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被渣后她嫁给了前任他叔
被渣后她嫁给了前任他叔

被渣后她嫁给了前任他叔

作者:懒小囹的猫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10 12:57:41

被渣后她嫁给了前任他叔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甜宠+虐渣+女主又A又飒+掉马甲]拜温时节所赐,她家破人亡。七个月后,苏晚安顶着前任婶婶的身份华丽归来,势必要手撕渣男,将属于自己的一切讨伐回来。——某金大腿大佬放话道:“我家夫人年纪小,怕事的很,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苏晚安怼到自闭的名媛们有苦难言,到底是谁欺负谁了。某金大腿大佬又道:“夫人她不懂时髦,你们都不许笑话她。”刚走完时装周,顺便拿了个奖的苏晚安抬手悻悻然地摸了摸鼻头,只好谦虚地低着头应付道:“是不懂,我乡葛里来的。”这时,电视里刚好播放着苏晚安朝着镜头说着获奖感言。一下场面鸦雀无声……
展开全部

是个替身

秦慕语看了今天的热搜后,待在卧室疯狂的砸东西。

地上一片碎片,房间也变得散乱不堪。

秦慕语气红了眼,手机屏幕已经碎的不能再碎地躺在地上,屏幕上隐隐地闪现着助理发的微博。

秦慕语气的直抓脑袋,身上那件洁白无瑕的吊带裙在瘦小的身子骨下,有几分瘦弱不堪,可那双狠眸却显得有几分不符合身上的气质。

秦慕语大骂:“贱人,都是一群贱人!”

秦慕语瞪大了双眼,一切显得残暴。

就在这时,安宁的卧室外传来了敲门声。

秦慕语身子愣了愣,转头看向了门口,苍白无光的脸蛋上有了几分意外。

她有吩咐过家里的佣人不许来打扰她,而此刻,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时候还会有谁会来。

秦慕语步子微颤地走去门口,门锁一扭,卧室便开了门。

温时节伟岸的身姿伫立在门口,他黑衣长裤,眼神不似平常的冷淡。

秦慕语双目一瞬放光,她一时哑言。

很快便用细瘦的身躯挡住整个门框,试图不让温时节发现房间里的乱糟。

秦慕语对温时节的到来感到非常意外,她嘴巴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了:“时,时节,你怎么来了?”

温时节很高,以至于秦慕语看他都得用仰头的姿势。

温时节稍稍低眉,他看着她:“不欢迎我进去?”

秦慕语直摇摇头,她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

“时节,我没有。”

温时节没有听完秦慕语接下来的话,直接跨步迈了进去。

房间一片凌乱,一处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温时节永远是那副冷冷的模样。

秦慕语看着乱糟糟的房间,瞬间有些羞愧。

“我平时不是这样的。”秦慕语不由得开始解释起来。

“我知道。”温时节言语慢悠。

秦慕语有些不信地抬起脸庞,她紧紧握了拳头,忍不住问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时节,你怎么会来?”

她现在在外的名声差到极点,谁都不想跟她秦慕语再扯上任何关系。

她一直以为温时节会跟他们一样,对她避而远之。

就算不是,也会暂且冷落她。

等着这阵风声过去,才会重新跟她有了联系。

可如今……

温时节没由头的到来,让她感到了很多意外。

温时节答非所问:“慕语,我跟《新雅》的导演打好了招呼,你还是这部戏的女一号。”

“真的?!!”秦慕语有些讶异,只觉得出乎意外。

温时节眉目冷清,那双黑色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秦慕语瞧着,不自觉的抬起了右手,摸了摸秦慕语的侧脸,“当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属于你的那份荣耀谁也夺不走。”

秦慕语一双星眸含着感动的泪光。

“时节,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

秦慕语刚开口说完,温时节的沉浸一下子便醒了过来,他连忙收住了刚刚的掌心,连暮光又是变成那份陌生。

温时节冷言冷语:“我答应过姳儿,会好好照顾你。”

这一句话一下子就把秦慕语刚刚燃烧激动起来的心情,瞬间淹没。

秦慕语眼眸中只有不甘的神色,她急道:“这么些年来,你对我的好,就是因为秦姳???”

秦慕语还在不想置信。

温时节没有正面回答着秦慕语的问题,他伟岸的身姿转了转,直接抛下一句话:“我来的目的是想告诉你,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好好演戏就行了,你忘了,你说过你会成为一个国际知名影后给我看的,我等着那天。”

秦慕语留在原地,眼睛不眨的看着这张修长冷血的背影,她自嘲一声:“想当影后的一直以来是秦姳的梦想,根本不是我的,我从小的目的是嫁给你时节哥哥!”

温时节脚下一愣,他返身看了看刚刚的秦慕语。

女人身躯小小的,身上几乎没有什么肉,脸颊有些骨瘦如柴。

温时节直直地看着秦慕语,那样的眼神充满这着压迫力,“你刚说什么?”

秦慕语一直以来都很明白,她只是秦姳的替身。

温时节喜欢的是秦姳,她那个干净到极致的姐姐。

温柔,善良,美丽,世上一切一切美好的词汇仿佛都是为了形容秦姳而出的。

秦姳喜欢穿白色的裙子,秦姳有一头乌黑的长发,秦姳最爱淡雅色的口红,秦姳喜欢男生打领带,所以温时节每每穿西装,必定会戴着一个秦姳喜欢的颜色领带。

秦姳死了,她模仿着秦姳的一切,成为了秦姳在温时节心目中的影子,永远是个替身是个的存在。

温时节的目光让秦慕语感到害怕,秦慕语后退了一两步,嘴角勾起了僵笑:“我会当上影后,给时节哥哥看的。”

秦慕语笑了起来,可惜那双狭长的眼眸再也没有泛着吸引人的光芒。

温时节不常勾起唇角,永远是那副淡然地要死的模样,他直言:“这样才乖。”

温时节走后,秦慕语又朝着空荡荡的房间发着脾气。

温时节对她所有的好,都只不过是在以这样的方式怀念着另外一个女人。

秦慕语狠狠地咬起了嘴角。

让她陷入这场风波,最容易获利的人那便是姜姝了!!!

想到这,秦慕语眼眸中划过一丝残暴的神色。

她想了许久,一切一切都是姜姝这个贱人设的局!

可惜她明白的太晚,中了姜姝的诡计!

……

秦慕语戴着墨镜,坐在私人咖啡店内。

对面很快走来了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大眼红唇,辣妹一枚。

女人坐到了秦慕语对面,喊了服务员点了一杯店里卖的很火的一杯咖啡。

随后她看了看秦慕语一脸悲催的神情,有些嫌弃道:“慕语,我们这才多少天没见,你就憔悴的你妈都快认不出你了。”

秦慕语不由得白了她一眼:“就你废话多。”

女人右手端起服务员刚上的咖啡,小抿了一口,“我这几天在微博上天天看你了事。”

秦慕语有点气:“郑染,你也来看我笑话?”

郑染不客气的在秦慕语的注视下甩下咖啡杯掷在桌子上,“秦慕语,我也算跟你认识好几年了,你就这么想我?”

秦慕语移了移墨镜的框架:“那你干嘛做这个样子,不是找骂就是找打!”

郑染无语:“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郑染双手环胸,扯开天窗说亮话。

一点也不磨磨唧唧。

反倒还有几分干脆。

秦慕语跟郑染说了这些天的遭遇,烦躁的要命。

郑染听后,立马给秦慕语出了个注意。

秦慕语听后,一双眼睛写满了震惊。

秦慕语装样的拿起咖啡小喝了半口:“这事不太好了吧。”

郑染往身后的沙发一靠,眼里只觉得瞧不起:“不是吧秦慕语,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吊样了,你都快被她欺负的在圈里要混不下去了,现在竟然还怕,我要是你,直接往她脸上抽俩大嘴巴子,就算不在圈里混下去也要弄死她。”

“再说现在又没让你抽她俩大嘴巴,你在这怕屁啊。”

郑染的话一下子就激励了秦慕语。

郑染知道秦慕语的性子,不逼一下,根本干不了什么大事。

郑染继续说了说:“借刀杀人懂吗?温少喜欢秦姳,秦姳早她妈死了,而姜姝嘛,不怀好意的想接近温少,你知道吗,男人心目中都会有一个白月光的存在,而秦姳就是温少心里的白月光,白月光是不能让任何人侵犯的,秦姳是温少心中的一个结,要是有个脏了这个结呢?”

“后果可想而知。”郑染最懂男人的心思。

秦慕语觉得郑染说的很对,想着郑染这次居然竭力帮助她,她都格外意外:“你今天怎么跟我说了那么多了。”

郑染看了看手指甲,轻松讲道:“我想做你小叔的女人。”

秦慕语眉头一皱。

很清楚明白郑染说的是温圳宴。

秦慕语又是一惊:“你说的是温圳宴?”

郑染慢慢说道:“不然呢。”

秦慕语知道温圳宴跟温时节想来是对立的关系,心里又不自主的嫌弃起来。

“那你应该知道温圳宴已经结婚了吧。”

秦慕语细心提醒着。

郑染脸上没有半分意外,像是早有意料,“我知道啊,他有没有老婆关我什么事,古代的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常有的事,何况他只有一个老婆。”

郑染拍了拍秦慕语的肩膀:“现在这个时代很开放的,结婚离婚的又不在少数,怕什么。”

秦慕语内心呵了一声,可表面上没有流露出一分不妥。

秦慕语又忍不住提醒:“那你知道姜姝是温圳宴的老婆吧。”

郑染这个时候才有危险的意识起来:“你说你要对付的那个女人是温圳宴的老婆!!!”

郑染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放大了许多。

秦慕语心里忍不住偷笑,面上还微笑着:“不然呢。”

郑染淬了淬一口牙:“不把她弄得身败名裂,我永远都上不了位!!”

……

马上到了温时节的生日,苏晚安在剧组背着台词的时候才突然想了起来。

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苏晚安放下手中的剧本,就听到旁边有演员在讨论着:“万达新开了一家只供vip的品牌,每一件都让你眼见一亮,我上次就路过看了几眼,就挪不开眼了。”

另一个演员又道:“那你怎么不进去看看。”

她翻白眼:“拜托,你有没有听我说清楚,那是只供VIP的品牌,我一部戏就十来万,还得供房贷,哪来的前搞VIP,看两眼就满足了。”

苏晚安听得来了兴趣,下一秒就朝着旁边站着的陈曦说道:“陈曦,我们去趟万达逛逛吧。”

陈曦觉得都行:“没问题,姜小姐,需要我现在帮您叫车吗?”

苏晚安点头:“越快越好。”

到了万达,苏晚安同陈曦很快就找到了那家品牌。

跟他们讲的一样,的的确确是只供VIP。

苏晚安进去,第一件事情就是需要办一张十万元起步的白银卡,才勉勉强强的算是VIP。

进去后,苏晚安说出了自己的需求,

店员立马就拿出了几件适合晚宴穿的晚礼服。

每一件都各有特色,价值不菲。

可是每一件摆出来都没有让苏晚安眼前一亮的感觉。

就在这时,店员几个在窃窃私语:“这几件晚礼服这位客人都没有看上,就只剩那最后一件了。”

那个店员神神秘秘:“最后那件可是秦姳小姐最喜欢的,可惜秦小姐都好久没来了。”

这句话不偏不倚正好被苏晚安给听到了。

单单是秦姳这两个字就足以吸引掉苏晚安全部的注意力。

苏晚安侧着身子看过去,冷冷说道:“拿来给我看看。”

这句话很冷,没有一丝缓冲的意思。

是直接的命令朝着那些店员听的。

苏晚安不算温柔的视线落在了那件雪白的落地长裙上,她看着店员问道:“你说这件晚礼服是谁最喜欢的?”

店员回复的磨磨蹭蹭:“是秦姳,秦小姐喜欢的。”

苏晚安又问道:“那她怎么没买走?”

店员犹豫了一会:“这我们也不太知道,只知道当时秦小姐非常喜欢这件晚礼服,就连定金都付了,可最近秦小姐都没来店里,也没怎么听到过关于秦姳小姐的事情。”

店员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解释了一遍。

苏晚安眯了一会眼睛,细细地打量着面前这件晚礼服:“这件衣服后面怎么有点烧焦了。”

苏晚安邹起了眉头。

店员明显紧张起来:“小姐,这不是烧焦了的呢,这是这款晚礼服独特的设计之处,这款晚礼服主打的是一种从火光中走来朦朦胧胧的焦灼感,看似焦灼,实际上并没有呢。”

陈曦在旁吐槽着:“姜小姐,我是不懂品牌的理念,但我还是觉得没必要买一件破破旧旧的衣服回去。”

店员又道:“这位小姐,这件晚礼服是全新的呢,不是您口中所谓破破旧旧的衣服。”

陈曦直接切了一声。

苏晚安看着这身晚礼服,脑子里想起来的全是秦姳这两个字。

不到半秒钟的功夫,苏晚安突然说道:“给我包起来。”

还需要吃阳间的东西?

陈曦完全理解不了这样的骚操作。

她能接受买一件价值连城的晚礼服,但不能接受用不菲的价钱买一件看上去穿过了的裙子。

陈曦又道:“姜小姐您不在考虑考虑?”

苏晚安很直接了断:“不了。”

苏晚安眼睛放光般盯着这件白皙的晚礼服,这是秦姳喜欢的裙子,穿上她自然会有秦姳身上那内味。

她要的是温时节喜欢上她,然后再狠狠地把他拉入无尽的地狱当中。

她苏晚安如今落得这副模样,都拜温时节所赐,她过不好,温时节也别想好过到哪去!!!

苏晚安眼中浮现一抹阴毒,当下就付了款。

回到碧水宅后,苏晚安拿出那件好看到足以迷住所有人目光的晚礼服,她眼中淡然,直接穿上。

苏晚安站在全身镜面前,她身材丰腴,该有肉的地方有肉,不该有肉的地方都瘦的匀称。

保守的晚礼服已经套在她修长的身躯上,白皙美丽,落落大方。

每一处都没得恰当好处,更多了几分惊艳感。

苏晚安目光一瞬暗沉,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陌生到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

她不喜欢白色,她喜欢艳丽的色调,类似于这样纯白的裙子她是极其不喜的。

而如今穿在她身上,晚礼服不大不小,正好合适。

这样一件美轮美奂的裙子,苏晚安没有半分欣喜。

苏晚安看了一眼,不过半分钟,直接脱了下来。

精致的晚礼服直接被苏晚安随意的扔到了地上,苏晚安微微弓着身子蹲在了一角。

她好讨厌这样的自己。

为什么她要模仿别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刘管家非常礼貌的敲了敲门:“太太,您该吃晚了。”

苏晚安双膝弓了起来,脑袋埋在膝盖上方。

苏晚安清了清嗓子,假装没事:“我今天不怎么饿,就不吃了。”

刘管家敲门的左手缩回,又道:“先生也在。”

苏晚安闭目,吸了吸鼻涕:“我不舒服,就不去了。”

“这……”刘管家也只好作罢,转身下了楼。

饭桌,温圳宴坐在主位上,样子漠然。

他冷冷道:“姜姝人呢。”

刘管家一五一十说道:“太太说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就不怎么饿,不吃晚餐了。”

温圳宴握着刀叉的双手一顿,他眼神暗了几分:“吃个饭就找借口这么多。”

“刘叔,以后让厨师都不用准备姜姝那份了。”

刘管家犹犹豫豫:“这不太好吧。”

温圳宴不带掩饰地呵了一声:“她本事大的很,都成仙了,还需要吃阳间的东西?”

他的嫌弃挂在嘴边,随后起身,直接离开了饭桌。

刘管家有些纳闷,立马又问:“先生,您不多吃一点?”

温圳宴负手而立,转而淡淡然说着里面还多了一抹别样的情绪:“气饱了,没胃口。”

刘管家只好愣在原地,细细品了品这句话。

最后得出结论,先生应该是被太太不来吃晚饭,闹小情绪了。

到了温时节生日那天,苏晚安最终说服了自己,穿上了那件不太喜欢的晚礼服。

晚礼服套在她动人的身躯上,显得了几分清纯感。

她面色冷清,多了好些不食烟火的气息。

宴会上人来人往,苏晚安站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

秦慕语同样以嘉宾的身份被邀请而来。

旁边站着郑染,两人脸上化着浓妆,身上穿的礼服都是某Z品牌最新的款式。

在她们身上衬托着几分贵气不凡。

秦慕语站在一处,一眼就望到了苏晚安。

她眼里只有怒气:“郑染,那个女人也来了。”

郑染完全没有任何害怕,甚至心里有着几分激动:“来就来呗,这次正好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行么?”

秦慕语有些怀疑,不惜质疑着。

郑染被秦慕语问的烦躁起来,甚至多了好些不耐:“做都做了,不怕姜姝往死里整,你甘心?”

秦慕语有些颓废:“好吧。”

她俩聚在一起,不过是各有所需,郑染想方设法的想上位,取代姜姝。

而秦慕语则是想死死地把姜姝踩在脚底,这才解恨。

苏晚安拿着一束白色玫瑰闲散地站在楼梯一处,背对着所有人。

就在这时,身为这场宴会的主角温时节出现在了现场。

男人一袭白色的西装,左手端着香槟。

此刻他的目光不自觉的抬了起来。

正好对向了苏晚安站着的背影。

只见男人睁大了眼眸,沉冷的面孔上出现了异样的神色。

温时节手中的香槟没拿稳,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这一举动,让现场的所有人都惊了惊。

秦慕语看到了这一幕心跟着紧了紧。

果然他一直都没有忘过秦姳。

即使秦姳都死了这么久了,可温时节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套裙子是属于秦姳的。

男人对于自己保护的东西都是小心翼翼的护着,根本容不得其他人半点践踏或者把他给污染掉。

秦慕语眼中的情绪越发的不是滋味,她托人把秦姳生前的裙子放到品牌店里,又贿赂员工极力的向姜姝推荐这条裙子。

为的目的就是让姜姝穿上这件裙子出现在温时节的生日宴会上。

秦慕语正好去温时节发现穿着秦姳裙子的女的不是秦姳那一刻,现场会有多精彩。

温时节看着那张芊芊动人的背影,二话胡说的走了过去。

苏晚安完全没有发觉背后的这一幕,完全沉浸在待会跟温时节怎么开头讲话。

温时节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人,直接扩大了双臂,紧紧地搂住了女人的身躯。

苏晚安整个身子猛地一震,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谁。

温时节用力的把苏晚安涌入怀中,身上那股强大的荷尔蒙一下子席卷了苏晚安的鼻孔。

温时节冷冰冰的额头倚在苏晚安的肩窝当中,双手的力道直接用大了力道。

他的声音闷闷的,竟然还会让人觉得有些委屈的感觉:“姳儿,你终于回来了,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

温时节的嗓音好想有着刚哭过的嘶哑:“你不在的这些天,我都要好好的听你的话,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你不要再走了,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姳儿。”

苏晚安听完,浑身都有些抗拒的僵硬。

温时节的话不大不小,正好只有苏晚安一个人听到。

苏晚安浑身的鸡皮疙瘩全起,如果不是熟悉这声音,她完全不敢相信后抱着她的居然是温时节。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孩子,对她百般依赖,声音都不同于往常的冷淡。

是苏晚安从来都没有听过的一种语调。

苏晚安动了动手臂,侧头看了看温时节:“温少,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女生呢。”

一句话直接让温时节清醒过来。

温时节不带客气的直接从苏晚安的肩窝里移了出来。

他的面色是跟往常一样的冷,甚至还带着几分寒。

温时节这才认出了眼前的人究竟是谁。

他黑色眼眸当中只有数不尽的恶心。

他看着这件熟悉的裙子,裙子后背还有他烟头不小心烫出来的痕迹。

如今已经泛黄还带着那股子焦灼感。

温时节彻底愤怒起来,样子不苏晚安想象中的还要残暴。

温时节黑的眸子看向了苏晚安:“姜姝,你真她妈让我觉得恶心。”

苏晚安完全没有想象到温时节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前一秒的态度和现在,判若两人。

苏晚安有些无措的咽了咽口水。

温时节热忍无可忍地抓去苏晚安的头发直觉往地面上摁,苏晚安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脑袋就被温时节残忍的爆砸。

苏晚安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温时节会变成这样。

像是一只被激怒的狮子。

此刻在残暴的虐杀当中。

温时节眼中被腥血充刺着,完全没有一点理智:“姜姝我警告过你不要再不知好歹的碰我底线,可你偏偏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作死,如今竟然胆大包天的把姳儿的晚礼服给偷来。”

苏晚安压根就不知道温时节在讲什么,只知道此刻脑子被撞到地面上,脑浆血都要撞出来一般。

苏晚安顶着不适念道:“温时节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温时节根本不相信她:“装蒜,讲述你以为你装蒜我就会放过你!我的耐心有限,你却一次次的挑战,不知好歹的狗东西!”

苏晚安根本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遭受了温时节的一顿暴打。

她脸上淤青一片,样子也让人觉得不忍入目。

来的嘉宾都震惊了起来:“温少这是……”

尽管大家都觉得场面归于血腥和残忍,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

个个都避之不及。

郑染看到这一幕心情大好:“慕语,我说了这招有用吧,你呐,脑子要是有我一半有用,也不至于之前打人的事情被人拍出来,还差点毁掉了你这么多年来的事业。”

秦慕语看到这一幕确实是慌了,她内心居然燃烧起了一抹于心不忍,可转念一想自己之前的遭遇。

秦慕语一下子就狠下心来,只觉得她的遭遇是活该。

“她之前怎么对我的,我现在只不过是如数奉还回去罢了,就算是温圳宴的妻子又怎么样,照样会被她秦慕语踩在脚底下!”秦慕语自顾自的说道。

仿佛只有这样才会减少心里的内疚感。

温时节打到一半,突然停了手,他朝着那群高大身姿的保镖念道:“衣服扒了,人给我扔出去。”

这简单的一句话,一下子让苏晚安崩溃到极点:“温时节,你没资格这样做。”

男人微勾起嘴角,讥讽的意味逐渐弥漫出来:“姜姝,装傻装无辜这套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你敢偷姳儿裙子那刻,就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弄死你才是。”

温时节的话极狠,像是一个逃亡的歹徒谁出开的话。

苏晚安终于搞明白是哪一一部分出了问题。

原来是她身上这件晚礼服。

苏晚安浑身上下难受之际,每一处地方都隐隐犯疼,好像有个千千万万只蚂蚁在啃喰着她,她艰难的冒出一句话来:“你搞错了,这件晚礼服根本不是我偷的,是我在品牌店买的!!”

苏晚安费劲全身力气才说完。

可温时节却不相信半个字,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相信过。

温时节一只脚直接踩在苏晚安的侧脸上,脚底用力地碾了碾:“狡辩?你觉得现在还有用吗?姜姝,你这张臭嘴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相信。”

“早知道你这个王八蛋今日敢胆大包天的偷穿姳儿的裙子,我就应该在见到你的第一面,就杀了你!”

温时节急的话像是被气久了。

苏晚安还在解释着:“信我,我真的没有偷穿过任何人的衣服。”

温时节嗤笑一声:“那你怎么解释这裙子上有我之前烫的烟头,姜姝,就你这演戏,怎么当上戏子的!”

“你听我解释……”苏晚安着急说着。

苏晚安知道温时节言出毕行,这会子要是不解释清楚,她就会被人当众扒下这件裙子。

温时节反应冷淡:“我不听!”

温时节放下狠话,没过多久,层层保镖出现在了苏晚安面前。

手段残暴的取下了这件裙子。

苏晚安里面只剩下一件白色的打底,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如今真像一个小丑在一处。

苏晚安再也无法坚强下来,泪水在眼眶当中快要溺了出来。

苏晚安手脚无力,压根没有一点力气站起来。

此刻秦慕语趾高气昂的走了过来:“姜姝,你还真然后我另眼相看。”

“啧啧,不是挺豪横的吗?你现在豪横哥给我看看。”

郑染站在一侧,也来看冷笑话:“这位小姐也真是厉害,居然还偷穿秦姳的裙子,你是哪来的胆子,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秦慕语捂嘴偷笑:“估计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叭。”

苏晚安这才明白一切,她虚弱的睁开眼睛:“是你!”

秦慕语没有任何解释,直接承认:“是啊,就是我,怎么跟你讲述当初对我做的来说,应该是不值得一提叭。”

“姜姝,你可是差点让我在娱乐圈混不下去呢!”秦慕语急得瞪着眼,一把扯着苏晚安的头发。

完本试读结束。

语云姑娘点评:

《被渣后她嫁给了前任他叔》这本书的人物特点塑造的很形象非常好而且内容也很新颖我很喜欢。这年头儿能找到这么好看的一本书也是不容易了,我非常推荐大家看这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