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相府千金不好惹
重生之相府千金不好惹

重生之相府千金不好惹

作者:小兮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6 09:49:34

重生之相府千金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由趣红河文学给大家带来,《重生之相府千金不好惹》是知名作者小兮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更多精彩章节不容错过!
展开全部

重生之相府千金不好惹:察哈尔来使

“小姐,可有哪里不适?”琴儿和另一名丫鬟端着洗漱的东西进屋来,见张希洛起了,琴儿连忙把手上的物件放下,急急地奔到张希洛跟前。

张希洛狐疑:“没有啊,怎么了?”

琴儿似是不相信一般,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张希洛好几圈,见她正常得很,才终于松了口气。

“那就好,我还以为小姐和王爷一样呢。”琴儿道。

“王爷怎么了?”张希洛摸不着头脑,又有两个丫鬟送东西进来,说是邢书宇命人给她准备的衣裳,听见张希洛这话,其中一个年纪比琴儿大不得多少的丫鬟便忍不住偷笑起来。

“王爷今晨起来,瞧着浑身都不太舒服,像是没睡好。”琴儿继续答着。

张希洛一听,登时就感觉坐不住了!

她方才就奇怪,今天早晨进进出出送东西的嬷嬷丫鬟们怎么都笑得暗含深意,敢情是因为邢书宇!

昨夜邢书宇睡在暖阁,睡得不好也在她意料之中,可王府里的人并不知道邢书宇是因为睡在暖阁才没睡好,怕是都想歪了。

张希洛目光往暖阁扫去,茶桌已经重新摆好了。既然丫鬟们都不知道,想来是邢书宇摆的,为了不让府里的丫鬟下人们瞎猜。

今晚还是她睡暖阁吧!

张希洛觉得自己有点脸热,忙岔开话题:“更衣吧。”

“是,小姐。”

“主子已是十三王妃,怎得还叫小姐?”一名约莫五十岁出头的老嬷嬷从屋外进来,听见琴儿对张希洛的称呼,眉头微皱起来,语气也略有不悦。

张希洛闻言抬头看去,见是昨天见过的王府后院管事的鲁嬷嬷,似乎对她带着些许隐约的不善。

琴儿愣了一下,随即改口:“是,奴婢为王妃更衣。”

张希洛注意到另一个丫鬟在鲁嬷嬷进屋后就低下了头,忍不住看向她。

鲁嬷嬷见状,将那丫鬟往前推了推:“王妃,这是翠玉,平日里负责洒扫什么的,是个踏实稳重的。”

“奴婢翠玉,见过王妃。”翠玉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看起来确实不错,但张希洛却隐约觉得翠玉的恭敬似乎不只是因为她这个王妃,而更像是因为鲁嬷嬷在这里。

张希洛目光从翠玉身上移开,没有深究,见屋外艳阳高照,道:“什么时辰了?”

“回王妃,刚过巳时。”鲁嬷嬷一边看着琴儿替张希洛更衣,一边答。

原来已经巳时了。

今日是北边察哈尔部落的使者进京的日子,前世是由邢书俊和邢书宇共同接待的。

张希洛还记得清楚,察哈尔使者中有一人在进京途中染了重病,按规定本应不予进京,但前世,邢书俊以使者身份特殊、不得怠慢为由,让这名使者进京,并让太医为其诊治。

其后不久,京中忽然就有了一场时疫,染病而死的人众多,支持邢书宇的一部分朝臣认为与这名重病的使者有关,邢书俊却称这是无妄指责。

那场时疫对邢书俊影响不大,但却令京城许多百姓遭殃,也暴露了支持邢书宇的朝有哪些,这些朝臣在前世里,暴毙和无故失踪者有好几人。

现在想来,一切都和邢书俊脱不了干系。

张希洛想提醒邢书宇,千万不可让那名使者进京。

“王妃可是有事要办?”琴儿为张希洛更衣完毕,抬头见她神色有些凝重,不禁问道。

张希洛点点头,看向鲁嬷嬷:“嬷嬷,王爷可在府中?”

鲁嬷嬷本正欲离开,闻言停下来:“王爷半个时辰前已出府了。”

“可是去了公衙?”张希洛记得邢书宇此时是在礼部挂职。

“这老奴便不知了。”

张希洛点点头:“与门房通报一声备车,我要去王爷公衙。”

张希洛赶到公衙时,正巧遇上从公衙里走出来的邢书宇。

见邢书宇一身官服,身后还跟着一众人等,显然是要出发去接使臣进京,心里略微松了口气,总算是没有错过。

“洛儿?”邢书宇见张希洛出现在此地,神情有些讶异。

“王爷,你们这是要出城吗?今日是不是有察哈尔部的使臣进京?”张希洛朝邢书宇身后看了一眼,没有看见邢书俊的身影,便先确定今日的事情是否与前世一致。

邢书宇眉眼间露出疑惑,点点头:“是的,城外十里亭驿站已有人来报。你怎么知道?”

张希洛上前贴近邢书宇的耳朵:“你要提防着邢书俊,要是今日有与律法礼制不符的事情发生,千万不能姑息。”

她不能说得太清楚,并没有把察哈尔部的使臣有人染病的事情直接告诉邢书宇。若是邢书宇问起她如何得知使臣染病的事,她便不好应对了。

“与律法礼制不符?洛儿,你可是听说了什么?”邢书宇还想追问,张希洛却好像忽然看到了什么,朝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邢书宇顺着张希洛的目光看过去,便看见邢书俊从公衙斜侧前方的一个路口走出来,神情还似乎有些不佳。

洛儿是看见邢书俊,所以和他保持距离?

邢书宇眸色略暗,脸色微僵。洛儿就这么在乎他么。

张希洛不知道邢书宇心中所想,只是顾虑到,若是今日邢书宇妥善处理了事情,邢书俊的计划落空,追查起来若是发现是她提醒了邢书宇的话,于她的计划而言并无半分好处。

所以她要谨慎些,不能让邢书俊察觉。

“王爷,那你们出发吧。”张希洛余光瞥见邢书俊看见了自己,不等他说话,便拉着琴儿退到了一旁,还低下头来,刻意装作看不见邢书俊。

见张希洛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还对自己视而不见,邢书俊觉得一股无名火猛地蹿上心头,冷声道:“出发!”

说完,邢书俊便上马,快邢书宇一步,带着人马离开了公衙。

邢书宇侧目看张希洛一眼,张希洛忙不迭再次提醒:“王爷记着,一定要严格依律令法制行事。”

邢书宇点头,递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便也带着人马出发了。

张希洛站在原地,目送着邢书宇一行人朝城门而去,手心紧紧地攥着帕子,知道邢书宇不会让她失望。

忽然,一道轻柔的女声带着浓浓的怨毒从身后传来。

“张希洛,你是否故意害我!”

重生之相府千金不好惹:由你承担

张希洛疑惑地回头,只看见一名年纪比她略大些,身材纤瘦的女子站在她面前,脸上精细地搽了水粉,但身上的衣物却很是普通。

王府跟着张希洛的护卫正欲赶人,张希洛抬手阻止了,扬起下巴看向她。

这张脸,她永远都会记得!

这就是邢书俊的心上人,也是她张希洛的仇人,林清浅!

前世若没有林清浅的推波助澜,只是邢书俊一人的野心勃勃的话,张希洛和丞相府无论如何都落不得惨死的结局。正是林清浅既想让邢书俊借助丞相府的支持夺得储君之位,又妒忌张希洛能拥有太子妃的名分,丞相府才会在被利用殆尽之后又招致灭门之灾。

她还没有找上林清浅,这下倒好,林清浅倒先兴师问罪来了!

张希洛露出一抹笑,佯装不知林清浅是谁:“这位姑娘,我并不认识你,更从未对你做过什么,你为何说我害你?”

谁还不会装无辜白莲花了?扮猪吃老虎的戏码,谁更胜一筹还不一定。

林清浅脸上的怒意更甚,满心都是万全的计划被人搅局了的恼怒:“张希洛!若不是你说我与大皇子有私情,你又怎么会嫁给十三王爷!”

“原来这位姐姐就是大皇子的心上人啊。”公衙门口本就人来人往,林清浅的声音又有些大,张希洛余光瞥见公衙门口的守卫和路过的人们都朝她们这边看过来,顿时心生一计。

“你!”林清浅被张希洛说的这“心上人”三个字震住,下意识地朝四周看,见已经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这才猛然回过神来自己在干什么。

她和邢书俊原本计划着,在张希洛嫁入大皇子府后,她就作为邢书俊安排在王府后院里的管事留在王府,这样便既能与丞相府联姻,又能让张希洛管不了王府后院,为将来林清浅作为平妻进入王府而做准备。

只是当这门亲事作罢后,邢书俊的计划落空了,就让她继续等待,等到下一个合适的时机再将她带入王府。

当林清浅得知张希洛退亲的缘由是看见了自己和邢书俊一同游湖时,登时便恨不得挖了张希洛的眼珠子。方才邢书俊在巷子里与她见面,还特意叮嘱她继续等待良机,只是林清浅在邢书俊离开后又看见了张希洛的身影,便再也压不下心中的恼恨,一时不自觉出了声。

见此时众人的目光看向自己,林清浅暗道不好,却忽然听得旁人的议论声落入耳中:

“听说啊,是大皇子变心了要娶别人,十三王爷为人宽厚端正,对此事看不过眼,主动求娶,这才保住了丞相和王妃的脸面啊。”

“没想到这就是大皇子要另娶的女子啊?你们看怎么样?”

“我倒是觉得比不上十三王妃。”

林清浅的双拳猛地捏紧,怨毒的目光射向张希洛,却不敢再轻易开口。

张希洛心中冷笑,面上仍是一副被无端指责的无辜:“如今我已嫁人,姐姐也可以嫁给大皇子了,是我成全了你们,为何姐姐还来指责我?”

一旁的琴儿一脸义愤填膺,愤愤不平的样子更让人相信张希洛所言不假。

“你胡说!我和大皇子清清白白!”眼看着围观的人数愈多,林清浅想到邢书俊的叮嘱,心下有些发慌,开始懊恼自己的一时冲动。

好事的围观群众是最好用的舆论工具,今日这一幕,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茶馆酒肆的谈资。张希洛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懒得再多做停留,转身便上了马车。

林清浅正求脱身不得,当然不会拦着张希洛。只是,今日见到张希洛,一副大家闺秀娇生惯养的样子,更让她恨得发狂!

总有一天,她会成为女子中拥有最高地位的那个人,把张希洛狠狠踩在脚底!

京城外,十里亭驿站。

从公衙出发的一路上,邢书宇都在思考张希洛特意提醒他必须循律法行事的用意,直到到了驿站,听闻察哈尔使团中有一人生病,邢书宇才明白过来。

依律法,生病的外邦人士不能进京,使团里的这名使者,应当留在驿站,由宫中派人为其医治。

“浩齐特使臣,请放心让乌日赫使臣留在驿站,我朝会派人为他诊治,先入京吧。”邢书宇看了一眼邢书俊,却见他正盯着自己,心下一片了然。

邢书宇只当邢书俊也清楚律法,但不愿率先表态,唯恐与使臣交恶,办砸了皇上给的差事。

果不其然,听闻要将病人留在驿站,察哈尔使团中为首的浩齐特脸色登时沉了下来。

“一同进京,直接在你们皇城里医治,岂不更好!”浩齐特坐在马上,与邢书宇对视,眉眼间的不悦尽显。

邢书俊依然未作声,邢书宇便继续道:“大燊国律法,外邦人士若患疾,不得进京。”

“这就是你们大燊国的待客之道?!”浩齐特却抬臂一挥,显然不乐意听到这些话,目光看向一旁的邢书俊。

邢书俊这时便开了口:“我大燊国向来待客有礼,何况察哈尔使团远道而来,我会向皇上请旨,让使团一同进京。”

邢书俊嘴上说着要请旨,手上却牵动了马的缰绳,已经欲要掉头,带领浩齐特一众人等进京。

“且慢!”邢书宇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终于明白了方才邢书俊的沉默是为何。

邢书宇也知道大燊国的律法虽严,但并不是毫无通融空间,只是张希洛特意前来提醒,定是有她的用意。

何况,察哈尔部使臣病疾尚不明,将其留在驿站,待让人检查后再行通融允其进京并非不可,邢书俊却开口第一句就要带人进京,实为蹊跷。

“十三皇弟,法力不外乎人情,何况乌日赫使臣的病情尚不明,带入京中诊治更妥当。”邢书俊好像并不意外邢书宇会反对,眉眼间不见一丝怒色,反倒平静得出奇。

若是在平日里,邢书俊最不喜的就是邢书宇风头盖过他,或是当众驳了他的言语。今日邢书俊迟迟开口不说,还未因他的反对而有恼意。

“大皇兄,乌日赫病情不明,更应该留在驿站,若今日执意带他进京,就请大皇兄先禀告父皇,若有差池,一切由你承担。”邢书宇只觉邢书俊今日行事古怪得很,心中生出几分警觉,不由得瞥一眼浩齐特。

邢书俊若是胆敢与察哈尔部有勾结,他绝不手软!

“十三皇弟,没想到你竟如此怕事。”邢书俊冷哼一声,却抬眼和浩齐特交换了个眼神。

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滨海呀点评:

这本书《重生之相府千金不好惹》挺不错的既幽默还搞笑文笔也不错加油努力更新,别理哪些喷子们没看多少章就到处瞎评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