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一世隽永犹是空
一世隽永犹是空

一世隽永犹是空

作者:夏雷炮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7-26 09:21:44

《一世隽永犹是空》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玄幻奇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他要她赎罪!为她从来不曾做过的事情赎罪!凤素羽忽然想笑,可是眼泪却越加汹涌。她看向天玄:“太子殿下,我只求求你,让我去见我娘亲最后一面……”天玄冷嗤一声,“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凤素羽微怔,心口发凉,她缓缓跪下,行了叩首大礼:“太子殿下,求你,让我回去看看吧。”看着眼前的女人如此卑微的姿态,天玄却并没有自己预想中的那样畅快。他沉沉的看着凤素羽,许久才道——
展开全部

一世隽永犹是空:她失去一切

“最多……半月。”

-------------------------------

“我知道了。”清凝压下心头喜色,转而说道,“这件事我回去之后自会禀告太子殿下,一切静听殿下吩咐便是,切不可妄加行动。否则若是惹了殿下不快,你我皆要吃不了兜着走!”

最后一句话语气加重,隐含威胁,卫权忍不住僵了僵,而后连忙点头:“全凭姑娘吩咐。”

……

接下来几天,天玄始终没有来过天牢看一眼凤素羽。

倒是凤素羽在醒过来之后,折腾起来,不断地哀求着卫权,让她能够回家一趟,去看看玄鸟族如今状况到底如何。

可是没有天玄的吩咐,卫权根本不敢擅作主张。

而他派去寻找太子殿下的几人,也全被鸢骊挡了回来,说是鸢月姑娘的病情恶化,殿下无心理事,不许他们再去烦他。

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再去触太子殿下的眉头?

而凤素羽在始终得不到回应的情况下,却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是告诉守卫她想见一眼卫权。

守卫见她不再吵闹,也就去请了卫权大人来。

卫权来了之后,凤素羽却一改平静,将藏着的一块带着棱角的石块抵在脖颈处,这石块原本只是从牢中寻到的,如今被她磨损得如一把利刃。

她声音平静道:“卫大人,烦请你去请太子殿下过来,就说我有事相求。否则……”

她的手动了动,石块尖瑞处在皮肤上划过,留下一道红痕,“若是玄鸟族的王女死在天牢里,恐怕不会善了。”

卫权见她以死相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派人去把太子殿下请了过来。

天玄来到天牢之后,看到凤素羽凄惨狼狈的样子,露出嘲讽的笑容,“你以为,把自己折腾成了这个鬼样子,本殿就会心软么?”

“殿下,我已经答应你与你和离,可你为何不肯兑现承诺?”凤素羽清丽的脸上浮现出绝望,“现在我娘亲已经死了,我想去看她最后一眼都不行吗?”

“本殿早已派兵援助了玄鸟族,兑现了出兵的承诺。至于你现在……”

天玄顿了顿,似想到什么,语气陡然锋利,“是为了向被你伤害的鸢月赎罪!”

赎罪……

凤素羽怔怔的看着他,眼里忽然滚下泪来——

他要她赎罪!为她从来不曾做过的事情赎罪!

凤素羽忽然想笑,可是眼泪却越加汹涌。

她看向天玄:“太子殿下,我只求求你,让我去见我娘亲最后一面……”

天玄冷嗤一声,“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凤素羽微怔,心口发凉,她缓缓跪下,行了叩首大礼:“太子殿下,求你,让我回去看看吧。”

看着眼前的女人如此卑微的姿态,天玄却并没有自己预想中的那样畅快。

他沉沉的看着凤素羽,许久才道——

“回一趟家罢了,墨渊,把她带出来,去玄鸟族!”

……

离开之前,凤素羽坚持在天牢中清洗了自己,又换了一身衣裳,把那些伤痕全都掩盖在衣服下面。

天玄陪着她一同回到玄鸟族。

下车的时候,凤素羽有些恍惚,险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天玄伸手扶她一把,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他迅速的收回手,脸色依旧冷峻。

凤素羽慢慢朝着玄鸟族的宫殿走去。

宫殿之中,入目皆是一片素缟,惨白的颜色比鲜血更加刺痛人心。

凤素羽眼眶湿润,几乎走不动路,扶着柱子才勉强没让自己倒下。

直到来到宗祠,看着那新添上不久的牌位,她才终于绷不住了似的,痛哭出声。她跌坐在地上,不住地磕头,哭到全身都在颤抖:“娘亲……是女儿不孝,女儿来晚了……”

剧痛从额头传来,可是所有的痛加在一起,都比不过从心口处传来的痛苦。

那种痛,让她全身痉挛,恨不能立刻死去……

一世隽永犹是空:她跳下了诛仙台

就在这时,她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羽儿?”

凤素羽浑身一震,极缓慢的转过头去,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张了张嘴,艰难地叫了一声:“爹……”

玄鸟族族长凤青只有凤素羽这一个女儿,此刻父女相见,也不禁湿了眼眶:“羽儿,你怎么回来了……”

“爹……”凤素羽抱住了凤青,哭的泣不成声,“对不起,爹……都是我害死了娘亲,是我……是我啊!”

凤青叹口气,轻轻拍着凤素羽的后背:“羽儿,不怪你,这些都是命……”

凤素羽趴在凤青怀里嚎啕大哭,直到嗓子都哭哑了,才慢慢地抬起了头。

她后退几步,然后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爹……女儿不孝,让玄鸟族蒙羞了。”

“羽儿,你这是做什么!”凤青连忙伸手去拉她,却被凤素羽推开了。

她看着自己爹爹,声音艰涩的开口:“爹……我被下天牢的事情,想必您已经知道了吧?”

凤青不忍的别开了脸,他本不想提此事,没想到凤素羽却主动说了出来:“羽儿,外面那些流言你不要去理会,爹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爹……”凤青这副模样反倒让凤素羽更加难过,她苦涩一笑,“凡事种种皆因我而起,是我让您丢了脸面,让玄鸟族蒙羞……女儿一定会赎罪的。”

她这话让凤青一瞬间产生了不好的预感:“羽儿,你答应爹,千万不要做傻事!”

“不会的。”凤素羽轻轻的说,“女儿心里有数。”

辞别凤青之后,凤素羽离开了宫殿,看向站在门口的天玄等人:“多谢殿下,素羽感激不尽。”

痛哭过一场,她的神情看起来却更加平静了,就连那双眸子,好像也带着看破了一切的超脱。

她看着天玄,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加冷静:“殿下,一直以来都是素羽太过任性妄为,强迫您和我在一起,而现在,我发现是我错了,错的离谱……”

天玄冷笑:“你以为同本殿认错,本殿就会放过你吗?”

“您错了。”凤素羽摇了摇头,竟是淡淡的笑了:“殿下,我不求您会原谅我,只求您不要伤害我的族人……倘若以后,我不再出现在您的面前,您愿意放玄鸟族一条生路吗?”

天玄拧眉:“玄鸟族若安分守己,本殿自然不会对他们做什么。”

“有您这句话,就够了。”凤素羽点了点头,自愿走到守卫身边,被缚住了双手。

看着凤素羽垂眸安静的样子,天玄心中反而生出一股烦闷。

不知从何而来,也挥之不去,缠绕在心间,细细的疼。

他拧眉,干脆不再看她,挥手带人回到天界。

……

天玄刚回到殿中,忽然有侍卫报告——

“殿下,凤姑娘说她愿意认罪,伤害鸢月姑娘的事情,她都认下了。”

“她竟愿意认罪?”

天玄狐疑皱眉,不知为何,听到凤素羽愿意认罪,他却是一阵心烦意乱。

侍卫点头:“千真万确,殿下,接下来,该怎么做?”

天玄沉沉站了片刻,“既然认罪了,自然有天官定罪处罚,她与本殿已经和离,自然与本殿无关了,以后她的事,也无需汇报。”

她是玄鸟族王女,即使认罪,不过也就是在天牢关押几年,天界也不会拿她怎么样。

天玄没有多想,只是心头如有一块石头压着,沉闷的很。

他淡淡挥手屏退了侍卫。

……

此时,诛仙台。

天官为难的看着台上那白衣翻飞的女子,“凤姑娘,你可想好了,即使是天罚,也有很多种,您在天牢里不过待个几年就过去了,何必……”

天官顿了顿,神色有些不忍,“何必用这么残忍的方式?”

半个时辰前,凤素羽认罪,他便奉天帝之命来处理此事。

天帝感念玄鸟一族的战功,给了凤素羽特权,她可以自选一种刑罚。

刑罚有很多种,可她偏偏选了最残忍的方式——

剔除仙骨,永坠地狱!

凤素羽望着雨雾翻涌的四周。

台下深不见底,只要跳下去,便会化作齑粉,永生永世无***回。

那便,什么都可以忘记了。

忘记天玄所做的一切,忘记她失去亲人的痛……

她唇角一牵,轻轻笑了,“这样,就可以再也没有痛苦了,多好。”

天官还想再劝,可眼前女子却是唇角一牵,便朝着诛仙台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清澈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凤素羽任由自己从云层跌落……

……

半个时辰后。

侍卫匆匆赶到天玄殿中。

天玄正在处理公务,冷声喝道:“有什么事待会再说!”

侍卫欲言又止,只能压下。

许久之后,天玄似想到什么,问向那侍卫,“她呢,可还老实?”

侍卫支支吾吾道:“凤姑娘,半个时辰前从诛仙台跳下去了……”

天玄瞬间站起,怒目而视,“你说什么!”

侍卫道:“凤姑娘已经跳下……”

侍卫话音未落,天玄已一个闪身,消失在殿中。

须臾间,天玄赶到诛仙台。

那里已经没有任何人影。

天玄暴怒,伸手就提起一个侍卫的衣领,声嘶力竭的质问道:“她人呢?”

侍卫吓了一跳,哆哆嗦嗦道:“殿下,人已经没了,还请殿下节哀。”

天玄脸色骤变——

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宏达呀点评:

第一次看作者夏雷炮的书,整体结构宏大,气势恢宏,嫌念丛生,故事情节紧凑严谨,奇峰叠起,让人欲罢不能,在网络这类小说中称得上是佳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