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这个皇后很护短
这个皇后很护短

这个皇后很护短

作者:宫米粒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7 11:29:52

本站为大家带来《这个皇后很护短》免费阅读,文章内容引来无数粉丝,这个皇后很护短全文完整版章节免费阅读,喜欢这本的伙伴们速来观看!
展开全部

这个皇后很护短第16章试读

  莫溪桐直接起身来到刘氏身边,目光冰冷的盯着她望了一会儿:“妹妹,原本身子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的,这忽然要让自己变得病殃殃的,只怕确实需要喝些药才是,不然怎么能让自己的病复发呢?不过你这种方法未免有些太蠢了,虽然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算是赢了,看你这做法可没有伤到我呀!”

  从刘氏一进来,她就闻见刘氏身上一股浓浓的药味。这药味味道太浓郁了一些,若不是用的药剂过大,仿佛像是要它立马见效一般,莫溪桐也不会有这般察觉。

  原本只是试探说一说而已,不想这话一出口,刘氏的脸色更加苍白,颤颤巍巍的说道:“妾身不明白……侧王妃所说何意?”

  “我没空与你们在这里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你们一个两个的太不懂规矩了,想来王菲也很是忧心烦恼,我身为侧王妃,理应帮王妃料理后院的事情,今日你们通通都来迟到了,若是不惩罚,这佑王府的规矩何在!”

  说完不顾三人巨变的脸色,挥手对灵玉说道:“这里交给你们两个了,这王府的规矩,可不能不当回事啊,我有事先走了,若是她们三人有谁不听你的,直接就耳瓜子打上去,我定会保证你们两个无碍,毕竟我可是帮王妃清理这后院,想来王爷也不会怪罪于我!”

  “侧王妃,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你让两个下人来管我们,你就不怕王爷一气之下把你这两个丫鬟给杀了吗?”马氏哪里受过这种屈辱,又怎能忍气吞声。当即搬出王爷,想要镇压这侧王妃嚣张的气焰。

  莫溪桐走到门口闻言转头看着她邪魅一笑:“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在进入王府之前王爷就已经答应过我,只要是我雅汐阁的人,哪怕是王爷也没有资格处置的,这是王爷一早就答应的!而且我身为侧王妃,难道还不能教训你们吗?灵玉千万别心慈手软,我先走了,若是她们不听你可以叫雅西阁的侍卫来帮忙!”

  说完就走了,不在理会里面的三人,当初她就跟唐婉萍说过,她需要一个不被人随意指导的位置。

  像什么皇后,贵妃,贤妃这些就算了,毕竟谁叫人家位置高嘛。可这三个妾室居然敢看人下碟子,这不是找死吗!

  本来她是想亲自教训一下这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可是今日她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出去,便就不陪这三个傻子玩了。

  她独身来到一间成衣店,半响成衣店后门被人打开,一个扎着高马尾,鼻子下面一圈小小的胡子,穿着高领遮掉脖子的劲装脸上带着半块银色的狐狸面具。

  莫溪桐吃下一颗药丸,然后往毓华街上最大的青楼‘馆丝楼’而去,一进门便拉过门边的一个女子靠在怀中:“许久未来可有想我!”

  露出的声音竟粗犷不已,完全听不出一个女子的柔弱,反而是一个阳刚男子般的粗犷力量充沛。

  “讨厌,公子许久未来,奴家自然是想的!”那女子犹如无骨的蛇类一般靠在她的身上,缓缓伸手揽住莫溪桐的腰,入手感叹道:“奴家每次靠近公子都觉得公子实在是让奴家汗颜不已,公子这腰啊竟比奴家的腰还要细!”

  说完竟捂着嘴巴嘻嘻哈哈笑了起来。莫溪桐挑眉,然后用手调戏一下女子的脸庞:“就是因为本公子是个瘦的,这才来找你呀,因为你是一个丰满的妹子儿,只有你才能与本公子互补呀!”

  两人一路嬉笑着,往内堂走去,二楼上有一俊美男子伸头对下面喊到:“诺伊你赶紧上来吧,都等你许久了!你要是喜欢就把手边的人带上来也无不可啊!”

  莫溪桐是‘谍楼’的掌管人,一直以男装示人,化名诺伊。

  ‘谍楼’是专门收集各地方情报的组织,是整个天庆王朝与其他各国都遍布着眼线。

  在其他领土上的信息消息按月份递回总部,在天庆内的消息按七日一次递回总部。

  关于皇族、朝廷、政策改变通通由楼主查看,其余的事情皆由黎书白代审理。

  诺伊这才放开那女子:“等着我,我处理完事情就下来找你!”说完就几步上楼,推开房门。

  “黎书白,你有什么事情就不能温柔一点吗?非得要从二楼高声喊我才行!”把手里拿着的扇子放在桌面,内心还有些不悦。

  “这不是我着急想知道你一直查找了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有眉目了,听你信中说你好像查到了,我实在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能完美的避开我们谍楼的查找!”

  这是对他们谍楼最大的侮辱,而且这人还就在天庆王朝,这不是更大的侮辱吗?也就是说这人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晃动,可他们查找了几年都未曾找到。

  这不是赤裸裸的打了他们谍楼的脸面嘛,他倒是要看看这人到底是谁有如此大的本事。

  “这我不能告诉你,难道你约我出来就只是说这个事情吗?没有其他的要说的吗?”诺伊带着危险的问到,原本她的身份就不能被暴露。

  若黎书白真的只是为了这么一件事情匆忙把她叫出来,冒着有可能被暴露的风险,那真的是欠收拾了。

  “自然不是,给,这些都是需要楼主亲子查看的消息,若是在累积的多一些,只怕你看起来就有些困难了!”黎书白很清楚自己家的楼主一向懒惰,若不是必须要他去做的事情,他是能不做就不做。

  闻言诺伊起身往屋子里的墙面走了过去,然后站着不动。

  黎书白便上前对着墙面的一幅画画上是几个飞天壁女的画像。只见他按顺序在那几个女子眼睛部位轻轻击打,之后墙面便整个向左面移开。

  最后呈现在眼前的就是往下走的楼梯口。诺伊进入面后那墙面便自动合上,黎书白在外面守着,以防有什么变故发生。

  “嗯!”诺伊看着自己手中的信件上面写着佑王傅佑樘娶莫天雄之女莫溪桐为侧王妃,上面还详细的罗列了佑王娶莫溪桐的原因。

  她挑眉,心里倒是有些异样的感觉,这还是第一次在自己的谍楼情报上看见自己真实的名字在上面,托佑王的福自己还能够进入谍楼的情报网中。

这个皇后很护短第17章试读

把案卷都查看分类后,能影响局势动荡的全部都贴上密封条,这才离开密道。

“剩下的事情麻烦你了。”她看完之后还要麻烦黎书白把案卷带回谍楼。

沿着馆丝楼的走廊信步走着,从楼上往下看去,下面有一人被身边人簇拥着往外面走去。

黎书白开门看见她还在原地就上前与她一同往下看去,除了几个男人揽着女人走动之外什么也没有看见,“您这是在看什么?”

伊诺说道:“太子怎么会来青楼?”皇上一直不提倡青楼之地,这太子居然敢公然来馆丝楼。这其中定然有什么不对劲的。

“哦,还没来的及和您说明。”黎书白这才想起来,“我们楼里的花魁怀了孩子,已经给了银两让她和那个男人走了,这青楼没有花魁也不行啊,就找了一个新花魁。”

“你是说太子是为了这新花魁来的!”她转头疑惑的问道:“这新来的花魁你们调教好了吗?就让她接太子的单子。这要是说些什么不该说的,我必不会轻饶了你!”

黎书白抬手行礼说道:“人还没有调教好!”

闻言,她眼神顿时危险起来,谍楼本来就是活在人群中,也隐匿于人群中的存在,一般打探消息的哪怕是一级的走夫也是要经过专业的调教和药物控制的。

这花魁直接和这朝廷上的官员接触最起码也是五级以上的探员资格,现在告诉一个没有经过调教的人直接接触了当今太子。

这是失职,更是不可饶恕的罪责,“黎书白,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这对于谍楼意味着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

“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你要是再逼迫我,我就去告诉太子殿下!”这边事情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楼梯口有声音传来。

黎书白立即收起手,站在诺伊身后。

花魁彩云一脸骄纵的走进来,身后跟着老鸨苦口婆心的劝解说道:“要留在我们馆丝楼都是要经过调教的,哪怕你是花魁也一样要接受,我现在是好心奉劝你,你要是再这样固执下去,别怪我不客气了!”

老鸨也没有想到会被黎书白撞见,当即也不愿意再和彩云浪费口舌,直接放下狠话。

“你所谓的调教就是要我去吃毒药,我就是不去,你还能怎么样,你要是敢动我太子殿下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彩云回身对老鸨吼。

见状黎书白头疼的要命,诺伊直接低声对他说道:“今天晚上就把这花魁处理了,这馆丝楼的老鸨也换掉,一个管不住事的人不必留在馆丝楼!”

“是。”黎书白也觉得这两人不必留了,这谍楼掌握着多少信息,上至皇族,下至黎民百姓,只要谍楼想要的消息,都能找到,除了那个销声匿迹的大师兄。

这谍楼是掌权者梦寐以求的组织,也是掌权者想赶尽杀绝的对象,所以这两个人不能留下来。

“还有,留意太子来这里的动向。”临走的时候她还是让人留心傅佑焮的意图。

刚走出路口,正好看见一身红衣胜火的莫溪枫,带着张扬的马尾正一个劲的拉着青衫男子往这边走来。

这条巷子都是秦楼楚馆,诺伊当即明白他这是在干什么,把狐狸面具摘下,恢复莫溪桐的身份。

“哥,你这是在做什么?”她直接来到莫溪枫身边问道。

莫溪枫一僵,回头看着她一身男装,知道她这是有事情要办,不过被自己家妹妹撞见要去逛青楼实在是有些难堪。

“我就是随便逛逛!”

他放手后,身后青衫男子这才整理被莫溪枫拉扯皱起来的衣衫。

“沈大哥!”莫溪桐这才看清这人是沈青觉,想想刚才莫溪枫一直逼迫人家的样子,她当即给了莫溪枫一个眼神。

“原来是莫小姐,不对是佑……”

“沈大哥不介意的话,就与我哥哥一样叫我沅沅吧!”她对一身书生气息的沈清绝很有好感,所以并不介意他叫自己的小名。

他没有矫情推辞,“沅沅。”

“你一个女子怎么大晚上的来这种地方?”莫溪枫问道。

“在这里等哥哥啊,我知道哥哥回来定会先来这种地方,所以我便来试试运气,看

能不能碰见哥哥,没想到真的能!”她是笑非笑的看着莫溪枫。

自己一再的告诉他,要是回信了一定要赶紧给她送来,没想到他回来到是先来这种地方玩乐。

“我也是刚到,这不是还没有进去嘛~”莫溪枫觉得自己真是霉透了,这拼命赶回来就是想放松一下,他也不干嘛,就是找个人按摩按摩而已。

“我的信呢,可有回信?”她去的信件中只有一句话,‘大师兄可是天庆王朝傅佑樘!’

莫溪枫本来是打算她明日归宁的时候在和她说的,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她,索性就告诉她了,“你师傅没有给你回信,只说了一句话!”

闻言她心跳加速,急切的问道:“我师傅说什么?”

“没想到还真的被你找到了!”他还装作朝阳老人的样子,一脸佩服的样子。

“真的是他!没想到真的是他!”莫溪桐眼圈有些发红。

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伤心的。

“沅沅你怎么了,你在找谁啊!”莫溪枫见她眼圈发红,担忧的上前询问。

她摇头说道:“无事,你要玩就去玩吧,我先回去了!”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回去!”她要一个人冷静一下,找了五年,终于找到他了,自己是何其有幸,所嫁之人就是自己所找之人。

她是早产所生,身体一直不好,莫天雄怕她活不长也就不要求她像别的女孩子一样坐在屋子里学女红。

反而把她打扮成男孩子的样子带着习武,可是越学习武功身子反而越弱,在一次外出学习骑马的时候,中途在马背上晕了过去,被当时路过的朝阳老人所救。

之后朝阳老人便收她为小徒弟,带她去了御灵山修养,那时候朝阳老人就告诉她,她还有一个大师兄,只是家中出事回家去了。

一年后她身体好转,正好满十岁,那天她的生晨,父母从外面给她带来了好多好吃的,不过这御灵山不准外人来往。

外面飘着鹅毛大雪,她只能和师傅在屋子中过生晨,就在两人准备开吃的时候,外面有人踉跄着推开了门。

完本试读结束。

是傲霜吖点评:

宫米粒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