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陆夫人又在撒野
陆夫人又在撒野

陆夫人又在撒野

作者:今天不想起床

状态:连载中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7-28 08:33:31

《陆夫人又在撒野》由趣红河文学给各位带来,是近期非常火热的热门婚恋生活小说。情节内容十分新颖,各位读者们,赶快来看一看吧!“这是陆家所有人的名字,你要记住这里的关系,以后你会接触到很多人。”陆老夫人的坐到椅子上,有些昏昏欲睡。毕竟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十分的嗜睡,靠在的那里昏昏沉沉。“奶奶,您去休息,我在这里自己看着,等着奶奶您醒来。”沈月浓看着哈气连天的模样,低声的劝解。“好好好,奶奶年纪大了,身子骨也是不如从前了,月浓啊,你要尽快的熟悉,奶奶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了。”陆老夫人步履瞒珊地离开了书房那里。
展开全部

15-族谱下的血雨腥风

沈月浓见此,心中无奈,也不好揭穿。

不过幸好都是陆家家族的一些小事,和商业上没有半点关系。

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正好她也不想知道太多,免得以后不好抽身。

沈月浓看了会文件后,发现一个册子,十分复古,不由地好奇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个族谱。

“这是陆家所有人的名字,你要记住这里的关系,以后你会接触到很多人。”陆老夫人的坐到椅子上,有些昏昏欲睡。

毕竟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十分的嗜睡,靠在的那里昏昏沉沉。

“奶奶,您去休息,我在这里自己看着,等着奶奶您醒来。”沈月浓看着哈气连天的模样,低声的劝解。

“好好好,奶奶年纪大了,身子骨也是不如从前了,月浓啊,你要尽快的熟悉,奶奶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了。”陆老夫人步履瞒珊地离开了书房那里。

沈月浓看着这个老太太,除了心疼,不再有别的心情,在末世的时候,没有朋友,只有敌人,只有在这里才有一点温暖。

看着手里族谱,沈月浓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仔细的审视着。

陆家的族谱,主脉只有陆景湛一个人,其余的那些人都是陆家的旁支,浩大,自己的名字紧紧的贴着陆景湛的一边。

沈月浓不禁嗤笑,单单的看这名字,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有多恩爱,但实际上却早就名存实亡。

脑子里也凭借原主的记忆力,仔细的回想这陆家情况,陆家的势力范围很广,每年的利益有多少,就是自己也数不清楚。

在末世的时候,一点利益都会勾起人类的心性,何况这样浩大的家族势力,谁不会想要分一杯羹?

沈月浓莫名的觉得手里的东西好像烫手山芋,这些名字下,压抑着血雨腥风。

不禁令人觉得背脊发凉。

陆氏。

陆景湛正在处理手里的文件,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冷冽的眼眸一沉,修长的手指按下了接听键。

“陆总,今日……”老宅的下人把陆老夫人的举动一一的汇报。

“嗯。”陆景湛闻声,眉头紧蹙,冷漠地挂了电话。

眼前的文件,怎么也看不下去,十分的头疼,老太太的举动无疑是给沈月浓正名,自己又该怎么解释,已经和沈月浓离婚的事情。

越想越是觉得烦躁,思来想去,心里也有了一个打算,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什么事?”沈月浓正在那里看族谱,倒是有些意外陆景湛会主动给她打电话,一脸的不耐烦。

这样的态度让陆景湛心生不满,什么时候他这么招人嫌弃了?别忘了,当初这个女人可是不择手段的想要留下他。

一时间也没有说话,沈月浓久久听不到声音,翻看书页的手一顿,“你有事就说,这么晾着我是什么意思?”

陆景湛的呼吸声传来,还想说什么就听到了踩着高跟鞋的声音。

“陆总,我给老夫人订制了一个方案……”许如诗的声音婉转,连门也不敲的就走了进来。

电话另一端的沈月浓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心里暗暗的感叹,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死心啊。

“出去。”陆景湛可是把沈月浓‘啧啧’的揶揄声收入耳中,语气冷冽,还有毋庸置疑。

“我……”许如诗的呼吸一滞,心也莫名的一疼,张了张嘴,眼睛里的水汽也隐隐有了上升的趋势,到底还是顺从的出去。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陆景湛的阴沉的脸也稍有好转。

“这许医生还真是不死心,要我说,你就收下算了,毕竟人家对你也是痴心一片,脸面都不要了,也是难得。”

沈月浓冷笑一声,出言调侃。

“闭嘴。”陆景湛闻言,刚刚缓和的冷意,再次浮现出来,低声厉喝。

沈月浓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就不信他还能吃了自己!

“记住你的身份。”陆景湛阴沉的嗓音传到了沈月浓的耳朵里。

刚刚想要和和她好好的交谈的想法瞬间就被打消。

“陆景湛,你吃错药了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个?”沈月浓闻声,收起玩味的心思。

“房子的手续很快就会办好,我知道奶奶今天都做了什么,你只要跟我我演戏就行了,我不想奶奶担心。”陆景湛对于她的质问,避而不答。

“让我演戏可以,但是必须加钱,我是不会白白帮你的忙。”沈月浓也不客气。

陆景湛对于沈月浓这种市侩的模样,十分不喜,倒也没有多说,只是冷冷的应下,还想继续说话,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被沈月浓给挂了电话,陆景湛的心里染上了愠怒,他何曾自己被人这样对待过?

越想越是生气,放下手里的笔就准备回老宅。

刚刚出门就看到许如诗还在门口等着,剑眉也是越蹙越紧。

“陆总……”许如诗的眼眸一亮,刚刚走过去,就被陆景湛无视个彻底,很是尴尬的站在那里,只是看着陆景湛的背景渐渐的走远。

周围的秘书看着这一幕,忍俊不禁,只能掩唇轻笑。

老宅里。

沈月浓正在书房里看着族谱,耳边响起淡淡的猫叫声,原本淡漠的眼眸微微一亮,急忙回应。

“喵……”

“喵呜……喵呜……”一只灰色的猫咪出现在书房的窗户下,不断的叫着。

沈月浓见状,心知这是有了消息,急忙朝着楼下走去。

“喵呜……”灰猫叫了一声,用嘴巴扯了扯她的裤脚,就向着北边的方向跑去。

沈月浓一喜,紧随其后。

一直在半个小时后,灰猫走到了的一处偏僻的地方,停在一只奄奄一息的老猫身边,老猫正在那里低声的呜咽着。

声音很是虚弱,好不可怜。

沈月浓一步步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把它抱起,摸着身形消瘦的老猫,心里满是心疼。

此时她正贯注地打量老猫,根本不知道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的身形,一双淡漠的眼眸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喵呜……喵呜……”怀中的老猫低声的哀叫的很是凄惨。

“喵呜……喵呜……”沈月浓柔声的回应着。

16-你只需要记住你的身份

躲在暗处的陆景湛听到这样的声音,心里先是一震,随即想起高深说的话,竟然是真的?

听着她的声音这么轻柔,那毅般的心蓦然涌起一些不一样的感觉,紧蹙的眉头松懈了几分。

刚刚回到老宅的时候就看见她的一个人来这里,本意是打算来这里的看看搞什么,没想到的真的找到了那只猫。

这一刻,越来越看不懂她。

沈月浓和老猫一番交谈后,嘴角微微的上扬,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安抚着它,动作很是轻柔。

陆景湛还是第一次看到沈月浓收起身上的锋芒,眼里的狐疑越发的浓郁,这三年里,自己真的不曾了解过这个‘妻子’。

“我带你回去。”沈月浓低声安抚,刚刚转身,就看到正紧紧盯着她的陆景湛,心中一惊。

这个男人怎么会在这儿

他来了多久?什么时候来的?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这个男人这么多疑,一定是注意到什么了。

一连串的疑问不断地在沈月浓的脑子里盘旋着,抱着老猫的手,也因为紧张,紧紧的握着拳头,等着迎接他的质问。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站着对立,微风轻轻的吹拂,沈月浓鬓角的墨发轻轻的扬起,一滴汗珠也随着落下。

这样的气氛实在是很诡异。

静默间,陆景湛眼睛低垂,浓郁的睫毛把眸中思绪的挡住,看不的喜怒,名贵的皮鞋抬起,迈着脚步离开这里,不曾多问。

沈月浓见着背影走远,淡漠的眼眸闪过不解,倒也不再多说,只是心里的狐疑怎么也消退不下。

陆老夫人醒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不见的猫回来了,笑得合不拢嘴,“月浓啊,你是怎么找到的?”

“我是刚刚有些累,就出去走走,听到了叫声这才找到的。”沈月浓随意扯了一个借口,眼睛不找痕迹的看着陆景湛。

看他没有拆穿的意思,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你真是好样的,奶奶就知道你不会骗奶奶,你可比那个傻小子强多了,要是指望他,我死了,裤子都穿不上。”

陆老夫人的眼睛还很是嫌弃的看着这个孙子。

“老少夫人,您不要胡说。”一旁的佣人,急忙的修正她的话,这些话不吉利了。

“奶奶,这猫还是送医院比较好,不要耽误了。”沈月浓还是担心老猫,毕竟年纪大了。

“对对对,去医院,我也去。”陆老少夫人的态度很是坚决,带着佣人抱着猫,就去了医院,拦也拦不住。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两个人,陆景湛看着身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这三年来,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看懂她,以前只是在自己面前作闹,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一面。

让她独守空闺这三年,任由她自生自灭,发生这样的变化,竟然浑然不知,莫名的心里染上了些许的愧疚。

“你来的刚刚好,我正好有事和你谈谈。”沈月浓不喜欢这样的气氛,还不如和他正面交锋来的干脆。

“什么事?”陆景湛难得语气温和了一些,不似往日那么的冰冷。

“你要我继续演戏,是不是得谈谈的价钱?这样吧,一口价,五千万,怎么样?”沈月浓竖起五根手指头,冷清的眼睛里带着有钱拿的光芒。

还忍不住的向前靠近了几分。

话落,沈月浓觉得自己身边的温度骤然下降,身上也是凉飕飕的。

陆景湛愧疚被这句话打的烟消云散,犀利的眼睛好像刀子一样,射在的沈月浓的身上。

以前竟然没有发现,她对钱竟然这么的执着和坚持。

“难道我说错了吗?离婚以后你要我演戏,难道不应该出钱吗?这个价格很是合理,我可不想去费力不讨好。”

沈月浓继续得解释。

心里也是于心不忍,那只老猫这次已经是强弩之末,若是自己在离开这里,那沈老太太一定会很难过失望。

良久,陆景湛的眼睛眼一沉,看着眼前的女人,恢复了往日的疏离和冷清。

他不喜欢以前的沈月浓造作的模样,但是更不喜欢她现在只有钱的态度。

随即将她推倒在的沙发上,将她按在沙发上,渐渐的逼近,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你……”沈月浓眼睛充满了冷意的视线看着他。

“钱我多的是,你只需要要记住你的身份。”陆景湛眼睛的一眯,口吐寒霜。

“呵……”沈月浓嗤笑,意识到自己和他得姿势过于暧昧,只是心里好胜心作祟,不想就这样让他得意,主动的伸出手,揽住他的脖颈,将他逼近几分。

“别把自己当回事,没有你,地球一样会转动,不要总是拿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来,现在是你有求于我,摆正你的态度才是。”

沈月浓冷淡的眼眸寒霜甚浓,还有愠怒,这种财大气粗的模样,真是不耻。

“呵……还真是伶牙俐齿,这些话我不想在次的重申。”陆景湛冷笑。

这时——

从一边响起了女佣的声音,正在那里互相说着话。

沈月浓闻声,冷漠的眼底闪过一抹慌乱,本想的脱离,却对上陆景湛冷笑的眼睛。

随即俯首,薄唇靠近沈月浓的耳边,“不要在我的面前太放肆。”陆景湛放下这话就要抽离,以为她不会反抗。

身体刚刚起身到一半,腰身就被一双手给拦住。

“你想就这么走?”沈月浓调笑,还有些引诱的意味,头颅微微的抬起。

陆景湛呆愣住,心,莫名的被撩拨出一丝悸动。

这时——

沈月浓却把手抽回来,“你想找女人就去找那个许如诗,我不屑跟你滚在一起。”

闻声,陆景湛的眼睛一眯,露出危险的气息,也没有行动。

沈月浓一把推开,先一步的起身离开,整理凌乱的衣服。

远处的佣人看着先前的一幕,脸色羞红,也不好去打扰,给同伴一个眼神,拉着她就离开这里。

留下陆景湛阴沉的坐在那里。

傍晚,老太太回到了家中,就听到了下人的汇报,以为沈月浓和那傻小子和好如初了,心里很是欣慰。

至于陆景湛自己正在书房里面,想到最近前后差别过大的沈月浓,一阵沉思。

沈月浓也回到了卧室里,正在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就是她,何必伪装成别人?

以后离开了陆家,自己也一定会过的更好,她很有自信。

小说《陆夫人又在撒野》 第15章 族谱下的血雨腥风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茂彦小娘子点评:

《陆夫人又在撒野》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