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替嫁新娘太迷人
替嫁新娘太迷人

替嫁新娘太迷人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8-07 09:28:56

由作者所著的总裁豪门小说《替嫁新娘太迷人》的主角是沈星眠 霍桥,讲述的是沈世忠立即看向沈佳菡,后者一惊,随即意识到什么,甜丝丝的喜悦蔓延心肺,催得俏丽的脸颊通红。“三爷,”沈佳菡温柔出声,“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否则绝不敢来打扰你。”霍桥分了点注意力给她。沈佳菡抬头挺胸,眼若秋波:“三爷,你方才说感兴趣,那佳菡恳求你帮这个忙,不管成与不成,届时定让三爷得偿所愿。”霍桥双眸一眯,暗想:这沈佳菡倒也不笨,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他好奇的事。
展开全部

替嫁新娘太迷人第14章试读

若霍桥不提,等去医院忙起来,沈星眠就会忘记,可他不但提了,还是以如此危险的距离,她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霍桥看在眼里,钳着她的下巴步步紧逼,直把人抵到洗漱台前才罢休:“怎么,占了我的便宜,想当无事发生过?”

沈星眠梗着脖子:“那你想怎么样嘛?”

说话间,温热的唇擦过手指,一丝奇异的感觉顺着指尖炸起,霍桥眸光一闪,哑声道:“当然是……”

话音未落,他倏地低头,准确无误地攫住沈星眠的唇,后者蓦地瞪圆双眼,大脑一片空白。

气息交缠,霍桥细细描绘她的唇形,沈星眠如梦初醒。

大脑里有两个声音在疯狂呐喊,一个让她推开眼前的登徒子,一个沉醉于他清冽的味道。

沈星眠愣在当场,却听霍桥低声说:“笨蛋,接吻要闭眼睛。”

她下意识合上眼眸,下一秒,只听一声轻笑,霍桥一手扣住她的后脑,一手揽着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嗡嗡嗡——

手机突然在兜里震动,霍桥不欲搭理,沈星眠却像是被人当头一棒,瞬间清醒,抬手用力推开霍桥,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霍桥没亲尽兴,接电话时语气极差:“你最好有重要的事。”

苟立背脊一寒,直奔主题:“那晚的另一拨人有眉目了。”

******

沈星眠一口气跑到楼下,打算直接去上班时才想起来穿的是睡衣,原地纠结十秒,随即磨磨蹭蹭地上楼。

她踮着脚,猫着身子,做贼似的,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换好闪人,却不想,一进门就撞到霍桥胸膛上。

“鬼鬼祟祟的,做什么?”霍桥已恢复沉静,眼神深得令人心惊。

沈星眠越过他进屋,尽量装得若无其事:“换衣服。”

依照霍桥的性子,刚亲了人,这会儿听见这话,必然是要调戏一番的,可他一言不发。

沈星眠心里乱得很,没发现他的反常,手速极快地从衣柜里扯衣服,溜进浴室去换。

出来时霍桥不在屋里,下楼也没见在餐厅,沈星眠莫名松一口气,拎着包包出门。

尚未到门口,便听一道尖锐的声音远远传来:“沈星眠——”

沈星眠循声望去,只见林丽霞和沈佳菡站在保安亭外,面色不善地和保安争执,又拔高声音喊她,一口一个好女儿。

保安投来求助的眼神,沈星眠拧眉上前:“你们来做什么?”

林丽霞命令道:“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沈星眠看一眼保安为难的表情,抬脚跨了出去。

三人走到不远处的树荫下,林丽霞目光犀利:“是你偷的吧。”

沈星眠一听就懂,却装作不知:“你在说什么?”

林丽霞满脸怒容:“少给我装!那几页破纸就你当宝贝,除了你还有谁?”

沈星眠冷冷地盯着她:“有证据就去告我入室盗窃,没有就别在我面前发疯。”

林丽霞拳头一紧,气得五官扭曲。

眼看着沈氏到了拖不起的时候,沈星眠还不求霍桥帮忙,如今又丢了威胁人的筹码,她怎能不上火?

“贱人!把东西还给我!”林丽霞心下着急,直接上手,“你藏哪儿了?交出来!”

沈星眠猝不及防被推得一个趔趄,沈佳菡立刻攥住她的双手,看似好心劝解:“眠眠,那是妈妈的东西,你就给她吧。”

双拳难敌四手,沈星眠还有伤在身,索性任由她们搜了个遍,结果自是一无所获。

林丽霞气急败坏,甚至想去扒她衣服,沈星眠忍无可忍,激烈反抗。

推搡间,后方有脚步声传来,她没注意,却见沈佳菡眸底一亮,旋即惊呼一声,身子朝着地面倒去,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稳稳接住。

霍桥收回手,问了句:“没事吧?”

沈佳菡俏脸泛红,眼含春水:“没事,谢谢三爷。”

话落转向沈星眠,秀眉轻拧:“眠眠,你虽在乡下长大,可到底是沈家的女儿,怎么能学那些歪风邪气?”

“偷了就偷了,只要你拿出来,好好跟妈妈道个歉,她是不会怪你的。”

林丽霞早停止了动作,闻言在一旁附和。

霍桥没说话,而是走到沈星眠身边,仔细帮她整理被薅乱的头发。

沈佳菡见状,柔弱地说:“家丑外扬,让三爷见笑了,但眠眠偷走的东西对我妈妈很重要,所以她才着急想要回来。”

言下之意,是沈星眠做了小偷拒不承认,并非她们故意找茬。

沈星眠冷嗤,并未解释。

霍桥也没问她,不紧不慢地说:“眠眠和我才是一家人。”

沈佳菡一僵。

霍桥面无表情:“我素来不喜有人在我跟前闹事,不管什么原因,看在眠眠的面子上,这次我不计较,但下不为例。”

沈佳菡咬唇,楚楚可怜:“我妈妈只是想要回她的东西,不想看眠眠一错再错,误入歧途。”

霍桥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又平静地移开,继而看向林丽霞。

正欲问话,沈星眠扯扯他的袖子,小声说:“我要迟到了。”

霍桥收回目光,领着她上车,将那俩人留在原地。

车子开出好远,沈星眠才别扭地道:“谢谢。”

霍桥转向她:“谢什么?”

沈星眠不语。

第二次了,无条件相信她。

霍桥又道:“沈太太手里,有值得让你大费周章的东西吗?”

这话问得算委婉了,沈星眠眨眨眼:“没有。”

古籍到手,的确是没有了。

霍桥意味不明地一扬眉。

林丽霞虽不入流,但若无把握,她不敢到云景苑的地界撒泼。

而且,据苟立调查,婚礼当天,沈星眠和林丽霞闹过,最后不知什么原因才妥协。

如此看来,约莫是令她不得不妥协的东西不知所踪,林丽霞才火烧眉毛地来讨要。

沈星眠素日里看着一副不争不抢的模样,可实际倔强得像头驴,究竟是什么,能让她心甘情愿地退让?

“霍桥,”不等想出个轮廓,沈星眠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如果有人算计你,你一般会怎么办?”

霍桥抵抵后槽牙:“连本带利,以牙还牙。”

沈星眠深以为然:“有道理。”

说完掏出手机发了条信息:【苏侃,帮我办件事。】

替嫁新娘太迷人第15章试读

从云景苑到顾宅颇有段距离,林丽霞和沈佳菡没直接回家,而是中途去逛商场。

林丽霞上个卫生间的功夫,便被人打晕带去隔壁酒店,强行灌下一杯“水”,锁在了房间里。

她是被热醒的,浑身火烧火燎一般,偏偏电话线被剪断,包包不在身边,求助无门,只得去泡冷水澡。

不知是谁还挺贴心,准备了一桶冰块放在浴缸边,林丽霞感觉冷水不足以熄灭体内烈火,遂将一桶冰都倒了进去。

零下几度的冰水冻得她瑟瑟发抖,却很快被体温蒸热,整个人恍若要被撕裂,她不自觉发出一声又一声哀嚎。

她使劲捶打墙壁,企图以此引起注意,奈何酒店隔音绝佳,任凭她双手打得血肉模糊也无济于事,最后生生晕了过去。

门外,一名男子靠着墙,从包里摸出手机挂断来电,打开掌心里拇指大的东西往屏幕上一贴,锁屏密码应声而解。

他打开微信找到沈佳菡的名字,编辑消息:【我遇到几个老姐妹,正叙旧呢,你先回去。】

林丽霞经常这样,沈佳菡并未起疑,顾自回家。

晚上八点,沈世忠结束一天的工作,进门第一句话:“你妈呢?”

沈佳菡道:“和她朋友一起。”

话音方落,门外传来喇叭声,父女俩同时看去,霎时呆住。

——只见林丽霞从出租车上下来,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双手血迹斑斑,衣衫皱得不成样子。

沈佳菡忙去扶她:“妈,你这是怎么了?”

“是沈星眠!一定是她!”林丽霞双唇颤抖,两眼瞪得仿佛要脱眶。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和姐妹叙旧吗?”沈佳菡关切地问,扭头吩咐佣人去拿医药箱和热水毛巾。

林丽霞三言两语说完事情经过,恨得牙痒痒:“是她,她报复我!只有那个贱人想得出这种贱招。”

沈世忠的脸色十分难看:“酒店有监控,回头看看是谁带你去的。”

林丽霞状若疯癫:“没用!我看过了,根本看不见那个人。”

他浑身黑,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有意避着摄像头,来去匆匆,什么也看不见。

明显是有备而来。

沈世忠沉吟片刻,捏捏眉心:“算了,人没事就好。”

林丽霞错愕地张大嘴,视线一转看见茶几上的文件,一口气憋回肚子里,差点当场哽死。

半晌,她才问:“还是没批?”

沈世忠颔首,更加烦躁。

林丽霞又将沈星眠骂了个狗血淋头,继而道:“不如直接去堵霍三爷吧,带着佳菡。”

沈世忠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

林丽霞头头是道:“上回在医院,霍三爷知道嫁给他的不是佳菡,不仅没生气,还主动示好,这次在云景苑,他又情不自禁抱了佳菡。”

“由此可见,他对咱们佳菡青睐有加,她去求几句,事情说不定就成了。”

沈世忠看着自家女儿:“佳菡,霍三爷当真对你另眼相待?”

沈佳菡咬唇点头。

林丽霞劝道:“否则还有更好的办法吗?难不成真指望沈星眠那白眼狼?”

沈世忠想想近日来的焦头烂额,一咬牙:“好!”

******

霍桥住在云景苑并不是什么秘密,沈世忠和沈佳菡蹲了三天,于一个傍晚等到了他。

沈世忠等不及进屋,在门口就急忙说明来意,卑躬屈膝,求得很是真情实感。

霍桥瞥他一眼:“我凭什么帮你?”

沈世忠厚着脸皮:“我们两家是姻亲,我知道霍家和城建局的薛老交情匪浅,还请贤婿务必帮这个忙。”

“只要文件能审下来,往后贤婿但凡有用得着沈家的地方,我定义不容辞。”

“贤婿。”霍桥玩味地咀嚼着这两个字。

沈世忠一颗心悬得老高:“小女已嫁入云景苑,这称呼有什么问题吗?”

霍桥不语,高深莫测地盯着他。

沈世忠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可叫他如此看着,仍不免背脊生寒,汗毛直立。

他下意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苦苦哀求:“沈氏的项目拖不起了,贤婿,只要你答应,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霍桥此前让苟立查过沈氏的项目,对其进度心知肚明,若再拖几天,沈世忠怕是不得不低价转手,连前期的投资都收不回来。

他思索几秒,冷肃地道:“我并没有用得着你的地方,请回吧。”

说着要走人,沈世忠急了,忙道:“购物平台那边,我愿意再让三成利。”

霍桥一哂:“沈总,你是不是糊涂了?霍氏这部分不归我管,而且……”

他微微凑近:“谁都知道我和我三叔斗得不可开交,你越是压着抽成让他交不出漂亮的利润表,我越是高兴。”

提到霍彦华,他倒是想起来了,他那不成器的儿子还在云景苑关着呢。

沈世忠押错宝,脸色青白交加:“要怎么样你才会施以援手?”

霍桥讳莫如深地说:“沈家若有我感兴趣的东西,我或许会考虑。”

沈世忠立即看向沈佳菡,后者一惊,随即意识到什么,甜丝丝的喜悦蔓延心肺,催得俏丽的脸颊通红。

“三爷,”沈佳菡温柔出声,“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否则绝不敢来打扰你。”

霍桥分了点注意力给她。

沈佳菡抬头挺胸,眼若秋波:“三爷,你方才说感兴趣,那佳菡恳求你帮这个忙,不管成与不成,届时定让三爷得偿所愿。”

霍桥双眸一眯,暗想:这沈佳菡倒也不笨,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他好奇的事。

他倒要看看,沈星眠究竟有什么把柄捏在林丽霞手里。

“是么?”霍桥反问。

沈佳菡自信点头:“当然。”

霍桥敛眸,不知在琢磨什么。

半晌,他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举手之劳,就当报答三年前的救命之恩。

但沈佳菡显然不这么认为。

沈世忠求了半天,霍桥无动于衷,她一开口,暗示会把自己给他,他就答应了,这说明什么?

她来不及细想,被沈世忠拉着千恩万谢,而后喜滋滋地离开云景苑。

路上,沈佳菡实在按捺不住,一个电话拨给了林丽霞:“妈,你说得没错,霍三爷喜欢我!”

小说《替嫁新娘太迷人》 第14章 以牙还牙 试读结束。

芳馥大叔点评:

文笔很好,让读者带入感很强。 好多时候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本书可能会打开小说界的另一个大门! 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