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将夜行
将夜行

将夜行

作者:薛不紫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7 09:11:00

《将夜行》是网络写手薛不紫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将夜行》精彩节选:“啊!救命,不要,放开我!”轻纱少女再也忍受不了这满嘴口臭的死胖子的骚扰,大喊道。为了替父还赌债,她不得不卖身给聚义堂,却没想到第一天便会被人羞辱。 就在少女认为自己即将被凌辱时。 那刘大人停止了动作,少女感觉有些湿热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脸颊。 “啊!死人了……”睁开眼睛,少女看到的却是被开膛破肚的刘大人,他那原本圆润肥大的肚皮此时却被一把长刀纵向拉开一个大口子,肠子流出挂在边上,一滴滴猩红的鲜血掉落在她身上。这一幕直接将少女吓昏了过去。
展开全部

夜行-薛不紫

将叶眉小心翼翼地抱上床榻,薛易用真元烘干了她的衣物,给叶眉搭上被褥,烧了些姜汤,用真元稳住了她的脉象,离开了叶氏的客栈。

  

  夜黑风高杀人日。暮色逐渐吞噬着一切,包括阳光。花费了些许时间,薛易打听到了聚义堂的所在。月辉映照着他的脸庞,显得格外冰冷。

  

  入世炼心,极其艰苦。

  

  薛易六岁得知自己身世,与山角下的那些村童玩耍时常羡慕别人能得到父母的关爱,而自己却被抛弃,但好在老头子对自己还算不错。

  

  十二岁,已跟着老头子习武六年的薛易已经能运转十二周天。薛易亲自封住了自身的泪腺,世间文字八万万,唯有情字最杀人。不过即使这般,薛易相比于老头子心若冰清,波澜不惊的境界还是相去甚远。

  

  十六岁,薛易亲眼目睹那个山角下的村子,他从小长大的村子被人屠杀得只剩残垣断壁后他疯狂了。

  

  之后的几天,薛易向老头子讨问这世间存在的诸多问题,他想要修正,却感到很无力。而老头子给的答案,便是让其入世亲自追寻。

  

  不急不躁,念由心生。

  

  薛易孑然一身,向着灯火通明处缓缓走去。

  

  ……

  

  “哈哈!刘大人,叶泽已死,只独留其老母与女儿,今后这青石镇便是你我二人说话了。”季鹰揉着怀中美人的胸脯,对着面前那人笑道。

  

  “那是当然,叶泽平日里处处与本官作对,本官早就看他不顺眼。不过季老弟啊,你看这劫得的这批货,咋们怎的分呢。”被季鹰称作刘大人的中年男子揽过一穿着薄纱的少女,将其按到自己圆润肥大的肚皮上,喝下少女递上酒尊中的琼浆。

  

  那少女被刘大人的猪手游走全身,脸色变得绯红,却不敢吭声,只得不断倒酒,任其玩弄。

  

  看着刘大人一脸享受之意,季鹰心中冷笑,这老狐狸,八成是想拿那批唐刀的事要挟自己,多拿些油水。想了想日后需要合作的空间还很大,季鹰嘴角抽了抽道:“那自然是刘老哥你六我四了,这次事情能办成,刘老哥提供的那批唐刀功不可没啊!”

  

  季鹰特地将唐刀二字咬重了些,意在提醒刘大人别太贪,否则大家都不好过。

  

  刘大人怎地听不出季鹰话里的这番意味,露出半嘴黄牙笑道:“唐刀的事不过是小意思,既然老弟你执意要老哥我多拿,那也是看得起老哥我是不是?怎能推让呢,哈哈!”

  

  “刘老哥说的对,来来喝酒喝酒,今日得尽兴,哈哈!”季鹰皮笑肉不笑的向刘大人敬了杯酒,心底里却在骂这刘胖子不厚道。

  

  刘大人将酒一饮而尽,随即看向了身旁的少女,邪笑着说道:“喝酒有什么意思,咋们不如玩玩这个小浪货。”话音刚落,便迫不及待的将轻纱少女压倒在地,撕开少女的衣襟亲了上去。

  

  “啊!救命,不要,放开我!”轻纱少女再也忍受不了这满嘴口臭的死胖子的骚扰,大喊道。为了替父还赌债,她不得不卖身给聚义堂,却没想到第一天便会被人羞辱。

  

  就在少女认为自己即将被凌辱时。

  

  那刘大人停止了动作,少女感觉有些湿热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脸颊。

  

  “啊!死人了……”睁开眼睛,少女看到的却是被开膛破肚的刘大人,他那原本圆润肥大的肚皮此时却被一把长刀纵向拉开一个大口子,肠子流出挂在边上,一滴滴猩红的鲜血掉落在她身上。这一幕直接将少女吓昏了过去。

  

  “你!……你到底是谁?……”季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少年有些惊慌和害怕,此人居然能轻易潜入聚义堂且不被自己发现,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很可能更高。

  

  薛易抽出带血的唐刀,冷笑道:“这唐刀还真是好用,你想怎么个死法?”

  

  

缘起缘灭-薛不紫

季鹰此时酒已惊醒了一大半,右手按住腰间佩刀。

  

  眼前的少年虽看似非常普通,周身毫无真元运转的痕迹,但季鹰却不敢轻视。倘若这少年的确是个普通人,那他又怎能轻易潜入并且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刘老狐狸一刀毙命的?

  

  “阁下与我素不相识,为何刀剑相向?”季鹰额头隐约有汗珠冒出,他突然联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

  

  薛易在季鹰看来年龄不过十六七,而季鹰却是有着黄阶后期巅峰的实力。按理来说若是薛易的真元流动让他无法察觉的话,薛易的实力至少是黄阶以上的玄阶。要说地阶或者是天阶的话整个荆楚也没多少这样的高手。

  

  但季鹰的困惑在于薛易就算是打娘胎里修炼,也不可能在十六七岁就成为玄阶武者了啊?

  

  除非——薛易在周天运行上突破了极致!

  

  不好惹!叶泽是从何时结识到了这种人?但凡在周天运行上突破极致的人,最后无一不是突破了天阶,成为先天武者。这样的人大多背后有大教为其撑腰,不是他一个小小的聚义堂堂主能惹得起的。

  

  “这刀,快否?”薛易弹了弹唐刀刀刃,淡漠地说道。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来意,今夜季鹰必死!

  

  “呵,这刀快!快你吗辣个比!”季鹰咬了咬牙,深知自己逃不过。与其任人宰割,还不如殊死一搏。腰间长刀如惊雷,银光乍现,斩向薛易的颈部。

  

  薛易倒是略微吃惊,一截青丝掉落至肩头。人在危机关头,果然是能爆发潜力的。

  

  “嘭!”季鹰见自己全力一刀竟然只斩下薛易的一缕发丝,立即冲出了房门,化作一阵残影。

  

  “哼!跑得掉么?”薛易展开《燕子三抄水》,跟着季鹰,如影随行。

  

  季鹰咬了咬牙,在这么下去,要不了多久,自己体内真元便会耗尽,倒时候便真的完犊子了。

  

  “结束了。”薛易冷漠的说道,手中这把唐刀是从一个聚义堂看门的那里夺来的,此时被薛易夹杂着浑厚真元掷出,如流光射向季鹰。

  

  “噗哧!”刀刃嵌入肉体。“啊!我的腿,艹泥马,老子跟你拼了!”季鹰左小腿与身体分离出去,鲜血喷涌而出,剧痛迫使他额头青筋暴起,体内真元乱窜,这是要自爆的征兆。

  

  呵,薛易内心冷笑。他突然不想杀季鹰了,右手化作剑指迅速地在季鹰身体的几处大穴点了下去,将其丹田震碎,找回那把唐刀将其手筋脚筋全部挑断。

 

  此时的季鹰如同泄了气的河豚般,脸色死灰,萎靡不振。他知道自己完了,彻底完了!

  

  对于一个武者,最可怕的不是死,而被废去毕生修为,沦为芸芸众生的一员……

  

  薛易扔下唐刀,看着季鹰,眼中并无悲悯之意。季鹰落得如此下场,全是咎由自取,转身离开,回到了叶氏的客栈。

  

  叶眉还未醒来,薛易只留下了封书信,告知其父母的仇自己已经帮她报了,今后的路再苦,也得走下去。

  

  缘起,缘灭。芸芸众生,这样的事薛易知道自己还会遇到许多,他能为叶眉做的只有这么多了。要解决大部分的,得除掉根源问题,这便作为自己炼心的一部分吧。

  

  负着避世剑,薛易融入了黑夜,渐行渐远。

完本试读结束。

寄春小仙女点评:

《将夜行》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