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成为阎君后被大佬盯上了
成为阎君后被大佬盯上了

成为阎君后被大佬盯上了

作者:钱多多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12 08:54:49

《成为阎君后被大佬盯上了》,是作者钱多多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一夜,注定无眠……古玥颜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宫了,这是她穿越过来之后第一次出皇宫,作为现代人,不免有些好奇古代的其他地方是什么样的,她掀开车帘,探头看去。外面比起现代古朴纯粹,叫卖声,酒楼的说书声,怡红院张罗声,只是在路过一家饰品店面前,生死薄突然出声:“那位是您在这个世界上的姐姐。”马车匆忙,她只看见一抹白色身影,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展开全部

稳住他-钱多多

却说古玥颜昨天念了一晚上的小*文,口干舌燥,嗓子都哑了,回到自己小破院子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猛灌水,第二件事就是捶腿,站了一晚上,草。

古玥颜在心里狠狠扎了一遍小人!

她身边被分配了几个丫鬟,看见她竟然能活着回来,无一不面带惊悚,在昨天听说这位娘娘侍寝,她们已经做好收尸的准备了。

然而古玥颜还就是好好的回来了,除了看起来很疲惫和那暗哑的声音,根本就没缺胳膊少腿,莫不是君上……

丫鬟们的目光暧昧了起来,其中一个微胖的丫鬟面带讨好:“恭喜娘娘贺喜娘娘,今后可有好日子等着咱呢。”

在宫中丫鬟的日子好不好,还不是全靠主子受不受宠?

古玥颜显然没搞明白她们道的是哪门子喜,她还纳闷那狗男人一睁眼睛怎么黑化值就上升了呢,不可理喻。

“你们……”古玥颜清了清嗓子,刚要让其他人下去,她要好好睡一觉,谁知就有奴婢慌慌张张跑了过来。

“不好了不好了,娘娘,其他宫的主儿来了。”

后宫里之前并没有女人,却因为昨天的变故,活了几个,现在竟然集体跑竹月殿来了。

小丫鬟还以为是闹事儿的,清秀的脸上满是着急,胖丫鬟轻嗤:“小春,做什么大惊小怪的,咱们娘娘正得圣宠,那几个连名分的东西,还能吃了娘娘不成。”

那几个女人随意丢进后宫自生自灭,哪能和娘娘相提并论?

小春咬了咬嘴角,焦虑地看向古玥颜。

古玥颜不去理会小丫鬟们的暗波汹涌,她揉了揉眉心:“让她们进来。”

记忆中,都是那些女人屁滚尿流的画面,现在找她能有什么事?

如果是宫斗,作为现代人,她还是很有兴趣的。

很快四名女子就走了进来,古玥颜一看,完全没认出来眼前这些亭亭玉立,优雅动人的大美人是那天的几个,美色在前,易星河那厮竟和切萝卜似的。

原以为等待自己的是一场宫斗大戏,谁知道……

“贵妃娘娘,昨日我们已经在宫内打听好了一切,君上的一切喜好我们都了如指掌,您今后可要努努力啊。”

“对对对,娘娘,君上讨厌红色,喜好甜点,不喜欢其他人触碰。”

“听闻曾经有女人穿红色衣群,皮都被剥了,娘娘嗑药小心了。”

“君上怕疼,娘娘伺候的时候可仔细着点……”

女人们围绕着古玥颜七嘴八舌,深怕她做错了事被易星河搞死再鞭尸一般,古玥颜听着听着扯了扯嘴角,原来,易星河一个大男人竟然怕疼,那生死簿给的挂,岂不是对症下药了?

思及此处,古玥颜面上不显,暗地里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给自己提提神,嘴角勾出一抹笑意。

怕疼就好办了,反正她不怕疼,拍戏受伤也是常有的事儿,以后可以慢慢玩……

虽然她不知道这些女人什么目的,说的话又是否是真的,但可以一一试验,回想起易星河涨的黑化值,古玥颜呼出一口气,等把这些人打发走了,她心情甚好的回床上补觉。

还没睡两个时辰,君上的贴身太监德福竟然亲自来报信:“娘娘,君上说,您最好善待自己,毕竟您的身体,可不是一个人的,”

他说着,眼角还瞄向古玥颜,暗中脑补,莫不是君上太威武,一个晚上就有了?

注意到他的视线,古玥颜嘴角一抽,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肚子,看着老太监的目光宛如看智障。

搞什么乱七八糟的,允许他涨黑化值,还不允许她掐自己个报仇吗?

虐待自己给自己报仇,绝了!

临近黄昏,古玥颜也没了睡觉的心思,正要让人去膳房,却被通知,要去伺候君上用膳。

古玥颜郁闷,可在路上又不能和其他人瞎说,只能和生死薄吐槽:“就这是怎么当上气运之子的,这个世界没人了吗?”

生死簿一般都是以破书的形态,盘踞在她附近,每次古玥颜叫它的时候都会现身。

此时,一本泛黄的生死簿,书页参差不齐地摇晃着,“气运之子的命运应是上天的宠儿,不该有任何磨难,易星河的性格,都是莫名因素介入所造成的,这也是地界苦恼的原因。”

“什么因素,还有你们查不到的?”古玥颜略感奇怪。

生死簿:“地界不是万能的。”

呵,所以让她收拾烂摊子咯?

二人说了一路,终于到了易星河用膳的地方,食禄殿,进去就看一排宫女战战克克地摆放食盘,温润的白玉石长桌上铺设奢华的金丝锦,一盏盏琉璃盏上精致的糕点,菜肴,看着就让人眼馋。

古玥颜不争气的吞了吞口水,自从昨天到现在,她根本就没吃些什么,在美食的诱惑下,更加饿了。

一名宫女拿起银筷给易星河布菜,他眉毛一皱,薄唇勾出一抹腻死人的笑:“这么好看的手,不剁下来可惜了。”

宫女闻言大惊,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君上饶命!君上饶命!”

然而,一根筷子直接钉在了她的手上,伴随着惨叫,血色溅在了地摊上,晕染开来。

其他下人包括德福,也都惶恐的匍匐在地,一时之间,就古玥颜还站在门口,神色愣然。

都说这男人喜怒无常,可昨天夜中,她竟觉得他有几分无害,如今……

看着那虽面带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的男人,她第一次意识到他的喜怒无常,生死簿着急了。

“黑化值正在攀升,快去稳住他。”

“这要怎么稳?”现在这种方式情况上去不是找死吗?

“黑化值87%、黑化值93、黑化值97%……阎君快想办法,不然……”

黑化值尼玛的不能到一百啊,生死簿的倒计时和催命符一般,情急之下,古玥颜突然想到那几个女人的话,来不及多思考那么多了,抬步越过匍匐在地的众人,一阵风似的跑了过去,抓起一块看起来很甜,形状好看的桂花糕……

太监念小黄话本,过分!-钱多多

易星河正思考怎么处理那胆敢在他筷子上涂毒的宫女呢,一时不察被塞了满嘴,软糯的香甜直袭味蕾,心中的烦躁像是按住了开关,他猝不及防星眸一眯,整个人的戾气似乎消散了,黑化值顿住之后缓慢的下降……

古玥颜呆:“……”这傻不拉几呆萌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不过看着黑化值恢复86%。她暗地里松了口气。

直到宫女的求饶声一顿,吸气声骤起,以及易星河视线锐利的视线盯上了自己,古玥颜才反应过来她做了什么蠢事。

她收回手,讪讪一笑:“我看这糕点挺好吃的,气大伤身,给您泄泄火。”

场面有点尴尬,连捂着手求饶的宫女都忘记哭了,这女人估计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下场一定会很惨。

临死之前,有人作伴,宫女竟觉得有些畅快!

然……

刚还阴狠的男人,只是警告的看了一眼古玥颜,就抬手让人把宫女带下去:“查清楚,别让她那么快就死了。”

不是所有人激怒他后都能相安无事,这个宫女没多少价值可言。

德福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想让两名太监把宫女拖走,宫女顿时慌了:“君上饶命,奴婢对您忠心耿耿……”

“忠心?那你吃啊!”易星河声音冷了冷,把她布菜的碟子稳稳地丢到宫女面前,古玥颜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狐疑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婢女可能是在菜里加了料什么,所以黑化值才会攀升的那么快。

宫女捂着手,脸色惨白,半晌愤愤抬头:“贵妃娘娘,是您说了君上吃了就放过奴婢家人的,您不能不救奴婢啊!”

古玥颜:“……”戏真多!

唰唰唰,殿内的所有眼睛都射向古玥颜,尤其是那名宫女,满眼的期盼,那演技,古玥颜从她眼神中看出了死也要拉个垫背的狠毒,竟要拖她下水,妈的智障,演戏谁不会啊?

古玥颜心中气愤,往易星河身边一站,掩面嘤嘤嘤:“君上,咱俩感同身受,你死了臣女也跟着没命了,哪会害您啊~”

殊不知,她的嘴没盖住,以易星河坐着的角度,正好能看见那微翘的粉唇。

宛如调皮捣蛋的狐狸,露出尾巴了还洋洋得意。

易星河眸色黑沉,薄唇抿的死紧,她是越来越不怕死了,哪壶不开提哪壶,易星河昨日到现在,让人查了很多古籍,都没查到感同身受的半点信息,现在被这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他的忍耐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

他有些烦躁的让人把那婢女拉下去,“不会说话,舌头也拔了吧。”

这句话,古玥颜有被内涵到。

德福:“……”

他悄悄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古玥颜,低头:“君上,舌头拔了,就交代不出什么了。”

易星河:“交代的也是废话,再磨叽你的舌头也不用要了。”

德福一震,麻溜的吩咐下人把人拖走,又重新换了一桌子菜,这才到一旁请罪:“是奴才眼拙,没发现有人别有用心……”

“下去领罚。”

一时间,就剩下古玥颜这大闲人在那杵着,易星河这才找到机会报复:“不是爱喂孤吗?去把那芙蓉鱼骨的刺拨了,有一根刺今晚就别想睡觉。”

这句话让侯着的宫女们瞬间羞红了脸,可在古玥颜耳中就是让她念一晚上的书。

她无语的瞅一眼那传说中的芙蓉鱼骨,不就是鲫鱼吗?叫的还挺好听。

但古玥颜挑了一块放入他碟中后,狗男人懒懒的掀了掀眼皮:“一盘子拨完再给孤。”

那特么得啥时候,古玥颜看着那帅逼脸,想一盘子扣在他脑壳上,真特么幼稚。

生死薄:“黑化值降低1%,目前85%,阎君稳住!您可以的。”

古玥颜:“……”

她自己饿的前胸贴后背,还要伺候这东西,但是为了任务,她只能坐下剥鱼刺。

“站着。”

“腿疼,腿一疼就手抖,手一抖容易扎手,臣女……”

易星河打断她:“你现在是孤的贵妃,叫臣妾。”

“叫什么?”古玥颜就当他默许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臣……你在找死!”

这是易星河从当君上以来,吃的最糟心的一顿饭,因此,当天晚上古玥颜再次被叫到了男人的寝宫,讲了一晚上的故事,以至于第二天古玥颜焉了吧唧的回到竹月殿,易星河却像是采阴补阳的男妖精一般,心情不错的去上早朝了。

她总感觉再这样下去,会成为古代第一个读书猝死的人。

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昼夜都颠倒了,然后就被丫鬟们抓了起来,她略感头痛:“什么事……”

透过窗户看了看天色,外面已经暗了下来,唯有地平线上的残阳如血,一想到一会还要应付易星河,就有些肝疼。

黑化值一直在85%左右晃悠,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再这样下去,她都快跟着黑化了。

“君上说,民间有回门的习俗,他那么宠爱您,想让您回家看看,见一见家人,今夜就不用去了。”

古玥颜嘴角扯了扯,臭不要脸的,见鬼的宠爱,这唱的有是哪一出,她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阴谋,但又说不上来、

想不出来就不想了,反正不用去他寝宫就是好的,只不过传说中的家人是哪位?

“小死啊,你不是说,我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可是身体还是按照自己来幻化的吗?为什么会有家人?”

生死簿间接忽略阎君大人给自己的爱称,解释:

“阎君的灵魂不是谁的肉身都可以承载的,只不过为了阎君方便办事,会给您安排符合世界的身份,悄无声息的改变所有人对阎君的印象与名字,地界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是代替了别人?原主呢?”一听自己可能取代了某个人,古玥颜心里就觉得怪怪的,像是偷了别人东西一样。

“曾经的那个女人在您穿越过来之前就已经死了,地界已经送她去投胎了,并补偿她不用排队。”毕竟地界已经快被撑爆了,这年头,想要投胎都要排队了。

古玥颜闻言竟无言以对,感情地界可以以权谋私。

但知道自己也没害无辜人无家可归,古玥颜倒是松了一口气。

……

或许是因为白天睡多了,晚上古玥颜竟出奇的精神,莫名就想到了给那男人念书的场景,还都特么是玛丽苏文,也不知道一国之君,到底是什么恶趣味。

这夜睡不着觉的并不仅仅她一个人,好不容易两晚能睡觉的男人,今夜再次回归失眠的怀抱,他有些头痛的揉揉太阳穴,眼中的戾气越隐若现,在躺了半个时辰后,终于起身,走了出去……

守夜的德福一看,瞌睡虫都吓跑了。

“君上?”他想问君上要去哪,但话到嘴边看着脸色阴沉的他却不敢问了。

易星河不知道去哪,他就是有些烦躁,这两天他的睡眠明显好了不少,为什么又睡不着了呢。

难道是有人念书的原因?

思及此处,他道:“你进来。”

德福:“?”

纵使心中有百般问号,他也不敢逼逼,照做跟着进去,然后就看见君上王床上一趟,丢给他一本书:“念!”

当德福看见内容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让太监念小黄书,欺人太甚!

德福是给赶出去的,差点狗命不保,出门脑子还回响着那句“听了倒胃口,舌头该拔了。”

对于自家君上一言不合就要拔舌头的毛病,德福欲哭无泪,好在易星河觉得这老太监平时还算有用,没动真格的。

这一夜,注定无眠……

古玥颜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宫了,这是她穿越过来之后第一次出皇宫,作为现代人,不免有些好奇古代的其他地方是什么样的,她掀开车帘,探头看去。

外面比起现代古朴纯粹,叫卖声,酒楼的说书声,怡红院张罗声,只是在路过一家饰品店面前,生死薄突然出声:“那位是您在这个世界上的姐姐。”

马车匆忙,她只看见一抹白色身影,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她有些头痛:“让我回家,总得告诉我一些具体事件吧?这又和气运之子的黑化任务有毛关系?”

原主的家有什么人员,关系如何,她都一律不知,到时候露馅了怎么办?

“没办法,为了稳住气运之子,只能让阎君走一趟了。”

生死簿一晃,书页无风自动,古玥颜盯着它,深怕下一秒那怕破旧翻飞的书页会掉一地,好在那只是她的错觉,虽然看起来惨,但生死簿记载着三千世界的命运,要是那么脆弱,早就乱世了。

最终它停在一个页面上,像是现代投影一样,一排排字从中飘出来,悬浮在空中。

户部侍郎古潭,家有一妻二妾,正妻孕有一嫡女,正是刚才生死薄所提到了姐姐,也挺狗血,这位姐姐自幼和户部尚书的儿子魏学林走的很近,魏学林却一次偶然遇见了胆小的原主。

古玥颜看完一言难尽,原主一个妾生的,母亲早死,一个小可怜,却夺走了嫡女喜欢的人,下场可想而知了。

在朝中选秀女的时候,古潭不忍自己嫡女去送死,就在正妻的耳旁风下,让古玥颜去替代了。

原主胆子小,不会是吓死的吧?

通过生死簿上的人际关系,古玥颜就知道,她“回门”的日子并不好过。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冷雁点评:

《成为阎君后被大佬盯上了》是非常不错的一本小说,作者钱多多描写细腻,人物形象生动,有些地方又略显幽默,想象力丰富。虽然有些人评论说套路老套,但在旧套路的基础上创新就是值得推荐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