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糕点不如娇娘甜
糕点不如娇娘甜

糕点不如娇娘甜

作者:沈秋瀚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23 14:01:37

火爆新书《糕点不如娇娘甜》由网络作家沈秋瀚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柳三娘一进屋子便开始像复印机一样上下打量着,这个眼神像是嫌弃又像是在试探什么,萧秋月忙迎了上去:“这位客官,您是要喝茶呢,还是买些点心。”柳三娘看了看萧秋月,这丫头在自己眼里可什么都不算,她清了清嗓子说:“我是你们对面天茗阁的老板娘,明天我们就正式开门迎客了,今日便前来拜访一下妹妹,以后两家也可以相互照应着点儿。”萧秋月听她这么说心里是恨得牙痒痒,说这么大声干嘛,自己茶楼里人那么多,这不就是相当于过来打免费广告了吗,纯属恶意竞争,挤兑人呢不是?
展开全部

第11章-沈秋瀚

可能这就是女人的一个占有欲作祟,本身萧秋月并不打算自己开口说这个话,但是今天的事情一下子刺激到了她,因为她不想和其它女性共享同一个男人,而且对方又是青楼头牌,要什么有什么,而自己身材普通,长相也普通的要命,性格不太好脾气丑垃圾话还多,唯一的优点也就只有做点心好吃了,想到这里她眸子里的光渐渐暗了下来,江锦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隐隐能感觉出来这件事情和隐月儿有关,但是他现在没有办法讲出隐月儿的身份,事关武林,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误大事。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柔软的发丝让江锦年忍不住又揉了两下,他看着一脸委屈的萧秋月轻生说:“秋月,我和隐月儿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但是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到日后时机成熟,我必然像你和盘托出。”萧秋月看着江锦年认真的样子倒也不像是在骗自己,她看着江锦年的眼睛学着他刚才的样子说:“我身上也有秘密,只能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全部告诉你。”

江锦年看着萧秋月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这丫头真的是可爱的要紧,这是萧秋月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江锦年故作神秘的说:“因为我会卜卦,心上人的名字就是萧秋月。”萧秋月一听这个就来了精神:“好厉害啊!那你给我卜一卦吧!”江锦年装模作样的问了问她的生辰八字后便合上了眼睛掐指算了起来,他突然睁眼,一脸惊讶的神色,这把萧秋月给吓了一跳,她盯着江锦年想出声问问怎么回事儿,江锦年倒是早一步说了出来:“你这是红鸾星动啊。”萧秋月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表示自己有些听不懂,江锦年笑了笑俯身在她耳边轻轻说:“喜事将近,心上人就在眼前。”萧秋月满脸娇羞的锤了江锦年一下脸红红的嗔怪着:“讨厌。”

此时冬雪掀开门帘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萧秋月脸红的样子,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本身应该退出门去,但是她又有事要和萧秋月讲,就成了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她是往前走也不是,退出门去吧也不行,萧秋月看着冬雪踌躇的样子,便整理了一下头发后看着冬雪说:“怎么啦,有什么事儿吗?”冬雪看着萧秋月有些没反应过来,萧秋月又咳嗽了两声后,她才反应过来:“哦哦,那个林老爷来了,说想见见你。”萧秋月应了一声后整理了一下衣物便走了出去。

萧秋月一出门便看到了林翰生坐在茶桌旁慢慢的嘬着碗中温热的秋梨膏,琥珀色的汤汁在骨瓷碗中显得格外清澈透亮,清甜的味道也让人欲罢不能,林翰生觉得这个东西比平时府中的龙井还要好喝,在看到萧秋月走过来时,他笑着冲她招了招手,待萧秋月走近后便开口问道:“秋月啊,你这个秋梨膏是什么东西啊。”萧秋月淡淡的笑了一下,解释说:“这秋梨膏是古法秘方熬制而成的秋日饮品,生津止咳,而且润肺,在这种干燥的时候喝最好。”

林翰生点了点头,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突然开口:“秋月啊,你知不知道这街对面儿又要开一家茶楼了?”萧秋月闻言一愣,又开一家茶馆?这不是在给自己找事儿吗,突然性出现的同行让萧秋月有些适应不过来,她可不乐意自己的银子钻进别人的腰包里。

林翰生看着萧秋月的脸色不太对劲,想到这毕竟也是个年轻人,脸上终究还是藏不住事儿,他语重心长的对萧秋月说:“秋月啊,做生意嘛,总会有这种竞争的情况出现,对此你不能去害怕发愁,你得去应对啊。”

萧秋月点了点头,这个事情她当然明白,但是怎么去应对呢,单纯是点心好吃是不可以的,毕竟人这种生物是十分复杂的,一旦有了新的地方他们肯定会先去新茶馆尝试一下,这样一来除了死心塌地的老顾客之外,其他人一过去,自己的营业额就出问题了。

这时顾闻风刚好从自己身边经过,她突然想了起来,自己这个茶馆有些过来的人不只是来喝茶的,更多的富家小姐是来一睹两位美男的芳容,这个应该就算是一种服务了吧,如果再多加一些其他娱乐方面的那岂不是京城独一家?

萧秋月一下子想开了,而且这个地方的达官显贵偏爱附庸风雅,最近的评弹在京城地区很火,虽然是吴侬软语但是也别有一番风味,北方人听惯了粗犷的京剧或者是大鼓突然来这么一个清新的江南小调岂不美哉。

她兴奋的搓了搓手准备着手准备这件事的时候一个美妇人走进了店中,这人便是隔壁茶楼的老板娘柳叶青,在家中排第三,所以也就人称柳三娘,这柳三娘一双细长丹凤眼,似笑非笑脉脉含情,眼角微微上挑看着就勾人魂魄,鼻子高挺嘴巴小巧,脸盘如同早春桃瓣般细腻,皮肤白嫩水灵,看上去可是一掐就能出水,头发乌黑亮丽还懒懒的挽了一个随意的样子,看上去更是楚楚动人,着实是个标准的美人儿,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身上散发的感觉让萧秋月很不舒服。

柳三娘一进屋子便开始像复印机一样上下打量着,这个眼神像是嫌弃又像是在试探什么,萧秋月忙迎了上去:“这位客官,您是要喝茶呢,还是买些点心。”柳三娘看了看萧秋月,这丫头在自己眼里可什么都不算,她清了清嗓子说:“我是你们对面天茗阁的老板娘,明天我们就正式开门迎客了,今日便前来拜访一下妹妹,以后两家也可以相互照应着点儿。”

萧秋月听她这么说心里是恨得牙痒痒,说这么大声干嘛,自己茶楼里人那么多,这不就是相当于过来打免费广告了吗,纯属恶意竞争,挤兑人呢不是?

第12章-沈秋瀚

这柳三娘也是个刁蛮的人,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萧秋月此时已经是在发作的边缘,可是她还是一直在喋喋不休:“姑娘啊,我们那儿呢现在还聘请了从宫里退下来的糕点师傅,那点心真是绝了,宫廷秘方再加上人家祖传的方子,啧啧啧,实在是让人欢喜的很。”说着,她还抓住萧秋月的手,一脸心疼的说:“听说妹妹现在是自己一个人做点心一个人记账,这白嫩的小手儿都快磨起茧子了,下次有机会来姐姐的茶楼,姐姐请你吃原来御厨做的芙蓉糕。”

这一番话把萧秋月可气的不轻,过来打个广告也就算了,夹枪带棒的在这儿隔应谁呢?还宫廷秘方,老娘家的凤来楼就是宫廷御方祖传秘籍,轮得到你这只野鸡在我这里咕咕哒?老娘直接一个鸡笼飞起给你扣在里面儿。

萧秋月心里是垃圾话抑制不住的狂轰滥炸,可是面儿上还是得过得去,脸上依旧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看上去乖乖巧巧的,她也顺势握住了柳三娘的手说:“那敢情好呀,也不知道姐姐叫什么名字,哪天妹妹去了你的茶楼都不知道该怎么吃到御厨的芙蓉糕呢。”这御厨两个字说的不轻不重,但是却让柳三娘有些不舒服,她勉强的笑了一下说:“我叫柳叶青,妹妹直接叫我柳三娘就行了。”

萧秋月笑着握紧了柳三娘的手说:“那之后妹妹去天茗阁也劳烦三娘了。”柳三娘觉得萧秋月手劲极大,把自己的纤纤玉指都捏的没了血色,她连忙抽出自己的手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便匆匆走掉,回到天茗阁后,柳三娘坐在楼上靠窗的一把红木椅上,透过雕花木窗上的盒子看着不远处的凤来楼心想“这个丫头不简单,自己不能轻举妄动,免得给自己引火上身。”

看着柳三娘走了之后,萧秋月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毕竟在自己这个店里一讲什么宫廷御厨,这有钱人不都想试试皇帝是个什么待遇吗?现在已经有人开始讨论起来了天茗阁的事情,萧秋月稳了稳神,压住内心的怒火,毕竟这是个极大的挑衅,放给哪个老实的生意人都不会在人家店里正热热闹闹的就突然出现然后明里暗里的说自己的怎么怎么好吧,江锦年刚忙完,一看萧秋月这神色不太对,便凑了过去:“秋月,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现在直接阴沉着一张脸,这变化快的有些让江锦年反应不过来。

林翰生有些担心的看着萧秋月,她虽然说凭借一己之力把这个茶楼做的还算红火,可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小丫头,人生阅历还是不丰富,自己生怕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是他这可想多了,虽说萧秋月喜怒形于色,但是她可不是那种没有城府的人,虽说原来萧秋月的做人准则有一条是“如果有人提出问题,那么就直接解决掉提出问题的人”可是现在这个地方和自己原来的世界并不一样,这儿可是没有水军的,也不能把人喷到退网,现在只能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了。

江锦年看着属实有些担心,想着萧秋月昨日所说秋梨膏有下火的功效便示意林翰生稳住萧秋月,自己去给她端一碗秋梨膏过来,可能是实在担心,江锦年端着碗出来时还不小心撒了一些出去,萧秋月看着江锦年突然笨手笨脚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自家男人怎么这么可爱,江锦年看着萧秋月笑出来,自己也放心了许多,毕竟刚刚她板着一张脸,完全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嘛。

就在江锦年把秋梨膏端给萧秋月的时候,一旁的林翰生看出了一些倪端,他心想“这两人不会是好上了吧。”待萧秋月去后厨时,林翰生叫住了江锦年:“小江,你过来一下。”

江锦年走了过去,恭恭敬敬的问道:“林大人是要加茶还是点心?”林翰生嗨了一声说:“小江啊,你是不是和秋月”他抿了抿嘴,试探的说道:“在一起了?”江锦年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脸上的笑容却满满的溢了出来,林翰生这时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小江,我知道你是什么身份的人,既然你和秋月在一起了就不要辜负她,她这个孩子单纯的很,你要是对不起她”林翰生顿了顿,低声说:“你若是辜负了秋月,不止是她父亲,我也不会放过你。”

江锦年闻言一愣,他连忙表示自己会对萧秋月一心一意踏踏实实,绝对不会在中间出现任何问题,林翰生满意的点了点头,慢慢说到:“秋月完全是配得上你的,所以,你别出任何岔子。”说完便把茶钱放在桌上,起身走了。

林翰生一出门就看到了缩在包子摊旁裹得严严实实的萧瀚城在伸长了脖子往里看,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眼里就只有这个女儿了,自己两个儿子现在怎么样也都不过问一下,老是用“好男儿志在四方”来搪塞。

他走过去拍了拍萧瀚城,萧瀚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抓住林翰生的胳膊就要摔过去,还好林翰生及时喊出了他的名字,不然自己怕不是要被摔得躺床上好几个月,萧瀚城看着是自己的老朋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翰生啊,你出来了?”

林翰生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我要是现在没出来,站在你面前的又是个什么啊。”萧瀚城没有搭理他这句话,急急的询问道:“我闺女怎么样啊,过的好不好,是不是瘦了,有没有人欺负她啊?你说话啊?”林翰生被萧瀚城这一大串问题砸的有些晕头转向,他忙说:“停停停,你打住啊,问题这么多我怎么都能记下来,倒是你,现在为了看自家闺女又回京城任职,你真是……”

萧瀚城眼睛一瞪:“为了女儿怎么了?那两个臭小子摔打摔打都无所谓,但是女儿就是得捧着!我家秋月长的那么好看而且又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受苦受罪怎么办?有人欺负怎么办?我这个当爹的不得过来给她撑腰?”

林翰生叹了口气:“得得得,您说的都对,今日就在我府中留宿吧,明日一起去宫里。”

小说《糕点不如娇娘甜》 第11章 第11章 试读结束。

盼之酱大魔王点评:

《糕点不如娇娘甜》这本书,必须认真看专心看,才能不迷糊。不然容易记不住情节,线索,如果是观看视频可能会轻松点,看文字就必须认真记情节和伏笔线索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