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半生荒唐都是你
半生荒唐都是你

半生荒唐都是你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10-12 16:52:45

《半生荒唐都是你》是作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溪司东御,书中主要讲述了:王姨弯腰将门锁捡起来,挂在门栓上,可锁却是坏了,她垂着脑袋喃喃道:“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司东御朝着对面墓园而去,手机一遍遍拨打林溪的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无论拨打多少次,得到的回音只有这一个,他暴躁地捏紧了手心,然后抵达了墓园。从墓园管理员那里得知顾蔓芸的墓地所在,他匆匆赶去,墓碑面前正摆放着一束娇艳的白菊,他嘴角的笑意尚未勾勒到最圆满的弧度,正在鞠躬的那人缓缓直起了身体,司东御嘴角的笑痕一僵。
展开全部

沈晚瑜说,我怀孕了

阿澈闻言带着一丝错愕,又立刻道:“按照您的吩咐,在女监所内没有人敢欺负林小姐。”

“我问的是她有没有要求见我。”司东御语气倏忽变得烦躁,凉飕飕道。

阿澈沉默:“……”

“她还是那么倔?”

“警员说,林小姐表现的很安静,也很超脱。”

超脱?

谁想看她的超脱?

司东御指腹摩挲着,明明应该愤怒她的无动于衷,偏偏,从内心深处又涌动一抹强烈的不安:“那就继续耗着,我有的是时间。”

待挂了电话,车子也已经停在了御景龙庭。

寂静的夜空下,御景龙庭灯火通明,旁边几颗景观树映衬着灯光,显得光影绰绰。

而在那一片光影中,沈晚瑜正微笑着站在台阶之上,灯光笼罩着她,宛若渡上一层淡淡的光圈。

一看到司东御回来,沈晚瑜笑着迎了上去,亲昵地挽上他的胳膊,撒娇道:“东御,你终于回来了,我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

司东御宠溺地轻瞥着她娇俏的五官:“什么事值得你大半夜来跑一趟?”

“我怀孕了。”沈晚瑜轻声说道。

司东御步伐蓦地一顿,眼底满是惊愕,伴随着眉峰轻轻拧着。

见他不接话,沈晚瑜当他是不信。

她从包里拿出一张检查单递给司东御,娇羞地微红着脸:“就是一个多月前的那次,我刚回国,在餐厅你喝多了,我扶你回酒店休息,你抱着不让我走,第二天我也没有吃biyunyao……”

那晚,司东御的确喝多了,醒来后,两人不着寸缕紧抱在一起。

沈晚瑜往他怀里钻,羞赧地控诉他昨晚太凶残。

满床的凌乱不堪,昭示着一夜的情错。

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和林溪离婚。

一般而言,司东御从不会让人留下他的孩子,会盯着她们吃biyunyao,但沈晚瑜天生寒疾,怀孕的概率极低,所以没让她吃药……

“你的寒疾已经治愈了?”司东御沉声问。

沈晚瑜表情一下子失望垮下来,摇了摇头,又忐忑谨慎地说:“医生说我可以怀孕这是一个奇迹,这辈子我也许只能拥有这一个孩子。”顿了顿,她紧张地拉了拉司东御的衣摆:“东御,我知道你不喜欢孩子,可是他将是我们唯一的骨肉,我求你,让我留下他好不好?”

“傻瓜,既然有了,那就留下来吧。”司东御轻柔地抚上她的发,俯身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吻。

明明这才是你的未来妻子,他不应该胡思乱想。

“我会用我所有的爱来疼爱这个孩子,我保证。”沈晚瑜轻轻倚靠在司东御的肩头,埋首那一瞬,掩饰了眸中的那一抹阴鸷。

她沈晚瑜从小就是天之骄女,可她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她难以孕育后代。

可上天终究是厚待她的,赐给她这样绝佳的机会。

……

世界离开了谁,都是有条不紊的运转着。

司东御没有听到林溪求饶的消息,他如往常态度强硬地执掌整个博腾集团。

当开发案进行到一半时……

“司先生,我查到林小姐那二十万支票的收入来源了。”这天,阿澈突然着急地敲门报告道。

司东御从满目的文件中抬起下颌,修长的手指捏着签字笔:“说。”

“林小姐她……把老宅卖掉了。”

“卖掉了?”司东御不可置信地瞪着阿澈:“你有没有查错?我开了数百万的高价,她都不肯,区区二十万她凭什么要卖?在警局的时候,她又为什么不解释?”

记忆闪回到那天警局的审讯室。

隔着一善特制的玻璃窗,他可以看到室内的一切。

林溪安静地坐在铁椅上,对面是几个警员在咄咄询问:“据我们所知,你近日突然多了二十万资金,而你公司的财务部刚好查出有一笔二十万的数额对不上,是不是你盗用公款?”

林溪沉默地看着那几个警员。

时间久到他们都以为她不会再开口了……

她却说出一句,让人始料不及的话。

她说:“我有罪。”

“这笔钱当真是公款?”警员确认道。

“我承认,我有罪。”林溪重复着这句话,面上没有一点挣扎之色,像早就坦然接受了对她的审判。

司东御当场拂袖离开。

他并非报假案,也并非制造冤案。

实际上林溪所在的公司真的有一笔二十万的账目数额有问题。

更凑巧的是,林溪给了自己一张同样数额的支票,而他很清楚,林溪这是想急于摆脱他……

思绪回笼,阿澈愧疚地垂下了头:“房产交易合同我已经拿到了,那笔钱对方是现金支付给了林小姐,银行没有记录,再加上林小姐认罪爽快,所以一切才会查无说查。”

“备车,马上去找林溪!”司东御猛地从大班椅上起立,黑眸酝酿着暴风来临前的宁静。

然而,当他赶到女监所时……

她去了哪里

“林溪消失了。”

狱警却告诉司东御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司东御面上陡然浮现一抹冷酷的神情,他一把拎着狱警负责人衣领,沉声呵斥:“什么叫做她消失了?我把她送到这里,你让她在你眼皮底下消失了?”

“司、司先生,您冷静一点……”负责人齿冠哆嗦着,被吓得眼皮外翻:“昨天,林溪在洗手间内磕破了脑袋,我们这里的医务室处理不了,只得将她保外就医,谁知道,林溪在医院竟借故逃跑了!”

“荒谬!”司东御周身狠戾乍现,攥紧了他的衣领:“她早就认了罪,为什么要这个时候逃跑?是你,一定是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发誓,我甚至可以给您看医院的监控……”负责人被领口勒得快无法喘息,遍布皱纹的老脸被涨得通红。

司东御当然要看监控,而且要认真地看。

但监控如负责人所言,在林溪被送往医院之后,她又故技重施,打晕了医生,换上医生的服装,然后逃离了医院。

从现场来看,林溪是主动逃跑的,并没有人威胁她……

“司先生,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也在到处寻找林小姐的下落。”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我想着把人找到再跟你说,没想到……”负责人说着气血上涌,似乎随时都会在这低气压中晕过去。

阿澈小声劝道:“林小姐以为是司先生你报警抓她,她很清楚绝对逃不过,所以干脆在警局乖乖认罪,等到女监所再自残获得保外救医的机会,最终完美逃离医院,这一切的确怪不得刘警员,是廖小姐早就计划好了的!”

逃离……

无形中好像有一根线将所有事情都串联起来。

是的,她表现的那么平静,不是认命,而是密谋要彻底逃离!

司东御狠狠将负责人丢开,夺过了阿澈手里的钥匙,亲自驱车一路狂飙去往了小镇。

林溪能去的地方只有那一处。

小镇上以往最为热闹的小院子此刻大门紧锁,门沿处还有几苗荒芜的青草……

他没有钥匙,索性一脚踹开了大门。

一间房、两间房……

整个院子都被找遍了,却始终是空无一人!

林溪,她不在这里!

“哎,小伙子,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邻居王姨赶集回来,途径院口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动静,被司东御吓了一跳,连忙警惕地呵斥道。

“人呢?”司东御满腔怒火,充斥着烦躁:“这里面的人去哪了?”

王姨古怪地看了司东御一眼,长长地叹了口气:“老顾这一辈子可怜啊,老公死得早,辛苦拉扯女儿长大,本以为能享享福了,却没想到家里这块地皮又被无良开发商,她说什么也不卖,最后被气得心脏病发……”

“心脏病发?!”司东御差点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寒眸凝聚:“那结果呢?”

“你是老顾的亲戚吧?”王姨见他这么关心,再度摇摇头:“得了心脏病还能有什么结果?喏,她就埋在对面山头的那座墓园里……”

话音未落,司东御却已经快步朝着那墓园而去,四周的空气恍若被撕裂,寒霜凝聚,一瞬间,温度就下降了好几度。

院子里的锁都来不及重新锁上,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王姨弯腰将门锁捡起来,挂在门栓上,可锁却是坏了,她垂着脑袋喃喃道:“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司东御朝着对面墓园而去,手机一遍遍拨打林溪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无论拨打多少次,得到的回音只有这一个,他暴躁地捏紧了手心,然后抵达了墓园。

从墓园管理员那里得知顾蔓芸的墓地所在,他匆匆赶去,墓碑面前正摆放着一束娇艳的白菊,他嘴角的笑意尚未勾勒到最圆满的弧度,正在鞠躬的那人缓缓直起了身体,司东御嘴角的笑痕一僵。

夏晟也察觉到了来自身后某人的注视,他转身看到了司东御。

黑眸一层怒火几乎将他燃烧殆尽……

“司东御!”夏晟挥拳朝司东御冲了过去,带起一股劲风:“林溪呢?你把林溪弄去哪里了?快点把她交出来!”

司东御侧身避开,刚好对上了墓碑上中年妇女的照片。

照片里的顾蔓芸笑得很恬静,眉眼间带着几分林溪的影子。

“你来问我,我又去问谁!”他冷嘲着对夏晟反问。

“分明就是你!”夏晟扑了个空,转身又怒气冲冲朝司东御逼近,额头青筋突起:“是你一手陷害让她入狱,也是你强行收购她家才会让顾阿姨去世,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你给她的那些伤难道还不够么,你要是男人就冲着我来!”

司东御这次没有再闪避,而是扬手脱掉了西装外套,正面与夏晟杠上。

俊彦硬生生被夏晟揍了一拳,他同样挥拳落向夏晟的腹部。

“四年前顾蔓芸就应该死了,四年后买卖地皮是政府的决定,一切与我何干?”

“我没捏造证据,我也没让她认罪,是她处心积虑要逃离,我倒是还想问你她去哪了!”

一来一往,拳拳到肉,司东御是练家子,明显比夏晟要好得多,几个回合下来,即便两人都带了伤,但司东御犹如踏着血色而来的撒旦,猛地将夏晟压在了地上。

他单臂挟着夏晟的脖颈,一拳接着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脸上,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寡情残暴——

“一切都冲着你来,可你夏晟是她的谁?又凭什么代替她?”

每一个字眼都像从他的齿缝里蹦出来的,夏晟吃痛,捂着小腹额头冷汗直冒,煞白着脸,倔强地不肯求饶……

血色蔓延开,司东御突然停下动作,松开了夏晟的衣领。

他陷入深深地沉默……

像一尊麻木的机械人,司东御彷徨地起身离开了墓园,仰头望向了天空,是个难得的晴天,湛蓝一片。

脑海中只剩下混乱和无数记忆在交织盘旋。

视线恍惚间落向了空荡荡的院子……

她说她最喜冬天,因为冬天遇见他。

她说她愿陪他万家灯火,月落归家。

她还说,烹雪煮茶,把酒桑麻,白首共荣华。

可现在林溪,她又到底去了哪?!

兜里那张皱巴巴的支票不经意间触碰指尖,司东御敛下眸,阔步走向路旁停下的车,倏忽间,原本还明媚的阳光天,居然飘起了细雨……

一如当初在阴冷的天气中初遇,她匍匐在他脚边,对他说:“求您,只要二十万,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

呵,任何事?

林溪,你别妄想逃开!

小说《半生荒唐都是你》 第14章 沈晚瑜说,我怀孕了 试读结束。

山蝶mm丶点评:

《半生荒唐都是你》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