,轻声问,“那么请问,我早有什么预谋?”

“那我怎么知道呢?”苏梓清扯着假笑后退,“我又不是萧将军肚里的蛔虫,还有,请萧将军保持下距离,男女授受不亲,我还要名声的。”

萧灼骤然轻笑,在苏梓清的瞪视中悠悠退了两步:“如今盛京上下皆知你与万振廷退婚,苏小姐的名声……”

他摇摇头,留下一句未完的话离去。

苏梓清盯着他的后背,突然转身踹了下墙,大将军了不起哦,还当面戳她心。

“嘶——”

好疼!

正在苏梓清抱脚跳时,萧灼突然回头:“不过你做的很好。”

苏梓清僵住,刚刚踹墙的画面一定被看到了!

她一卡一卡地回头,对着已经远去的萧灼背影沉默片刻,大将军确实了不起,起码苏庆城和苏庆辉不敢造作。

“真是……”扎心!

憋屈的按下想法,苏梓清回了厅堂。

厅堂里三人还在,瞥见苏梓清回转,大太太立刻让她坐到自己身边。

“梓清,萧将军怎么回事?”

苏庆城冷哼:“定是她勾引了人家,不知羞耻。”

苏梓清冷冷地看过去:“二叔三叔,问你们几个问题,我是打过你们,还是欠你们东西了?”

苏庆城微愣:“你什么意思?”

“先别问什么意思,回答了再说。”

苏庆城狐疑,却还是老实摇头:“都没有。”

苏庆辉亦是颔首。

见转,苏梓清再问:“我们是一家人么?”

“……是。”

苏庆城和苏庆辉自然点头,一笔写不出两个苏字,外人眼里他们都是一家的。

苏梓清笑了,一句话直戳中心:“既然是一家人,您二位为何一直要污我名声?”

“谁污你名声了?”苏庆城下意识反驳,“这是事实!”

“事实?”

苏梓清宛若听见了极大的笑话,面上满是讥讽。

“官府判案定刑还得要真凭实据呢,两位是看见我勾引人了?还是看见我做坏事了?上下嘴唇一碰倒是轻巧,有想过我的名声就是苏家的名声么?”

法医娘子不好惹:送的信物

大太太没出声,脸上却满是赞同。

“这,这……”苏庆城卡住,憋了半晌自暴自弃地扭头,“老三,你来说。”

被突然点到的苏庆辉沉默,半晌后他微微摇头:“我对这个无话可说,但是你该知道,我们为的不是这件事。”

苏梓清勾起嘴角,她当然知道不是为这件事,不过异曲同工嘛,总归都涉及到了苏家的名声。

眼睛一转,苏梓清看向苏庆城:“二叔,我今早见着你去勾栏了。”

苏庆城一慌:“别胡说,我没去。”

苏梓清没理他,转而又对苏庆辉说:“我见着您杀人了。”

苏庆辉大惊:“你,你别乱说……”

大太太错愕地望着两人:“你们居然!”

接连抛下重锤,苏梓清等了片刻才悠悠然地开口:“我刚刚说的都是假的。”

厅堂里的三人:“……”

半晌后,大太太苦恼地说:“梓清你不能污蔑长辈。”

“可长辈也不能污蔑小辈。”苏梓清掷地有声地说,“万家退婚外人都没说什么,二叔三叔就口口声声地道我毁了苏家名声,还道我勾引萧将军,难道这就对么?”

“可整个盛京都在传你的事。”苏庆城低吼。

苏梓清反问:“那二叔可有听见他们传的什么话?”

借着这件事,她一定要把苏家不安定的点给按下去,危难之际合该同心合力。

苏庆城呐呐说不出话,苏梓清嗤笑一声,唤来樱桃荔枝:“给二位老爷说说外面的传言。”

樱桃荔枝同时应声,两人说着外面的传言,越说厅堂里究竟是寂静,到了最后,苏庆城和苏庆辉全都低下了头。

“苏家小姐可真是痴心,真性情!”

“可惜了苏家小姐的痴心,那万家少爷忒不是人。”

“……”

樱桃荔枝学着话,连表情都做出了几分灵活。

大太太深吸口气,揪着帕子的手用力到手背发白:“她二叔三叔,这件事你们……”

到了这时,就是苏庆辉都拿不出新的话来。

苏梓清抱着胳膊,冷眼望着两人的低头模样,心里越发失望。

不知过了多久,大太太揉了揉眉心:“苏家现在的情况不用我多说,你们要真把我嫂子,就听我一句劝,别把矛头对着苏家的人,苏家经不起动荡了。”

前有苏家倒台,后有苏庆海被诬陷杀人,大太太为难,却偏偏无能为力。

可在苏梓清的事上,她必须强硬起来。

“给梓清道歉。”

苏庆城不满:“我们是长辈。”

苏梓清挑眉:“您这样不分是非的长辈我可不敢要。”

“你……”

“我什么?”

苏梓清稍稍一皱眉,苏庆城立刻没了声音,谁没理谁心虚。

半晌后苏庆辉开口:“梓清呐,这事是我们不对,你别放在心上,就此揭过去,行吗?”

“就此揭过去?”苏梓清撑着两边扶手起身,“揭过去也行啊,但我也有个条件。”

苏庆辉额角微跳,在苏庆城要开口时拽住他:“你说。”

“我要您二位保证,以后不得在苏家内部挑拨,必须同心合力,两位叔叔能做到么?”

一个保证,苏梓清只要一个保证。

话音落下,苏庆辉不假思索地点头:“没问题。”

苏庆城嗤笑:“就苏家这情况还同心合力?连银子都没有,吃饭都成问题了。”

“就因为这个,才更要同心合力。”苏梓清扫了眼苏庆城,“至于银子,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此话一出,连大太太都惊到了。

“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从哪儿弄银子来?”

苏梓清笑了笑:“做生意,吃食生意。”

要问世上什么生意最赚钱?

那自然是和一张嘴有关的生意,对于口舌之欲,不管何年何时,都有一堆舍得花费的。

“不行。”

最先反对的竟不是大太太,而是苏庆辉。

苏梓清皱眉:“为何不行?”

“我苏家可是堂堂儒生大家,怎能去沾那商贾之人?绝对不行!”

苏庆辉反对的极为激烈,苏梓清几次想要开口都被他打断。

受他影响,大太太也跟着否决:“苏家还没到那程度,暂且不提,不提。”

接连两句不提噎的苏梓清恼火,苏庆辉还在说着,她左右看看,索性低头不再言语。

明面不行,难道她就不能暗地里来?

事情最后以大太太的安抚结束,苏庆辉临走还强调着不准苏梓清乱来,那种疯狂的状态极为可怖。

“行了,我会劝她的,她二叔,赶紧把三弟带走。”

“哎哎。”

苏庆城拽着苏庆辉加速离开,远远的还能听见两人的对话。

大太太叹了口气,疲倦地坐回椅子:“梓清……”

苏梓清坐直:“大太太请说。”

“你,算了,先回屋去吧。”

看眼大太太,苏梓清一言不发地出了厅堂,脚步一转去了自家娘亲的房间。

“娘亲。”

三姨娘正捏着针做绣活,见她到来立刻停了手:“今儿个怎么过来了?”

苏梓清心头憋着火,想和三姨娘说之前的事,可话到嘴边又变了,嘟囔着说:“想您了。”

三姨娘身子不好,她不能让三姨娘担心。

话落,苏梓清挤到三姨娘身边坐下。

“呵呵……”三姨娘捂住嘴,笑的眉眼弯弯,“你啊,多大的人了还爱撒娇。”

葱白纤细的指尖点着苏梓清的眉心,轻轻的一下却让苏梓清的心情平复了。

就算外面的事再糟心,她也不想让三姨娘操心。

这么想着,苏梓清坐直了身子,笑着说:“再大也是娘亲的女儿。”

“好好好。”三姨娘笑的欣慰,忽而又多了几分惆怅,“可惜你很快就要出门了,到时……”

温馨的气氛陡转,苏梓清心虚地缩了下脖子,忘了她娘亲还不知道万家退婚的事。

要明说么?

三姨娘不见她答话,忍不住笑了:“害羞了么?”

“哎呀,不是害羞。”苏梓清从耳后顺了一缕头发,咬牙说,“是,是万家退婚了。”

“啪!”

三姨娘手上的东西掉落在地,她白着脸问:“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会退婚?”

“我……”

苏梓清眼睛一转,刷地掏出了萧灼的腰牌。

“是我去退的,因为我有了更喜欢的人,然后万家看不起我就答应了,您看,这是女儿心上人送的定亲信物!”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舒怀小哥哥点评:

《法医娘子不好惹》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书了,求顾小舟大大快点更新吧 闹书荒了啊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