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东土
东土

东土

作者:三白先生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12 08:43:39

完整版《东土》全文免费阅读,《东土》由趣红河文学为大家带来,古代言情小说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很多书友们都表示非常喜欢看古代言情这种类型的,所以本站推荐。
展开全部

东土:明亚之心

明亚王不会让传承三百多年的帝国就此陨灭。

  

  氏偟报告一万骑兵倒戈相向之后,明刚立即将帝都外曾经被罡魁亲统的八万兵将调往汐沙之城。那八万兵将此刻已经在去往汐沙的路上,明刚可以保证,罡魁的反叛不会得到这八万将士的协助。

  

  夜已深,窗帘外黄雀却还在叽喳的吵着,这雀儿是明亚王最为喜爱的鸟,当新王住进这间王宫时,它就趴在明亚王的肩膀上。这几日,明亚王冷落了这雀儿,雀儿叽喳的叫着,接连三日,而明亚王就在鸟叫声中睡了。

  

  翌日清晨,鸟儿终于飞走了,明亚王却不知道是谁打开了窗户让鸟飞了,但他也没有询问。明亚王就站在窗边,看着窗外华丽的王宫,宫外雄伟的帝都王城,偶尔也抬头看看天空,偶尔飘过的云朵与卧榻之上的华洛图腾一模一样。

  

  到了夜里,明亚王急召王下五爵入宫,他从窗边走到卧榻端坐着,宛如其父明行王那般威严神态。但老王已死,他似乎学不会父王的那种面临任何困难都不显得烦闷的神态。

  

  公爵氏徵进殿跪在下首,明亚王给他赐了座位。新男爵明刚拖着一脸的愤慨走来,也不拜见王,扯了扯护胸甲便叫护卫拖来一把椅子。明亚王并不介意明刚的态度,或许在明刚眼里,明亚王只是他的二哥。侯爵伯爵子爵三人一同走到明亚王的面前,最后不请自来的是明亚王的大哥明度。

  

  明亚王起身走到明度面前,说道:“大哥,我会死去的,就像父王那样死去,但我无法像父王那样精明强干。”

  

  明度拍了拍明亚王的肩膀,说道:“我们兄弟中,你是父王最为器重的,我会遵从父王的意志,无论你作何决定,我一定听从。”明度的话让明亚王心生难以言表的感动。明度以身作则,已经为明行王的计划打好了铺垫。

  

  氏徵说道:“明度殿下,我已老迈,打败罡魁之后,请你接任公爵职位,统领百官。”

  

  明度朝氏徵温和一笑,说道:“明度不才,愿公爵多多指教。”他轻抚耳旁的长长一束鬓发,转身又对明亚王说道:“我有三千府兵,交于三弟明刚。”说完便要离开王的寝宫,明亚王亲自将明度送出。明度和善,是行为的标榜,他自愿献出府兵,是为王下五爵做了示范。

  

  在明度做出决定之后,伯爵氏徵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联合公爵侯爵接受明亚王的提议,交出府兵。五爵中除开掌管军队的男爵不需要府兵外,其余四爵皆有府兵,这些从未上过战场的府兵终将成为华洛帝都重要的防线。

  

  明亚王将目光投向子爵,说道:“子爵掌管国民职务,工农奴隶皆归你管,招募的府兵也最多,你有何建议?”

  

  “我的府兵不交,请王宽恕。”子爵说道:“子爵规矩职业,我的府兵要维持城内秩序,以防动乱,但罡魁已在攻打帝都的路上,我会组织三万奴隶。”

  

  三爵的府兵共有六千,明度的府兵有三千,加上子爵的三万奴隶,大约有四万人,再加上帝都内部的一万王城军以及明刚的两万军队,明亚王所控制的军队足有七万。在人数上,已经足以碾压被驱逐的罡魁。但明亚王深刻的明白他的对手是什么人,战神的名字就像旗帜一样高高的漂浮在整个北大原的上空,只要罡魁还有一兵一卒,就没有人会轻视于他。深思熟虑之后,明亚王说道:“罡魁不止一万士兵,但也不会超过两万,但面对曾经的华洛男爵,我并没有信心。”

  

  “王只需要决心即可,”管理帝国经济的侯爵说道:“罡魁要攻打帝都,我们有守卫帝都的决心。我会精简国库,将帝都封存的粮食和金钱挪出来支持王的军队。”

  

  “王无需担心。”执法历法的伯爵说道:“即日起,帝都内实行战时法规,我和子爵会保证城内的安定。”

  

  “我会安抚百官,朝堂之上不会出乱子。”公爵说道:“王会毁灭罡魁的荣耀,王会践踏罡魁的尊严。”

  

  明亚王初年九月,罡魁毅然起兵造反。他以兰草滨为大本营,以一万骑兵为主战力,又命令劫浮为前锋先行出战三关。三关,被称为帝都南部屏障,是华洛历史上一位名为“兰三”的男爵建造而成,故此名为三关。三关之战,是罡魁进攻帝都的第一场战斗,关乎士气,罡魁怀着绝对致胜的信心,并要求劫浮首战必胜。

  

  几日后,王殿之上传来军报。罡魁的军队已经攻破三关,三关守军少数战死,大部投降。明亚王立即询问负责传报军情的斥候兵:“前锋何人?来了多少士兵?”

  

  “领兵的是罡魁帐下原五将之一的劫浮,他的士兵不足三千,全都是战力强大的五行族士兵。”

  

  罡魁的五行族士兵是十年前罡威攻打五行族时带回来的。罡魁早晚要反,所以他很早就已将这些士兵安置在工族,由劫浮手下之将玫林统领。当罡魁向明亚王宣战,劫浮便速令玫林带领这一千土城兵和一千木城兵开赴三关城下。

  

  其后,劫浮亲率三百骑兵至三关作战。三关守军原有一万,但皆为罡魁旧部,明刚为了防止哗变,将罡魁所有旧部都调往了汐沙,然后派了五千府兵到三关换防。府兵皆为王公大臣看门护院之士,根本无法匹敌劫浮训练有素的精兵,抵抗了不到半日,便弃械投降。

  

  明亚王当机立断,命令明刚增兵三关。他对明刚说道:“罡魁寓意明显,只以不足三千的兵力拿下三关,是想用三关接应后续骑兵大军。”

  

  “那我再调兵力去堵住。”明刚说道:“罡魁的主力是骑兵,不善攻城战,我只需在三关与帝都之间再建城寨,便可再立屏障。”于是,明刚派遣善于防守战的女将蔷薇领兵一万前往。

  

  半日后,又有斥候来报。帝都北部屏障的九鱼关被攻打,敌将是被驱赶出军营的原罡魁五将之一的孓熙。明亚王早已料到,凶将孓熙不服王族约束,只要认定罡魁,便会永远接受罡魁的命令,在孓熙眼里,罡魁是永远的男爵。是以罡魁造反,孓熙定然会响应。

  

  “孓熙有多少人?”明亚王问。

  

  “不足百人。”

  

  孓熙被罡魁用光明甲复活之后,便着手训练了一批死士。氏偟曾有听闻这批不足百人的死士队伍,于是走上王殿中央说道:“孓熙胆敢用不足百人的队伍攻打具有两千守军的九鱼关,必然出动了他的九幽四十五怪。这四十五个人都是能力奇异的怪人,具有以一敌百的恐怖实力。”

  

  关于凶将孓熙的九幽,一山,双煞,三目,四象,五剑,六锤,七骑,八角,九箭,一共四十五个人。孓熙说这四十五个人是来自地狱的修罗,所以称他们为九幽。

  

  照在九鱼关城墙上的阳光如同嗜血的凶光,孓熙站在城头,残忍的割下关卡守将的头。九幽还在战斗,他们遵从孓熙的命令,不许敌人投降,挥武着手里的凶器尽情的融合在嗜杀的宴席中。

  

  如同传言一样,孓熙残忍好杀,决不允许敌人活着离开战场。

  

  九幽中的一山是个身材十分巨大的赤裸之人,他的皮肤好似铁块,但那上面也满是创伤,而他的面容却麻木的好似苦树皮,似乎他不会听到人的悲呴。

  

  双煞,穿着仿佛任何光芒都照射不穿的黑衣,她俩像燕子一般穿梭在敌军之中,是在杀人,却像在跳舞。

  

  三目,是三个只有一只眼睛的男人,三人合称三目,他们瞎掉的那只眼睛似乎就是战后的痕迹。

  

  四象是四个骑着大象的人,大象身体被铁甲覆盖,周身布满了滴着鲜血的刃器。

  

  五剑是五个拿着长剑的人,五剑结合为剑阵,作战时秩序井然,相互配合,在他们剑下的亡魂越来越多。

  

  六锤是六个使用大铁锤的壮汉,铁锤砸下,面前只剩下一堆肉泥。

  

  七骑,骑马的七位骑士,手握长枪,在冲杀的同时,似乎也在寻找此生的欢乐。

  

  八角,八个长角的人,却不知他们从何而来,但他们似乎是往死亡奔去,却还无法走到死亡的尽头。

  

  九箭,九个箭无虚发的弓箭手,他们每射出一箭都会结果一个敌人。这场战斗只持续了半日,九幽的周围只有尸体。

  

  孓熙的屠杀命令十分坚决,他让这两千守关的兵士全部惨死,无一存活。

  

  王殿之上,败报突来,明亚王感到一阵悲愤,但他很快便淡定了下来。身为臣子的氏偟想为王分忧,走到大殿中央自告奋勇,他说道:“请王允许我去对付孓熙。”明亚王点头后,氏偟又对明刚说道:“请男爵大人给我派兵。”

  

  “截住孓熙,你要多少兵马?”明刚问道。

  

  “九幽四十五怪,个个都能以一敌百,若要截住孓熙,至少五千。”

  

  “我已城防补兵,五千人太多,无法抽调出来。”明刚说道:“只有明度的三千府兵未动。”

  

  “好,三千府兵,血战而归。”氏偟临行前对明亚王说了最后一句话。他忧心忡忡,在华洛的历史上,猛将不如智将的道理得到了无数次的证实。他说道:“当心凯拔。”

东土:九幽之恶

崖山之巅,夏风吹动凯拔白色的长发,长发飘飞,又搭在赤翅鸟的羽毛上。他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让华洛王族覆灭,让真正的统治者君临天下的时机。在他得到最妙的答案之前,他不会离开崖山。他一心想要传承神族的意志,就如同那些默默被战争吞噬的神族同胞一样。神族并不高尚,至少在凯拔眼里是如此。神族拥有永恒的生命,却同样拥有着脆弱的身躯。他不知从何处摸出纸和笔,在上面写下文字,抚摸着赤翅鸟的羽毛,让它将书信带给他唯一的朋友罡魁。

  

  罡魁接到凯拔书信是在度过三关之后。他看着纸上的文字,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下了决心。凯拔让罡魁撤军回去上川,这道书信是凯拔第二次让罡魁去上川,但罡魁似乎并不理解凯拔的想法。在他战神的眼里,在战场上几乎没有困难。

  

  “撤退,”罡魁下令道。

  

  劫浮疑惑不解的问道:“已经过了三关,守卫帝都的兵士虽多,却只是乌合之众。”

  

  “凯拔了解我,凯拔也了解战争,我相信他。”于是,罡魁放弃了攻打帝都的决定,但他还是传令孓熙带着九幽骚扰帝都。

  

  罡魁退却的消息传到明亚王这里,这时年轻的明亚王才感到气愤。他早已秘密与上川王历荆王有了约定。罡魁攻打帝都,十天半月之间不会得逞,罡魁没有粮食物资,定然会陷入战争的淤泥中。明亚王想将罡魁陷在帝都,其后历荆王出兵合围罡魁。罡魁纵然有战神之名,也必然遭到围歼。而凯拔早已料到明亚王的阴谋,所以两次飞书让罡魁回去上川。凯拔的计划是让罡魁先克上川,免除后顾之忧再进军华洛。

  

  氏偟率领三千府兵北去截击孓熙。九鱼关陷落,孓熙带领九幽自九鱼关而来,每过村庄,并不约束九幽,任其作恶发泄。九幽四十五怪中,一山贪食,途径村庄的猪羊肉食几乎都被一山吃光。双煞善妒,遇见女子搔首弄姿,便会隔断女子长发,划破女子脸颊。三目好色,视少女如同玩物。六锤易怒,遇见烦心之事便会大发雷霆。

  

  一日,一山正在抢夺村民猪羊,他巨大的身躯使得村民惧怕,但他也惊扰了村里的狂野之人。野盗巟桀不知畏惧,但途经此地的他身边有了牵绊,所以他也不得不暂时躲避着一山。

  

  巟桀正藏在一间破烂的茅草屋里,他的身旁有个少女。他曾对朋友许诺会保护这个少女,所以他会用生命守护少女的安危。

  

  “大怪物过来了,”少女说道:“要是我的熊还活着就好了,它会保护我。”她的眼中滑落忧伤。

  

  “我比熊厉害,”巟桀自信的说道:“那个大蠢货要是过来,我会让他后悔看见我。”

  

  一山朝茅草屋寻去。巟桀不得不跳出来挡在一山面前,他手持破铁剑,目露凶光来者不善。一山挥起碾盘大的手掌拍打巟桀,但巟桀灵敏迅速,躲开手掌,又顺着这巨大无比的手掌跳上一山肩头,一剑斩向敌人的眼睛。幸而一山及时闭眼,眼睛未瞎,眼皮却流出血来模糊视野。

  

  一山哀嚎着逃开,遇见正在折磨村女的双煞和三目。巟桀追击过来,双煞和三目五人立即将巟桀团团围住。双煞使用钢刺在巟桀左右偷袭,但她俩并不能得逞,尽管双煞身轻如燕,但巟桀总能及时躲开钢刺。

  

  三目的大刀虎虎生风,像是嗜血的狼牙。三个独眼龙与巟桀一样狂野,都出身于野盗,但巟桀可号称野盗中的王者,野盗中无人可敌。以一敌五,巟桀并不落下风,甚至还没让他感觉到危险。

  

  附近的六锤听见兵器的抨击声,前来助战。六锤的铁锤重愈百斤,只需一击便可使人粉粹,但挥舞起来却不灵动。巟桀总能有办法在铁锤下保护自己的生命。

  

  六锤发怒了,六人挥武的速度越来越快,连双煞和三目都为了避免误伤而退出战斗。六锤将大锤旋风一般舞动,他们臂力奇大,热血上涌,每挥动一圈铁锤,脸上的怒气便增加一分。

  

  他们越发疯狂,将周围的草屋石墙都砸成废墟,但废墟中并没有巟桀的尸体,甚至没人看见巟桀是何时消失不见。

  

  罡魁退兵之后三日,孓熙来到名为“布蓝”的村庄里,与布蓝村毗邻的就是氏偟驻军的红袖村。

  

  氏偟并未立即与孓熙开战,尽管他看见布蓝村村民在九幽怪人的侮辱折磨下慢慢走向死亡,但他还是克制着自己的悲伤和愤怒,冷静的思考战略部署。他思考着四十五怪各自的弱点,分析自己所带三千府兵的优劣。

  

  氏偟似乎得到了一盏明灯,于是他主动带军开战,将布蓝村包围。但他又似乎忘记分析自己的弱点,就如同罡魁所言,他确实很聪明,但聪明并不能使人成为合格的将军。氏偟缺少的不止是对士兵的统御之力,而单就这一点的不足,就导致他被孓熙击败。

  

  孓熙在五十年前就是战场的噩耗,他不需要战略,不需要排兵布阵,他就像一辆战车只会横冲直撞,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孓熙在战场上给敌人的压力太大,总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让敌人产生不战快逃的心思。他击败了氏偟,让聪明的氏偟再次蒙羞。

  

  好在氏偟的智慧没有造成他的盲目自大,因此孓熙也没能真如其言的将三千府兵全部斩杀。氏偟逃离了战场,所率三千人还剩下大半,但他也没有勇气再与孓熙对战。

  

  夜灯昏暗,巟桀和少女不知如何躲开哨兵来到氏偟面前。巟桀就站在氏偟对面,少女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面对突如其来的巟桀,氏偟保持着镇定。因为他知道对方没有恶意,因为对方还带着一个女孩子。

  

  “孓熙没有罡魁恐怖,”巟桀对氏偟说:“我也没有罡魁恐怖,但我有面对罡魁的勇气,何况只是孓熙,就让你失去勇气。公爵氏徵之子,氏偟。”

  

  “请你助我,”氏偟不问巟桀出处,不问巟桀名字,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我俩联手,诛杀孓熙。”

  

  “我倒非常乐意,但现在没有机会了。”巟桀说道:“孓熙离开了布蓝村,我来就是给你说这个的。”

  

  “机会还会有的,我已经将孓熙看做我的敌人。”

  

  “那个怪物本来就是你的敌人,”巟桀说道:“不过,很不巧,他也惹到了我。”

  

  氏偟似乎找到了信心,他坚定不移的想要打败孓熙,并且立下誓言,今生绝不会被同一个人打败两次。或许他终将实现他的誓言,而且在同一个地点。只是那属于多年之后的胜利并不让他感到兴奋。

  

  十月中旬,天气开始寒冷。罡魁在历薇公主的营帐中增添了火炉,炉子里时不时发出干柴被燃炸裂的声音。历薇走到罡魁身边,柔声问道:“夫君在发愁,却想要将这愁隐藏在心里。”

  

  “我已不是男爵,可你仍然在我身边。”罡魁试探性的细声问道:“你是我的妻子?”

  

  “只是你的妻子,已经不是上川的公主。”

  

  “你不会怪我?”罡魁又问。

  

  “永远不会,”历薇似乎真情流露,就如同她所言:“我说过,愿为苍鹰羽翼,与苍鹰同在。”

  

  罡魁一把抱住历薇,这一夜他睡得很安稳,在他怀里的历薇也睡得很香。

  

  翌日天明,罡魁毅然决定出军上川。一万华洛骑兵,分为三队从兰草滨出发。第一队五千人由劫浮带领,奔袭上川王城南部的驻军,抢夺攻城器械。第二队三千人由罡威带领接应劫浮。第三队两千人舍弃马匹,化为步兵,由罡魁自己带领,埋伏在上川王城南郊外,截击出城救援的上川军。

  

  三军自千里开外奔赴,骑兵迅速,来去如风。历荆王在梦里被传报紧急军情的士兵惊醒,当他知道城南驻军被袭击后,罡魁已经抢夺了物资在距离王城三十里开外布下军阵。但罡魁的目的只是为了抢夺攻城器械,以做出即将攻打上川王城的假象。

  

  上川族中,历荆王堂兄历凡为上川大将军。历凡此人,不善攻坚战,不善防守,却熟知上川王族历代秘传阵法。他按照秘传阵法所述,将上川六万大军分为五营,每营一万二千人,设立营部将五名。

  

  第一营为龙武营,第二营为虎威营,第三营为狼袭营,第四营为天鹰营,第五营为凤尾营。

  

  其驻扎在王城之南的虎威营已被罡魁袭击,军械皆被掠夺。龙武营驻守王城内部,狼袭营在王城之北。军情来报,历凡立即将狼袭营调至城南郊外沙场,布下军阵,以待罡魁来攻。又急忙传令天鹰营、凤尾营速来助战。

  

  “吾王无需担忧,”历凡说道:“两日之内,天鹰营凤尾营大军必然到来,到时候,四大营军结成战阵,定然会将罡魁大军击败。”

  

  两日之内无战事,罡魁建造好营寨,两军对峙,但罡魁并未发起进攻。

  

  两日后,探马来报历凡,说凤尾营已被袭击,一万二千战士全部阵亡。历荆王大惊失色,感觉内心被一种恐惧包裹。

  

  历凡则大怒,问道:“凤尾营怎会全军覆没?”

  

  “是被罡魁的骑兵偷袭了。”

  

  “不可能,罡魁的骑兵都在龙武营对面与我军对峙着。”历凡的声音越来越大,他吼道:“我一日三次探马,罡魁出军,我怎会不知?”

  

  历凡发怒完毕,立即便有探马回报。探马说道:“罡魁营帐炊烟袅袅,正在做饭。”

  

  “出军,命狼袭营进攻。”历凡说道。他想,既然罡魁大军袭击了凤尾营,那对面的罡魁营寨必然是空营,炊烟袅袅只是罡魁在掩人耳目。果不其然,历凡只在罡魁营寨中遇到了几十个燃草生烟的伙夫。

完本试读结束。

杨氏三岁啦点评:

《东土》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