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将军夫人她总想休夫
将军夫人她总想休夫

将军夫人她总想休夫

作者:慕歌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7 12:52:41

将军夫人她总想休夫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曲云薇认为自己上辈子一定瞎了眼,看不出身边人的歹毒心思,才害了曲家数十口人……义姐,夫君都只是图谋家钱财!重活一世,哪怕要自己堕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她也要为家人,为自己报仇
展开全部

将军夫人她总想休夫:是非之事偶遇将军

“你……”席漪如何听不出来,云薇在讽刺她不懂规矩,一想到好友现在还在家里以泪洗面,席漪就恨得牙痒痒,那天的事情她虽然不怎么清楚,但就是一口认定是曲云薇在背后捣鬼,为的就是在不影响自己名声的情况下把婚给退了。

“怎么,难道席小姐认为云薇的话有什么问题吗?”曲云薇依旧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可就是这样的态度,却更加的刺痛的席漪,她甚至觉得曲云薇不过一介商女,却害得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也完全不顾自己的礼仪姿态,跺着脚就想要继续骂回去。

而曲云薇完全没有准备继续理会她,自己转过身走向门口小厮。

小厮一直等候在那里,云薇走近后才对着他温柔一笑:“适才多谢这位小哥出言相助。”

曲云薇经常出入殷家学医,这门口的小厮自然也是认识她的,对刚刚发生的一幕也是尽收眼底,心思略微回转了一下,就知道等下给殷老太爷回话该怎么说。

“哪里的话,也不过是实话实说,曲大小姐本来就是我们家小姐的好友,自然也是我们家的座上宾。”

小厮对曲云薇的印象一直都挺好的,现在见她态度无论何时都是亲切谦和,并没有因为和自家小姐交好获得学医机会而自觉高人一等,倒是比外面那些所谓的贵女好上太多,便不由自主的对曲云薇心生好感,和气的在前面引路。

“薇薇你可算来了,我娘考我问题都快把我给问傻了,你既然来了就快帮我转移下我娘的注意力,我是真的不想再抄书了啊!”

没走多久,一袭绯色长裙的殷瑶雪便是从前面走来,一看到云薇急匆匆上前,手还没有牵上呢,人都已经开始抱怨了。

“还说呢,明明你学医的时间比我长的多,还是你的母亲亲自教导你,这么一次只要一考起来药理这些知识,你反而还不如我了,要我说呀,伯母生气,那也是情理之中的。”

瞧着好友的脸色,曲云薇也是无奈的摇头一笑,要说这殷瑶雪什么都好,可是在学医方面呀,却总是兴致缺缺,提不起劲的模样。她知道殷瑶雪的记忆力不错,甚至比自己都要好上许多,自己需要背两个时辰的内容,她一个时辰不到就能记下来。

可是架不住她就是不愿意用心去学习,这不,每次课后都会被殷母给拎着耳朵去抄医书。

“我也不是学不进去,但是我觉得就是那一点东西呀,我母亲一直来回来回的问我。也不去教教我实践,就只让我背药理那同样的东西,背上三次四次我就烦了嘛。”

殷瑶雪俏丽的红唇轻轻一扬,小脸上写满了无奈,看的曲云薇忍不住伸手去捏她的鼻子,瑶雪先是一愣,而后毫不留情的反击。两个姑娘互相笑闹着,一同往内院走去。

“对了,我今天来的时候,你家外面怎么停了那么多马车呀,最近南洲有这么多人都生病,需要上门来求医吗。”

和好友玩闹了一会儿之后,云薇想起自己进来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那一幕,这才开口来问殷瑶雪。

未曾想瑶雪听了后,竟然嗤笑一声,面上露出了极为不屑的神情:“也就是你呀,消息不灵通,他们哪里是家里人生病需要上门求医。”

“那是怎么回事?”听殷瑶雪这么一说,云薇的好奇心更重了,然而瑶雪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忽的前面传来两个男子说话的声音。

“阿策你别不服气,我和你说你身上的湿气很严重,你要是不按照我和你说的好好治疗,到时候你年纪轻轻的得了风湿,连马都上不了的时候再来找我哭,我和你说我可是不会理你的”

“行了,多大点事,男子汉大丈夫的,我还有事要忙,怎么能天天来这里让你给我扎针?”

听到男子说话的声音,曲云薇急忙就想往一旁躲,却被殷瑶雪给拉住了。

“你害怕什么?这不是外男,是我哥哥和他的好友。”

殷瑶雪一句话刚说完,说话的两人就从前面走来了。

走在前面的男子一身黑色劲装,身材生的极为高挑挺拔,硬生生比他身后跟着的男人高处半个头来,长发只随意用了碧色发带捆起来,大部分都顺着肩膀滑落。生的是星目剑眉,一双浓眉宛若天际雄鹰的翅羽,眉尾斜斜的向上挑起,只是眉头却因为不耐烦而紧皱着。双目尤其锐利,像出鞘的利剑般,隐隐闪着寒光,尤其是抬头看向云薇的时候,曲云薇竟然有了微微心惊的感觉,只能是向着他一附身行礼。

紧跟在他身后苦口婆心劝说的另一名男子,容貌和殷瑶雪至少有七分相似。如墨瀑一般的长发束起,只戴了顶玉冠。和前面男子黑衣劲装不同,他穿了青色长衫,越发衬托的面如冠玉,气质温和儒雅。

“雪雪你快帮我劝劝阿策,他死活不听我的就非要走。”见到自己的妹妹,殷青修面上一松,赶紧拉过殷瑶雪就让他劝劝自己好友。

“啊……好的,策哥你要是走最好走后门,前门都被各位贵女们堵住了,我这位好友差点没有进来。”

殷瑶雪被自家哥哥拽过去也没有生气,只是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同时也把曲云薇介绍给了这名男子。

“你是瑶雪的好友?”一直被称为“阿策”的男子,眼眸微微眯起,在看到曲云薇行礼后,直接抱拳回礼:“在下蒋策,幸识!”

嗓音低沉,带着微微的沙哑,倒是让人听过就很难忘,然而云薇低下头心里却是无比的震惊。

大魏朝最年轻的镇国将军蒋策!即便是那时候整日消沉不问世事的云薇都听过他的大名,据说只要蒋家父子在,外敌便丝毫不敢进犯,据说蒋策将军年纪轻轻便取得了不逊色与他父辈的成就,人人都说他年少功成,但极少回国中更不愿意与人打交道,故而见识过这位将军风采的人少之又少。

曲云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重生一次,竟然是见到了上一世只在传言中听说过的人物。

只是这么一来的话,堵在门口那些贵女也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了。想来便是听说了,小将军今日在此,所以一个个的都急忙赶来想要一睹风采吧,只不过,她们注定要失望了……

“啧……真是麻烦,我觉得我回来已经足够小心,怎么还是被发现了。”果不其然,蒋策一听到这件事,便是有几分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也不知殷青修和他说了什么,又强硬的扯着他往回走,殷瑶雪在他们离开后才继续带着云薇走。

“策哥常年在边疆,年纪轻轻就有点风湿,我父亲是做军医的,和策哥父亲相识,这不,天一热就把策哥赶回来,让我哥趁着天热好治病,给他治治风湿。”

将军夫人她总想休夫:惊天消息姨娘有孕

“我瞧将军他似乎并不愿意?”听着殷瑶雪的话,曲云薇回想起刚刚一幕,迟疑着问到。

“他总觉得自己年轻,一点点小病小痛不用在乎,只想着快点回边疆,我哥不愿意,还是得我娘出马才能压他一会。”

殷瑶雪说起蒋策的时候,娇俏的容颜显得越发明媚,一双明眸都是满满的欢喜之意,粉颊微红,声音都不自知的柔和了许多。

曲云薇前世虽说所爱非良人,但她自己到底也是心动过的,瞧着好友这副模样心里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当下也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戳破。

在殷家学完医后,也是由殷瑶雪送她出门的,这次出门外面等着的贵女都散了,殷瑶雪还说下次云薇再来,直接让门口的小哥带她进来,省的再听外面那些阴阳怪气。

云薇笑着应下,之后的日子也是这般度过不提。

两个月后,云薇刚刚陪母亲用完早膳,还没来得及出门,丫环飞霞掀了帘子进来:“夫人,唐姨娘晨起时晕倒了,现在她的贴身丫头过来了,想求着夫人给请个大夫来看看。”

“生病了就去请大夫,老爷只是不让她出门,如何说连大夫也不让请了?这事传出去,难不成让外头的人说我苛刻,容不下妾室?”宋氏有些不满的端起茶盏,却并未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是让飞霞去回话。

云薇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心里莫名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忍下心中觉得不安的地方,云薇和母亲说了会话,提到曲父这几日都没到姨娘屋子,只是留在正院陪宋氏,宋氏的脸上也多了不少的笑容。

“也不求别的,只希望能赶紧有个好事,也不至于你父亲总是愁眉苦脸的。”一些话宋氏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讲,只是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目光中尽是期待。

云薇知道母亲将来会再有自己的孩子,却也没有办法开口,一想到前世那个自己完全没有机会见面,并且可以说是因自己而死的弟弟,云薇便感到心口一阵阵的刺痛。

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正想安慰一下母亲,飞霞再次急匆匆的跑进来,这下可就没有那么冷静,先是看了眼云薇,才小心的伏在宋氏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你说什么?!”飞霞话一说完,宋氏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目光中也多了几分难以置信,站起来险些把桌上的茶盏带的摔在地上。

“你说的可当真?!”

云薇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能急忙跟着起身,这时飞霞才脸色难看的开口:“夫人事情千真万确,大夫查了,唐姨娘有孕已经三月,是跟着老爷在外的时候……”

听到这里,别说是宋氏了,云薇心里也是阵阵惊疑。

她记得前一世,唐姨娘只有一个儿子,并未再有孕,这一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难道说,因为她的重生,还有另外的事也再悄悄的发生着改变吗?

容不得她细想,宋氏脸色难堪的坐回去,单手撑着额头轻轻揉着,刘嬷嬷站在她身后,不动声色的替宋氏揉着肩膀。房间里一片寂静,一时间也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好事啊,有孕了是好事,唐姨娘是个有福气的人。这件事记得赶快差人去告诉老爷,让他也高兴高兴。”不知过了多久,宋氏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终于开口了。语气里带着强撑起来的兴奋,面上的笑容同样是苦涩难耐。

眼看着宋氏强撑高兴的样子,云薇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她又不能说什么。妾室有孕,主母若是表现得不高兴,在外难免要被人说上一句“善妒”。只是,要是有可能,谁又想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女子呢。

“你不是还要去殷家学医吗?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不好。”见女儿还在身边,宋氏又拍了拍她的手。

其实殷夫人每次都是未时才开始教导女儿医术,只是后来去的次数多了,殷夫人也喜欢云薇这个勤劳好学,又机智聪慧的女孩,便让她早些过来,另教她些把脉的知识,好让她能快点跟上殷瑶雪的步伐。故而现在,云薇都是用完早膳过去,在那边用了午膳,申时教学结束后回家。

知道母亲心里不舒服,但是现在自己一个女孩留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为人父母,都不想在孩子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倒不如先走了还能让刘嬷嬷安慰母亲。

这么想着云薇也没有多说什么,像往常一样和母亲告别才出门。

眼看着女儿离开,宋氏勉强撑起的双肩瞬间垮了下来,刘嬷嬷也是早早的遣散屋里丫环,关上门才来安慰宋氏。

“夫人,别心急,只是您和未来小少爷的缘分还没到呢。”

刘嬷嬷如何能不知道宋氏难受,她是宋氏的乳母,一直看着宋氏长大嫁人,说句托大的话,刘嬷嬷一生无儿无女,她是拿宋氏做亲闺女看的,自然也希望宋氏能早早生下小少爷,才能站稳脚跟。只是现在这话她不能说,说了不过是给宋氏心里添堵。

“老爷也安慰我,说只是儿子的缘分没到。有个女儿,先开花后结果也是好的,可是唐姨娘的肚皮怎么就这么争气……怎么她有了一个儿子,还能再受孕呢?”

宋氏哀哀叹了口气,她自然也是疼爱云薇,她是拿这个女儿当眼珠子疼,看的比自己命都重要。但是宋氏也急啊,生不下儿子,将来这曲家的家业,难不成真的给庶出的孩子?

其实曲靖泽是在她身边养大的,那孩子是个好的,对她也很敬重。宋氏不是没有想过,把曲靖泽记在自己名下,但是那样就占了嫡出长子的名分,而且老爷也不是很愿意,他还是期待着,想把嫡长子的名分给他和宋氏亲生的孩子。

而且只要在家,曲父基本都是留宿宋氏院子里,两个人之间是有情分的,但是越是这样,宋氏越是难过自责,自己为什么不能再受孕。

“嬷嬷你瞧瞧,唐姨娘她肚子又大了……为什么她就能,就能这么好命?老天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个儿子呢?”宋氏说着,没忍住咬着帕子低声抽噎起来。刘嬷嬷一言不发,上前轻轻拍着宋氏脊背。

等到宋氏缓过来,她开口:“夫人,老奴瞧着唐姨娘的身段的确是个好生养的,只是她这一胎,是儿是女还不得知,夫人也不用难过,再说她当初不守规矩,老夫人是说了明话的,她这一辈子也只能是个姨娘,不能再往上抬了。”

听到这里宋氏缓缓颔首,婆母的确是这般说的。哭过之后又缓了一缓,宋氏才扶着刘嬷嬷的手站起来:“去看看唐姨娘吧,免得等老爷回来,她又要在老爷面前搬弄是非,说我不待见她。”

完本试读结束。

秀云超级甜点评:

《将军夫人她总想休夫》很好看啊,没有书评里说的那么不堪。慕歌大大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